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熠安羁行 > 正文
结梁子
作者:赴一  |  字数:2003  |  更新时间:2022-02-23 21:56:16 全文阅读

唐府烛火通明,房屋中,陈皖言坐在凳子上满脸忧愁:“你说,鸣琛,阿言这般莽撞无知,在江湖上如何生存啊。”

唐鸣琛倒是不急不愁,安慰她说:“有阿枫在,无事。我倒是觉得,这几位少侠,不同凡响。”他说着便坐到陈皖言身旁,牵起她的手抚慰着她。

这江湖,险恶万分,但愿你们平安无事。

明月当空,时不时有几颗星星闪现,星光璀璨,却不喧宾夺主。街上依旧人来人往,繁华的夜市、吆喝的叫卖、停足的人群、酒馆的飘香……无不宣告这繁华大道。

酒馆中,小二不停的转悠,看来这生意极好。楼上坐着几位少侠,实在是风华绝代。“来,唐慕言,再来一杯!”南温安已经喝了两坛,脸色虽发红,但她可没醉,跟着南深城混,怎么可能喝这么点就醉?

“切,小爷我、我也行!”唐慕言不肯认输,他是醉的差不多了,但还是硬生生的又灌了一杯。可楚云枫怎么可能还让他喝呢?直接夺过酒杯:“不要再喝了!阿言,听我说,你喝醉了,我们去睡觉好不好?”

已经醉了的唐慕言自然不肯啊,脸已经醉的发红,却还是说:“我才没有醉。”撒娇着娇嗔,“云枫哥,我还要喝~”辛亏这声音小,只被楚云枫听到,不然,这唐小公子的脸可就丢大了!

楚云枫听了后直接抱起唐慕言,这可惊呆了几人,楚云枫有些歉意说:“抱歉,失陪了,我们可能得去睡了。几位也早些休息吧。”说完便抱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唐慕言离开了,留下几人面面相觑。

南温安笑道:“看见没?他不行!我可是跟着老头儿混到大的,就这点酒,还不够我塞牙缝呢!”说着便又来了一大碗:“这酒真是不错,唐小公子大手笔!嘻嘻嘻,老头儿可享不了这样的福!”

萧天熠表示这人没醉?这简直是疯了。柳依澜虽然只喝了一杯,但她从未沾过酒,这一杯,便让她脸颊沾染了红晕,已是有些醉意了。一旁的林舒滴酒未沾,显然喝酒这种事他并不擅长。他见柳依澜有些醉意,便说:“失陪。”随即扶着柳依澜一同离去。

“哎,怎么都走了,我还没喝够呢。真是无趣。”南温安有些沮丧,竟然有人不喜欢喝酒?算了算了,本女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和他们计较了。

萧天熠有些好笑:“怎么?我难道不能与南女侠共饮?”南温安看了看他,“你?算了吧,就你这小白脸,能喝多少?怕不是一杯倒吧?哈哈哈~”说着又饮了一杯。

萧天熠:“……”小白脸?

南温安抱着一坛酒飞奔出楼,纵身一跃便落在了房顶,萧天熠提着一坛酒尾随而去。

“哟,这月色可是比风霁派美得多。”南温安打趣道,“是吧,萧师兄~”萧天熠望着南温安,却是移不开眼。她眼中,是璀璨星河,比月色更美的星河。

“是啊,甚美。”

月光似银,洒落在房顶上,零零散散的,拼凑成了一张月光图。可偏偏有人扰乱兴致,如此美的夜色偏要行凶作乱,那就怪不得行侠仗义,惩恶扬善了。

南温安纵身跃下酒楼,“何人作乱?扰乱本女侠兴致!”转身一看,不过是个毛贼,那人见是个女子,不屑道:“原来是个婆娘!那怪不得我了!”随即要给南温安点“颜色”,南温安直接一脚将那人踢翻,踩在那人胸膛,面色不善:“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楼顶的萧天熠无奈的摇摇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兄弟,保重。

无人问津的小巷,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

过了些许时候,南温安走出小巷,手里拿着一个荷包,见巷口一位姑娘着急忙慌,便双手递给那位姑娘:“姑娘,你的荷包。”见那位姑娘有些害怕,“姑娘莫怕,那个毛贼被我已经教训一番,夜里天凉,姑娘可要注意些。”

那姑娘十分感激,但这夜色已晚,便回家去了。萧天熠这时已经站在了酒馆门口:“南女侠好身手!”“切,那是!不早了,我去睡了!”

夜色中,独留萧天熠把酒问歌,看着月色斟入酒杯,他的眸色暗沉。

晨初,太阳已经升起,天光大亮,南温安一行人已经坐在摊前,炊烟袅袅,一碗碗粥汤乘着朝霞被端上木桌。

“大家快吃吧,一会还要赶路呢。”柳依澜温婉可人,照顾着大家。“啊,那可惜了,可能得等会儿再走了。”萧天熠故作可惜道。林舒却说:“无妨,蛇鼠之辈。”便开始喝粥。几人都开始吃饭。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走到饭摊前,各个赤头赤脑,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一个瘦成猴子的人叫嚣道:“都给我站起来!没看到我们大哥在找人吗?”气势汹汹,可没有人搭理他,大家各吃各的,丝毫不理会。

“猴子”非常恼怒:“耳朵都聋了吗?”说着便要上前“教训”几人。这时,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叫到:“就是她!大哥,就是那个红衣服的臭娘们!你个臭娘们,等着我大哥把你办了!”

这话可把几人惹恼了,南温安直接暴走:“你再说一遍?怎么?昨晚没有让你碎尸在小巷,给你脸了?”只见她抽出戎鞭,一鞭抽在那人嘴上,将那人抽起数米而摔,那场面,令人瑟瑟发抖。

“南温安,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暴力,小爷饭里都沾上尘土了!”唐慕言十分不满,虽然他觉得那人嘴非常贱,但这不能影响他吃饭啊!

南温安听到直接直接收回鞭子,那人所在的地方已经成了大坑,可她还是有些恼怒。那一群人皆有些吃惊,但为首的壮汉十分恼怒,当着他的面这样对待他的人,岂不拂了他的面子?他愤怒道:“这位女侠,难道是要与我虎惊堂结下梁子吗!”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