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贵妃是狐不是惑 > 第一卷 轮回盘龙
第3章 宝珠划空惊天变 轮回井里入凡尘
作者:白可爱叫雪瑶  |  字数:18726  |  更新时间:2021-08-26 16:02:00 全文阅读

天庭,天河边远离鹊桥的一处空地上。护珠仙子跪在地上,对着一个穿着一身粉红衣裳,打扮得干干净净的不男不女的神仙央求道:“仙君恕罪,小仙不是故意来看牛郎和织女的,小仙求求你不要告诉玉帝王母,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那神仙看着护珠仙子惊恐的表情,一阵好笑,笑道:“不是故意?难道是路过的不成?”

护珠仙子急道:“我,我……仙君,小仙求求你了,只要你不告诉玉帝和王母,小仙一定会记得您的恩德,小仙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

那神仙疑惑道:“报答,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仙子,怎么报答?”

护珠仙子急道:“仙君,小仙求求您了,小仙地位卑微,要是玉帝王母知道小仙偷看牛郎织女,他们一定会重罚小仙的。”

那神仙想了下,点头道:“嗯,这样啊,好了,本仙不跟你开玩笑了,快起来吧!”说着扶着护珠仙子起来。

护珠仙子疑惑道:“玩笑?”

那神仙点头道:“其实呢,你是新来的仙子,好奇心比较大,来偷看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你也不是我见的第一个来偷看的。”

护珠仙子惊讶道:“仙君……你……你不告诉玉帝王母了?”

那神仙点头道:“算你走运,遇到的是本仙,不说了。”

护珠仙子大喜,感激道:“谢谢仙君,谢谢仙君。”

兔儿神看了眼护珠仙子,道:“你也别整天仙君仙君地叫我了,本仙呢叫兔神,其他的神仙一般都叫我兔儿神。”

护珠仙子惊讶道:“兔儿神?”

兔儿神点头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在哪做事的?”

护珠仙子忙道:“回兔,兔儿神,小仙叫护珠仙子,在王母娘娘座下,现在在真龙宝殿做事。”

兔儿神心道,“原来是武财神牺牲五百年功德救了一命的白狐精,难怪那么大胆。”看了眼护珠仙子道,“原来你就是负责看管真龙宝珠的护珠仙子啊。”

护珠仙子忙点头道:“嗯。”心里一阵忐忑。

夜晚,魔界校场四周火盆高燃,魔界四将、黑长老等率领着魔界众兵将全副武装,整齐地站在场中,兵器在火把的映照下,反射出冰冷的白光,身披黑色铠甲的魔界大王和魔后玉面狐狸站在台上。

大魔王看了眼众魔,肃然道:“这次,我们上天,偷袭天庭真龙宝殿的真龙宝珠,倘若得胜,凡间必将大乱,将是我们魔界进军凡间,一统魔妖人三界的大好时机,所以大家务必全力以赴,力保成功!”

众魔高举武器,轰然应诺,高呼道:“必胜……必胜!”

玉面狐狸看着,一阵欢喜,心道:“有此大军,何愁大仇不报?”

大魔王看了眼众魔,一举手,止住众魔,从口中缓缓吐出一颗浑身漆黑明亮、散发着黑色光芒的珠子,转身递给玉面狐狸道:“这便是我们魔界至高无上的宝贝魔珠,它不仅威力强大,而且还可以劈开仙道,让我们直杀上天庭,现在,本王把它交给你,一会,你就按照本王教你的咒语施法,劈开仙道,送我们上去,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在我们还没回来之前,千万要保持魔珠在施法状态,否则,仙道就会关闭,我们就回不来了。”

玉面狐狸接过魔珠,担心道:“大王。”

大魔王安慰道:“别怕,就按本王说的做。”

玉面狐狸略一寻思,点头道:“那,大王你们一切要小心,快点回来。”

大魔王点头道:“嗯,时间不早了,美人,快施法吧。”

玉面狐狸看了眼众魔,点头道:“是大王。”说着双手合拢,握住魔珠,口中默念咒语,魔珠黑茫渐盛,刺得众魔忙捂住眼睛。

终于,玉面狐狸握着魔珠朝着夜空中一指,喝道:“开!”一道刺眼的黑光从魔珠射出,直射向天上的真龙宝殿位置,继而缓缓向两边分开,形成了一条明亮荡漾着法力波纹的仙道来,众魔一惊。

大魔王点了点头,当先一跃跃到仙道上,转身道:“弟兄们,跟着本王杀上天庭。”

众魔躬身道:“是大王!”齐齐跳上仙道,跟着大魔王急速地飞向天庭,直奔向真龙宝殿……

玉面狐狸手持魔珠施法,心里一阵狂喜……

青女站在真龙宝殿门口,犹豫着,略一寻思,便推门进去,一进得里面,恰好见到紫衣仙子坐在台阶上发呆,二人一见面都是一惊,紫衣仙子惊讶道:“青女……”忙站了起来。

青女也不答话,转身掩上殿门,转过身来走到中间看了下四周,疑惑道:“护珠仙子呢?她怎么不在这里?”

紫衣仙子一惊,忙道:“她……王母找她有事,她去王母那了,所以我来替她一下。”

青女盯着紫衣仙子,冷然道:“你不用骗我,我刚从王母那里过来,王母根本就没有找过她。”

紫衣仙子一惊,支吾道:“这……”一阵惊慌。

青女继续道:“保护宝珠,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私自偷跑离开,当真是大胆,本仙一定要禀告王母,治她个疏忽职守之罪。”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不,不是的,护珠妹妹她只是出去一下,她很快,很快就会回来的,求你不要告诉王母。”

青女不满道:“一下?本仙都在外面站了好一会了,这时候她还没回来,还只是一下?不行,本仙一定要告诉王母。”

紫衣仙子一惊,忙拉着青女央求道:“仙子,护珠妹妹她很快就会回来的,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她这次吧,要是王母知道了,肯定会重罚她的,求求你,看在我的份上,饶过她吧。”

青女盯着紫衣仙子冷然道:“你份上?你不说,本仙还忘了,你不是在这里做事,却为何要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紫衣仙子惊讶道:“企图?”

青女点头道:“不错,你是不是想借此机会,接近武财神,对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你误会我了,我,我只是暂时替护珠妹妹看一下这里,她一来我就走,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个意思。”

青女看着紫衣仙子,疑惑道:“没有?谁不知道你们是好姐妹,说不定是合起谋来……各取所需吧?”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真的,我们真的没有什么,仙子,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

青女怒道:“信你们?鬼才会信你们,你们都是存心不良,想接近武财神,本仙告诉你,有我青女在,你们是不会得逞的。”

紫衣仙子一惊,犹豫了下道:“既然你这么怀疑我们,那是一定不肯放过护珠妹妹的了?”

青女毅然道:“不错,本仙一定要禀告王母。”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难道你一定要弄得鱼死网破才甘心?”

青女疑惑道:“鱼死网破?”

