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的童养媳 > 第一卷:童养媳养成记
第71章:小公主
作者:陈九生  |  字数:3214  |  更新时间:2021-11-30 19:23:31 全文阅读

在白府逗留的时间颇久,两人回到皇子府里时,天色已然临近黄昏。

舒雨微的屋里已经摆上了她日常爱吃的菜肴,看样子应该是刚端上来不久,饭菜还都是热乎的。

她又累又饿,除了早上随口吃的两个包子,到目前为止她是一口饭都没吃,眼下事情结束了,她也总算是能脱掉脚下的高跷,安心填饱肚子了。

屋里没别的人在,小悠便现形出来,坐在了她的肩膀上。

“宿主,系统说了,因为你这次间接帮女主干掉了反派,所以又奖励了你十个积分。”

舒雨微蹙了蹙眉头,停下了手上的筷子,扭头与它对视:“可我除了去看戏,其他的什么也没做啊?”

小悠挠了挠脑袋,迷迷糊糊道:“这个……我也不清楚,系统那边只是说,你间接帮了女主一把。”

这倒是奇了怪了。舒雨微虽然不理解是怎么一回事,但这种天降的好处,不收白不收,反正她搞不明白的事情那么多,多一件少一件都一样。

于是她也没纠结这事儿,继续埋头吃饭。

白府的事情虽然是顺利解决掉了,但舒雨微却发现,常承泽还是从早忙碌到晚,也不知在做些什么,脸色也没比之前好在哪,也就只有和她待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强扯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舒雨微还没来得及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某日皇子府上突然到访了一位贵客,看那姑娘的穿着打扮,便能知道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她虽半遮着面,但单通过那双与常承泽极为相似的眼睛,舒雨微约莫着也能猜出她的身份。

“五哥……”

那女孩上来就扑倒常承泽的怀里,眉眼间透露着点点的不开心。常承泽一手抱着她,一手抚了抚她的后背,轻叹道:“怎么了?脸上的疹子又复发了?”

女孩点点头,本想伸手摘下脸上的面纱,但环视了一圈后,她还是将手放了下去,满眼委屈地同常承泽说道:“五哥,我们去屋里说,好吗?”

常承泽点了点头,看着眼前人的目光里尽是宠溺,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低低道:“乐熙,你也别太着急,我再想想办法,总会把银两给凑够的。”

常乐熙垂着头,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舒雨微在一旁听得茫然,她不理解身为皇子和公主,竟然也会有缺钱的时候?还有常乐熙脸上的疹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出于本能的好奇,舒雨微选择上前拦住了两人。与常乐熙不解的目光来了个交汇,舒雨微 冲她微微一笑,缓缓道:“公主,我可以看一看你脸上的疹子吗?”

“自然不行!”

常乐熙瞪了她一眼,神情十分不悦。她搂着常承泽的胳膊,嘟着嘴说道:“五哥,你府里什么时候多出来这么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一点规矩都没有!”

常承泽略有无奈地拍了拍她的手,低低道:“乐熙不要胡闹,她是我府上的客人,不是丫鬟。”

常乐熙又转头打量了舒雨微一番,神情和缓了一点,但依旧是对舒雨微不太满意,她冷哼一声,道:“谁家的小姐这么不知羞臊,都来到五哥的后院儿来了,一看就没存什么好心思。”

舒雨微讪讪一笑,实在不屑于跟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计较。

原书里介绍过,常乐熙是常承泽的一母同胞的妹妹。她虽不得皇帝的宠爱,但却是皇子公主里的小团宠,于是她这脾气,也就被惯得十分骄纵任性。不过好在她的是非三观还是懂得的,她后来看上了晏谪湘,进行了一番猛烈地追求,然而却只得了晏谪湘的以礼相待,但因为自尊心强,后来被拒婚以后,也就没再作妖了。

“是我失言了。”舒雨微垂着眼,不与她对视,“我只是觉得,或许公主脸上的疹子,我能够医治得好。”

常乐熙讥笑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她,出言嘲讽道:“不是,你想什么呢?宫里的御医都束手无策,你能治好?别不自量力了,你不觉得这话说出来,未免太滑稽可笑了些?”

舒雨微极力忍着心里那股想骂她的冲动,抿了抿嘴,她正欲继续解释,一旁的常承泽却忽然开了口。

“倒是可以叫雨微试试。”他看着舒雨微,目光极其柔和,又满含信任,“雨微的医术确实厉害,我记得白兄同我讲过,雨微还救过一个破伤风的病人。”

“那是什么病嘛。”常乐熙撇了撇嘴,瞟了一眼舒雨微,又冲着常承泽撒娇道:“五哥,这疹子可关乎我的脸,若是叫她治坏了,那我以后可没法见人了!”

