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40章:咄咄逼人堪破真相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358  |  更新时间:2021-09-27 20:15:15 全文阅读

众人纷纷闻声看去,舒雨微却是未敢回头,心中还多了一层忧虑。

银白色的长袍边角随着一只织锦祥云的素色长靴先露于门槛,随后整个人便全然显了出来,那人脚步轻盈,极缓极慢,步若无声。

他走进屋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下颚微扬,神色略显散漫,看似没有任何的情绪波澜,然而舒雨微却心中明白,晏谪江的心情应该是不大好的。

“晏公子。”贾老爷眯了眯眼,一眼便认出他来,又道:“你不会是想要包庇她吧?这区区一个婢女……”

“贾少爷的小拇指接回去了吗?”

晏谪江出言打断他,沉着声又道:“如果期限之内还是不上,我不介意再断他一只手指。”

“你……!”贾老爷突然瞪大了眼,指着他的鼻子便道:“你不要觉得我贾家在朝中无人,你便可以为非作歹,你若是把我逼急了,我……我便是去告御状我都不会放过你!”

晏老爷闻听此言,似是满腹疑云,出言问道:“江儿,这是怎么一回事?”

晏谪江并未回应,只继续同贾老爷道:“你们贾府若是占理,为何不直接去官府告我?”

他说着,又上前一步,从贾府的家丁手中拉过舒雨微,对方似是想同他动手,却被晏谪江一句话又给震住:“这是晏府。”

舒雨微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纠纷,一时间倒不知这贾老爷是冲谁来的,当下这副场面,难免让她觉得自己或许只是个导火索。

贾老爷脸气得通红,眼见是在此事上占不了上风,忙又重提方才之事:“墨儿的事我暂且不与你争论,可你这婢女替我刚出生的小儿医治,又自己承诺,若是治不好便叫官府来拿她,如今我儿命悬一线,她这作为罪魁祸首,难不成你还想要包庇?!”

晏谪江与他对视片刻,看得贾老爷心里一阵发虚。他低下头,问舒雨微道:“什么病?”

“啊?”他发问得突然,舒雨微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是坏血症,这个……小少爷你可能不知……”

她话还未说完,晏谪江便已轻笑打断,他抬头瞥了一眼贾老爷,又蹲下身,一手揽着舒雨微的腰,一手揽着她的膝盖,稍稍用力,便抱起了地上站着的小人儿。

“你儿子到底如何,眼见为实。”

“我早已命人去请了回春堂的江大夫!”贾老爷眯着眼,磨牙凿齿,“说不定已经治好了。”

然而晏谪江根本不带理会,连动作都没停下过。他抱着舒雨微出了屋子,又对站在门口的九翊吩咐道:“去备车。”

九翊拱手应“是”,随后便立刻去命人准备。

屋内的晏老爷不明所以,但晏谪江向来我行我素,他也早就习惯,向来不会多管。

毕竟晏谪江恶病缠身,那算命道士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尚未可知,所以在他眼里,养着这个孩子,也就是养一日算一日罢了,他做的事情只要不牵扯到晏家,如何都无所谓。

晏谪江抱着舒雨微朝府外走去,路上没有开口问过一句,不过舒雨微却是一直心存忧虑,不免要出声跟他解释,免得他对今日之事心生烦意,回头又要变着花样儿的整治她。

“小少爷……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这次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好的。”

“与你无关。”晏谪江神色如常,看不出情绪,声音也十分平静:“不过是贾府的垂死挣扎罢了。”

舒雨微虽然不能完全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但结合之前他在屋里和贾老爷的对话,心里隐隐也能猜到什么。

九翊的动作很快,两人在府外站了片刻,马车便叫了过来,顺带,他还将舒雨微的斗篷给取了来。

晏谪江大步走去,九翊跟在他身侧,到马车帘前时,又熟练地替他掀开帘子,晏谪江先一步将舒雨微放了进去,随后才抬步上车。

两人并排而坐,一路上都缄默不言。晏谪江双腿交叠,一手撑着侧脸,歪着头闭眼小憩,舒雨微也不打扰他,偏头看着微风拨动着两侧的车帘,她透过露出的地方,看着马车外的街道,依旧是前几日那般热闹杂吵,欢声悦耳。

到了贾府,晏谪江才缓缓睁开眼来,他动作轻便地下了马车,衣袂翩翩飘过,不染一尘。

他偏头冲九翊道了声:“你在这等着。”话尽,便径直朝贾府走去。

舒雨微跟在他身后下了车,见他走远,又忙忙跟上。

晏谪江走得极快,步子迈得也大,舒雨微只得小跑着跟上他,然而跟上后,又得停下跟着走,但是没走一会儿,便又被他落下略远,她只好又小跑几步跟上,如此反复。

小小的人儿紧赶着面前瘦高的大人,身后的诸人瞧见,都不禁觉得有些可爱,又有些忍俊不禁。

贾府园林般的前院此刻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积雪,一眼望去,白茫一片。落日的余晖打在二人的身上,在地上明黄色的光辉中拉出两道黑影,一长一短。

晏谪江像是来过此地多次,无须下人的带路便来到了贾家那小孩儿的住处,似是轻车熟路。不过,最令舒雨微感到惊讶的还是,这贾府竟也没一个下人去拦他。

晏谪江一推开门,就见江太医正在里面,身边还带了个小药童。

舒雨微正欲上前同江太医打招呼,却见他笑眯眯地看向了晏谪江,心中生疑,将原本要说的话憋了回去。只听江太医道:“小师侄怎么到贾府来了?可是也来给这小儿看病的?”