紫衣仙子点头道:“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事,既然你青女一定要抓着不放,那就别怪我们,俗话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你若是一定要把护珠妹妹的事禀告王母,那我也只好把你的丑事抖出来,让王母评判下,谁的罪过更大。”

青女惊讶地看着紫衣仙子,紫衣仙子淡然道:“你别以为仗着王母的信任,就没人会说你,不敢说,我告诉你,你喜欢武财神,整天缠着武财神的事,天庭的很多神仙都知道,大家只是不想说罢了。”

青女一惊,惊怒交集,激动道:“你,你说谎,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事。”

紫衣仙子摇头道:“当局者迷,你为情所困,中了情毒,当然是身中其毒而不自知了。”

青女一惊,急道:“不,不可能的,我隐藏得那么好,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们不可能知道。”

紫衣仙子摇头道:“隐藏?你看看你的样子,就差没写到脸上了,青女,我劝你一句,你们都是神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你醒醒吧,别到头来,弄得……”

青女气道:“你住嘴,你懂什么,你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吗?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你不懂,所以你没资格说我。”

紫衣仙子一惊,急道:“青女……你听我说。”

青女打断道:“听你说?我不听,神仙?我告诉你,我不稀罕做什么神仙,要说你就说好了,正好,那样我就可以和武财神一起到凡间去做一对平凡的夫妻了。”

紫衣仙子大惊,急道:“青女,你真的疯了,你想的太天真了。”

青女急道:“你闭嘴,我再也不想听你说了,我不想听……你给我走,走……”说着上前推着紫衣仙子出去。

紫衣仙子急道:“青女……”

这时,却见门口一个声音责备道:“青女。”

紫衣仙子、青女一惊,惊讶地看向门口,却见不知什么时候武财神走了进来。

武财神走过来,拉着青女走到一边,劝道:“青女,你够了,你自己疯也就是了,还要扯上人家紫衣仙子。”

青女惊讶道:“什么?你,你说我疯?我疯了?”

武财神忙道:“不,不,对不起,你冷静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你就不要疑神疑鬼,扯上人家紫衣仙子,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青女一愣,心里接着一阵欢喜,惊讶道:“你,你说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

武财神疑惑道:“是啊,我们的事,你就不要扯上紫衣仙子,护珠仙子了。”

青女心里一阵欢喜,紧接着一阵羞涩,低着头点头道:“嗯,好,我听你的。”

紫衣仙子站在一旁听着,不知怎地,心里一阵失落,忙道:“我,我先出去,你……你们聊。”转身推门出去。

紫衣仙子心中伤感失落,刚走到外面走廊上,却见一边一阵法力激荡,大批黑色光芒从中钻出来,落到前面,现出大魔王、四将、黑长老等众魔兵来。

大魔王见到紫衣仙子一惊,惊讶道:“哇,好美的仙子。”

紫衣仙子惊道:“你,你们……”一边天兵天将见状,大惊,忙奔过来,一个天将喝道,“大胆妖孽,居然敢闯到天庭来了。”

真龙宝殿里面,武财神和青女相对无言,一阵尴尬,听得外面声音,一惊,武财神急道:“不好。”忙奔出去。

青女回过神来,忙跟着出去。

大魔王看了眼对面大殿门口的“真龙宝殿”牌匾,见武财神和青女出来,一惊。

武财神上前急道:“大胆妖孽,居然敢私闯天庭。”

大魔王冷笑道:“大胆?今个本王还真是要大胆一回了,本王不仅要闯,还要铲平这座真龙宝殿,弟兄们,上。”说着挥动鬼头刀杀过去。

众魔得令,大喊道:“杀啊……”跟着冲杀过去。

武财神、紫衣仙子、青女大惊,忙和众天兵天将挺身迎战,和众魔斗在一起。

武财神对大魔王,青女对赤邪、媚娘,紫衣仙子对无心、凶煞,一场厮杀,好不激烈……

兔儿神和护珠仙子走在回真龙宝殿路上,二人边走边聊,说着什么。

护珠仙子感激道:“兔儿神,你真是个好神仙,不仅放了我,还送我回去,哎,我真是个大头鬼,居然忘了怎么回去了。”

兔儿神安慰道:“没关系,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护珠仙子疑惑道:“唉,兔儿神,你看这个牛郎,怎么这么胖啊,一点都不帅,为什么当初七仙女会喜欢一个胖子呢?”

兔儿神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当年的牛郎可不是这么胖的,当时,他可是凡间少有的美男子呢。”

护珠仙子惊讶道:“美男子?那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么一个大胖子啊。”

兔儿神叹气道:“你想啊,一个人到了天上,平时什么都不用做,就有吃有喝的,每年只等着七夕相会,是谁都会变成胖子了。”

护珠仙子一愣,窃笑道:“说的也是,玉帝这招真厉害,把牛郎养成个胖子,那七仙女就不会再喜欢他了。”

兔儿神疑惑道:“是吗?但是,刚才本仙看着,怎么觉得他们的感情还是很好呢?”

护珠仙子疑惑道:“是啊,唉,真搞不懂,难道是因为那两个孩子?但是,又不对啊……”一阵疑惑,苦苦思索着。

兔儿神看护珠仙子思索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气道:“唉,问世间……”抬头间,却见好几道金光往前面飞去,疑惑道,“唉,那不是守南天门的天兵天将吗?他们往那边去干什么?”

护珠仙子疑惑道:“那边,那边不是真龙宝殿的方向吗?”

兔儿神惊讶道:“真龙宝殿……”二人回过神来,一惊,惊讶道,“真龙宝殿!”

兔儿神急道:“不好,肯定是真龙宝殿那边出事了,快,我们快走。”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一道金光飞向真龙宝殿。

护珠仙子大急,忙摇身一变,也化作一道金光跟了上去……

武财神和紫衣仙子、青女带着众天兵天将抵挡着众魔界大军,却被大魔王等逼得不住往大殿门口退却。

这时,却见一批金光落下,现出几十个南天门的天兵天将来,为首的天将道:“武财神,我们助你。”带着众天兵天将加入战团。

武财神忙道:“多谢!”松了口气,却不敢怠慢。

这时,却见两道金光落下,现出兔儿神和护珠仙子的样子来。

护珠仙子见状,惊得呆了,急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青女气道:“还看什么看,快帮忙。”

护珠仙子一惊,忙道:“啊?好。”忙变幻出宝剑和兔儿神加入战团。

赤邪见天兵天将越来越多,急道:“大王,天兵天将越来越多,再僵持下去,对我们不利,得赶快想办法破坏真龙宝珠。”

大魔王点头道:“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说着横过大刀,手上朝着刀柄用力一拍,鬼头刀带着魔牛煞气直射向护在大殿门口的众人。

武财神急道:“看刀。”说着手持偃月刀朝着那鬼头刀一刀子劈下,“轰”地一声爆炸开来,鬼头刀被震上半空,而武财神却被震得心口一阵疼痛,不得不后退几步,才稳住身形,抬头间却见大魔王扎着马步双手急动,一团黑厚的煞气聚集,大叫一声“受死”朝着门口的众天兵天将击去,大惊,急道,“小心!”

