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贵妃是狐不是惑 > 第一卷 轮回盘龙
第1章 财神无奈惹桃花 太宗射狐起风云
作者:白可爱叫雪瑶  |  字数:18326  |  更新时间:2021-08-26 15:31:41 全文阅读

传说,自上古以来,三界之中,就流传着三颗宝珠。真龙宝珠,诞生于天地初开之时,汇集天地之正气;灵珠,孕育于妖界,凝聚万物之灵气;魔珠,诞生于魔界,齐聚天地之邪气。三颗宝珠力量强大,各有所属,维持着人间、妖界、魔界的平衡。随着时间的流逝,魔珠、灵珠在魔界大王、妖界大王的修炼下,力量更显强大。但自从魔界大王击败妖界大王,一统妖魔二界后,灵珠失踪,魔珠在邪恶力量的培育下,愈加强大。而真龙宝珠,自涿鹿之战大显神威,助黄帝击败蚩尤后,便被黄帝安放于天庭真龙宝殿,用于镇压天地邪恶之气,维持着天地乾坤的正常有序运转。在真龙宝珠的庇佑下,人间战争消弭,百姓安居乐业。但是,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其中真龙宝珠难免也会发生一些事故而受损,这也就直接导致了人间的灾祸四起、战争频发,进而改朝换代。

话说,夏朝的灭亡,就是因为负责看护真龙宝珠的护珠仙子贪玩,不小心把真龙宝珠弄掉地上所致。而商的灭亡,则是因为纣王在女娲庙题淫诗,触怒了女娲娘娘,女娲娘娘施法盖住真龙宝珠光芒而引发。周的灭亡,则是天降陨石,砸坏了真龙宝殿,导致真龙宝珠坠落而引起。至于秦,则是因为孟姜女哭长城,哀怨的哭声直通天庭,真龙宝珠也深受感染而光芒收敛。而汉的灭亡,则是因为真龙宝珠法力周期性衰减,光芒暗淡所致。隋朝,则是因为魔界势力强盛,七十八路魔王联合进攻天庭,破坏真龙宝殿所致。

天上一天,人间一年,随着四季的变换,朝代的更替,不知不觉间,人间到了大唐贞观年间,而真龙宝珠,由于种种原因,却面临着一场大的劫难……

此时的天庭,楼台云阁,仙雾缭绕,各种路神仙,你来我往,好不自在。但是天上的神仙,虽说已经看破凡尘,在修为境界上高人一等。但是,由于神仙不时到人间行善,在人间走得多了,也难免也沾染了些人间的凡尘俗气,躲不开人间贪嗔痴爱恨五毒的纠缠,导致仙心不稳,要重入凡尘再次修行。这不,这个天上的武财神,就因为俊美的外表和不羁的性格,惹来片片的桃花,种种情债,那个真是,剪不断,理还乱……而我们的故事也正是从这里开始。

一日夜晚,一股小妖闯进一个小村子里,“呜——呜”大叫着追逐着村民大开杀戒,伴随着村民的惨呼声,一时刀光剑影,鲜血横飞。

这时,却见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现出武财神的样子来,众妖一惊。

武财神见状,怒道:“妖孽,休得作乱。”亮出偃月刀,上前便和众妖厮杀起来。

一阵激斗,不一会便把众妖杀死干净,众村民见状,忙跪下叩拜道:“谢谢神仙,多谢神仙救命!谢谢!谢谢神仙!”

武财神看着满地的尸体,一阵无奈,叹了口气,随即化作一道金光往天上而去……

夜色下,茂密幽深的深山里,静谧的月色下,一只全身雪白的白狐,眼睛灵光闪动,矫健、敏捷地穿梭在林子里、山峰间,如鬼魅般快速……

终于幻化做一个女子的样子,白衣飘飘,飘逸地落在一个石洞口,随即一闪闪了进去,只见背影,连个侧脸也见不到……

天庭瑶池外,武财神一身火红战袍,从瑶池里缓步而出,自语道:“奇怪了,王母说有要事相商,却怎不见人呢?”不得其解的样子。

这时,却见一个身着紫衣的仙子从一边匆匆过来,样子十分着急,看到武财神,一愣,略一思索,上前小心问道:“这位仙君,请问,您是武财神吗?”

武财神转过头来,看到一个貌美的穿着紫衣的仙子问自己,似乎很面熟,却一时又想不起。

那紫衣仙子见武财神盯着自己,一阵羞涩,忙转开脸去,心道,“这个仙君好生无礼。”

武财神回过神,顿觉失礼,忙抱拳行礼道:“小神就是武财神,不知仙子找小神何事?”

紫衣仙子忙道:“啊,原来您就是武财神,小仙失礼了,刚才因为临时有事走开,实在对不住。”

武财神疑惑道:“对不住?”

那紫衣仙子一笑,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本来王母是找仙君来商量事情的,但是,因为玉帝那边有急事,所以先过去了,王母吩咐小仙在此恭候仙君,让小仙转告今日召见作罢,改天再议,刚才实在不好意思。”

武财神恍然大悟,点头道:“嗯,原来是这样,没关系,那小神改天再来好了。”

紫衣仙子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让您白跑一趟。”

武财神笑道:“没关系,我就当是来散步好了。”

紫衣仙子被逗笑,忙道:“不好意思。”

武财神点头道:“那小神先走了,告辞。”转身欲走,在转身的时候,和那紫衣仙子眼神掠过,眼神里,似乎感觉到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十分疑惑,刚走两步,不禁回头问道,“仙子,我们……是不是好像在哪见过?”

紫衣仙子似乎也有种感觉,但是就是记不起来,犹豫了下忙道:“仙君,您开玩笑了,小仙这是第一次见您呢。”

武财神想了一下,点头道:“嗯,也许是小神记错了,哎,请问仙子怎么称呼?”

紫衣仙子微笑道:“这里的姐妹都叫我紫衣。”

武财神点头道:“紫衣,嗯,看你这一身的衣裳就知道了,紫衣仙子,嗯,不错,这个名字好听。”

紫衣仙子有些不好意思,忙道:“仙君过奖。”

武财神点头道:“好,走了,再见……紫衣仙子。”顽皮一笑,转身便大踏步离开。

紫衣仙子一愣,半响回过神来,忙道:“再,再见……”看着武财神一摇一摆地走远,心道,“这个武财神真是奇怪,连走路也这么奇怪……是啊,好像在哪见过他……但是,怎么就一点都不记得了呢……”沉思着走回瑶池,努力回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武财神出了瑶池,四下无人,心情十分愉快,一甩头发,理了理刘海,吹起口哨来,嘴里哼道,“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

这时,却见一抹金光飞过来,落在武财神的身前,现出真身来,却是降霜仙子——青女,只见青女一脸寒霜地挡在武财神前面,冷冷地注视着武财神。

武财神一惊,忙行礼道:“啊,原来是降霜仙子青女,幸会、幸会,是什么风把您吹到小神面前来了?”