“师叔想多了。”晏谪江对江太医倒是恭谨,他微笑道:“我是来讨债的。”

师叔和师侄?舒雨微有些吃惊,她是怎么也没想到,二人竟还有着这样的关系。

但是原书里,晏谪江明明是自学的医术……

这越发给她搞糊涂了,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事情都跟原剧情对不上?

江太医又笑眯着看向了舒雨微,道:“讨债怎么还把这小姑娘给带上了?”

晏谪江回道:“因为我要讨两样债,这其中一样,是替她来讨的。”

他话音刚落,贾老爷便也回到了这里。他气喘吁吁,肥肿的身子上下波动,脸也通红,一时倒分不清是生气还是累着了。

“呼……江大夫,你是不是……是不是已经看完了……看完了小儿的病?”

江太医也是笑眯眯地看着他,摆了摆手,道:“还没有呢,我刚才过来。”

贾老爷心下一沉,疑道:“可……可我分明是半个时辰前派人去请的您。”

舒雨微虽然想笑,却也汗颜,有一说一,这江太医走得是真慢。

然而晏谪江并未理会二人的对话,早一步便走到床边去看那孩子,替他把了把脉,又伸手撑开他的嘴看了看,当下便有了结论。

“微儿的诊断没有任何问题。”晏谪江收了手,又转头对贾老爷道:“我记得你落户京城之前,是海运商贾,对于此病,你应该不会陌生,怎么?你自己竟看不出来?”

闻听此言,舒雨微不由得眼前一亮,对于这些事情也渐渐有了头绪,她完全忽视掉两人再度开始的口舌之争,暗暗在脑海中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晏谪江淡然地看着贾老爷的问责,一句话也不说,一句话也不接,然而他越是这样,贾老爷便越是气恼,说话的语气也就越重。

忽然,舒雨微出声打断道:“贾老爷,小少爷这病,其实是你故意为之的吧。”

虽然脑海里的部分猜测暂且没有依据,但她想,或许能够试着炸出他的话来。

贾老爷一愣,目光也随之转向舒雨微。

“我虽不知你们贾家与我家小少爷之间有多少钱财纠葛,但是,听你与小少爷的对话,这钱应该是拖了许久的,所以你便想借着整治我的机会来打压晏府,我猜,你是想要诬赖,是晏府要故意害你的孩子,好以此推迟还款或者干脆不还。”

晏谪江听到“我家小少爷”这几个字时,不由得微微勾唇看向舒雨微,但见她说得认真,便又转回头去。

“你少含血喷人!”贾老爷本就恼火,听她如此说,火气便更是蹭蹭上涨,“当日我派人请的是江大夫,是因为江大夫行动不便,所以来的是白家小姐,我又怎知你会跟着一同前来?!再者,你当日若不自报家门,我如何能知晓你是晏府的人?”

“你说的确实也是在理。”舒雨微不慌不忙,依旧镇定,“不过,贾老爷,上回我与白姐姐到你府里时,你说你是寻了好几家大夫都无人能治,又听人说江大夫从前是宫里的太医,所以才特地派人去请,那么,你应当是头一回听说江大夫这个人的,那你是如何知晓江大夫的腿脚不便?”

“姑且就当你是听了他人所言才知道了这件事。可是当日在你府上,我与白姐姐说的,分明是江大夫有事脱不开身,所以才叫白姐姐前来为小少爷医治,而并非是腿脚不便,如此毫无关联的两句话,你为何会记错?我想,你应该是一早便知道江大夫的腿脚不便,所以特地让下人蹲点,挑选了白姐姐在的时间去请她,如此一来,为着江太医的腿脚不便,白姐姐自然是会替他先来看一看。”

“而你之所以会记错两句话,原因无他,只能是因为你特地留心过江大夫腿脚不便的这件事情,并对此格外上心。”

舒雨微出言咄咄逼人,逼得贾老爷是一句话都反驳不出。

须臾,他才又紧握拳头,咬牙切齿道:“就算是如此,请来的也是白家小姐,与你何干?!难不成,我还有天大的本事,能够算到你会与白家小姐一道前来?又能算准你是晏家二公子的人?!”

“你确实算不到。”舒雨微嗤之以鼻,“因为你一开始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我,而是白姐姐!白姐姐和我家大少爷的关系虽然鲜少人知,但若是有心,也不是无处可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