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21章:水滴刑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1-09-07 13:40:22 全文阅读

舒雨微抬起头来,对上他的视线,目光中带着些无畏:“我又不可能真的躲得了你一辈子,再说了,如你所言,三小姐与我关系亲厚,你定然是不会杀我的。”

虽然她不知道晏谪江为何要拦截男主,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今日女主会受难,但是相比日后都要这样提心吊胆的担忧,倒不如她就待在晏谪江的身边监视他。

反正,她还有晏长欢这张保命牌,只要她不承认她是细作,晏谪江大抵也不会动她。

晏谪江没再回应她的话,他微抬下巴,垂着眼细细打量了她一番,忽然轻笑一声,又低下头去不再看她。

等他再次开口的时候,便又重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舒雨微,道:“回去,等晏谪湘回来,我要你亲口跟他说,你要留在我身边。”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深不浅的笑意,最后看了一眼舒雨微后,便带着随行的下人原路返回。

晏谪湘回到晏府时已然申时过半。

白月光虽然是正室所生,但其父对其母毫无爱意,死后便也不会对她的女儿有什么心疼,总之,但凡府里出了事,只要继室那头一哭二闹三上吊,其父就一定会站在继室那边儿,责怪白月光。

所以即便是晏谪湘去了白府,也终究还是费了不少心思和口舌。

等他回到茶馆的时候,发现那儿早已是人走茶凉,气愤之余,更多的还是担忧与自责。

于是一回到府邸,晏谪湘便直冲临江阁过去,院儿里的下人都被他这一副兴师问罪地气势给吓愣住了,也就只有守在屋门口的九翊敢挡在晏谪湘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晏谪湘对他没有半分客气:“让开。”

九翊微微躬身,依旧对面那人恭恭敬敬,唯有腔调暗含敌意:“大少爷若是来找雨微姑娘的,那便请回吧,雨微姑娘现下正在潇湘苑中。”

晏谪湘自是不会这么轻易就信了,但他也没有跟九翊动怒,只是冷冷道:“让你家主子出来。”

“大少爷请回。”

九翊依旧不卑不亢,神情冷漠。

他有耐心继续耗下去,晏谪湘却没有,直接便与他动起手来,几个回合之下,九翊便被晏谪湘一脚踹进了屋里,屋门被强大的冲击力撞破,发出了好大的声响。

彼时,晏谪江正坐在屋里沏茶,听到门口的动静,也不曾转过头去看。

“晏谪江,她人呢?”

听到晏谪湘的声音,晏谪江方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悠悠地转头看向他,神色略有不解:“什么人?”

“晏谪江!”

“莫不是舒雨微?”晏谪江疑问的口气,却叫晏谪湘的怒意达到了顶点,但就在爆发之际,晏谪江却又开了口:“她自然是在潇湘苑。”

晏谪江又转头继续手上的动作,缓缓道:“大哥这一去可是叫我们好等,小东西说她饿了,我便先带她回来了,大哥与其在我这儿闹,不如回潇湘苑去看上一看,我所言究竟是真是假。”

晏谪湘眯了眯眼,略略环视了一圈屋子,里面并无什么异样。

他想:便是真藏在了别处,依晏谪江的性子,若是真不想说,只怕自己也是问不出什么的。

于是晏谪湘决定依他所言,先回去一趟,若是他所言有误,再来问责倒也不迟。

他于是便准备走,可刚转过身去,就听见晏谪江又悠悠道:“大哥,这门你得给我赔个新的吧?”

晏谪湘没理他,脚上的步子也没停下过,走到门口时,身后又是晏谪江的一阵低笑声。

九翊从地上起来,强忍着腹痛,走到了晏谪江的身边,正欲开口自责,却听到晏谪江低而悦耳的声音清口脱出:“去库房找药自己涂上。”

对于晏谪江的好意九翊并未感到诧异,倒像是习以为常,他只是躬着身道了声谢后,便离开了屋子。

晏谪江又继续沏茶,但他沏好了却也不喝,只是平白放在对桌上,看着它经受冷风后冒出热气来,等茶冷了没气儿了,他又继续沏茶。

这么反反复复了一个时辰,屋里才又有人进来。

他看也没看,甚至想也没想,直接便道:“回来了?晏谪湘那边,怎么说的?”

“自然是奇怪我为何要到你身边来。”

舒雨微站在门口,看着内屋里住着的晏谪江,又道:“总之是解释了许久,他才肯放我走的。”

晏谪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因为他不在乎。

他将刚刚沏好的茶轻缓地放在对桌,之后才又说道:“过来。”

舒雨微迟疑了片刻,还是选择乖乖地走了过去,到桌边站着,离他三尺远。

晏谪江没在意,反而出言道:“坐到对面去,尝尝这茶比起大哥院儿里的,如何?”