青女一脸寒霜,冷冷道:“武财神,你这次被我逮到了吧!”

武财神疑惑道:“逮到?你逮到什么了?老鼠?”

青女厉声道:“你还不承认?”

武财神惊讶道:“承认?我承认什么?那个……仙子,小神不是很明白,请明示。”

青女显得有些痛苦,质问道:“我对你一片真心,宁愿舍弃仙籍,也要和你到凡间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你却屡次拒绝,说什么绝非铁石,实在是神仙不能谈情说爱……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毕竟天规在那里摆着……但是你,你背地里,却说一套做一套,背着我去勾搭别的仙子。”

武财神一惊,忙看了下四周,急道:“小神勾搭别的仙子?青女,你哪只眼睛看到小神勾搭别的仙子了?药可以乱吃,但是话可千万不要乱讲,会毁人清誉的。”

青女厉声道:“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就在刚才,在瑶池里,你别不承认。”

武财神一惊,惊讶道:“瑶池……啊,你说的是那个紫衣仙子?”

青女痛苦道:“紫衣,紫衣,叫得这么亲热,武财神,你怎么对得起我的一片真心?我恨你。”

武财神一惊,忙拉住青女道:“青女,你小声点,你听小神解释,我们真的没有什么,我们今天才认识,话还没说半句,怎么可能呢?你误会了。”

青女逼问道:“今天才认识?你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吗?才认识你为什么对着她笑?还说似乎在哪见过,明明就不是今天才认识。”

武财神一惊,疑惑道:“我对她笑?”

青女气道:“我亲眼所见,你别想抵赖。”

武财神一愣,忙道:“是是,小神是对着她笑了,但那都是礼节性的啊,我对每个仙友,包括你青女在内,都是笑脸相迎的,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不要误会了。”

青女急道:“误会?你说我误会?我分明看到你们两个眉目传情了。”

武财神急道:“我,我们真的没什么,你到底要小神怎么解释,才肯相信呢?”

青女烦恼道:“我不想听你解释,除非你们当面对质。”

武财神惊讶道:“当面对质?你别开玩笑了,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叫人家出来对质?你别忘了,我们可是神仙,这像什么话?荒唐。”

青女急道:“不对质也行,除非……”

武财神忙道:“除非什么?”

青女犹豫了下,大着胆子道:“除非,除非你跟我一起去见玉帝,我们不做神仙……”

武财神一惊,忙打断道:“青女,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们是神仙,不可能的……”

青女气愤道:“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不可能?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情绪失控,抱着头抓狂。

武财神急道:“青女……”伸手试图安慰青女。

青女却打开武财神的手,痛苦喊道:“武财神,我恨你,我恨你。”掩面跑了开去。

武财神愣愣地站在当地,看着青女远去一阵发呆,半晌叹气道:“哎,这天上怎么会有这等神仙呢?为什么又是偏偏缠着我武财神不放呢?天啊,救救我吧……”一阵无奈、抓狂。

武财神腾云驾雾,正在云里穿行,脑海里却浮现出青女刚才情绪失控的情景来。

“武财神,我恨你,我恨你……”声声在耳,心道,“这个青女执迷不悟,她该不会真做出什么傻事来吧……”心里一阵忐忑不安。

这时,却听见下方传来一阵呼喊声喊道:“救命,救命啊……”

武财神一惊,忙停下凝神往下界看去,却见一个白衣女子挟持着一个妇人快速地穿行在树林之上,那妇人嘴里呼喊着“救命,救命啊……”十分惊恐,但是那个女子却丝毫停息。

武财神一惊,忙运起法眼看去,却见那女子身上妖气甚浓,居然是只白狐精,一惊,当即喝道:“妖孽,休得作恶。”降下云头,直追而去。

不一会,武财神追到白狐精身后,喝道:“妖孽,还不住手。”

那白狐精看到身后有人追来,一惊,脚下却不停歇,挟持着那妇人加快速度向前飞去。

武财神喝道:“再不停,本仙就不客气了。”说着加速追上去。

这时,前面下方林子里出现一间茅草屋。

白狐精突然放慢速度,向着茅草屋急掠下去,武财神见机不可失,喝道:“冥顽不灵。”一刀劈去,一道罡气击了过去。

那白狐精听得风声,一惊,忙双手一推,便把那妇人推向下面茅草屋顶,自己却不及躲闪,“砰”地一声,后背硬生生被罡气击中。

白狐精脸上一阵痛苦,喷出一口鲜血,像断线的风筝摔倒在屋前空地上,滚了几下才停住,挣扎几下却起不起来,紧接着又吐出一口血,看样子伤得不轻。

那妇人惊呼着撞到茅草屋屋顶,大叫着翻滚而下,眼看就要落到地上摔个半死。

武财神一惊,忙飞身过去接住放下地道:“大娘,你没事吧。”

妇人兀自心惊,抚着胸口道:“哎哟,吓死我了,真是吓死我了。”

武财神见妇人没事,正要过去看躺在地上挣扎的白狐精,却见屋里传出妇人大声呼喊声:“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武财神一惊,这时,却见一个农夫模样的男子从里面匆忙奔出来,看到武财神,一惊,转而看到地上白狐精,一惊,急道:“姑娘,你怎么了?”忙跑过去。

武财神急道:“哎,别过去。”

却见那个男子跑到白狐精身边,急道:“姑娘,你怎么了?你受伤了?”

白狐精忍住痛苦,捂着胸口吃力道:“别管我,快,人我给你带来了,快带她进去救你娘子。”

那男子一惊,看了眼一边哼哼不已的妇人,担心道:“但是,姑娘,你……”

白狐精急道:“少啰嗦,快去,我死不了……”

那男子一愣,忙道:“是是,那姑娘,你自己保重。”忙跑到那妇人身边,急道,“请问,您是稳婆吗?”

那妇人看了眼那白狐精,又看看茅草屋,嘀咕道:“原来真是让我来接生的啊,吓死我了,快,快带我进去,人命关天,听起来,你家娘子危险着呢。”

那男子惊讶道:“你真是稳婆……快,我求求你,求求你,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娘子啊!”拉着稳婆急步进去。

武财神一惊,看着那白狐精,心道:“这……难道我错怪她了?”略一思索,忙走过去,抱歉道,“姑娘,那个……刚才真是对不住……我帮你疗伤吧。”就欲伸手过去。

白狐精一把甩开武财神手,冷然道:“走开,不要你帮。”语气很是坚决。

武财神很是尴尬,忙道:“姑娘,刚才我以为你,所以才打伤你,都是我误会了,真的很对不起,我,我帮你疗伤吧,这样快点。”又要伸手过去。

那白狐精瞪着武财神,冷然道:“你要我说第二遍?”

