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61章:心口不一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310  |  更新时间:2021-11-30 14:15:01 全文阅读

舒雨微坐起身来,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倒真是觉得有些眼熟。顿了片刻,她才渐渐想起来:“你是若歆?之前在夜里替我解围的那个姐姐?”

若歆眼前一亮,似是没想到晏谪江会如此信任舒雨微,她淡笑道:“小少爷竟连我的名字都跟你提过?”

舒雨微 微微开口,似是准备回应,但却忽然又皱眉遮住嘴,低低地咳了两声。她声音略显沙哑:“提过一次,我觉着名字好听,顺带就记着了。”

若歆道:“原来如此。”

她舀了一勺碗里的粥,吹了吹后,便微微前倾身子,递到了舒雨微的嘴边,道:“你先吃些东西吧,免得药喝下去难受。”

舒雨微一面接过碗与勺子,一面道:“谢谢你了,我自己来吧。”

若歆没有推辞,顺手便将东西都递了过去,随后又出声道:“我去叫人熬药,等下给你端进来。”

“不用麻烦你了。”舒雨微端着尚且热乎的粥,心里不免有些奇怪,为何这粥端来的时间能这样巧合?

她又偏过头轻咳了几声,才道:“小少爷说过,你平日里挺忙的。左右我这也好的差不多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我能照顾我自己。”

若歆双手叠在腰间,言行举止都十分得体。她微微一笑,道:“姑娘有心了,不过,今日小少爷给我下达的任务,就是来照顾你的。”

舒雨微轻启朱唇,正欲再说些什么,若歆却先一步道:“姑娘不必觉得过于麻烦我,小少爷的命令,无论是什么,那都是我分内之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舒雨微也不好再说什么,她又道了声谢,目送着若歆离开后,才用起了手里的粥。

填饱了肚子喝完药后,舒雨微又缩回被窝里睡觉,迷迷糊糊中,她似乎感觉被窝里被人塞了什么东西进来,但由于困顿,便也没有睁开眼。

舒雨微是被热醒的,她一睁眼,就感觉自己从头到脚,出了一身的汗。皱着眉头从床上坐起,她这才发现被窝里被人塞了好几个汤婆,不免暗道:怪不得这么热。

不远处忽然传来晏谪江的声音:“醒了?”

舒雨微扭头看去,晏谪江正将手上的书合住放到了桌上,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她垂下眼去,并未与他对视。掀起被褥,舒雨微正欲下床,晏谪江却拦住了她,出言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去沐浴一下,身上出了好多汗,不舒服。”

晏谪江还是不肯放她走,他道:“外头有风,你莫不是想再受点凉,好找个借口逃课?”

舒雨微心里一阵无语,她又缩回了床上,准备继续睡觉,不过这会儿她倒是没有昨日那么能睡了。躺在床上半天没有睡意,她索性便悄悄在潜意识里,继续跟小悠讨论离开的事宜。

她是转过身背对着晏谪江的,所以也不清楚他这会儿在做些什么。当然,事实上她也并不关心,她只关心自己什么时候能彻底好起来。

背后忽然传来一阵阵喧闹,舒雨微不由得转过身去,这才发现晏谪江竟叫人将浴桶给抬进屋里来了,方才那段时间应该是命人去烧水了,这会进来的下人都在轮流往桶里填热水。

她很难不联想到自己身上,舒雨微坐起身来,狐疑着看向晏谪江,然而某人却只是坐在凳子上看书,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好似这些事情都是别人吩咐的一样。

注满热水后,提着桶的几个丫鬟便纷纷离开了屋子,最后一个人顺手带上了门。晏谪江依旧看着手里的书,漫不经心地冲她道:“你不是要沐浴吗?”

舒雨微撇撇嘴,问道:“小少爷这是特意为我准备的?”

晏谪江翻了一页,悠悠道:“你身上脏兮兮的,会弄脏我的床。”

“得辜负小少爷一番好意了。”舒雨微没下床,反而又缩回到被褥里,她道:“我不想沐浴了。”

晏谪江这才将手里看了半天只看了一页的书放下,转而看向她,不解道:“你搞什么?”

她背对着他,默默然地低笑一声,很快却又敛了笑意,淡淡道:“我还没厚脸皮到能在别人的注视下沐浴。”

晏谪江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愣了一下,忽然轻笑出声:“人不大顾忌的还挺多。那你知不知道,正常人家的童养媳,都是要次次服侍夫君沐浴的?多大点孩子,还害羞上了。”

舒雨微被说的一阵脸红,这家伙哪里知道她十一来岁的身体里装得是个比他都老的灵魂?