众天兵天将大惊,连忙躲避,却已迟了,“轰”地一声,连着旁边的青女、紫衣仙子也被击中,宝殿的护罩被击碎,连人带门被击得摔进殿中。

众人大惊,大魔王欢喜道:“哈哈,真龙宝珠是本王的了。”纵身一跃,跃进殿中,一个轻点,便跃向玉柱上的真龙宝珠。

武财神急道:“住手!”忙追上去,进得里面,却迟了,真龙宝珠被大魔王一把拿在手里,大笑道,“哈哈,真龙宝珠,本王终于拿到你了。”

武财神急道:“妖孽,交出宝珠。”挥刀攻上去,青女、紫衣仙子和众天兵天将挣扎起来,也加入战团一起围攻大魔王,大魔王手上无兵器,被众人团团围困住,大急。

外面,众魔和天兵天将缠斗,却见天空中一声大喝道:“妖孽,哪里走。”

众人一惊,连忙看去,却见一批金光落下,现出哪吒三太子和四大天王等众天兵天将来。

哪吒喝道:“大家上,别让他们跑了。”率众天兵天将向众魔围杀过来。

众魔大惊,赤邪急道:“大王。”

大魔王急道:“不好。”手忙脚乱间,一不留神,一下被偃月刀击中,“啊”地一声,手中宝珠失手飞出,划个曲线,从殿门顶直飞出去……

众人一惊,急道:“宝珠……”眼见着宝珠落入云层里,消失不见……

大魔王急道:“我的宝珠……”疏忽间,被武财神一刀拍到胸口,一个不稳,仰天摔倒在地。

武财神和青女、紫衣仙子,众天兵天将瞬间把兵器架在大魔王身上,魔王大惊。

外面,四将和黑长老见状,急道:“大王……”欲上前去救,却被哪吒率众天兵天将拦住,武财神忙点了大魔王周身穴道,喝道:“绑起来!”

众天兵天将忙道:“是!”掏出捆妖索七手八脚地绑住大魔王。

大魔王惊惧交集,急道:“你们快走,快,让魔后为本王报仇。”

四将、黑长老大惊,急道:“大王……”

“大王,我们不能扔下你。”

“大王,要走一起走。”

大魔王眼见武财神、青女、紫衣仙子奔出去支援,急道:“快走,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仙道快关上了……”

众魔大惊,面面相觑,犹豫着,黑长老急道:“我们快走,留得青山在……”拉着赤邪往后面去。

赤邪大急,眼见形势不好,急道:“大王,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的,撤……”说着摇身一变,化作一道青光逃入仙道出口。

众魔也连忙摇身一变,化作道道青光逃进仙道入口……

武财神、护珠仙子、兔儿神、紫衣仙子、哪吒等忙奔过去,却见入口一阵扭曲。

护珠仙子急道:“大家快追。”

武财神忙拉住道:“入口要关闭了,不能追。”

护珠仙子一惊,却见那入口闪了几下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众人看着四周趟满受伤的魔兵和天兵天将,一阵不安。

哪吒黯然道:“想不到,我们还是来迟了。”

武财神感激道:“三太子,多谢你们来帮忙。”看了眼四周,吩咐道,“来人,把这些妖孽都绑起来。”

众天兵天将忙躬身道:“是!”说着七手八脚绑着受伤的众魔。

青女看着四周,一阵惊恐,急道:“现在怎么办?”

武财神苦涩道:“怎么办……这事本仙负责,和你们无关,你们不用跟来……快,把他们押走。”说着和哪吒三太子押着大魔王和众魔往凌霄殿走去,护珠仙子一惊,忙急步跟上。

紫衣仙子、青女、兔儿神看着武财神、护珠仙子和哪吒三太子等押着众魔远去,一阵担心。

护珠仙子不时惊恐地回头来看着紫衣仙子,紫衣仙子急道:“护珠妹妹……”却无可奈何。

青女犹豫了下,急道:“武财神……”拔腿就要追上去,却见兔儿神忽然一掌击在青女后颈,青女摇晃了下,便要摔倒。

紫衣仙子连忙扶住,惊讶道,“兔儿神,你这是做什么?”

兔儿神叹气道:“做什么?难道你想看她大闹凌霄殿?”

紫衣仙子心里了然,却不由得担心地看着武财神远去的方向。

人间,长安城洛阳城之间的盘龙镇,夜空上,群星密布,散发着冷冷的清辉,在皎洁月光的挥洒下,小镇显得格外的宁静,巷子里不时传来几声家犬慵懒的吠叫。

突然,远处群星中,突然一闪,一点亮光在群星中窜出,带着一抹光亮的尾巴,迎面朝着盘龙镇飞来,划过盘龙镇上空,照亮了整个盘龙镇,直向镇外的碧水湖方向中落去,空留下家犬朝着亮光逝去方向不断的吠叫……

盘龙镇外,碧水湖宽阔而平静的湖面倒映着点点繁星,显得愈加的深邃无比。

忽然,一抹亮光从盘龙镇方向飞掠而来,掠过树林,向着湖中间砸落,终于“咚”地一声,溅起一团水花,落到湖中,却是真龙宝珠。

真龙宝珠晃悠悠地向下沉下去,滑过乱石,一路落到湖底,终于掉进一个幽深的洞穴中,再也看不见它的光芒……

皇城,巍峨连绵的宫殿即使在夜色中,也掩不住它的恢宏气势,它们见证着大唐王朝的兴盛和强大。

条条大街、小巷里,不时传出阵阵清脆的打更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忽然,一阵风吹来,大街上的枯叶随着风的推动向前翻滚而去……继而,原先星光点点的夜空中,乌云翻滚聚集,顷刻之间便布满了夜空,当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风也逐渐大了起来,刮得店家的招牌左右摇晃,当当作响。

俄而,一道闪光划过夜空,一声震耳的响雷把狗狗们扰得狂乱不安,狂吠不止。紧接着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地上鸡飞狗跳,时不时有建筑房屋被闪电击中起火,发出啪啪的爆燃声。

睡梦中的人们被雷声惊醒,继而感觉到房屋剧烈摇动,大惊,半响回过神来,来不及穿上衣服便夺门而走。

“快逃啊,地震了,地震了……”拖儿带女跌跌撞撞地向外跑去,哭喊声响成一片,时不时有一两间房屋在摇晃中轰然倒下,发出阵阵闷响……

庄严肃穆的皇家祠堂里,烛火通明,大唐历代先祖的祖宗灵位剧烈地摇晃,终于抵受不住,“哗啦啦”地像塔牌般扑倒在供桌上,有几块甚至掉到了地上,摔成两半……

深夜,东都洛阳城皇宫,睿宗皇帝寝宫,睿宗和德妃窦氏正在休息,寝宫外,时不时的闪电把整个寝宫照得明亮亮的。

德妃迷糊中被雷声惊醒,转过脸来一看,却见睿宗整个身子战抖不已,嘴唇颤动,似乎正在做着噩梦,大惊,忙小心坐起,却见腹中隆起,显然怀孕已久。

德妃忙推着睿宗,急喊着“皇上,皇上……”想把高宗唤醒。

突然,睿宗急喊道:“不,不,不要……”突然坐起,脸色惊恐。

德妃大惊,忙扶着睿宗道:“皇上,你怎么了?皇上……”

李旦抬起头来,看了看德妃,再看看四周,疑惑道:“德妃?是你?”