武财神一愣,一阵尴尬,眼见白狐精盘坐地上运起功来疗伤,一阵柔和的白色光芒包围着,一阵无奈,只得站到一旁。

这时,却见屋里传出阵阵孕妇的叫喊声和稳婆“呼吸,呼吸,用力,用力……”的声音,气氛十分紧张。

屋外,白狐精打坐疗伤,武财神站在一旁,看着屋里,又看看白狐精,心里一阵着急……

一会,白狐精疗伤完毕,伤势稳定下来,缓缓站起来,武财神忙道:“姑娘……”

白狐精却看也不看武财神一眼,转身便向院子外走去,武财神忙喊道:“哎,你不等等吗?”

白狐精也不回答,径直远去。

武财神看着白狐精远去,一阵疑惑,这时,却见屋里传出一阵婴儿响亮的啼哭声和稳婆的惊喜声“生了,生了……”

外面,武财神听到里面欢喜的声音,一阵欢喜,合十道:“还好没事,不然罪过可就大了。”向着那白狐精远去的方向看了看,再看看茅草屋,点了点头,便化作一道金光直冲向天空。

树林里,那白狐精透过树丛,见到武财神飞走,略一寻思,便转身蹒跚着往树林里走去……

这时,却见那男子和稳婆抱着初生的婴儿出来,男子欢喜喊道:“恩人,你看,我娘子生了……恩人……”却见四周人影全无,疑惑道,“哎,人呢?怎么一下子不见了?恩人!”四处张望着。

那稳婆疑惑道:“刚才还在呢,都哪去了?”四处张望着,却找不到身影,突然想起什么,惊道,“哎哟,那姑娘不在了,老身可怎么回去啊,这荒郊野岭的,这可怎么办啊。”

那男子忙劝道:“稳婆,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一带我熟悉,你说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

那稳婆惊讶道:“你送我回去?老身是镇西村的,你知道吗?”

那男子点头道:“镇西村,当然知道,就是远了点,不过没问题,我去过几次那里卖野味,回头就送您回去。”

那稳婆一阵欢喜,忙道:“原来你知道啊,那就好,老身这就放心了。”

那男子点了点头,看着远处,心道:“这个姑娘,来无影,去无踪的,真是奇怪。”

22年后(公元648年,大唐太宗皇帝贞观十年),一天夜晚,深山山洞里,白狐精正在山洞里打坐修炼,浑身被柔光所笼罩,甚是好看。

白狐精缓缓收功,站起来,走下石床,走到洞口,轻轻坐到一边的一块岩石上,看着夜空,心道:“我吃了灵果,整整缩短了五百多年的修行时间,明天就是修行圆满之日,只要顺利躲过天劫,便可以羽化登仙……但是……明天的天劫,一定凶险异常,躲不躲得过,还是个未知之数,哎。”不禁陷入担忧之中。

次日,深山里乌云翻滚,电闪雷鸣,天上雷公电母在云头拿着法器,不断朝下面敲打着,道道闪电划过天空,射向下面山谷里,发出轰轰的巨大响声。

白狐精在山间纵跃弹跳,不断躲避着天上射下的闪电,身后,被闪电击中的岩石碎末飞溅,十分惊险。

白狐精眼见越来越难以躲过,十分着急……终于,一个躲闪不及,肩膀被雷电“砰”地一声击中,“啊”地一声受伤倒地,肩头冒血,躺在地上挣扎着,十分惊恐。

天上,雷公电母手举法器,正欲对地上的白狐精最后一击,却见远处一个声音喊道:“雷公,电母。”

二人一惊,忙停下来,向声音来处看去,却见武财神从远处飞来,等武财神飞近,忙躬身行礼道:“雷公电母见过武财神。”

武财神回礼道:“客气客气,哎,二位在忙什么呢?这么大阵仗。”

雷公忙道:“我等奉玉帝旨意,正在执行天劫。”说着指着下面挣扎着的白狐精。

武财神看去,只见那白狐精躺在地上挣扎着,肩膀受伤流血,样子十分惊恐,惊讶道:“是她……”

电母见状,疑惑道:“武财神认得她?”

武财神点头道:“说来惭愧,有一次,小神在人间看到她挟持一个妇人,以为她是行凶作恶,就动起手来,把她打伤了,但是后来才发现,原来她是要带那妇人去给一户人家的娘子接生。”

电母点头道:“原来这样,不过,武财神,你也不必挂怀,我们神仙虽说有法眼,但是有时候也难免会看走眼的。”

武财神点头道:“话是这么说,但是小神的心里却总觉得很惭愧,上次差点就把她杀了……二位,你们看,可不可以看在小神的面上,放她一条生路?毕竟她修炼了这么多年,一下子……难免可惜,而且,据小神所知,她的心地是十分善良的。”

雷公犹豫道:“这……好像不太好吧,这可是玉帝的旨意啊。”

武财神想了下,忙道:“玉帝那边,小神回头自会去分说清楚,不敢连累二位仙君。”

雷公和电母对视了下,雷公想了下,点头道:“那好吧,回头还请武财神跟玉帝解释清楚,我们还有任务,就先告辞了。”

武财神忙躬身道:“多谢二位,慢走。”

雷公电母抱拳道:“告辞。”升起云头,往远处而去。

武财神送走雷公电母,转头看向下方,看到下面受伤痛苦呻吟的白狐精,心中一动,随手一弹,一道金光直射下去,没入白狐精身体,化作金光罩住白狐精,肩头的伤口缓缓愈合。

下面,白狐精闭眼等死,却久久不见天雷打下,一阵疑惑,忙睁开眼来,却见山谷里已经是云开见日,十分晴朗,不由得又惊又喜,心道:“怎么会这样?我不用死了?”大喜之下,忙站起来,却惊觉疼痛全无,惊讶道,“我的伤?我的伤怎么好了?难道,难道是雷公电母大发慈悲,饶我一命,不杀我了?”思索半响,心里豁然,忙双手合十跪下,向着天上祝愿道,“雷公电母,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不杀之恩,谢谢!谢谢!”叩起头来。

天上武财神看着白狐精,微微一笑,升起云头转身往凌霄殿而去。

白狐精叩谢完,站起身来,却感觉身体变得轻飘飘起来,身随心动,居然缓缓地往上升起,一惊,欢喜道:“啊,我要成仙了,我要成仙了,我成仙了……”连衣服也换成仙家衣服。

白狐精注视着身体的变化,十分欢快,笑着、喊着,在山峰间、天空中任意穿梭,当真的十分逍遥……喊道:“天庭,我来了。”径直飞向天庭而去……

天庭,瑶池。王母端坐中间宝座,紫衣仙子和众仙女环侍左右。

成仙的白狐精上前叩拜道:“小仙拜见王母娘娘。”

王母点头道:“嗯,免礼吧!”

