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53章:一命换一命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1-11-30 14:14:46 全文阅读

“没什么没什么。”舒雨微撇过视线,不敢跟常承泽对视。她轻咳了一声,又道:“那什么,殿下,你们要不然休息一会儿,我看着火堆,没柴火了我就去再寻些。”

常承泽没有立刻回应,他又盯着舒雨微看了会儿,才缓缓道:“你一个小孩子,就别担心这些事情了,晚上我跟白兄守夜就行了,倒是你,若是累了便同我讲。”

他不再纠结此事,舒雨微倒也松了口气,连连回道:“好的好的。”

白鹤不是习武之人,劳累了一日,自然也是疲惫不已,他坐了会儿,便倒头靠在树上睡去。常承泽倒是意外的很清醒,一直都没有什么困意。

到了后半夜,舒雨微也算是熬不住了。她伸手挡在唇前,小小地打了个哈欠,又揉了揉眼睛,正想着要不要睡一觉的时候,常承泽却忽然开了口。

“你若是困了,就到这边儿来睡,白兄靠得地方正好也比较偏,你只消靠在另一边就好。”

舒雨微连忙摆了摆手,却又不禁打了个哈欠,她道:“没事没事,五皇子不必担心我。”

她说着,便又继续盯着眼前的火堆发呆。半晌之后,她是真困得坚持不住了,不过她也没有同常承泽说话,而是将自己外面的那层袖衫褪下,铺到地上后,侧躺着睡去。

常承泽出声将她唤醒时,东方的太阳将将探出头来,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发现城门已然大开。

舒雨微坐起身来,这才又察觉到自己的身上盖了件宽大的外衫,看上头的绣得图样,应该常承泽的外衫,她于是再度看向常承泽,发现他确实没有穿着外衫。

春日的夜里还是有些凉的,到后半夜就更是如此,加上常承泽坐着的地方又离火堆偏远,本就感受不到充实的热气,竟还将自己身上的外衫披到了她的身上。

这种情节,她也就在小说和电视剧里见过,倒是没想到有一日自己能够亲身感受……也不对,晏谪江似乎也在夜里给她披过衣衫,只不过却与这次给她的感触不大一样。

舒雨微将那件外衫抱起,又从地上站了起来,再度看向常承泽,将怀里的外衫递给了他,她道:“多谢五皇子。”

常承泽的脸上还是那副温润的笑:“无妨。”

三人处理了一下树下的火堆,随后便再度踏上了行程。

目的地是城外一座荒废了的破庙,三人到达地方后,便一同下了马和马车。

常承泽一抬手,随行而来的侍卫便纷纷朝破庙周围而去,将那里团团围住。常承泽与白鹤刻意走在舒雨微的身前,并示意她暂且不要跟得太紧,站远些最好。

一进破庙,映入眼帘的便是被捆绑在柱子上的晏长欢,她的头发散乱,目光惊恐,身上虽然没有什么伤痕,但是惊惧交加之下,她也早已吓得面色发白,满脸都是泪痕。

见到白鹤与常承泽的一瞬间,晏长欢的目光里不禁闪烁出点点希望,虽然渺茫,但却也是真真实实的存在。嘴里被人用东西堵住,晏长欢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被捆住的身子也不由得拼命挣扎起来。

舒雨微心中一紧,脑子一热便想直接冲过去替她解开绳子,好在常承泽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又道:“你别过去,仔细有埋伏。”

他正说着,供台的后头便走出来一人。

舒雨微神情一滞,转而又化为了怒意。她紧皱着眉头,斥声道:“是你?!”

贾老爷此时也注意到了常承泽身后的舒雨微。他眯着眼看她,说话时像是要将牙齿咬碎了一般:“怎么只有你来了?晏谪江呢,他怎么没来?!”

舒雨微当即便越过常承泽,站在了他的身前,与贾老爷对峙道:“惹你的是我和小少爷,你绑三小姐做什么?”

“你也知道是因为你啊!”贾老爷快步走到晏长欢的身边,掐着她的下巴便道:“听见了没!你被绑架,都是因为你哥哥和这个小贱货!你怨不得我!”

他说着,狠狠地甩开了晏长欢的下巴,又扭头看向舒雨微,神情怒不可遏,“如果不是你,如果不是你和晏谪江,我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我从十几岁起就各地奔波,白手起家,勤勤恳恳地打拼了一辈子,好容易才有了富足的生活,可是全都被你们两个给毁了!全部!”

舒雨微冷笑:“你儿子不争气,自己非要去碰赌,怨得了谁?这件事又并非小少爷逼他做的,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

贾老爷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话,他只一个劲儿的怪道:“他晏谪江不是特别有钱吗!他不是特别有钱吗?!为何连墨儿的一点赌债都不肯放过!为何一定要将我们逼到如此境地!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的墨儿他因为这件事情,他自杀了!他死了你知不知道啊!而你们,你们却能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凭什么,到底凭什么!”