舒雨微依话照做,只是刚一坐到桌上,却发现面前尽是一盏盏已然冷掉的茶水,算算竟有十余盏,可晏谪江那边儿确实一盏茶杯都不曾有。

他没喝过?不会有毒吧,要不要开启神医系统看一看?

她虽这么想,但却还是什么都没做就喝下了。

晏谪江浅浅地笑道:“如何?”

舒雨微也实诚,直言道:“我不喜欢喝茶。”

晏谪江挑着眉点了点头,没再同她说话,也没再沏茶,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得舒雨微心里一阵发毛。

就在舒雨微终于忍不住准备问他究竟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却忽然感到一阵晕眩,暗叫了一声不好,心中十分懊恼自己当时为何那般自信,就没开一下神医系统查查这茶水。

大脑失去意识时,舒雨微眼前的最后一幕,是晏谪江单手撑着脸,似笑非笑的模样。

等她再度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地牢里,她应该是坐在一张椅子上的,手脚都被束缚住了,之所以是应该,则是因为她的眼睛被一块黑布给遮住了,什么也看不见。

她的头是仰着的,后脑上抵在椅背顶上,这叫她感觉十分不舒服,她想抬起头来坐直,却发现自己连脖颈也被人也被人锁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维持这个姿势。

困着她的铁链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接着她便感到耳边有股热气袭来,晏谪江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醒了?”

他话音刚落,舒雨微还未来得及回应什么,忽然感到额间一凉,一滴水珠从高处砸在了她的眉心,绽开了一朵水花,顺着她的脸颊开始肆意流淌。

她心中一惊,猛地想起古代的一种刑罚——水滴刑。

这种刑罚并不会受到皮肉之苦,却是叫无数人闻风丧胆。

且不说滴水穿石一事叫人产生恐惧,便是这种被困在黑暗里,一直感受水滴的冰凉,身体又无法动弹、无法反抗的无力感就已经叫人难以承受了。

杀人诛心,说得便是此刑。

她回想的过程中,有两滴水珠滑落到她额间,冰冷的叫她愈发害怕。

晏谪江极含诱惑的声音又在她的耳边响起:“小东西,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若是如实回答我,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舒雨微皱起眉头,因为又一滴水珠落在她眉心,叫她实在不舒服。

“什么问题?”

晏谪江没有立刻出声,只是用食指轻轻地碰在她的额间,顺着水流的痕迹缓慢地划过,像是在临摹一件画作。

额间到面颊上是阵阵温热的触感,指尖残留的余温化去了水珠的冰冷,这叫舒雨微的恐惧感一时间减少了不少。

心中有些躁动,她微微启唇,颤颤地喘着气。

她几乎都要怀疑自己是疯了,居然希望晏谪江就一直这样下去,好去减少水滴给她带来的冷意。

晏谪江就坐在她的身边,低头看着她的脸颊,幽幽地问道:“三皇子与你,是什么关系?可是他派你来到晏府的?”

舒雨微想摇头表示不是,但却发现拴着她脖颈的铁链极其的紧,害得她连这样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她只好开口回应,稚嫩的声音中带了一丝沙哑:“不是。”

晏谪江轻笑了一声,没再说话。

静了半晌,舒雨微忽然听到身侧似乎有椅子被后移的声音,紧接着,便是身旁人离去的脚步声。

“那你就好好待在这吧,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我再过来看你。”

那脚步声愈来愈远,上了楼梯之后,便渐渐消散无声。

舒雨微想唤小悠出来,小悠却在潜意识里告诉她,她的身边还有下人看着。

水滴一滴又一滴的落下,虽然极缓极慢,可却也在不断地磨灭着舒雨微的心理防线。

寂静的黑暗让她对头上落下的水滴愈发的害怕,从来没有经受过这种心理煎熬的她,一时间竟痛苦地想要哭出来。

从地牢楼梯处传来阵阵的冷风,拂过她的面颊与额头,水渍变得愈发冰冷。

【舒雨微:小悠,我受不住了,你想办法避开那些人的视线,帮我解开束缚。】

看她这样痛苦,小悠也有些于心不忍,忙忙应了声“好”后,便显形出现,躲在了舒雨微的衣领里。

四下观望了一番,小悠趁着几人不注意,连忙从她的衣领钻出,幻化成了一把小锯子,想要割断铁链。

它反反复复割了半天,虽说是有些用的,可一会便有下人注视过来,逼得它不得不回去,等他们的目光移走后,它才又出来继续。

如此反复多次,小悠感觉舒雨微的精神都快崩溃了,可它这边还是只割出了一个小小的缺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