白狐精忙道:“谢王母。”说着小心站起来,偷眼看着四周,心里一阵忐忑。

王母看着白狐精怕怕的样子,不由得一阵莞尔,柔声道:“你本是下界修行五百年的小白狐,只因机缘巧合,服食了天地灵果,省却了五百年的修行时间,才得以功德圆满,飞升仙界,位列仙班,这也是你的造化,今个,玉帝让你来本座这里报到,本座自会给你安排个合适的职事。”

白狐精忙躬身道:“谢王母。”

王母思索道:“让你做什么好呢……嗯,有了,现如今真龙宝殿正缺一个负责看管真龙宝珠的仙子,不如,就封你做真龙宝殿的护珠仙子吧。”

白狐精疑惑道:“护珠仙子?”

王母点头道:“不错,看护真龙宝珠本是天兵天将的职事,但是,真龙宝珠每天都要细心呵护,才能让它永葆光芒,不至蒙尘,影响到下界的安宁,而这个工作,一般都是由本座派一个仙子负责,这几天,因为人事变动,原来的护珠仙子已经调往别处另有任用,所以,暂时由紫衣仙子负责,既然你来了,那以后就专门由你负责,你可愿意。”

白狐精心道:“原来只是每天看护一下珠子而已,那太简单了,肯定没问题。”忙躬身道,“王母,小仙愿意。”

王母点头道:“嗯,那就好,那本座今日就封你为真龙宝殿的护珠仙子,你的职事便是看管好真龙宝珠,每日一早都要仔细清洗一遍真龙宝珠。”

白狐精忙躬身道:“谢王母。”

王母嘱咐道:“虽说这职事很简单,只是每天清洗一下真龙宝珠,但是,这个真龙宝珠十分紧要,是三界中,最重要的宝物,事关人间,乃至天界的祸福兴衰,你千万要小心,认真保护,不可大意。”

白狐精一惊,忙躬身道:“是,小仙明白。”

王母点头道:“嗯,明白就好,紫衣。”

一边紫衣仙子忙出列躬身道:“紫衣在。”

王母吩咐道:“一会,你就带护珠仙子前去真龙宝殿交接,详细交代相关事宜,万不可有丝毫纰漏,知道吗?”

紫衣仙子忙躬身道:“是王母!”

紫衣仙子带着护珠仙子走在前往真龙宝殿路上,紫衣仙子低着头走路,似乎在想着什么。

护珠仙子见状,心里一阵不安,忙小心道:“仙子姐姐……”

紫衣仙子回过神来,忙道:“你叫我?”

护住仙子点头道:“嗯,仙子姐姐,我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你生我的气,不跟我说话啊?”

紫衣仙子一愣,忙道:“真是不好意思,你误会了,刚才我在想事情呢,对了,这里其他姐妹都叫我紫衣,不如,你以后就叫我紫衣吧,别什么仙子仙子的,太见外了。”

护珠仙子欢喜道:“好啊好啊,那我以后就叫你紫衣姐姐了。”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哎,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护珠仙子一愣,为难道:“名字?我,我这辈子都一个人生活在深山里,也没见过几个人……都还没名字呢。”一阵尴尬。

紫衣仙子一惊,思索道:“原来这样啊……王母封你做护珠仙子,不如,我以后就叫你护珠妹妹吧!”

护珠仙子思索道:“护珠妹妹……护珠妹妹,嗯,好啊,挺好听的。”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护住妹妹,那我们快走吧,真龙宝殿就在前面,快到了。”

护珠仙子忙道:“紫衣姐姐,那真龙宝殿大不大啊?真龙宝珠到底是什么?真的那么重要吗?还要我们每天清洗?”

紫衣仙子笑道:“你问题真多,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一会到了,你自然就会明白的。”

护珠仙子一愣,忙道:“紫衣姐姐,那我们快走吧,我都等不及了。”

紫衣仙子点头道:“快走吧。”和护珠仙子急步往前走去。

真龙宝殿门口,站着一队天兵天将守卫,神情严肃。

紫衣仙子带着护珠仙子走过来,护珠仙子看着众天兵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禁一阵怕怕。

紫衣仙子推开大殿门,领着护珠仙子走进去,道:“这里就是真龙宝殿了,你看,那颗就是真龙宝珠。”说着指着中间玉柱上端放着的真龙宝珠。

护珠仙子看着四周九条金龙,再看看那发着金色光芒的真龙宝珠,惊讶道:“哇,好漂亮的珠子。”

紫衣仙子点头道:“刚才来的时候,你也看到了,外面有很多的天兵天将把守,就是因为这颗珠子事关重大,绝容不得有半点闪失。”

护珠仙子一惊,脑袋一转,小心道:“如果万一有什么问题,那会怎么样啊?”

紫衣仙子思索道:“怎么样?据我所知呢,以前有个仙子,因为贪玩,不小心把宝珠弄掉地上,后来就被贬下界,投胎到畜生道了。”

护珠仙子惊讶道:“畜生道?那岂不是要做畜生?这么严重?”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因为那次宝珠落到地上,就直接导致了凡间战火四起,朝代更替,所以,护住妹妹,你一定要小心,因为这宝珠不仅关系到你,更关系到凡间的苍生。”

护珠仙子一惊,忙点头道:“嗯,我知道,原来这个珠子真的这么重要啊,那,那要是我有哪天忘了清洗,就一天,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紫衣仙子思索道:“这真龙宝珠,必须每天都要清洗,少清洗一天,便会蒙尘,凡间虽说不至于有战乱四起,朝代更替,但是,也会导致干旱、瘟疫、洪水等灾祸发生,这玉帝也是会知道的,上次,上一任的护珠仙子就是因为忘记一天,就被玉帝革去仙籍,贬下凡去做凡人了。”

护珠仙子惊讶道:“啊?只是忘了擦一天,也这么严重啊!”

紫衣仙子点头道:“所以,护珠妹妹,这个职事虽说简单,但是,你也不可掉以轻心,一定要认真对待,否则出了事,那是谁也帮不了你的。”

护珠仙子一惊,忙道:“嗯,谢谢姐姐你提醒,我一定会很认真的。”

紫衣仙子点头道:“那就好,那接下来,我就教你怎样清洗宝珠。”

护珠仙子看了看四周,疑惑道:“哎,紫衣姐姐,这里怎么没有水,没有抹布啊?”

紫衣仙子疑惑道:“抹布?”

护珠仙子点头道:“对啊,没有水和抹布怎么清洗啊?”

