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70章:白府一事终了却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183  |  更新时间:2021-11-30 18:51:42 全文阅读

“来人!”白尚书厉声冲外头喊出声,“现在就备车,将二小姐送去寺庙,削发为尼,这辈子就在寺庙忏悔她造的这些孽!”

白夫人慌了,泪水直涌而出,忙又出声劝阻:“老爷!老爷!你就饶过燕蕊吧,她还这么小,你就让她出家为尼……再说了,再说燕蕊她身怀有孕,哪个寺庙又会收她啊……”

白尚书瞪了她一眼,冷冷道:“她肚子里那孽种,不要也罢!”

说完,他又斥声催促了进来的侍卫,让他们立刻将白燕蕊带走,然而常承泽却忽然挡在了几人面前,意味深长地看着白尚书。

白尚书紧皱着眉头,与常承泽的目光交汇的瞬间,他提起了衣袍,冲他跪了下来,垂着头道:“是臣教女无方,此事牵扯到五皇子,实在是多有得罪,臣定会重重惩治小女,以儆效尤。”

“你来罚?”常承泽的脸色并未因他的恭谨有所和缓,依旧冷眼相待,“污蔑皇家清誉的罪名,白尚书不会觉得,送去寺庙出家就能将一切事情都摆平了吧?”

白尚书抬起头来看着他,一副心事被戳穿的模样,神色略有窘状,他正欲开口说些什么,一旁的白月光却先一步出了声。

“事到如今,爹爹竟还想着保全白燕蕊的命。”

她嘲弄般地笑了一声,转身走到白燕蕊的身边,猛地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冷声道:“白燕蕊,这么多年了,我早都忍够你和你那蛇蝎心肠的母亲!”

白月光用力甩开她的脸,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再度转身面朝着屋里的其他人,无视掉白燕蕊投射过来的凶狠目光,她道:“此事陛下已知,御史中丞既是奉命而来,那爹爹便无权处置犯人。”

“白月光!”白夫人再也兜不住那副温柔贤淑的模样,冲着她便怒吼道:“你这个贱人!你想要将你亲妹妹当作犯人处置吗?!你爹是不会同意的!”

白月光转而看向她,目光清冽。

“还有一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她缓步走向白夫人,拔去了她身上的那根蓝针,顺手解了她的穴。白夫人恶狠狠地向她扑去,想要掐住她的脖子,却被白月光一个简单地侧身躲开。

她从袖中取出一卷厚厚的宣纸,继而砸向白夫人,力道之大,令白夫人不由得向后踉跄了两步。

一张张的宣纸纷飞又落下,白月光穿过它们,再度来到白夫人的面前,一脚踢向她的膝盖。白夫人吃痛地喊了一声,腿上一软,顿时跪倒在地。

“混账东西!”

白夫人还未发怒,白尚书却先一步开了口,他从地上站起身来,想要过去扶起白夫人,却被白月光拦在了身前。

白老爷气不打一处来,看着眼前的人,怒声言道:“你是不是疯了!如此不知规矩体统,我真是后悔当年没干脆掐死你。”

“你最好当年掐死我。”白月光对上他的视线,毫不畏怯:“你若当年掐死我,我也就不会知道母亲是被她害死,也不会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一直活在痛苦之中!”

白月光的双目渐渐泛起血丝,她的气息也随之紊乱,双手捏紧成拳,像是在极力地忍耐。

“啪!”

又是一声响亮的耳光,白月光捂着自己的脸,泪珠直落而下,但眼中的那一抹恨意,却显而易见。

“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她讥笑一声,看着白尚书的双眼红的愈发厉害,“地上的这些东西,每一样!都是我这些年找到的口供和证据。”

白夫人的瞳孔不由地放大,她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忙俯下身去看那些东西,每看一样,她的身子就忍不住多颤一下。

“不是的……”白夫人紧紧地捏着手里的供词,忽然发疯一般地将它撕碎成片,冲着地上的宣纸扑去,嘴里还在不断地喃喃:“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我没有……我没有!”

白月光不再理会白尚书,她转过身,向前几步踩在那堆碎纸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夫人,冷眼道:“你以为撕毁了这些,你做的那些事情就能甩的一干二净了吗?”

“这些不过是找人抄的一份证据罢了,真正的东西,早在我来之前,便已经送去了官府。”

她蹲下身,凑近了白夫人的脸,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低低道:“我早就说过了,你,还有你那没脑子的蠢女儿,我迟早将你们赶尽杀绝。”

白月光从地上站起身来,越过了身后的白尚书,径直朝外走去,不过片刻,便带着一群官兵来到了府邸。

白尚书一脸惊疑地看着忽然闯入的那群人,不可置信地出声问白月光道:“你……你竟真去告了官?!你将白家的颜面置于何地啊!”

