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35章:一夸惹君笑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442  |  更新时间:2021-09-22 21:03:54 全文阅读

跪在床边守了一会儿,方才那股困劲儿便又犯了起来。

舒雨微眯着眼,细细观察了晏谪江片刻,见他再没什么动静,呼吸又逐渐平顺,想来应该是睡着了。

于是,她决定趴在床边稍稍睡一会,毕竟她只要能赶在晏谪江醒来之前先一步醒来,就不会被发现了。

然而第二日的清晨,舒雨微刚一睁眼,就见晏谪江正半垂着眼,看着自己,那眼神似乎不是很友善,她不由地跪直了身子,心里的畏怯又使得她的后挪了好几步,身上不知何时披着的斗篷,也随即滑落在脚边。

舒雨微扭头看了一眼斗篷,也没机会多想是哪来的,毕竟她现在满脑子想得都是怎么应付眼前这个男人。

对视良久,见晏谪江一直都不说话,她便先一步,犹犹豫豫地出声道:“小少爷,我……”

“今晚继续跪着。”

晏谪江出声打断她,又掀开被子坐起身来,他垂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舒雨微,声音淡淡地道:“穿鞋,更衣。”

这家伙明显没前两天好说话,舒雨微抿了抿嘴,暗暗咽下委屈,心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她以后发家致富了,一定雇人过来狠狠地把晏谪江给打一顿。

她一面想象着晏谪江痛改前非跟她求饶的场面,一面又卑微地给他穿鞋、更衣。

收拾好后,晏谪江便快步离开了屋子,一秒也没多留。

舒雨微想着,兴许他就是这一两日抽风,毕竟这个狗男人阴晴不定也不是头一回了,她早该习惯的。

幽幽地叹了口气后,舒雨微便开始梳洗打扮,随即又去老刘那儿给他处理伤口。

然而一连好几日下来,晏谪江都叫她跪在床边守夜,而且不管她晚上到底睡了没睡,第二日他都还是要她继续跪着守夜。

舒雨微觉得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因为她是真的跪不住了,天天晚上睡不好觉,白日还要撑着腿疼走那么远的路,再这样下去,没给老刘把腿治好,她自己就先把腿给整废了。

于是当晚,她便没再听九翊的传话,理直气壮地跟九翊讲道:“你且去告诉小少爷,我今日选地牢!……不,今后日日!我都选地牢!”

她说完还跟九翊假笑了一下,那模样倒有几分像晏谪江。

九翊本想喊住她,奈何舒雨微不仅走得极快,还专门捂住了耳朵,九翊见她这样,便也只好作罢。

舒雨微跑到地牢里,略略回忆了一下 上回晏谪湘来时点燃烛火的地方,她又唤出小悠来,叫它幻化成火柴。

小悠嘟着嘴,头上的小草也耷拉下来,似是十分不情愿,但是磨蹭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舒雨微用火柴点燃了壁烛,地牢里顿然亮敞起来。小悠一转儿又变回原形,但舒雨微却忽然发现,小悠的整个脑袋,都变成了炭黑色,连头上的小草也像是蔫了一般,软塌塌的耷拉在它的头上。

舒雨微“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糟糕的心情顿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治愈不少。

“你这是……长毛的土豆又变成烤糊的土豆了?”

小悠闻听此言,本就不满的脸上更是挂上了幽怨的眼神,它双手环胸,气鼓鼓地同舒雨微喊道:“宿主!你再嘲笑我,我以后就再也不出来了。”

见它火气不小,舒雨微便也不再继续笑话下去,她连忙摸了摸它的脑袋,出声安慰道:“好了好了,以后非必须我不用你点火就是了。”

小悠还是不满足,它撅着嘴跟舒雨微对视,一句话也不说。

忽然,它猛地向前飞去,朝着舒雨微的身上就是一顿乱蹭,把自己脑袋上的黑灰都蹭了个干净,冷哼一声后,它才又消失在了原地。

舒雨微真是哭笑不得,又在潜意识里哄了哄小悠,才算彻底把这个小祖宗给安顿好。

目光再度放到了地牢里,舒雨微四下看了看,发现确实是没什么地方能够让她休息一晚上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地牢里还特别的冷,虽说这儿的小房间里有张床,但是舒雨微又哪敢去那儿睡觉。

就在她犹豫不决,不知该在哪里安置自己时,楼梯口忽地传来一阵轻缓的脚步声,舒雨微当下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藏起来,但转而她又想到,自己在这儿晏谪江他是知道的,所以,她便只是在原地看着楼梯口处。

来人不出她所料,正是晏谪江本人。

他下了最后一阶台阶,缓步走到了舒雨微身边,蹲下身,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出声道:“今儿想在这儿待着?”

舒雨微与他对视,想起这几日的悲惨遭遇,便不想再跟面前这人服软,想要跟他硬刚一回。

暗暗在心里给自己打了鼓气,舒雨微一咬牙,底气十足地跟他说道:“对!我告诉你晏谪江,我舒雨微今天就是住茅草屋、住狗窝,我都不要再踏进你的屋子一步!”