紫衣仙子恍然大悟,笑道:“护珠妹妹,不是这样的,你看我的。”说着念动咒语,朝着真龙宝珠一指,一道光柱射出,罩住真龙宝珠,宝珠上亮光闪动,很是耀眼……

护珠仙子一惊,惊讶道:“哇,紫衣姐姐你好厉害啊……”

一会,紫衣仙子缓缓收功,笑道:“护珠妹妹,现在我把咒语教你,你以后就按照我这样做就行了。”

护珠仙子大喜,忙道:“嗯,你快教我。”

护珠仙子在护珠仙子耳边低语几句道:“记住了吗?”

护珠仙子默念了下,忙道:“嗯,我记住了,紫衣姐姐,那我现在能试试吗?”

紫衣仙子笑道:“当然可以了,不过一天不能超过三次,知道吗?”

护珠仙子忙道:“嗯,我知道了,看我的。”说着念动咒语,朝着真龙宝珠一指,一道光柱罩住真龙宝珠,宝珠上亮光闪动,很是耀眼……

紫衣仙子看着,微笑着点头道:“嗯,很好,就是这样……”

一日,护珠仙子清洗完真龙宝珠,看了看大殿四周,无聊之下靠着玉柱坐下,抬头看着头顶上高高的真龙宝珠,叹气道:“哎,本以为上了天庭会有多好,原来就是个管珠子的……珠子啊珠子,你会说话吗?你要是会说话的话,那该多好啊,这样,我在这里陪你,就不会这么无聊了……”

这时,却见外面一个声音恭敬道:“见过降霜仙子。”

接着一个声音道:“我过来看看,你们可要看紧点这里。”

“是仙子。”

护珠仙子疑惑道:“降霜仙子?谁啊?”疑惑地看向门口。

这时,却见大殿门“吱呀”一声推开,却见青女走了进来,护珠仙子一惊。

青女环视了下四周,见四下无人,疑惑道:“人呢?”

忽见护珠仙子从玉柱边伸出个头来,一惊,急道:“你是谁?”

护珠仙子回过神,忙站起来上前躬身行礼道:“小仙见过降霜仙子。”

青女疑惑道:“你知道我名字?”

护珠仙子忙小心道:“小仙刚才听见你们说话了。”

青女看了看护珠仙子,点头道:“看来你就是新来的护珠仙子?”

护珠仙子忙道:“正是小仙。”

青女点头道:“嗯,一看你就是新来的,听说你原本是白狐精,吃了灵果才修炼成仙。”

护珠仙子忙道:“是的仙子,小仙初来咋到,这里的规矩,什么也不懂,以后,还请仙子多提点。”

青女看了眼护珠仙子,点头道:“嗯,你很有礼貌,这点很好,不过,别说我没提醒你,天庭不比下面,这真龙宝殿的真龙宝珠,更是异常重要,你可要当心点,别有什么疏漏,否则,小心小命难保。”

护珠仙子一惊,心道:“这个降霜仙子怎么这么凶啊,我刚来,好像没得罪她吧,她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也太没礼貌了。”忙小心道,“谢仙子提醒,小仙一定会很小心的。”

青女盯着护珠仙子直看,盯得护珠仙子一阵发毛,忙小心道:“仙子,小仙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吗?”

青女回过神来,犹豫了下,冷然问道:“我问你,你认不认得武财神?”

护珠仙子疑惑道:“武财神?是神仙吗?小仙连听都没听过。”

青女疑惑道:“你骗我?你不认得他,他怎么会为了你……为了你……”

护珠仙子疑惑道:“为了我?仙子,你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明白,武财神这个名字,小仙还是第一次听仙子说起,小仙根本不认识他。”

青女惊讶道:“你真的不认识他?”

护珠仙子忙道:“真的,小仙可以发誓,小仙真的不认识你说的那个所谓的武财神,他长得美还是长得丑,人怎么样,小仙都是一概不知。”

青女不可思议地看着护珠仙子,半响点头道:“看来,你的确不认识他。”

护珠仙子道:“仙子,你一定要相信我,小仙我是不会说谎的。”

青女想了下,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没什么了……好了,以后你自己小心点,看好真龙宝珠,我走了。”说着便转身走出去。

护珠仙子忙道:“仙子慢走。”看着青女走出去,一阵疑惑,心道,“奇怪,这个降霜仙子,到底怎么了?一见面就对我出言不逊……武财神?到底是什么神仙啊,她怎么跟我问这个……”

一日,瑶池一处偏僻的凉亭里。

紫衣仙子和护珠仙子聚在亭子里说着话,护珠仙子低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紫衣仙子道:“怎么样?在真龙宝殿那边适应吗?”

护珠仙子回过神来,忙道:“这么简单,早就适应了。”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适应就好。”

护珠仙子抱怨道:“紫衣姐姐,你说是不是在天庭做神仙,都是这么无聊的啊?”

紫衣仙子疑惑道:“无聊?”

护珠仙子点头道:“是啊,你看我,每天都去清洗一遍珠子,剩下的时间,就是整天陪着那个一句话也不说的哑巴珠子,一整天也没个人说话,真的无聊死了。”

紫衣仙子恍然大悟,思索道:“无聊?是挺无聊的,不过,你现在不是在陪我说话吗?难道和我说话也无聊?”

护珠仙子一愣,忙道:“紫衣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要是我清洗完珠子,就可以回来和紫衣姐姐你,还有姐妹们聊聊天什么的,那就好了。”

紫衣仙子惊讶道:“这,恐怕不行吧,你才刚来,要是让玉帝王母知道你偷跑出来,那恐怕不太好。”

护珠仙子点头道:“我知道,我是新来的,肯定要好好表现,不过,真龙宝殿这么无聊的地方,我想表现,也不知道怎么表现啊,哎,像以前在下面的时候,虽然是整天打坐修炼,但是,无聊的时候,就可以出去到处逛逛,多自由啊,不像这里,很多地方都不能去。”

紫衣仙子劝道:“护珠妹妹,你现在是神仙,天庭有天庭的规矩,你千万不要到处乱跑,要是闯出祸来,那可就糟了。”

护珠仙子点头道:“我知道,我不会乱跑的……哎,紫衣姐姐,我问你个事。”

紫衣仙子疑惑道:“你想问什么?”

护珠仙子看了下四周,小心道:“紫衣姐姐,你知道那个降霜仙子吗?她怎么样?她是不是很凶啊?”

紫衣仙子一惊,疑惑道:“你突然问她干什么?她去找过你?”

护珠仙子惊讶道:“你怎么知道她找过我?”

紫衣仙子思索了下,忙道:“你先告诉我,她找你,都跟你说了什么。”

护珠仙子一愣,忙道:“说什么?今天她来找过我,她提醒我要认真注意点,不过……”

紫衣仙子忙道:“不过什么?”