“那你又将我母亲的性命置于何地!”白月光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一股脑的将这些年的忍耐全部爆发出来:“如果今日之事,我将证据摆在了你的面前,你不过会责罚几句,关两天小黑屋。只要那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大作一场,你就会当此事全然不曾发生。”

“父亲,目前为止我还敬你一句父亲,只是因为我活在白府的这些年,在吃穿用上你从未亏待过我。可是父亲,这些年,我一直一直……都很恨你。”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淡的简直不成样子,可那心里的酸楚却是忍不住的。泪水直涌而出,她怎么也无法止止。

“白府的荣辱,到底与我,与母亲,有何关系?”

白月光说话的瞬间,白夫人已经被前来的官兵带走,至于白燕蕊,也已经被晏谪湘的人扣押,准备随时带着她去面见皇帝。

此刻的白月光与白尚书两人,正站在屋里的正中央。舒雨微看得认真,但站得久了腿也实在是酸痛的厉害,尤其是她还踩着高跷。

常承泽此时已然回到了她的身边。注意到她微微抬腿的动作,目光很快从方才争执的那两人的身上挪开。他侧着低下头来,低声询问着身旁的人:“你可是腿酸了?”

眼前的帷帽上下晃动了几下,常承泽冲她温温一笑,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摸她的头安慰她,猛地却又想起她戴着帷帽,便没有伸出手。

“那我们回去吧。”

他说着,不等舒雨微出声回应,就已经冲着晏谪湘道:“劳烦晏兄处理后事,我府里还有些事情,就先回去了。”

晏谪湘的目光暂时从白月光的身上移开,他转过身,冲常承泽拱了拱手,道:“恭送殿下。”

常承泽冲他点点头,随即拉住舒雨微的袖子,带着她朝外走去,步调极缓极慢。

两人坐在马车里,相对着沉默了良久,常承泽才出声打破了寂静。他道:“雨微,你方才向白夫人丢的那针,是怎么一回事?”

“啊?”舒雨微满脑子想的都是方才的场面,这一猛地发问,她倒一时没反应过来。

“那根针啊……”舒雨微 冲他讪讪一笑,开始胡编道:“那是我师父传授给我的,是独门银针!所以是蓝色的,五皇子没见过,属实正常不过。”

常承泽微微蹙了蹙眉,他道:“你那针,竟是蓝色的么?”

舒雨微一愣,难道他问的不是针有问题?

见她不再说话,常承泽的眉宇渐渐舒展,两人隔着帷帽纱对视良久,他忽然伸出手,将纱帘掀起,直直地看向了舒雨微的双眼。

“你这丢针手法倒是真不一般。”他轻笑一声,想伸手摸一摸她的脑袋,但也只能隔着帷帽摸了摸,“上回晏三小姐被绑架的时候,你懂穴位的事情就够叫我吃惊了,我没想到,你竟还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丢准银针。”

舒雨微嘿嘿一笑,颇为沾沾自喜:“那肯定的,我早说了,叫五皇子不要小瞧我,我可厉害了!”

常承泽微微一笑,语气极为温柔:“你确实叫我看到了不少的惊喜。”

“话说回来……”舒雨微忽然想起方才在她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疑惑,敛了面上的笑意,她抿了抿嘴,神色有些不自在的开口:“晏谪江他……竟然会出手帮忙此事吗……”

那枚荷包若是没有晏谪江的授意,只怕酒楼的掌柜应该也不会轻易说出来,她原以为晏谪江插手此事,是故意给常承泽找茬,好报复常承泽带走她的这件事情,实在没想到他竟是出于好心……

这一时倒显得她有些小心之人,又有些自以为是了。

常承泽垂下眼眸,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道:“说起来,确实是要多谢他,那日他来府里见我,我原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却没想到他只是提醒我小心白家,后来搜寻证据的时候,晏兄本是随口一问,也没打算真能从他那拿到什么有力证据,却没想到他随手便将荷包给了我们。”

舒雨微没有说什么话来回应,或者说,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原来自她离开以后,晏谪江除了大肆在城中悬赏以外,便再没有任何的作为。

或许他只是不想少了一个有可能治得了溯病的人,那些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陪着我”,或许真的只是她想得太多。

可这样也好,舒雨微眨眨眼,缓缓地舒了口气出来。

这样一来,她也就不用老因为离开晏谪江而感到愧疚,也不用总是提心吊胆的,生怕一出皇子府,就会撞见晏谪江。

如此真好……

真好……

她的眸光忽然暗淡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