知道跟他说理是对牛弹琴,舒雨微也懒得再继续争执,索性蹙着眉,暗里思索对策。

贾老爷说着,眼中的猩红又渐渐染上了一层水雾,他指着舒雨微大声吼道:“我告诉你!他不想让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他好过!我知道晏家的三小姐是他最在意的人,那好,那好啊!我就要在他眼前杀了他最在意的人,我要让他也尝受尝受什么叫生不如死!”

舒雨微眉头皱得愈发紧了。她向来明白,有钱有势之人并非最不能够招惹的人,穷途末路之人才是,贾老爷便是如此,当日晏谪江留了他们一条性命,也没有告到官府,大抵是懒得跟他计较,却不想留到今日,竟成了个祸患。

“放了晏三小姐,你说个钱数,我给你,之后再将你送去他处,你继续过你的富足日子,今日之事我等也不会说出去,你亦不必担心会遭到晏谪江的报复。”

常承泽忽然开口,将贾老爷的视线引了过去。他眯着眼打量了一番,极度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今日来的不是晏府的人而是你?”

“我是晏谪江的朋友。”常承泽面色如常,从容指顾,他道:“晏谪江如今并不在府邸,所以雨微姑娘便找到了我,你放心,我也是个商人,只要你说个数,多少银两我都拿得出来。”

“我不要钱!”贾老爷大声怒吼,气得面容扭曲,“我要晏谪江过来,我要他过来亲眼看着他最在意的人死在他眼前!我只要他跟我一样痛不欲生!”

“贾老爷。”舒雨微又朝前走了几步,但很快就又被常承泽拽着袖子给拉了回来。她伸手想要掰开常承泽的手,然而刚刚触碰到的一瞬间,常承泽突然如触电一般立刻收回手去。

他愣了一下,才又出声道:“雨微姑娘,你回来。”

舒雨微并未回应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朝前走去,一直来到破庙的正中央。

她道:“当日拆穿你计谋的人是我,三小姐与你无冤无仇,实在不应该遭此恶事。不如这样,我跟你做个交易,我用我自己来换三小姐,晏谪江的仇你可能是报不了,但你可以杀我解气,如何?”

常承泽眉间一紧,忽然道:“雨微,回来!”

他说着,便已经朝前走去,试图将舒雨微拉回去,然而舒雨微却刻意躲掉了他伸过来的手,又转头冲他微微一笑,无声地对他说道:“殿下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但常承泽却不肯让她冒这个险,依旧伸出手去,想要将她拉回来。

此时,贾老爷突然出声:“好,我答应你!你过来,我就放她走!”

舒雨微想要用力甩开常承泽拽着她袖口的手,然而他却捏得死死的,任凭她如何使劲儿都无济于事,舒雨微只好伸手去掰他的手,但是这一次,常承泽却是怎么也不肯放手。

他看着舒雨微的眼神里头一次含了些不悦的意味,“有我在,不需要你去冒险。”

舒雨微不能跟他讲自己身上带有神医系统,当然,也没时间跟他讲。

贾老爷那边突然大呵一声,道:“不要浪费时间了!再拖延下去,就不要怪我改变主意!”

舒雨微叹了口气,松开了常承泽的手,就在面前的人以为她要改变主意时,她却忽然将大袖衫褪下,动作快到常承泽尚未反应过来,就见她已经大步朝贾老爷那儿跑去。

“雨微!”

常承泽想要再次抓住她的手,但却扑了个空,眼见舒雨微已经跑到了贾老爷的身边,他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舒雨微抬头看向贾老爷,出声对他道:“现在可以放过三小姐了吗?”

“放了她?”贾老爷仰天大笑一声,一脸奸邪得意,抓着舒雨微的衣领便将她提了起来,目光里满是凶狠:“你做梦!我不仅要杀了你,我还要杀了她!就算晏谪江不在这里又能如何!只要他知道他最宠爱的妹妹死了我就解气了,我就解气了了!”

他说着,另外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多出来一把匕首,直直的便朝舒雨微刺去。

千钧一发之际,舒雨微将手上幻化出来的银针弹向了他的脖颈。

那匕首停在了离她的眉心一公分的地方,舒雨微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匕尖,不由得心惊了一下,暗暗感慨:好在她的银针弹出去的时间还算及时。

紧接着,舒雨微便“扑通”一声摔坐到了地上,她有些吃痛地扶着下腰,很快从地上站起,快步朝晏长欢走去。

嘴里的东西被取出,晏长欢当即便嚎啕大哭起来,“雨微……哇呜呜,你总算来了,我……呜呜,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差点以为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舒雨微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泪水,忙出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我这不是来救你了。”

她说着,便取下了手上的银镯,正欲按动上面的按扣,身后却传来了一阵轻柔地声音。

“我来吧。”

说话之间,常承泽已然用匕首划开了晏长欢身上的绳子,舒雨微这才发现,这匕首正好就是贾老爷用的那个,她不禁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声蠢。

晏长欢立刻扑身抱住舒雨微,明明面前是个比自己瘦小许多的孩子,但此时抱着她,晏长欢却觉得心安不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