护珠仙子小心道:“她对我说话的语气不太对,挺凶的,我刚到天庭,应该没得罪她吧,她后来,还问我认不认识武财神,真是奇怪,我才刚来,怎么会认识什么武财神呢,我听都没听说过。”

紫衣仙子一惊,一阵沉思,护珠仙子忙道:“紫衣姐姐,我是不是得罪她了?你快告诉我,我,我刚来,怎么就得罪人了呢。”

紫衣仙子想了下,无奈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这个降霜仙子,在这么多仙子里面,名望最高,很得王母器重,但是,脾气却有点古怪,而且还……”

护珠仙子一惊,忙道:“还什么?”

紫衣仙子看了下四周,犹豫了下道:“护珠妹妹,对于这些传言,我这个做姐姐的,本不该跟你说,但是,为你好,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你。”

护珠仙子一惊,忙道:“紫衣姐姐,你快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传言?”

紫衣仙子犹豫了下,便在护珠仙子耳边低语一阵,护珠仙子一惊,惊讶道:“她喜欢武财神?”

紫衣仙子一惊,忙道:“你小声点。”

护珠仙子领悟,忙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武财神?他谁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紫衣仙子道:“你还记得吗?妹妹当初飞升的时候,是怎么躲过天劫的。”

护珠仙子惊讶道:“天劫?”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我听说,当初妹妹之所以躲过天劫,得以飞升天界,位列仙班,是因为武财神劝住雷公电母,救了妹妹。”

护珠仙子一惊,半响回过神来,惊讶道:“原来……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闪电忽然就停了,原来是武财神救了我。”

紫衣仙子点头道:“武财神他擅自阻拦雷公电母执行天劫,已是犯了天条,虽然他主动向玉帝请罪,但是……”

护珠仙子一惊,惊讶道:“但是?但是什么?玉帝处罚他了?”

紫衣仙子点头道:“嗯,玉帝革去了他五百年的功德。”

护珠仙子惊讶道:“啊?革去五百年的功德?这也太狠了吧,我,我也才是五百年的功德,玉帝一下就革去了他五百年的功德。”

紫衣仙子点头道:“这是天规,无论是哪个神仙,违反了就要受罚,现在你知道她为什么要去找你了吧。”

护珠仙子点头道:“嗯,我知道,她喜欢武财神,而武财神为了救我,被玉帝革去了五百年的功德,她当然要找我算账了,但是,紫衣姐姐,天上神仙,不是不许有七情六欲的吗,降霜仙子她怎么会?”

紫衣仙子一愣,叹气道:“天上神仙不许有七情六欲,这是真的,谁被发现,是要受罚的,这也是真的,但是,降霜仙子的事,怎么说呢,因为降霜仙子很得王母器重,所以,大家都是私下议论,开始,我以为也只是流言,但是……”

护珠仙子一惊,好奇道:“你抓到她把柄了?”

紫衣仙子忙道:“不是,是那天因为有事,我在瑶池跟武财神说了几句话,不久,她就来向我打听,所以我才发觉……”

护珠仙子一惊,惊讶道:“这个降霜仙子,人到挺漂亮的,就是冷冰冰的,很凶,想不到醋劲还这么大,喜欢就喜欢呗,别人和武财神说两句话就要过来追问,这也太疑神疑鬼了,谁受得了,紫衣姐姐,不如,我们把这事告诉王母吧。”

紫衣仙子一惊,忙止住道:“千万不要。”

护珠仙子疑惑道:“不要?为什么?”

紫衣仙子急道:“护珠妹妹,这事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这样做,会害了她的,再说,我们这样做,恐怕不太好。”

护珠仙子想了下,点头道:“嗯,这打小报告是有点不好,紫衣姐姐,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你别当真,我也不是那种爱打小报告的人,只要她以后不来烦我,那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

紫衣仙子松了口气,点头道:“妹妹,那你以后见到她,就躲着她好了,她应该不会再来烦你的。”

护珠仙子点头道:“嗯,惹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起吗?”心里却道,“奇怪,这个武财神,到底是谁呢?他为什么要救我?找个机会,我一定要见他一见,向他当面道谢。”

一日,天庭武财神府。

院子里,武财神正在练功,手持偃月刀舞得呼呼声响。

这时,却见一个仙童拿着一封信进来,躬身道:“仙君,刚才有个仙子要小的把这封信转交给您。”

武财神点头道:“嗯,给我吧。”说着接过信来走到一边坐下来拆开,疑惑道,“难道又是她?”随手拆开一看,惊讶道,“是她……”

次日,武财神府门口。

一道金光落在府门口,现出青女的样子来,青女看了看府门,犹豫了下,心道:“不行,我还是要当面跟他问清楚才行。”说着抬步往府门走去。

这时,却听得里面传来开门之声,青女一惊,忙急步避向一边躲避。

这时,却见武财神带着那个仙童出来,武财神转身吩咐道:“你在府里看着,我出去下,一会就回来。”

那童子忙躬身道:“是仙君。”

武财神点头道:“嗯!”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一道金光便往远处飞去。

那仙童看着金光飞走,便转身进去关上府门。

一边,青女看着武财神飞走的方向,疑惑道:“玉帝不是让他在府里静心反省吗?这是去哪?难道……”略一思索,便摇身一变,化作一道金光追了过去。

天庭,天河边一处僻静处,护珠仙子正坐在块岩石上,手里拿着石子随手丢进天河里,转身看着四周,急道:“这个武财神,真是的,怎么还不来,要不是你救我了一命,我才懒得在这里等你呢,搞得好像是做贼一样,嗬。”

一边,紫衣仙子躲在远处的树林里,看着护珠仙子,心道:“原来护珠妹妹真的是来找武财神……她怎么会认识武财神呢?”一阵疑惑。

这时,却见一道金光飞来,落在旁边,现出武财神的样子来,护珠仙子见到武财神,一惊,惊讶道:“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武财神微微一笑,躬身道:“护珠仙子,武财神有礼了。”

护珠仙子一惊,惊讶道:“你,你就是打伤我的那个?你,你是武财神?”

武财神点头道:“不错,小神正是武财神,武财神就是小神,其实,小神之所以救仙子一命,完全是因为小神想弥补前次的误伤,仙子大可不必要当面致谢。”

护珠仙子一愣,气道:“嗬,你别装好人了,要是我知道救我的人是你,我才不会约你出来当面道谢呢。”

武财神尴尬道:“谢与不谢,原本也只是个形式,既然这样,那小神就告辞了。”说着转身欲走。

护珠仙子一愣,忙喊道:“哎,你等等。”

这时,却见一边一道金光穿过,落在一边的岩石后面,现出青女的样子来,青女偷眼看去,见到武财神和护珠仙子,一惊,怒道:“果然认识,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骗我。”一阵恼怒。

树林里,紫衣仙子看得真切,一惊,急道:“不好,青女也来了,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一阵着急。

武财神转过身来,疑惑道:“不知仙子还有何事?”

