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62章:逃跑之计一波三折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291  |  更新时间:2021-11-30 18:45:56 全文阅读

“这……”舒雨微顿然有些不知所措,转瞬却又恢复了平静,巧笑着冲晏谪江回应道:“那就一起吧,正好我 也不想走路,能蹭一蹭小少爷的马车也是极好的。”

她虽然为此忧心,却也明白她并没有理由拒绝。若是强扯理由,一定会惹晏谪江疑心,不如暂且先应下,到时候再伺机而动。

两人来到回春堂,江桓正陪同着几个药童一起抓药,似乎并未感知到有人进来,直到身旁的药童扯了扯他的袖子,又伸手指着门外,江桓才站起身来,扭着头朝门外看去。

舒雨微先一步跨进屋里,来到江桓身边,冲着他微微一笑,道:“江大夫,今日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原本是有的……”江桓眯着眼冲她和善地笑了笑,道:“不过,小白已经去看了,你们晏府的大少爷还陪同着一起去了呢。”

舒雨微面上作出扫兴的样儿来,她道:“那真是可惜了,前几日患了风寒,一直惦记着这儿,想着病好了就过来看看,没想到却是白来了一趟。”

江桓摸了摸她的脑袋,以示安慰,又抬眼看向她身后的那人,出声道:“小师侄倒是难得过来一趟啊……可是陪雨微过来的?”

晏谪江矢口否认:“自然不是。”他淡淡一笑,又道:“有些话想问问师叔,不知师叔可否有空单独一叙?”

“当然有空了。”江桓眯眯一笑,转头冲着几个药童说道:“为师去里屋同小公子聊几句,你们若有不懂的,尽可去问雨微。”

其中一个药童淡漠地看了一眼舒雨微,并未将她放在心上,与其他孩童齐齐应了声是后,便继续埋头忙自己的事情。

江桓拍了拍晏谪江的肩膀,同他道:“走吧。”

见两人的身影渐渐远去,舒雨微不免在心里欢喜了一下,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笑意,心中暗暗盘算着怎么溜走。

晏谪江在进门前,忽然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他的目光很平静,很短暂,没有掺杂一丁点的情绪在里面,可是不知为什么,舒雨微看着他的目光,总会觉得心有不安,好像自己早已被他看透一般。

可是怎么会呢?晏谪江没理由怀疑她的,因为她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想要逃走的迹象。

舒雨微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她转过身,正欲溜出门时,却忽然想起马车还停在医馆外头,九翊和马车夫都在,她若是强行逃跑,一定会被发现的。

那难道就要错过这次机会?

舒雨微不由得蹙了蹙眉头,暂且先走到了几个药童身边,直视着他们手中的药草暗自思索。

想来想去,她最终决定暂且先放弃,虽然她选择溜走,不一定就会被九翊发现,但是没有十全十的把握,她还是别轻举妄动,免得打草惊蛇,以后再想逃跑只怕就难上加难。

离她最近的药童歪头看了她一眼,眼中略略带着些不屑,他一面将手里的草药的杂叶摘除干净,一面略有傲气地出声道:“没见过这么好的药材么?”

舒雨微被他的声音唤过神来,她这才真正注意到他手里的药材,眨眼的功夫开启了神医系统,一眼便认出了他手里的药材。

那草药确实不常见,但也不是特别稀少,若说是极其珍贵的药材,倒也算不上。

舒雨微没理会他的话,全然当作耳旁风,吹吹便过了。

说话的那个药童身边站着的是吉祥,之前对那个老刘有所不满的那个孩子。他对舒雨微倒是印象深刻,因为他记得舒雨微治好了老刘身上的疑难杂症,后来还常常跟着白月光到处行医。

他于是拍了拍身旁那人的肩膀,出言道:“你别看她小,她本事还真不小。”

“是吗?”那孩子又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屑道:“我四岁的时候就跟在师父身边了,这丫头看着也就十一二岁,能厉害到哪里去?”

舒雨微对这些话并不在意,如果放在以前,她可能还会为了出口气跟人大吵一架,但现在她只想去思考下次逃走的办法,没心思理会这些。

另一排药架前的一个药童,原本正专心致志地配着药,听着两人的对话不禁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头看向舒雨微,许久许久,他才疑惑着道:“我好像见过她……”

那药童皱着眉头看了她许久,才恍然道:“我想起来了,上回跟师父去贾府给一个小孩儿看病,后来便是她和晏家的二公子来了,她应该是晏家二公子的人,好像真还……挺厉害的。”

那人被怼的哑口无言,只能冷冷哼了一声,继续埋头挑捡药材。

舒雨微一直没有理会几人,只是站在角落,暗暗思考着自己的事情。

须臾,师叔侄二人才从里屋出来。两人又站在柜台前寒暄了几句后,晏谪江才带着舒雨微离开。

回去的马车里,两人一直没开口说一句话,舒雨微咬了咬下唇,想着还是要将两人之间的气氛打回原来模样,如此,或许她逃走的几率就能更大。她于是先一步开了口,打破沉默的气氛。

她歪着头,一脸好奇地看着晏谪江,低低地出声道:“小少爷,你和江大夫都聊了些什么啊?”