德妃忙道:“皇上,您刚才怎么了?是不是又做恶梦了?”

李旦捂着头,半响痛苦道:“朕梦见二哥贤还有三哥显他们,他们,他们在求朕,求朕向母后求情,母后要杀他们……”说着心中悲苦,一阵哽咽。

德妃一惊,看着李旦痛苦哽咽,一阵怜惜,眼睛不禁一阵湿润,搂住李旦安慰道:“皇上,别怕,别怕,母后不会杀他们,不会的,不会的……”二人搂抱着一阵伤心痛苦……

夜晚,魔界校场,玉面狐狸站在台上,手持魔珠,竭力维持施法,已是额头冒汗,显然在做最后坚持。

忽而,却见一片绿光从仙道冲下,落到校场上,现出一堆摔在一起的魔军来。

玉面狐狸大惊,看了眼众魔,再看看仙道上再无东西,忙念动咒语,喝道“停!”收起法力,奔过去急道:“大王,大王呢,大王……”

众魔挣扎着窸窸窣窣站起来,却低头不语,神色沉重。

玉面狐狸一惊,却见众魔里,魔界四将、黑长老和几位长老都在,唯独不见大魔王,大惊,急道:“黑长老,赤邪,大王呢,大王他人呢,怎么不跟你们一起回来?”

赤邪犹豫道:“魔后,大王……大王他……”

玉面狐狸一惊,急道:“大王,大王他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你们告诉我,说啊……”

黑长老犹豫了下,小心道:“魔后息怒,大王他,他被……被天庭抓了。”

玉面狐狸大惊,后退几步,急道:“抓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你们都回来了,为什么大王他就被抓了?你们是怎么保护大王的?”

赤邪忙道:“魔后息怒,是属下无能,大王他为了破坏真龙宝珠,独身闯进真龙宝殿,不料……失手被擒,加上天兵天将不断过来支援,大王眼见情况危急,就让我们先逃回来了。”

黑长老忙道:“是啊魔后,赤邪将军说的都是真的,大王还让魔后您带着我们替他报仇。”

玉面狐狸惊得不住后退,呢喃道:“怎么会这样?大王……”半响抬起头来,急道,“那,真龙宝珠怎么样?破坏了吗?”

黑长老一愣,玉面狐狸急道:“说,到底有没有破坏?”

黑长老忙道:“这……”

玉面狐狸急道:“这什么,快说啊。”

黑长老忙道:“本来呢,大王是拿到真龙宝珠了的,但是一失手,宝珠脱手飞出,掉下天庭,不知所踪……”

玉面狐狸惊讶道:“不知所踪?那是什么意思?”

黑长老忙道:“魔后,其实,真龙宝珠只要一离开真龙宝殿,我们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从今以后,凡间必定大乱。”

玉面狐狸一惊。

玉帝高坐宝座,脸色盛怒,众仙列班,武财神、护珠仙子站在一边,皆神情惶恐。中间,大魔王被仙索捆绑,由两个天将押着跪在地上。

玉帝指着大魔王怒道:“大胆妖孽,你可知罪。”

大魔王头一扬,凛然道:“玉帝老儿,本王今日栽在你手上,是本王倒霉,本王自知难逃一死,你就废话少说,要杀要剐,来个痛快的。”

玉帝怒道:“死到临头,还口出狂言,不知悔改?”

大魔王大笑道:“不知悔改?笑话,你我本就是一正一邪,有什么悔改可言?玉帝,本王要是顺利拿到真龙宝珠的话,恐怕,以后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就不是你了,嗬,成王败寇,只求速死。”竟有些气节。

玉帝道怒道:“好,既然多说无益,那本座就成全于你,雷公电母何在?”

一边的雷公电母忙出列躬身道:“小神在。”

玉帝指着大魔王道:“将这妖孽押往斩妖台,处以天雷轰顶极刑!”

雷公电母忙躬身道:“领法旨!”说着走到大魔王身边,命令道,“押走!”

那两个天将忙道:“是!”押着大魔王跟着雷公电母往殿外而去,外面传来大魔王放肆的狂叫声。

玉帝听着魔王的笑声,更加愤怒,怒极拍桌道:“武财神、护珠仙子何在?”

武财神、护珠仙子一惊,忙上前躬身道:“小神在。”

“小仙在。”

玉帝厉声道:“武财神、护珠仙子,本座命尔等看守真龙宝珠,却为何让此妖孽得逞?乃至宝珠失踪。”

武财神忙跪下道:“禀玉帝,这一切都是小神失职,全部责任都在小神身上,与护珠仙子无关,请玉帝责罚。”

护珠仙子惊讶看着武财神,玉帝气道:“责罚?武财神,你以为一个责罚就可以了事吗?你可知道,正因为你的失职,这才招致宝珠失踪,宝珠一失踪,凡间就会大乱,有多少黎民百姓因此受苦?”

武财神大惊,急道:“小神知罪,请玉帝责罚。”

玉帝怒道:“好,既然你武财神一力承担,那本座就依照天规,罚你革去仙籍、功德,废去法力,打入天牢,囚禁五百年。”

众神大惊,面面相觑,皆摇头叹息,武财神忙躬身叩拜道:“谢玉帝。”

玉帝点头道:“好,那本座就先废去你的法力。”说着缓缓举起掌来。

护珠仙子大惊,看着武财神,又看看玉帝,忙奔过去护住武财神,急道:“玉帝,不要啊,不要。”

众仙一惊,玉帝疑惑道:“护珠仙子,你这是干什么?”

武财神急道:“护珠仙子,你快走开。”

护珠仙子急道:“武财神,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玉帝,这不是武财神的错,这都是小仙的错,要罚你就罚小仙吧,不要罚武财神。”

众仙一惊,武财神急道:“你胡说什么,快走开,玉帝,这都是小神的过错,你不要听护珠仙子的。”

玉帝一阵疑惑,忙道:“护珠仙子,你又有何过错?”

护珠仙子略一犹豫,跪下道:“玉帝,武财神他一直都在真龙宝殿值守,并没有走开过,更没有失职,失职的是小仙,小仙为了去看牛郎和织女的鹊桥会,私自离开,跑到天河边偷看,所以,请玉帝不要责罚武财神,要罚就罚小仙好了。”

玉帝疑惑道:“偷看鹊桥会?你说的可是真的?”

护珠仙子忙道:“句句是真,玉帝不信的话,可以问兔儿神,小仙被他发现,不认得路回来,是他把我送回来的。”

众仙一惊,议论纷纷,武财神摇头道:“你又何必说出来,陪着我受罪?”

