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01章:喜怒无常晏谪江
作者:陈九生  |  字数:2192  |  更新时间:2021-11-30 12:13:49 全文阅读

阴沉昏暗的屋子,青天白日里也没有一丝阳光透进,只有破损不堪的木桌上隐隐摇曳着些许烛火,火光掠过屋里几人的身影,忽明忽暗。

舒雨微被人从楼梯口跌跌撞撞地拖到地牢里,接着又被毫不留情扔到了地上。后背传来的疼痛令她不禁皱了皱眉头,一只胳膊撑着地面,她半支身子来,又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后背。

“嘶——”

十岁孩童的身躯果然娇弱,硬是把她摔得生疼。

舒雨微看着面前把自己拖到这里来的两人,生的人高马大的,一个比一个壮实,居然这么欺负她一个弱女孩!

她正准备开口骂人,忽然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慵懒的声音。

“把她吊起来。”

???

舒雨微一脸惊疑转过头去,茫然地看向声音的来源。

烛火摇曳中,晏谪江正双腿交叠地坐在一张木椅上。他单手撑着侧颚,双目半睁半闭地看着她,略略显出了几分慵懒与漫不经心。

这家伙要干嘛?

舒雨微分外不解,正欲开口询问,忽然就被人抓起胳膊,拖着朝不远的地方走去。

“放开!”

舒雨微连忙挣扎起来,也顾不得去问缘由,一心只想着脱离束缚。

“快放开我!欺负小姑娘算什么英雄好汉!”

但那两人却并不理会她的话,只是将她拖到一处后,又用麻绳捆住了她的双手。

“……”

靠!舒雨微气得咬牙切齿。这挨千刀的系统,说好给她个白月光女主的身份,结果因为系统出错,她穿书过来反而成了个没身份的小屁孩,弄得她是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只能任人宰割。

那人将绳子的另一端绕过高处的铁杆,接着便用力一拉,将舒雨微整个人悬空吊了起来。

晏谪江懒懒散散地打了个哈欠,这才悠悠道:“现在,你再仔细地给我想想,到底是谁派你来到这的,你的目的,又是什么?”

舒雨微有些犯难,这话要她怎么回答?是穿书系统派她来的,其实他们都只是作者创作的虚拟人物,是键盘上敲出来的几个字?她要是这么回答,按照书中晏谪江的设定,只怕下一秒就没命了。

大脑飞速运作,想到此时自己的只有十岁,她当即便收起了方才张牙舞爪的姿态。舒雨微眨了眨自己单纯可人的杏眼,撇着嘴,分外委屈道:“小少爷这是什么意思呀,不是老爷将小女买来的吗?”

晏谪江轻笑一声,“听不懂是么?”

小丫头变脸变得极快,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上下打量了她一番,晏谪江忽然站起身来,慢步朝她走去。

舒雨微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禁有些发虚,说真的,这家伙她可是再了解不过的。晏谪江,本书中最大的反派boss,一向喜怒无常、阴晴不定,谁知道会为了逼供她的话使出个什么狠招来。

他走到舒雨微的面前,那是一张清冷禁欲的面容,光洁白皙的脸庞上,是一对狭长过眼的一字眉,毫清尾细;一双勾人心魄的丹凤眼,懒散冷淡又略显刻薄,叫人觉得难以靠近;鼻梁高挺,有如雕刻一般,美得惊心动魄;小而饱满的嘴唇以及那近乎完美的下庭线条,更为撩人心弦,一时间叫人难以移开视线。

如此近距离的欣赏晏谪江的颜值,舒雨微不禁在一时间愣了神。

这家伙……还,还挺好看的?

晏谪江忽地抬起右手,那食指与拇指之间似乎还捏着什么东西。

舒雨微的神思随着他的动作被唤了回来,目光移到晏谪江的两指间,她定睛一看,才发现他手中捏着的是一根极细极长的银针。

“知道针刑么?”晏谪江嘴角还带着淡淡地笑意,眼中的懒散依旧,可这一字一句,却都令舒雨瞬间感觉微毛骨悚然。

“我常听人说十指连心,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说着,便伸手抓住舒雨微被捆住的其中一只手,用力掰开了她的手指。

“哎等等!”舒雨微见状,连忙叫停,“少爷,你……你怎么忍心下得了手嘛……”

“哦?”晏谪江淡淡地瞥了她一样,声音冷淡却又充满诱惑:“那你不妨看看,我忍不忍心。”

他说着,便将针刺向了舒雨微的手,银针顺着指甲盖的缝隙刺入,刚刚穿过手指,舒雨微便忍受不住,吃痛地喊了声:“疼!别!不要!”

晏谪江哪里会理会她的话,眼见鲜血从针尖冒出,细软娇弱的手指忍不住的颤抖,可他的神色却依旧冷清,毫不动容,根本不在意这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小女孩。

“停下!我说,我说!”

舒雨微是最受不了疼的,更何况是这种刑罚,眼见当下的情况她是没机会给自己分辨,便只能先稳住晏谪江,好让他不要继续下去。

晏谪江收回银针,可那疼痛却还是伴随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萦绕在舒雨微的指尖,眼中的泪水直打转,舒雨微咬咬牙,虽然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展露分毫。

她真是要委屈死了,这都是什么破事嘛,她不就是之前嘴上没把住门,把他身上鲜少人知的病给说了出来,搞得这家伙就觉得她是心怀不轨之人派到他身边的细作,非要她说个背后指使人出来。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能怎么害到他啊?

晏谪江垂着眼,看了看手中的针,声音淡淡的:“要说什么就快些说,我没什么耐心。”

舒雨微咬了咬下唇,强行将泪水咽了回去,这才又出声同面前的人说道:“我师父真的是算命先生,我不仅知道你先天患有溯病,我还知道怎么才能救治你的病。”

晏谪江复又抬眼看她,嘴角微扬,似是有些兴趣。

“好啊,那你说说看,我的病要怎么才能治?”

“我知道你得了溯病,是因为我师父说过,溯病之人的右眼下都有颗朱砂痣,但是颜色要比正常的朱砂痣更深一些,几乎接近黑色,所以我才看出来你是。而这治病之法,首先便是要寻到左眼下也有同样朱砂痣的人,也就是所谓与之相应的天命之人。”

解救的办法确实是这么扯淡,但溯病当然不是通过一颗朱砂痣就能看出来的。只不过,右眼下有颗深红朱砂痣的人,整本小说里也就只有晏谪江一人有,所以她这么说,肯定是不会被打脸的。

晏谪江闻言,视线不禁落在了舒雨微的左眼下,那颗同样深红的朱砂痣落入他的眼中,晏谪江轻笑一声,缓缓道:“了解的这么清楚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