护珠仙子犹豫了下,忙道:“我……我知道上次在凡间,是个误会,你也不是故意伤我,而且,那次你也只是打伤了我而已,天劫的时候,要不是你,恐怕我早就被雷公电母劈死了……所以,说起来,你虽然伤了我,但是,你又救了我一命,我还是欠你的多一些。”

武财神疑惑道:“那怎么样?”

护珠仙子一愣,忙道:“我,我以后会还你的,我不想欠别人什么。”

武财神无奈一笑,转身就走,护珠仙子急道:“你走这么快干什么,我还没说完呢。”

武财神化作一道金光飞走,远远道:“我们已经两清了。”

护珠仙子一惊,疑惑道:“两清?什么两清?” 一阵疑惑。

一边,青女也一阵疑惑,心道:“两清……原来,他救她,是因为以前误伤过她。”心里松了口气,略一思索,便也化作一道金光飞走。

紫衣仙子看着青女飞走,终于松了口气,转而往后面悄然退走。

护珠仙子觉察到金光飞走,一惊,惊讶道:“啊?有人,糟了,刚才有人躲在岩石后面偷听,我们的说话都让他听到了……糟了,要是玉帝知道就麻烦了……”不由得一阵着急。

紫衣仙子推门走进房间,走到桌子旁倒了杯水喝着,心里不由得一阵沉思,心道,“奇怪,这个武财神,真的好像在哪见过,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这时,却见护珠仙子突然推门进来,紫衣仙子一惊,惊讶道:“护住妹妹……”

护珠仙子小心关好房门,奔到桌旁道:“紫衣姐姐,不好了,不好了。”

紫衣仙子惊讶道:“不好?什么不好了?”

护珠仙子犹豫了下,豁出去道:“我,我刚才去约那个武财神出来,向他当面道谢,谁知道,被人发现了,他肯定会去告诉玉帝的,我完了,完了,我刚上天庭,神仙还没做够就要……紫衣姐姐,你快救我啊。”

紫衣仙子一惊,忙道:“护珠妹妹,你别急,你先告诉我,你知道是谁发现你吗?”

护珠仙子想了下,急道:“我,我不知道,我只看到有一道金光从岩石后面飞走了,他肯定是看到我们了,怎么办啊。”

紫衣仙子疑惑道:“岩石后面……护住妹妹,你放心,玉帝是不会知道的。”

护珠仙子一惊,急道:“不是的,他肯定会告诉玉帝,玉帝肯定会知道的。”

紫衣仙子犹豫了下道:“如果我告诉你,那个人是降霜仙子青女呢。”

护珠仙子一惊,半响惊讶道:“是她?她怎么会在那里?”

紫衣仙子道:“武财神来了一会,她就跟着来了,我看她是跟踪武财神来的,幸亏你们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否则,就麻烦了。”

护珠仙子一惊,急道:“出格的事?我们能做什么出格的事?紫衣姐姐,你误会了,真的,我真的只是向他道谢,感谢他的救命之恩,我们真的没什么的。”

紫衣仙子点头道:“我知道,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相信你,还好你们只是这样,不然你以为青女,凭她的个性,她会这么就算了?”

护珠仙子一惊,怕怕道:“嗯,今天真是惊险……哎,紫衣姐姐,你,你也在那里?”

紫衣仙子尴尬道:“我,我见你今天行踪有些不正常,担心你出什么事,所以就跟着你,想不到原来你是去……”

护珠仙子恍然大悟,道:“啊?紫衣姐姐,原来你是担心我,幸亏你在,否则我可要急死了。”

紫衣仙子松了口气,忙劝道:“好了,护珠妹妹,现在事情都过去了,你以后小心点就是了,别再有什么误会。”

护珠仙子忙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一天,天庭瑶池,紫衣仙子走在走廊上,正赶回瑶池,抬头间,却见青女从瑶池里迎面走出来,一惊,忙稳定心情走过去。

二人走近,紫衣仙子忙躬身道:“小仙见过降霜仙子。”

青女停住脚步,看了眼紫衣仙子,犹豫了下道:“方不方便,说几句话。”

紫衣仙子一惊,惊讶地看着青女。

……

一会,青女带着紫衣仙子走到瑶池一处僻静凉亭中。

紫衣仙子看了下四周,小心道:“仙子,小仙还要回去……”

青女打断道:“王母刚出去,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所以,你不必急着回去。”

紫衣仙子一惊,心里一阵不安,支吾道:“是,是吗?”

青女转身盯着紫衣仙子,冷然道:“昨天,我知道你就躲在树林里。”

紫衣仙子一惊,惊讶地看着紫衣仙子,青女转过身去,看着远处,道:“我知道,上次,我冒昧去找你,是我不对,这次,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在附近,但是,我青女可以明白告诉你,我不怕你去向玉帝王母告我的状。”

紫衣仙子一惊,青女继续道:“我喜欢武财神,所以,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就算是天罚,我也甘愿,所以,我劝你和武财神保持点距离,因为,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来。”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青女,你误会了,我和武财神,真的没什么,那天,我是担心护珠仙子才跟去的。”

青女疑惑道:“护珠仙子?你们好像很要好?难道她和武财神?”

紫衣仙子一惊,忙道:“青女,你千万不要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问过她了,事实跟你那天听的一样,她只是想当面向武财神道谢,感谢他救命之恩,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

青女想了下,点头道:“嗯,最好是这样,不过,你可以帮我给她捎句话,让她离武财神远点。”

紫衣仙子一惊,忙道:“嗯,我会的,那小仙现在可以走了吗?”

青女点头道:“嗯,你可以走了。”

紫衣仙子松了口气,忙躬身道:“小仙告辞。”忙转身离开,刚走了几步,犹豫了下,又停了下来。

青女疑惑道:“还不走?”

紫衣仙子想了下,转身大胆道:“小仙知道,小仙地位卑微,本不应这样对仙子这样说话,但是,小仙这也是为了仙子好,还请仙子听小仙几句劝。”

青女疑惑道:“劝?”

紫衣仙子点头道:“仙子修行比小仙高,做神仙更比小仙早,想必明白,天庭的神仙是不能有七情六欲的,仙子您这么做,要是万一,岂不是枉费了这么多年的修行?”