常承泽叹了口气,似乎对这个妹妹感到有些头疼,但却还是耐着性子跟她解释:“乐熙,这破伤风可不是什么好治的病,你若叫宫里的那些太医来整治,他们指定都束手无策。这样吧,我跟你保证,她就算治不好你脸上的疹子,也肯定不会让它恶化。”

常乐熙斜眼看着舒雨微,暗暗思忖了片刻,虽然眉头还紧紧地皱着,但说话的语气,却不由地软了下来。

“好吧,我……我相信五哥的话,反正这一时半会儿,我也没办法凑够钱还给晏谪江。”

???

舒雨微愣住了。

什么鬼啊,晏谪江的外债怎么都放到公主头上了?!这……这皇帝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自家女儿欠臣子的钱,这事儿简直离谱到不行。

不过看样子,常乐熙应该也是没有告诉皇帝的,否则为了皇家颜面,皇帝肯定会替她把债清干净的,不然这事儿若是被别的人知道了,还不叫人笑话死。

常承泽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对上舒雨微的视线后,又不免讪讪地笑了笑。

常乐熙没注意两人的反应,满心满脑想的都是自己脸上的疹子,她一手拽着常承泽的胳膊,一手拉起舒雨微的手,扯着两人就朝屋里走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地吐槽着晏谪江。

舒雨微从这些话中,大概零星的拼凑出了事情的原委。应该是常乐熙贪玩,跟着六皇子偷溜出宫,两人跑到赌场一顿玩闹,结果就欠了一屁股债。虽然常乐熙没有直接透露,但舒雨微用脚趾头都能想到,这赌场肯定是晏谪江名下的。

六皇子还好,生母的娘家有钱,暗地里把这件事就给解决了,但是常乐熙就倒霉了,她本来就总爱闯祸,现在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她自然是不敢告诉自己母妃的,所以便只能来找常承泽这个最疼她的哥哥了。

至于她脸上的疹子……舒雨微开着神医系统,一眼便看出来是什么缘故。

“公主脸上的疹子应该不是过敏,我感觉……像是中毒所致。”

常乐熙顿时瞪大了双眼,眼里还放着光,她有些吃惊:“宫里的那些个太医都是把了脉才看出来的,你这……就看了一眼就能看出来?!”

舒雨微谦虚地点了点头,又道:“不过这毒我暂且还不知道是什么毒,需要替公主把一把脉,探一探才行。”

“可以可以!”

常乐熙的态度八十度转变,她立刻伸手露出手腕,脸上的烦愁瞬间消散干净。

“哼,我还以为他晏谪江多厉害呢,等他下的这个毒被解掉,我就不给他还钱了!反正他也没有叫我写欠条,到时候要是非说我欠他钱,我就让父皇治他污蔑之罪!”

常承泽坐在一旁,闻听此话不免皱起眉头来,出声训斥她道:“乐熙……”

他话还未说完,常乐熙便已经出声接上了他的话:“做人要守信、做人要诚实……哎呀五哥,你都说了好多遍啦,我知道的!不过就是这么说说解解气嘛,谁让他给我下毒来着!”

她说完,又转头给舒雨微洗脑道:“我跟你讲昂,不管你是谁家的小姐,可千万别跟晏谪江扯上关系,晏家虽然有权有势,但晏谪江那个人是真有病!上个月将欠条还给我,我原本以为他是善心大发,觉得我年纪轻轻就背负数十万的债实在可怜,所以一笔勾销了,谁知他居然在欠条上下了毒!害得我现在成了这个鬼样子……最气的是我又不能跟父皇母妃说,不然又得挨罚!”

舒雨微不禁有些汗颜,去了一趟赌坊就欠了数十万的债,这小公主还真是不把钱当钱看……

不过话说回来,晏谪江的胆子也是真够大的,就算是拿捏住常乐熙不敢将此事告知皇帝,也不应该这么嚣张,说给公主下毒就下毒。

神医系统很快便告知了她该如何救治此病,于是舒雨微收回了手,对上常乐熙期盼的目光,缓缓出声:“公主,我已经知道怎么治了。”

“这么快?”常乐熙一愣,忽然就觉得舒雨微是在逗她玩,毕竟令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毒药,她只是号个脉就直接能治疗,未免有些夸张。

常乐熙蹙了蹙眉头,语气极为严肃:“我警告你,你别瞎来啊,你弄清楚这是什么毒了吗?你就说能治?”

“不用弄清楚。”舒雨微 微微笑了下,缓缓道:“我可以拿我的项上人头跟公主担保,若是我治不好,或者病情恶化了,公主随时可以……”

常承泽轻咳一声,打断了舒雨微的话,缓缓道:“倒也不必如此严重。”

他说着,又冲舒雨微投去了极为信任的目光,声音坚定有力:“雨微,我相信你。”

舒雨微的视线也随着声音渐渐上移,落到了常承泽的脸上。

两人四目相对,虽然一句话也没有说,但那眼神交汇的瞬间,已然抵过千言万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