护珠仙子急道:“武财神,我知道你是好神仙,不想我被罚,但是我自己做错事就要承认,我不会让你替我受罚的。”

武财神一阵无奈,玉帝略一思索,点头道:“护珠仙子,你能承认自己的过错,勇气固然可嘉,但是,就算你承认自己的过错,本座也不能饶了武财神,而你,必须和他一起受罚。”

护珠仙子大惊,急道:“一起受罚?为什么?为什么还要罚武财神?”

武财神道:“你还不明白?我身为降妖伏魔真龙大神,现今宝珠出事,我保护宝珠不力,当然要受罚。”

玉帝点头道:“不错,正是因为降妖伏魔真龙大神的守护不力,才致此结果,他当然要受到处罚。”

护珠仙子大惊,急道:“不,不是的,玉帝,你不能这样。”

玉帝一愣,护珠仙子忙道:“玉帝,你不知道,今天来偷袭宝珠的妖魔有多少?只有武财神带着那些天兵天将守卫,根本就拦不住他们,玉帝,你这样做,分明就是把罪责都推给武财神,小仙觉得很不公平。”

玉帝一惊,拍桌怒道:“大胆,你说本座不公平?”

护珠仙子大惊,犹豫了下急道:“小仙不敢,只是遇到今天的情况,就算换了在场的任何一个神仙去守,也不可能守得住,玉帝不信,不信的话,可以问哪吒三太子,他当时也在现场,最清楚了。”

众仙一惊,玉帝疑惑道:“哪吒,护珠仙子所言当真?”

哪吒忙上前躬身道:“禀玉帝,小神当时闻讯赶过去的时候,的确见到很多妖魔,据小神和他们交手的情况来看,就算是三个小神,也未必挡得住他们。”

护珠仙子一阵惊喜,忙道:“玉帝,哪,现在你清楚了吧,三个三太子也不可能做好的事情,却交给一个武财神去做,根本就是强人所难,现在武财神做不好了,怎么能都怪到他身上。”

玉帝一愣,犹豫了下气道:“好好好,护珠仙子,你说这件事不怪武财神,那怪谁?难道要怪本座不成。”

护珠仙子一愣,看着玉帝,一阵犹豫,这时,却见一边太白金星缓步走出来,躬身道:“玉帝!”

玉帝疑惑道:“太白仙君?”

太白金星躬身道:“玉帝,小神听了武财神和护珠仙子所言,小神细想了下,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不知玉帝以为如何?”

玉帝忙道:“既然仙君有办法,快请说,请说。”

太白金星点头道:“刚才,护珠仙子所言,小神认为,也有一定的道理,此事的确不能全怪武财神。”

玉帝一惊,太白金星继续道:“小神前面推荐武财神去守宝珠,也有所疏忽,考虑不周全,没有想到魔界妖孽会如此兴师动众前来,所以,今日之事,算起来,小神也是难辞其咎。”

玉帝想了下,点头道:“嗯,如此说起来,不光仙君,本座也着实有些考虑不周。”

众仙一惊,对视了眼,忙躬身道:“小神救援不及,请玉帝降罪。”

武财神、护珠仙子一惊,玉帝惊讶道:“众位仙家,你们这是?”

这时,却见太上老君出列道:“玉帝,其实,这次宝珠失踪,不光武财神,大家都有疏忽,是我们太低估了魔界的实力,所以,我们恳请玉帝对武财神和护珠仙子从轻发落。”

众仙忙躬身道:“请玉帝从轻发落。”

玉帝犹豫道:“这……”

太白金星忙道:“玉帝,武财神此罪,情有可原,只是已悔之不及,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找回真龙宝珠,安放回真龙宝殿,从而最大限度地降低凡间的灾难。”

玉帝想了下,点头道:“嗯,仙君所言甚是,只是这如何才能尽快找回?”

太白金星躬身道:“这宝珠失踪,一日不找回安放回真龙宝殿,这凡间的灾祸便不会有停止的一天,武财神和护珠仙子看护宝珠不利,自然罪责难免,但是找回宝珠,又是不易,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我们何不让二人下凡,投胎转世历劫,找回宝珠?这样,既可处罚二人,又可找回宝珠,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此所谓一举双得。”

玉帝一惊,犹豫了下道:“诸位仙家,你们以为如何?”

众仙议论纷纷,太上老君躬身道:“玉帝,小神以为可以。”众仙皆点头称是。

玉帝思索了下点头道:“嗯,既然诸位仙家都以为可以,那就按太白金星所言,武财神、护珠仙子。”

武财神、护珠仙子忙躬身道:“小神在。”

“小仙在。”

玉帝道:“武财神、护珠仙子,你二人疏忽大意,守护宝珠不利,按天规本该从严处罚,但是,看在众仙家替你们求情的份上,再加上,也确实情有可原,本座就给你二人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命你二人下凡投胎转世,一来经历劫难,为自己的罪过赎罪,二来寻找真龙宝珠,剪除妖孽,匡扶大唐社稷,以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你们可愿意?”

武财神、护珠仙子一惊,对视了一眼,忙躬身道:“小神愿意。”

“小仙愿意。”

玉帝点头道:“嗯,好,来人啊。”

外面进来两个天将躬身道:“在。”

玉帝吩咐道:“速将武财神、护珠仙子押往轮回台,贬下凡间重新投胎,不得有误。”

天将忙躬身道:“领玉帝法旨!”说着走上前去对武财神、护珠仙子道,“二位请!”

武财神、护珠仙子一愣,忙叩首道:“谢玉帝。”站起来和众仙抱拳致谢,无奈随着天将走出凌霄殿,往轮回台而去。

太白金星看着二人出去,想了下,躬身道:“禀玉帝!”

玉帝点头道:“太白仙君有话请讲。”

太白金星忙道:“玉帝,武财神、护珠仙子此去凡间投胎寻找真龙宝珠,一旦转世为人,就会法力全无,而下界妖魔为祸,定然会遇到诸多阻挠,凶险异常,小神以为,天庭可指派一名神仙前去协助二人,以保万无一失。”

众仙皆点头称是,玉帝犹豫了下,点头道:“仙君言之有理,但是,派哪位神仙去好呢?”

太上老君犹豫了下,躬身道:“在座的众仙,平时都很繁忙,无暇分身,小神以为,不妨派兔神前去。”

太白金星疑惑道:“兔神?仙君,兔神道行是不是太低了点?”

太上老君笑道:“太白仙君担心的是,但是,这天庭比兔神道行高的,不是抽不出时间,就是不合适,这派兔神前去嘛,也是没办法的事,况且兔神他,虽然道行是低了点,但是胜在做事认真,还是可以信任的。”

太白金星犹豫道:“这……”

玉帝想了下,沉吟道:“嗯,太白仙君所言也是实情,那就这样吧,就让兔神下界去,协助二人寻找宝珠。”

众仙一阵欢喜,皆点头称是。

夜晚,魔界魔宫,玉面狐狸高坐宝座,下面四将、黑长老等众魔站立两旁,皆神色凝重,低头不语。

忽而,似乎从外面、地底下传来阵阵撕心裂肺般的牛的悲鸣,众魔一惊。

玉面狐狸疑惑道:“什么声音?”