青女一惊,半响回过神来,黯然道:“你说的,我岂能不明白?但是,你没喜欢过一个人,你不知道各中的滋味……好了,你的话,我记住了,你走吧。”

紫衣仙子一愣,犹豫了下忙躬身道:“是,小仙告退。”说着躬身退出去。

青女听得紫衣仙子离开,转过身来,看着紫衣仙子离开,一阵沉思……

一日上午,长安城外皇家狩猎场,场上战马嘶鸣,尘土飞扬,旌旗猎猎,兵器森然,又是一年一度的皇家秋猎。

51岁高龄的唐太宗李世民全副武装,骑在高头大马上,手持黄金弓,率领着狩猎大军浩浩荡荡拉开队形,团团包围了一座树林茂密的山丘,“驾……驾……”太宗率领一支御林军疾奔进林子里。

众军挥舞着兵器高声呼喝,战鼓齐鸣,一时声势大振,各种鸟类受到惊吓扑棱棱地飞起,各种走兽野物受到惊吓,左突右撞。

太宗和众将大喜,弯弓搭箭,随着一支支利箭射出,伴随着阵阵动物惨叫,不时有各种飞禽走兽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颓然倒地。

太宗皇帝刚射杀一头小鹿,欢喜道:“嗯,不错,这次可真是满载而归了。”

众将忙附和道:“是啊!”

“皇上厉害,宝刀不老啊!”

太宗笑道:“哎,什么宝刀不老,都一把年纪了,不过,今个秋猎,让朕又有了当年驰骋疆场的感觉,似乎又年轻了不少。”说着大笑起来。

这时,却见突然有两团白影飞快从一边的灌木丛中窜出,急速地往前奔去。

太宗惊讶道:“白狐……快,快追,驾。”策动汗血宝马追上去。

众军不敢有丝毫懈怠,忙急追上去护卫在身后。

太宗边策马边命令道:“快,兵分三路包抄,一定要逮住它们。”

众军忙应声道:“是。”说着分成三路人马包抄过去,围追堵截……

众军追着,追着……奔到一处灌木林中,却突然失去了白狐的踪影。

太宗大急,忙道:“这两只白狐一定跑不远,大家分头行动,一定要把它们找出来。”

众将忙躬身道:“是皇上。”说着策马分头寻找白狐。

太宗皇帝带着几个御林军小心地在树林里仔细寻找着,心道,“奇怪了,明明看见跑这边了,哪去了。”

忽而,一个护卫小声道:“皇上,这边。”

太宗顺着那护卫手指的方向看去,却见那两只白狐躲在一棵大树下惊恐地看着四周,大喜,忙小心地接过护卫递过来的两支箭,弯弓搭箭,屏息静气拉满黄金弓,手轻轻一松,一声轻响,两支利箭便悄然射向那两只白狐。

那两只白狐听得破空声响,一惊,忙转身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白狐身子一纵,躲开去,另一赤尾白狐却吓得呆了,不住往后退去,终被另一支箭“咚”地一声射穿咽喉,生生地钉在树根下,箭尾兀自晃动,赤狐脖子冒出鲜血,痛苦地嘶叫着,另一只白狐一阵惊恐,朝着那被钉的白狐一阵哀鸣。

太宗再接过御林军递过来的两支箭朝着剩下那只白狐射去,那白狐听得声响,一惊,忙弹纵着躲避,居然连续躲避开来,跳进灌木丛里,几个转身不见了影子。

太宗带着众护卫奔到树下,看了下四周,失望道:“哎,还是让它给跑了,把它给我带回去。”

一边一个御林军忙躬身道:“是皇上。”说着拔出宝剑,朝着那赤狐脖子一挥,溅起一抹鲜血……

灌木丛中,逃命的白狐眼看着太宗和众御林军带着被杀死的赤狐骑马远去,心里一阵哀伤,奔到道上,目送着挂在马背上死去的白狐尸体,发出一声悲切的嘶鸣……

太宗皇帝策马带着秋猎的队伍浩浩荡荡开进皇城,后面的马车上挂满打回来的野物,那赤狐也在众多的动物尸体里面。

到得大殿下,太宗皇帝转身看了眼猎物,点了点头,正欲跃下马来,却突觉脑袋一阵眩晕,一边相迎的公公一惊,忙上前扶住道,“皇上……”

太宗迷糊道:“朕,朕头有点晕……”眼睛一闭居然摔下马来。

那公公一惊,忙扶住急喊道:“皇上,皇上,快,快,传太医,太医……”

众人一惊,急喊道:“皇上,皇上……”

……

公元649年,大唐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唐太宗李世民驾崩于终南山翠微宫含风殿,享年五十二岁。六月,太子李治即位,次年改元永徽,史称唐高宗。

……

三十四年后,公元683年,弘道元年,烟雾缭绕的深山幽谷一个石洞里,一个妖魅的女子坐在石床上打坐练功,青幽色的光芒笼罩着身体,光芒越发强烈,似乎到了紧要关头。

一会,却见那女子突然睁开眼来,“啊”地一声大叫,青色光芒暴涨,随手一拍,一道青光射出,一声巨响,“轰”地一声,角落里的一块巨石顿时化作飞灰。

那女子神色怨恨,紧握双拳,恨声喊道:“李世民,我要你血债血偿。”

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一只玉面狐狸迅疾地往洞外飞掠出去。

一天上午,长安城外的一个小镇,镇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这时,一道青光从空中飞过,落在一处偏僻的巷子口,现出那石洞中女子的样子来,那女子冷冷地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略一思索,随即摇身一变,化作一个贵妇人模样,冷然一笑,便抬步往街上走去。

……

一会,街上,玉面狐狸和一个老者说着什么。

那老者惊讶道:“夫人,您怎么问这个啊?太宗皇帝驾崩离现在都有好些年了,现在的皇帝是太宗皇帝的第九个儿子……”

玉面狐狸一惊,惊讶道:“李世民死了?他死了?”

那老者一愣,惊讶道:“夫人,你怎么直呼先皇名讳啊,您没事吧?”

玉面狐狸惊怒交集,恨声道:“李世民他死了,他死了,那我找谁报仇去,我找谁报仇?李世民,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厉声大喊。

众人一惊,惊讶地看着玉面狐狸,那老者一愣,一阵恐惧,忙道:“夫人,您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大逆不道,会被杀头的。”

玉面狐狸一阵恼怒,注视着那老者,忽而,一手伸出,紧紧抓住那老者的脖子举了起来。

那老者呼吸困难,挣扎着急道:“夫人,夫人……”口中呜呜不已。

玉面狐狸心中愈加发狂,手中一扭,“咔擦”一声,把那老者的脖子扭断,一甩,摔在一边地上。

那老者圆睁着个眼,一阵抽搐,口中鲜血涌出,眼见是不活了。

众百姓一惊,急喊道:“杀人了,杀人了……”……

“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争相奔走逃跑。

玉面狐狸站在街道上,浑身散发浓浓的妖气和杀气,眼中赤红如火,恨意大盛,冷冷地看着街上奔走的人群……一条巨大的狐狸尾巴悄然伸出,当空摇摆着……

天上,乌云翻滚,电闪雷鸣,一时狂风大作,风云变色,白天如黑夜,玉面狐狸恨意盈胸,已是发狂入魔,仰天一声长啸,震得众人捂着耳朵滚在地上翻滚不已。(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