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69章:偏心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21-11-30 18:50:30 全文阅读

“别怕。”

常承泽的手落在舒雨微的肩上,轻柔却十分有力,叫她安心不少。

白燕蕊的目光在门前那两人的身上迂回,最终落在了白月光的身上。她眉目紧锁,手中的绣帕抵在胸前,顿然没了方才那份委屈,一脸嫌恶道:“你来做什么?”

“我当然是来替妹妹找到真正的夫家。”

白月光嫣然一笑,灵动的目光像是一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正盯着面前的白燕蕊,看得她浑身不自在。

白燕蕊眯了眯眼睛,看了一眼被晏谪湘推搡着进来的那人,冷冷道:“姐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难懂吗?”白月光挑了挑眉,目光也落在了那人身上,她道:“王公子对妹妹做了什么,难道……妹妹忘了吗?那我不妨帮妹妹回忆回忆。当日,你下药想要害我,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惹到了自己身上。”

白燕蕊的瞳孔倏然放大,她不免心虚地看了一眼周围的诸人,似是不敢与白月光对视,用绣帕抹了几下眼角,抽抽搭搭地走到白尚书的身边,一脸委屈地同他道:“爹……你看看姐姐,她之前自己跟王家公子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龌龊事,现在还要栽赃在我头上。”

舒雨微没忍住笑出声来,她正想插一嘴,但转头又想到晏谪湘在这,便没有多言,只是戏谑地看着面前的蠢货演戏。

常承泽忽然低下头来,低声与她说道:“你想说什么?”

他这动作虽然幅度不大,却又将众人的视线吸引了过去,看着这两人,每个人心里都不免产生些疑惑,且不说这个女子戴着帷帽,叫人看不到她的面容,单说五皇子对她这一系列的举动,都已经够叫人想入非非,可偏偏这女子还穿着件下人的衣裳。

舒雨微无视掉那些异样的目光,侧着头,低声回应身边的人:“我只是觉得好笑,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挺着个肚子,怎么有脸说白姐姐龌龊不堪?”

常承泽哼笑一声,这次倒是没有与她窃窃私语,而是放出声音来叫屋里的众人都听到:“己有所好,欲疑于人罢了。”

白月光应声而笑,戏谑不已。她缓步走到白燕蕊的面前,一把扯过她的手腕,用力将她从白尚书的怀里拽了起来。

白老爷当即拍桌而起,斥声道:“月儿,你这是做什么?!”

“爹爹若是不怕败坏家中名声,大可以阻拦我。”

白月光一改往日温顺模样,与白尚书对视的目光极为冷漠。二人相看,在众人眼里根本不像是父女,而是一对结了仇怨的仇家,凌厉交锋。

白月光手上用力,将白燕蕊推到王氏的怀里,惊得白燕蕊大叫一声,猛推了一把眼前那人,慌乱跑开。

白尚书怒从中来,上去就狠狠地甩了白月光一个巴掌,声音极为响亮。他指着她的鼻子,大声怒吼道:“混账东西!你这是做什么?!我看你是疯了,连你妹妹都这样作践!”

白月光被扇的向旁侧踉跄了好几步,差点摔倒在地,晏谪湘下意识的想去扶住她,却又像是顾忌什么,终究没有作为。

白月光侧低着头,一只手捂着被扇的那张脸,散落的秀发自然垂落,遮住了她的双目,叫人无法看清。

“作践么?”她忽然笑了一声,站直了身子,她随手将落发撩过头顶,嘴角暗含着一抹复杂的嘲意:“白燕蕊作践我的时候,爹爹怎么不出面管一管?她烧我母亲的画像,撕毁母亲给我做的衣裳,用刀划伤我的脸,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爹爹可有所作为?”

“你说的这些事情,我哪件没有处罚过她?!”

“关到柴房饿两天肚子,夜里还默许某人给她送饭,这也叫处罚?”

白月光的目光渐渐垂落下来,失望透顶地笑了笑,她又缓缓道:“白燕蕊对我做过的事情,又何止这些?不过是被发现以后,爹爹象征性的罚一罚她罢了……爹爹当真不知道那些事情吗?”

白尚书脸上的恼意渐渐褪去,虽然仍紧皱着眉头,可那目光里,却多了几分愧色。

但白月光却似是懒得在与她翻论旧账,她抬起眉头,淡淡地舒了口气,神色又恢复如常,继而转身走到了王氏的面前,出声问道:“你可看清楚了,当日你在酒楼里轻薄的那名女子,到底是她还是我?”

王氏还未开口,白夫人忽然上前几步,冲着他笑道:“王公子啊,你可别得不到我家月儿就打起了燕蕊的主意……你若是敢这样做,我们白家,定然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她话音刚落,晏谪湘那边忽然轻咳了一声。王氏打了个冷颤,连忙指着白燕蕊说道:“是她,是她那日闯到我房里的,我当时……当时被人下了药……”

“你胡说!”白燕蕊连哭都顾不上了,急急忙忙地便指着白月光解释道:“是她!当日明明是她,是她跑去浮欢酒楼给人看病,误打误撞到了他房间的,是她!不是我!!!”