晏谪江微抬下巴,半垂着眼看她,嘴角是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好啊,既然你不愿意守夜,那这衣裳也别穿了,脱下来。”

舒雨微眯了眯眼,心中又坚定了一遍要跟他抗争到底的决心,她于是道:“脱就脱,有什么大不了的,以后我自己行医赚钱买衣裳。”

她边说边褪去外衫、上衣与下摆,浑身上下只留下了纯白色的亵衣和亵裤,舒雨微紧接着就感受到了楼梯口传来的凉风,冷得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她朝地上一坐,蜷缩成一团,一脸倔强,就是不肯服软,因为她知道跟晏谪江服软没用。

然而晏谪江拿到了她的衣裳,却也没走,就还蹲在那瞅她。

衣衫不整地被人盯着看了半天,舒雨微终于是忍不住,干脆破罐子破摔,冲他吼道:“你干嘛还不走?难不成你还想看着我在地牢里跪上一夜吗?”

她话音刚落,晏谪江忽然站起身来,舒雨微本以为他是要走,却没想到晏谪江竟是褪下了自己外衫披在了她的身上。

不等舒雨微反应过来,晏谪江就已经一只手将她凌空抱了起来。

舒雨微惊呼一声,待她缓过神来,便又将双手抵在了晏谪江的肩膀上,分外用力地推搡他,还皱着眉头大叫道:“晏谪江,你放我下来!我就是待在这待到死我也不要回去!”

虽然她不敢乱挥拳头打伤晏谪江,但这来来回回地不停挣扎,倒也叫晏谪江烦躁不已。

舒雨微面前忽然出现一根细长的银针,针尖闪着壁烛的火光,后面似乎还穿了根线。

晏谪江捏着这根银针,毫不犹豫地就朝着舒雨微的下唇用力地扎了一下,针口瞬间出现了一滴鲜血,疼得舒雨微不禁闷哼了一声。

“好痛!”

她皱着眉头,伸手揉了揉自己下唇上的针口,正欲开口跟晏谪江吵嚷,却听到他声音幽幽地道:“要是不想嘴巴被缝起来,你就给我老实点。”

“你……”

舒雨微本想跟他理论,但紧接着,她就见晏谪江又将针头抵在了她的下嘴唇上,吓得她连忙闭上了嘴,用力推开了晏谪江那只捏着银针的手,又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脖颈间,嘴唇死死的贴在他的肌肤上,生怕他下一秒就真把自己的嘴给缝上。

晏谪江抱着她回到了寝屋,却没将她放到床上,而是又把她扔到了地上。他一挥衣袖,随意散漫地坐到了床上,淡淡出声道:“跪好。”

舒雨微坐在地上,揉了揉自己被扎的下嘴唇,一脸幽怨地看着晏谪江,她撇着嘴,就是不听他的话。

两人对视许久,舒雨微终是忍不住心里那股怨气,冲他喊道:“晏谪江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折磨人干什么,你……你无不无聊,你一天没别的事情干吗?就知道逮着我一个人可劲儿整……”

她越说越委屈,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颤抖,但是舒雨微又死要面子,咬了咬牙,她转过头去,不再看向晏谪江。

晏谪江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这副跟自己赌气又不太敢完全发火的模样,原本淡漠的神情,竟和缓了许多。

许久,晏谪江忽然嘴角一扬,轻声对她说道:“小东西,给你个机会,你夸夸我,我就不叫你守夜了。”

闻言,舒雨微不禁扭过头去,她皱着眉头看他,那表情是又委屈又生气又疑惑,一时间叫人有些忍俊不禁。

晏谪江伸脚抬了抬她的下巴,嘴角含笑,声音洋洋溢耳:“快点。”

舒雨微撇过头去,躲开了他的脚,垂着眼眸一个人暗暗想了好久,才带着半不悦半疑惑地声音同他说道:“你说话算话?夸夸你就行了?”

晏谪江挑挑眉,“嗯”了一声应她。

舒雨微嘟了嘟嘴,又垂着眼暗暗想了一会,才不情不愿地道:“好吧……其实,其实你的字挺好看的。”

“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不算。”

舒雨微以为他就是变着法儿的整自己,不禁又皱起眉头看向他,见他嘴角微微扬着,目光里还有隐隐的期待,便收回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她又转过头去,一个人努力地想了好一会,然而想来想去,脑海里关于晏谪江的用词,也全部都是“脑子有病”“心狠手辣”“五行缺德”“六亲不认”“作恶多端”“衣冠禽兽”“丧尽天良”等等一类的词汇。

舒雨微:“……”

还好,晏谪江他不会读心术。

“emmm……”迟疑了许久,她才犹犹豫豫地开了口:“其…其实你长得也挺好看的。”

晏谪江嘴角的笑意更甚,他微微倾身,用手撑着下颚,悠悠道:“哦?怎么个好看法?”

舒雨微垂下眼去,酝酿了一番后,忽然深吸一口气,接着便喋喋不休、语速极快地道:

“你颜如舜华仪表堂堂貌比潘安气宇不凡面若秋月目若秋波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华月貌清新俊逸明眸皓齿……”

晏谪江又笑出声来,身子都笑得颤了几下,笑够了,他便伸手挑了下舒雨微的下巴,打断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心情极好地道:“行了行了,别夸了,去把寝衣穿上,过来睡觉。”

这话一出,某人瞬间就忘记了自己方才在地牢里宁死不屈的模样,嘻嘻一笑,屁颠屁颠就跑去换寝衣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