“小少爷跟寻常人家怎可比较?”舒雨微轻哼一声,嘴上并不示弱:“寻常人家的童养媳也不见得一养一群,如此便罢了,有事没事就把人家扔在屋外头暴晒,不然就威胁着扔地牢里折磨。当然,小少爷最与众不同的,还是让童养媳们专门学习礼仪书画。小少爷,您还真是养妻界的天花板,说是一股清流也不为过。”

后面的话晏谪江没听懂,但只靠前面的那些言论,他也已经被怼得哑口无言了,不过,却也并不气恼。

他默了片刻,出声冲着外头说道:“九翊,去找个屏风来。”

舒雨微转身看向他,晏谪江却没对上她的视线,他又拿起了桌上的书继续研读。舒雨微看了他一会儿,见他不打算说些什么,便也不继续自讨没趣,又躺到床上,缩回被窝里。

九翊的动作倒是很快,不一会便抱着屏风来到屋里,晏谪江看了半天的书还停留在那一页,但目光却一直放在书上。他指了指不远处的浴桶,出声道:“移到角落去,屏风摆在前头。”

九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床上的舒雨微,不解地皱了皱眉头,终是没有多问什么话。依着晏谪江的话照做完,他又悄然退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晏谪江还在看那一页,“去洗,等下水凉了你就自己去换水吧。”

“大不了就用冷水洗呗~”舒雨微嘴上赢了一次,出言怼他竟也变得顺口起来:“反正着凉了还能不用上课。”

但这次晏谪江却没再以沉默应对,他冷笑了一声,道:“再废话你就滚地牢去睡。”

“滚就……”舒雨微刚一开口,就意识到不对,这要是去地牢了,她还怎么逃跑?

抿了抿嘴,舒雨微轻哼一声,下了床缓步朝屏风后头走去。

好好休息了两日,她的身体状态便恢复大好,甚至因为这几日睡得多,精神状态都特别的好。

因为计划着今天逃跑,舒雨微便老老实实地听完了今日的课业,装得跟平日里一样。直到课上完,她都没有立刻收拾桌上的东西离开小学堂,一切看上去漫不经心,实则却是心怀鬼胎。

敏儿一下课便离开了,倒是忆兰,并没有像从前一样,为了躲着她刚下课就溜走。

舒雨微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正打算离开时,忆兰却忽然拦住她。她小心翼翼地拽住了舒雨微的袖子,弱弱道:“雨微……你等一等,我有些话想跟你讲。”

舒雨微转头看了一眼外头,寻思着天色还早,听她说完话也来得及出府。

她于是点点头,示意忆兰继续。

忆兰的目光分外严肃,双手交缠在一起,来回揉搓。她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郑重其事地说道:“雨微,那日的事情我真的很抱歉,也……也谢谢你不计前嫌,还肯出言救我……”

舒雨微淡笑了一声,无甚在意:“没事,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反正她都要走了,这临江阁里的琐事还与她有什么关系呢?

“都是我不好。”忆兰微微低下了头,似是仍然觉得有些歉疚,她道:“我不该鬼迷心窍地听敏儿的话,生了不该有的心思……我早该想到的,就算日后嫁给小少爷的人是你,你也不会待我刻薄。”

舒雨微眸光一闪,微微蹙着眉头,问道:“敏儿?她怎么跟你说的?”

忆兰的头更低了,声音也小了不少:“她说……她的痣是假的,所以未来嫁给小少爷的,肯定会是我们二人其中的一个,她还说,若是你遭小少爷厌恶了,或许……或许……”

许是自惭形秽,忆兰没好意思再继续说下去,只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舒雨微不禁回想了一下,似乎敏儿之前跟她讲的话,也是有意无意将矛头引向忆兰。

这个人……有点意思。

她本来想着找个什么时间去套一套敏儿话,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但转而她就又想到,自己今日就打算离开了,没必要再趟这趟洪水。

她于是便出言对忆兰道:“敏儿这个人不简单,也不知道她要做些什么,总之你长点脑子,仔细提防着些。”

她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忆兰自己了。

舒雨微说完,便转头朝屋外走去。站在门口,她将右手缩回了袖子里,摸了摸常承泽之前给她的那块玉佩,又晃了晃手上的手镯,确定东西都在,她便准备离开晏府。

然而此时,晏谪江却正好从外头回来,舒雨微见着他,不免想起前些日子答应过他的话,心里有些心虚,但好在面子上还装得过去,她随口冲晏谪江打了声招呼,便若无其事地朝院外走去。

“等等。”

晏谪江忽然叫住了她,舒雨微暗暗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她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出声问道:“小少爷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晏谪江缓步朝她走去,打量了一下她,出言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照常去医馆帮忙呀。”舒雨微 冲他眨了眨眼,尽力克制着自己心中的不安,“好几日都没去了,再懒怠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凑够买一间医馆的钱。”

晏谪江半垂着眼看她,默了片刻,他忽然道:“正好,我找师叔也有点事儿,我同你一起去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