黑长老一惊,忙躬身道:“回魔后,这是地下血池魔牛的声音。”

玉面狐狸疑惑道:“魔牛?它为何如此大叫,好像很痛苦。”

赤邪忙道:“魔牛是大王圈养的魔物,它平时和大王心气相通,大王如遇危险,此魔牛必有感应,它现在如此悲鸣,恐怕,恐怕……”

玉面狐狸一惊,急道:“恐怕什么?快说。”

赤邪急道:“恐怕大王正在受苦,而且是非常痛苦……”

玉面狐狸大惊,这时,却见一个魔兵奔进来,惊慌禀告道:“禀魔后,不好了。”

玉面狐狸急道:“是不是魔牛?”

那魔兵忙躬身道:“血池中魔牛悲声大叫,口鼻出血,还四处冲撞,我们拦也拦不住,再这样下去,恐怕……”

玉面狐狸急道:“快,快带我去看……”

那魔兵忙躬身道:“是魔后。”忙在前面引路,玉面狐狸带着众魔急步跟去。

不一会,众魔走到位于魔宫地下的血池,大门推开,只见血红色的血池中间,四周散落着挣断的铁链,一只巨大的魔牛四处用角乱撞,口鼻、连眼睛也流出鲜血来,口中悲鸣不断,似乎非常痛苦,一边,守护的魔兵吓得躲得远远的。

众魔大惊,玉面狐狸急道:“黑长老,快,快想想,有什么办法阻止它。”

黑长老为难道:“这……”

这时,却见魔牛突然一跃,一声嚎叫,冲着众人便扑过来。

众魔大惊,手足无措,忙向后退去。

玉面狐狸大惊,掌上功力凝聚,正犹豫着,却见那魔牛一声悲鸣,突然身子一软,摔落下来,“啪”地一声摔在众魔面前,趴在地上,口鼻中的血却越流越多,再也没了动静……

玉面狐狸急道:“它,它这是怎么了?”

赤邪忙跃过去贴着魔牛面庞倾听了下,半响惊讶道:“它,它死了。”

众魔大惊,黑长老惊道:“魔牛一死,恐怕大王他……已遭不测,大王……”一声悲呼。

玉面狐狸惊讶道:“大王,大王他死了?”半响,心里悲伤,扑上前去,伏在魔牛身上,哭道,“大王,您死的好惨啊,大王……大王……您怎么忍心丢下我啊,大王……”

众魔看着,一阵黯然,忍不住擦拭着眼泪……

一会,黑长老见玉面狐狸哭声渐小,略一沉思,忽然一下跪了下来,悲声道:“魔后!”

众魔一惊,玉面狐狸惊讶道:“黑长老,你这是?”

黑长老悲声道:“魔后,大王在世时,带我等亲如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如今,大王已遭天庭毒手,属下们都很悲痛,在天庭时,大王就嘱咐我等,要魔后一定要替他报仇,魔后,您一定要为大王报仇啊。”说着叩起头来。

众魔一惊,面面相觑,皆跪伏道:“魔后,请为大王报仇。”

“为大王报仇啊!”……四将一惊,忙也跟着跪了下来。

玉面狐狸一阵惊讶,半响急道:“你们,你们快起来,大王是我丈夫,杀夫之仇,不共戴天,我一定会替大王报仇的,你们快起来。”

黑长老躬身道:“谢魔后。”说着躬身站了起来,众魔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

黑长老转身看着众魔,高声道:“魔界的弟兄们,现在大王惨遭不测,我们一定要替大王报仇。”

众魔高声附和道:“报仇,报仇!”……

玉面狐狸一惊,惊讶地看着黑长老,却见黑长老继续道:“弟兄们,大王不幸遇难,如今,王位空缺,如果我们魔界没有一个新大王领导我们的话,大王的仇就会遥遥无期……在天庭的时候,大王就遗言,让魔后率领大家替他报仇……所以,在这里,我斗胆提议,由我们的魔后继承王位,做我们的新大王,带领我们魔界为大王报仇,振兴魔界。”

众魔一惊,齐齐望向玉面狐狸,四将更是惊讶不已。

这时,却见当中有一个带头喊道:“大王万岁!”

众魔一愣,随即轰然附和喊道:“大王万岁!”

“大王万岁。”一时震耳欲聋。

玉面狐狸又惊又喜,却面不改色,忙举手止住道:“等下……”

众魔一惊,静了下来,却见玉面狐狸摇头道:“各位,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小女子资历尚浅,地位低微,又无功无德,难担此大任,大家还是另选人选吧!”

黑长老劝道:“魔后,大王让您带领大家替他报仇,您不当大王,那这里又有谁能当呢?魔后,您就别谦虚了。”

众魔忙劝道:“对对!”

“魔后,您就别推辞了。”

“魔后,您就是我们的新大王。”

“对,换了谁,我们都不认。”

玉面狐狸一惊,犹豫道:“这……小女子真的难当此大任。”

黑长老略一思索,站出来道:“弟兄们,现在我们举手表决,如果有谁认为魔后适合当新大王的,请举手。”

众魔一愣,忙高举手臂,喊道:“合适!”

“我赞成!”

“我同意!”一下举了大半。

赤邪等四将一惊,看了下众魔,对视了一眼,无奈地跟着举起手来。

黑长老看了下众魔,对着玉面狐狸跪下道:“属下拜见大王,属下誓死效忠大王。”

众魔忙跟着跪下山呼道:“属下誓死效忠大王。”四将一愣,无奈地跟着跪了下来。

玉面狐狸一惊,急道:“你,你们这不是逼我吗?”

黑长老劝道:“请大王以魔界大仇为重。”

众魔跟着叩首道:“请大王以魔界大仇为重。”

玉面狐狸一惊,很是犹豫,看了下众魔,叹了口气道:“既然大家这么信得过我,如果再推辞的话,那就是对不起诸位的盛情,对不起大王,唉,罢了,罢了,小女子定不负诸位所托,竭尽全力,为大王报仇,振兴魔界。”

众魔大喜,高声振臂喊道:“万岁,万岁!”大声呼喊……

玉面狐狸一惊,不由得一阵欢喜。

天庭轮回台,高台上是一座亭子,亭子中间却是一个水井一样的东西,和水井不同的是,中间却是实心的石头,井边刻着“轮回井”三个红字。

武财神、护珠仙子在两个天将的押送下走到高台下。

一个天将对着轮回井念动咒语,朝着轮回井一指,喝道“开!”轮回井中间像有机关一样,中间缓缓退开,露出一个法力漩涡,法力漩涡快速地转动着,散发出阵阵白色光芒。

护珠仙子看了眼亭子,抱歉道:“真是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武财神安慰道:“有什么连不连累的,这不是你的错,是我道行不够,保护不了宝珠。”

护珠仙子看着上面的轮回井,好奇道:“这就是轮回井?”