晏谪江偏头看向她,默了半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弄得舒雨微心里一阵心虚。

他出声道:“叙叙旧,顺带问了问你的情况。”

“啊?”舒雨微迟疑了片刻,又试探着问道:“问我……什么?”

晏谪江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他道:“问一问你每天这么辛苦,能赚多少钱……怎么,难不成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舒雨微讪讪一笑,道:“那怎么可能……我就是没想到小少爷还会问起我的事情,有些惊讶罢了。”

晏谪江道:“只是如此么?”

这一问算是把舒雨微的心拽到了谷底,但他却又不再说下去,还收回了视线,向马车的窗户外面看去。

事实证明,舒雨微的担心是对的,后来的好几日,只要她借口出门,晏谪江总有一堆让她无法拒绝的理由跟着她,舒雨微根本没有一点机会逃跑。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就在舒雨微发愁到不行的时候,某日她在跟晏谪江离开医馆前,江桓突然偷摸着塞了张字条给她。

舒雨微虽然心有不解,但也不敢声张,只是默默地将字条藏好,不动声色地跟晏谪江回到了府邸,直到她一个人独处时,她才慌慌从衣袖里取出那张字条,大略扫了一眼后,便又立刻将字条烧毁。

舒雨微弹去桌上的灰烬,默然地看着桌上的烛火,暗暗思忖着字条上的话。

江桓说,那日晏谪江单独跟他闲谈时,除了一些客套话,便只问了她都跟谁接触甚多,顺带还让他多注意她的动向,江桓还问她,是不是想要离开晏府,若是她想的话,他愿意帮她。

舒雨微自然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不过从这张字条以及近日晏谪江的表现来看,他确实已经有所察觉,但具体是怎么察觉到的,舒雨微并不知道,当然,她其实也想不通。

至于江桓的话,舒雨微觉得,这大有可能是在套路她,毕竟江桓跟晏府的关系不一般,又跟晏谪江是师叔侄的关系,怎么说都没有理由会帮着她。

所以想了想,舒雨微也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也没有给江桓做出任何的回应。

但是不日后的清晨,江桓竟主动上门来找她,还当着晏谪江的面儿。

看着晏谪江一脸疑心的模样,舒雨微真是想杀人的心都有了,他原本就对自己有所怀疑,江桓这人又不请自来,还指名道姓地要来找她,这不是摆明了不给她逃走的机会吗?

好在江桓并未拐弯抹角,直接道明了来意:“这最近又发现一个患了破伤风的人,我想着雨微既然能治好老刘,这个人她指不定也能治好,所以专程过来找她一趟,也不知小师侄愿不愿意放人?”

晏谪江轻笑一声,道:“师叔言重了,这有什么不愿。”

就在两人都以为他同意了的时候,晏谪江却又忽然出声:“不过,我也想见识见识微儿本事,但是今日实在是忙得脱不开身,那人若是不急的话,不如我明日陪微儿过去吧。”

这他都不松口?

舒雨微心里一阵绝望。

江桓上前几步,拍了拍晏谪江的肩膀,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只见晏谪江垂眸思索了一下,竟就同意让舒雨微跟着江桓离开,不过却又派了九翊跟去,美名其曰是为了保护他们。

为着江桓的腿脚不便,晏谪江便让九翊驾了马车,带着二人去目的地。

舒雨微心中微动,第一个念头便是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但两人刚一上马车,江桓的话就打破了她的念头:“今日不要轻举妄动,我带你出来是来跟你商讨计策的。”

舒雨微扭头看向他,装傻充愣道:“江大夫,你在说些什么?”

“我知道你对我有戒心。”江桓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目光里满是慈爱。

他看了她许久,缓缓出声道:“看来你当真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不过,如此也好,远离这些是是非非,对你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话说得舒雨微越来越迷茫,她不禁蹙起眉头来,疑声道:“江大夫,你到底在说什么?”

“孩子,你不用怀疑我会对你不利。”江桓叹了口气,出声道:“你只消知道,你的父母是我的旧主,所以,我肯定是不会加害于你的。早前我便一直想找机会说服你离开,如今你自己愿意离开,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他的目光深邃,微微蹙起的眉头却叫人看了格外沉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晏家,是个是非之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