白夫人的脸色顿时煞白,她忙忙走到白燕蕊的身边,想要捂住她的嘴,然而舒雨微却先一步幻化出银针,刺向了她的一处穴位,叫她动弹不得。

因为常承泽是站在她身旁的,正好挡住了晏谪湘的视线,所以,他便以为是常承泽所为,至于其他人,要么是背对着两人的,根本没有看到,要么就压根没想到舒雨微的身上。

总之,众人都以为是常承泽所为。即便白尚书为此不满,此刻却也顾不上去问常承泽,而白夫人,自然是没那个胆子了。

“我只是……我只是去捉奸而已,我只是去捉……”

“如果我没记错,你向来是与你姐姐不睦的。”晏谪湘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疯喊,又道:“你又是怎么知道,你姐姐会去浮欢酒楼给人看病?”

“我……”白燕蕊这才意识到自己失了言,但却已是为时已晚。她只能瞪大了眼睛,来回看着屋内的每一个人,小嘴微微张着,却解释不出一句话来。

晏谪湘瞥了她一眼,便将目光放到了白尚书的身上,然而那声音,却也并不友好:“白大人,实不相瞒,我今日来此是奉了陛下之名,助五皇子查清此事。涉及皇家清誉,孰轻孰重,还请您自行掂量。”

事到如今,白尚书却还是想要再为自己的女儿辩解一嘴:“只凭王公子一人之言,就能认定小女腹中的孩子是他的,而不是五皇子的吗?”

“我有时真不知道爹爹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

白月光冷笑一声,伸手从袖中取出了一样东西,扔在了桌上。

“浮欢酒楼是晏家二公子的地盘,当日王公子住的那间厢房里,小二洒扫时发现了这样东西,我想,爹爹应该不会不认识吧。”

那是一枚香囊,上面绣着荷花的图样,绣工精湛,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右下角的三个小字。

舒雨微倒是不关心那香囊,她来回听着这酒楼的名字,总觉得似乎在哪见过,直到白月光提及晏谪江,她才忽然想起,上回带着昏迷的晏长欢回府时,他们暂时停留的那家酒楼,便是这个名字。

难怪晏谪江没付钱就走,当日她也真是够傻的,这人就算再怎么恶名昭彰,人人闻风丧胆,也不该怕他怕到连饭钱都不敢收的地步。

她正回忆着往事,一旁被定了身的白夫人却又忽然开口:“这种东西人人都绣得出来,说不定是什么人想要陷害燕蕊故意设的圈套!”

“刺绣可以作假,荷包里妹妹的那对红玉耳坠却不能。”

白尚书闻言,蹙着眉头开了荷包,将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见到那对耳坠的刹那,他几乎连手都是颤抖着的。

那是一对极好的红玉。他认得这东西,因为那是皇帝的御赐之物,皇帝原意是要给白家的嫡出女儿。他其实明白这个嫡出,指的是正室所出,但当日白燕蕊喜欢的紧,他便钻了个所谓嫡出的空子,将这东西给了她。

皇帝的御赐之物,便是给十个胆子也没人敢仿制 ,更何况这件事已经上报给了皇帝,这东西拿到皇帝面前,一认便知真假。

“王公子。”白月光忽然又看向他,淡淡地出声道:“你来的时候我便问过你,那日与你同床之人有无特征,你现在可以将方才的话,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了。”

王氏缩着脖子,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实在难叫舒雨微将当日飞扬跋扈要来提亲的人联系在一起。他咽了咽口水,低低地出声道:“那……那人的腰上,有块胎记……”

白月光转而看向白尚书,目光极为冷清,声音亦如是:“敢问爹爹,妹妹身上,可否有这样的一块胎记?若是有的话,这样隐蔽的部位,王家公子都能得知……还需要我多说什么吗?”

白尚书只觉得五雷轰顶,他看着缩在一旁的白燕蕊,愣了好久的神,才忽然一巴掌挥了上去,打得白燕蕊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白夫人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她此时动弹不得,却也没法去阻拦白尚书的举动。

“老爷!老爷,燕蕊的身子禁不住你这样的打啊……你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您还有脸说话!”白尚书转过头看向白夫人,怒不可遏,“要不是你一昧纵容她,她能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事情来!你们……你们母女,竟还想将此事推在五皇子的身上!”

他说着,又是一巴掌挥向了白夫人,打得她脑瓜子嗡嗡响,泪水不自觉得就落了出来,她本想跪下认错,但却还是动弹不了,只好满脸泪花地同白老爷道:“老爷,我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你怎么罚我都成,可燕蕊还小,你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