武财神点头道:“嗯,只要我们跳进轮回井,就会轮回转世,再世为人。”

护珠仙子一惊,急道:“再世为人?那会不会什么都不记得了?”

武财神点头道:“和凡人的魂魄喝了孟婆汤一样,什么都不记得了。”

护珠仙子一惊,半响急道:“不,我不要,这一辈子我都还没活够,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没做,很多的地方没去过,我不想轮回,不想什么都忘了。”

武财神劝道:“你别担心,只要闭眼一跳,一点痛苦也没有的。”

护珠仙子急摇头道:“不,我不跳,我不想投胎转世,我不想……”说着居然蹲下抱头哭了起来。

武财神忙蹲下去安慰道:“护珠仙子,你别这样……”

护珠仙子急道:“不,我不要,我不要投胎,武财神求求你,你想想办法,我真的不想投胎啊……”说着激动地靠在武财神肩头。

武财神心里也一阵黯然,安慰道:“别怕,你是神仙,要勇敢点,很快就会过去的……”拍着护珠仙子肩膀。

这时,却见青女、兔儿神、紫衣仙子从一边奔过来,青女急喊道:“武财神,武财神……”抬头间看到武财神和护珠仙子抱在一起,一惊,惊得呆了,半响回过神来,奔过去一把推开护珠仙子,急道,“你,你混蛋,你抱着他干什么?”

护珠仙子惊讶道:“我,我……”

青女拦在武财神面前,怒道:“武财神他是我的,你们谁也别想打他的主意。”

兔儿神、紫衣仙子、武财神一惊,急道:“青女!”

青女急道:“你们都别过来,武财神,你别怕,我不会让他们动你的。”

两个天将一惊,一个疑惑道:“仙子,你想干什么?”

青女急道:“干什么?我不会让他下去投胎转世的。”

那天将惊讶道:“仙子,你敢违抗玉帝的旨意?”

青女急道:“我不管是谁的旨意,我就是不许。”

两个天将一惊,兔儿神忙道:“二位,不好意思,青女她太激动了,乱说话,你们不要见怪,我帮你们劝劝她,哈,没事的,没事的,我保证,武财神一定会下去投胎转世的。”

两个天将对视了下,一个点头道:“既然兔儿神这么说,那好吧,你们尽快商量好,时间不多了。”

兔儿神忙道:“是是,谢谢二位,谢谢,我们很快的,很快的。”忙走过去拉着青女道,“青女,你就别胡闹了,难道你想让武财神走也走得不安心吗?”

青女一愣,着急地看着武财神,急道:“我……武财神,我不让你走,你别走……”紧紧抓着武财神,泪水落下,哽咽起来。

武财神心里一阵感动,看了眼众人,拉着青女走到一边,伸出手来擦去青女眼角泪水,感激道:“你别难过,我这次去人间投胎转世,又不是不回来了,放心吧,很快就会回来的。”

青女急得摇头:“不,我不信,我不让你去。”

武财神劝道:“我知道,我知道你对我好,我心里真的很感激,心里也很感动……如果,如果我们不是神仙,而是普通的凡人的话,说不定我真的会选择和你在一起。”

青女一惊,惊讶地看着武财神,激动道:“武财神……”伏在武财神的怀里哭了起来。

众人看着,都不禁一阵黯然,一会,武财神等青女稳定情绪,推开青女安慰道:“好了,别难过了,在天上好好做你的神仙,以后别这么任性了,我还会回来的。”

青女痛苦道:“武财神……”依依不舍。

武财神拉着青女走回来,拱手道:“二位,麻烦了,护珠仙子,我们该出发了。”

众人一惊,青女急道:“不,武财神,不要啊……”

兔儿神一惊,忙拉住青女。

护珠仙子看着紫衣仙子一阵不舍,伤感道:“紫衣姐姐……”

紫衣仙子也一阵不舍,痛苦道:“护珠妹妹……”奔过去和护珠仙子抱在一起,伤心哭泣起来。

护珠仙子哭道:“紫衣姐姐,我真的很舍不得你啊!”

紫衣仙子伤心道:“护珠妹妹……”

众人看着不禁一阵黯然。

一会,护珠仙子离开紫衣仙子怀抱,伤感道:“紫衣姐姐,你对我这么好,你一定要等我回来,我还想继续叫你姐姐。”

紫衣仙子一阵激动,点头道:“嗯,我会等你回来的,你在下面一定要保重……”

护珠仙子忍住悲痛,点头道:“嗯,我会的……”

这时,一个天将上前躬身道:“武财神,护珠仙子,时间到了……”

紫衣仙子、青女一惊,急道:“武财神……”

“护珠妹妹……”

二人欲冲过去,却被兔儿神和两个天将拦住。

武财神和护珠仙子也一阵痛苦,护珠仙子悲声道:“紫衣姐姐,兔儿神……”却只能眼看着青女和紫衣仙子哭泣,无奈一步步向着台上的轮回井走去。

……

武财神和护珠仙子走到轮回井边,忍住悲痛,转过身去,看着散发着白色光芒的轮回井,护珠仙子伤心道:“我们真的要去轮回转世吗?”

武财神劝道:“我们必须下去,只有找回宝珠,才能为我们所犯的过错赎罪……勇敢点,没事的。”说着伸过手去握着护珠仙子的手。

护珠仙子犹豫了下,点头道:“嗯,我是神仙,我应该勇敢点。”转过头去,看着呼喊着的自己名字的紫衣仙子,黯然道,“紫衣姐姐,再见了……”说着转过身来,和武财神对视了眼,二人点了点头,随即眼睛一闭纵身一跳,便往轮回井里跳下,瞬时消失在井口。

紫衣仙子、青女大惊,急喊道:“武财神……”

“护珠妹妹……”

二人奔过去,奔到井边,却见轮回井里只剩下泛动的白光,一阵痛苦。

青女痛苦道:“武财神,我下去陪你……”说着就要跳下去。

众人一惊,忙拉住青女,兔儿神急道:“青女,不要啊,你冷静点,青女……”

那天将忙念动咒语,指着轮回井喝道:“合!”轮回井便缓缓地关上,终于恢复原来的样子。

青女挣脱兔儿神,一把扑到井上,悲声喊道:“武财神……”

玉面狐狸带着众魔走出血池洞洞口,抬头间,却见两颗圆形的金光从漆黑的夜空中急速掠过,朝着远处飞去。

玉面狐狸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

黑长老略一寻思,忙道:“大王,这应该是天庭被罚的神仙下凡投胎转世。”

玉面狐狸惊讶道:“投胎转世……嗬……”一阵愤怒,手指轻弹,两道青光激射而出,急速地追着那两团金光而去。

黑长老疑惑道:“大王,您这是?”

玉面狐狸恨声道:“他们想投胎?那本座就让他们有胎也无处投。”众魔一惊。

漆黑的天际上,两道青光很快追上金光,纠缠着金光快速转动,金光的路线变得曲折蜿蜒。

逐渐地,两道金光被分隔开来,终于分道扬镳,各向一方,青光却依然紧紧缠着不放……

深夜,东都洛阳皇宫德妃寝宫,宫女太监来回奔走,里面传出德妃阵阵痛苦的叫喊声和稳婆焦急的声音“娘娘,别急,用力,用力,坚持住……”

李旦坐在外室,听着里面德妃的哭喊声,右手紧紧抓着桌子边沿,宫女太监站在一边侍候着,低头不语,十分紧张。

李旦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吩咐道:“你,快进去看看,德妃都生了这么久了,这么还没生出来。”

那宫女忙躬身道:“是皇上。”忙奔进去。

李旦一阵紧张,急道:“你们,都进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快。”

那几个宫女忙躬身道:“是皇上。”连忙也奔了进去。

李旦看着宫女奔进去,耳中听着德妃的喊声愈加大声,着急地来回走着,更是着急,急得双手合十,跪倒地上,默念道:“李家的列祖列祖,朕求求你们,求求你们,一定要保佑德妃,求求你们了,求求你们……”里面的叫喊声却更大了。

这时,却见东方夜空中,一抹耀眼的金光从天边直飞而来,金光周围隐隐有一条金龙蜿蜒缠绕。

守门的太监宫女见状一惊,惊得呆了,眨眼间,却见金光飞到宫殿上空,扭头一沉,瞬间穿过屋顶,直落入德妃寝宫。

里面,接生的稳婆和宫女只见金光一闪,闪得忙捂住眼睛。

金光逝去,众人睁开眼来,面面相觑,一阵疑惑,突然,却见德妃“啊”地一声惨叫,接着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夜空……

外面,李旦听得声音,一惊,一边近身太监松了口气,忙道:“皇上,德妃生了,生了……”

李旦半响回过神来,惊讶道:“生了?真的生了,生了,德妃……”

一会,却见稳婆用襁褓抱着个健康的男婴出来,向李旦跪下恭喜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娘娘生了个小皇子。”

李旦惊讶道:“皇子?你说德妃生了个皇子?”忙接过婴儿,兴奋不已,细细端详,却见婴儿双眼紧闭,皮肤细嫩红润,额头却很宽阔,样貌清秀。

稳婆欢喜道:“皇上,小皇子出生的时候,金光耀眼,满室生香,将来继承大唐江山,肯定是一代明君啊!”

李旦惊讶道:“是吗?快,快带朕进去,朕要看看德妃。”

稳婆欢喜道:“是皇上,皇上,请,德妃好着呢,母子均安。”引着李旦急步进去。

这时,却见站在门口的一个小太监对着身边的一个小太监使了使眼色,那小太监会意点了点头,便转身急步往一边而去,一路出了宫门,骑上快马,奔出皇城,直往大街上去,继而奔到礼部尚书府门口停了下来。

小太监奔到门前,轻轻敲了几下,大门“吱呀”地一声打开,小太监侧身闪了进去……

深夜,洛阳城,礼部尚书武承嗣府书房,那小太监躬身站在书房里等着,这时,却见房门“吱呀”地一声打开,一个仆人打着灯笼引着武承嗣进来,躬身道:“老爷。”

那小太监见武承嗣进来,忙躬身道:“小的见过武大人。”

武承嗣看了眼小太监,走过去坐到书案后的椅子上,点头道:“这么晚了,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事?”

小太监忙躬身道:“德妃娘娘生了。”

武承嗣一愣,疑惑道:“生了?这么快……那是男是女?这也用得着你深夜前来禀报?”打着哈欠,略有不满。

小太监忙道:“是一名男婴,不过样子却有些怪异……”

武承嗣疑惑道:“怪异?难道是缺胳膊?少腿的?”

小太监上前靠近一点,轻声道:“本来德妃生了很久都没生出来,大家都以为会难产,但是奇怪的是,后来天上飞来一道金光。”

武承嗣惊讶道:“金光?”

小太监点头道:“嗯,那金光直飞进德妃寝宫,接着德妃就生了个男婴,后来稳婆还向皇上恭喜,说什么小皇子出生的时候,金光耀眼,满室生香,将来要是继承大唐江山,肯定是一代明君,小人觉得事有蹊跷,所以就特别回来向大人禀报。”

武承嗣疑惑道:“当真有此事?是不是你看花眼了?”

小太监肯定道:“小人绝对没看错,当时在场很多人都看到了。”

武承嗣沉思一下,站起来来回踱步,沉吟道:“嗯……如此看来……确是有些怪异……金光……满室生香……莫非,难道此子将来……绝非池中之物?”果断道,“这婴儿绝对不能留,否则贻害无穷。”

小太监疑惑道 :“那……”

武承嗣想了下道:“这个本官自有计策,你先回去,继续盯着李旦。”

小太监忙躬身道:“是大人。”

武承嗣朝外面道:“来人。”

那仆人忙进来躬身道:“老爷。”

武承嗣吩咐道:“你带这位公公去账房支五百两银子,还有,叫刘管家马上过来一下。”

那仆人忙躬身道:“是老爷,公公请。”

那小太监见武承嗣有赏,喜形于色,忙躬身道:“谢大人,小的告辞。”忙跟着那仆人转身出去。

武承嗣看着二人出去,略一思索,站起来来回踱步,看着一边墙壁上的猛虎下山图,陷入了沉思,心道:“如此天降异象,此子日后定不简单,对我日后大计定有大阻碍,须尽早除去……”嘴角流露出冷冷的阴笑。

一会,一个看上去非常老于世故的,下巴吊着一撮山羊小胡子的老者进来,躬身行礼道:“老爷。”

武承嗣回过神,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卷轴来,递过去道:“这是皇宫地形图,你即刻去联系他们,命他们必须在三日之内解决德妃刚生下的那个男婴,务必不留后患。”做个抹脖子动作。

刘管家忙躬身道:“是老爷,小的这就去办。”恭敬接过卷轴,躬身退出书房。

武承嗣看着猛虎下山图,恨声道:“嗬,你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只怪你生错了地方。”

盘龙镇外深山里山峰陡峭,浓雾弥漫,不时传来阵阵野兽的鸣叫……

这时,却见一团金光左冲右突地飞过来,那绿光依然紧紧缠绕着……

终于,一声轻响,绿光被激散开来,金光却摇摇晃晃,飞行不定。

一边,一个陡峭的悬崖中突出的一个平台上,一只腹部胀大的白狐狸躺在地上,不断地呻吟扭动,身子一会变成人的模样,一会变成狐狸模样,很不稳定,似乎将要生产,但又生不出,十分痛苦。

这时,却见那金光飞过,在空中停了下,忽而一转,向着白狐狸便飞去,直没入白狐狸腹中消失不见。

白狐狸痛苦呻吟,用尽力气做最后努力,终于一声悲鸣,产下一只小白狐狸。

母狐狸用尽全部力气,吃力地睁开眼,看了眼刚出生的小狐狸,脑袋一垂,就此气绝身亡。

许久,小狐狸眼睑一动,缓缓睁开眼来,吃力地站起来,挪动到母狐狸尸体旁,伸嘴去拱着母狐狸,“嘶嘶”悲鸣着……(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