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贵妃是狐不是惑 > 第二卷 盘龙情缘
第11章 孤岛惊魂兄弟情 雨夜扁舟碧水湖
作者:白可爱叫雪瑶  |  字数:19349  |  更新时间:2021-08-28 16:04:36 全文阅读

十里香大堂,天宝、爱楠、力士、小鱼、小六等坐在桌旁说着什么。

力士捂着脸哼哼直叫,爱楠抱歉道:“真的很疼吗?”

力士气道:“当然疼了,不疼换你试试,干嘛平白无故打我,哎哟,疼死我了。”

爱楠抱歉道:“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力士急道:“你打我还怪我了?这还有没有天理了?我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谁知道你倒给了我个惊喜,天宝,你快帮我看看,这么疼,会不会毁容啊,快帮我看看。”

爱楠笑道:“你放心吧,疼一会就过去了,不会毁容的,不过呢,如果真的毁容的话,那就当是整容好了。”

力士疑惑道:“整容?”

爱楠笑道:“是啊,这样说不定更好看呢。”

力士回过神来,急道:“你……你欺负我。”

爱楠笑道:“我这不是欺负你,是实话实说。”

力士气道:“嗬,我不理你了,坏蛋,我进去看看有鸡汤什么的补品,补回来再说。”说着捂着脸往里面而去。

爱楠抱怨道:“天宝,你也该劝劝你大哥了,你看,像他这个样子,还整天想着吃吃吃,就不怕胖得走不动啊。”

天宝无奈道:“我劝……还是算了吧,他这个人一吃起来,就算是十头牛都拉不住,哎,爱楠,刚才我看你在门口嘀咕什么呢?就像人家拜佛一样。”

爱楠惊讶道:“拜佛?没有啊,这里哪有什么佛。”

天宝疑惑道:“不对啊,刚才我明明看见你这样了?”说着比划着。

小六也道:“对对,我也看见了,嘴里还嘀咕嘀咕的,爱楠,你刚才在干嘛呢?”

爱楠一惊,忙道:“啊,你们说的是这个啊,我还以为你们说什么呢,我……刚才是在做……做祷告呢,你不知道吗?”

天宝和小六齐声惊讶道:“祷告?”

爱楠点头道:“是啊,刚才我遇到一个穿的很奇怪的西域人,我见他们吃饭前都在做这个,所以,我就学着玩玩了,没事的,就是玩玩而已。”

小六疑惑道:“祷告?那是什么?”

爱楠急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哎,我说小六,今天你怎么那么多话啊,净问这些没用的。”

天宝若有所思道:“这个习俗我也听说过,好像是个宗教仪式什么的,他们在吃饭前都要祷告 ,好像是感谢神灵赐给他们食物的意思。”

爱楠忙道:“对对,天宝说得对,就是这个意思,啊,想不到天宝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嘛,这也知道。”

天宝道:“我只是偶尔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而已,那本书是一个来自西域的商人写的。”

小六疑惑道:“是吗?那天宝你有空找给我看看,我想看。”

天宝点头道:“没问题,我可以向学士帮你借。”

这时,爱楠心道:“昨晚我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呢?不行,我得试试他们才行。”忙道,“啊天宝、小六,我记得我们昨晚是去太白楼和郭世美他们吃饭了是吗?”

小六疑惑道:“是啊,怎么了?”

爱楠忙道:“没什么,其实也没什么事,我只是想问,我们昨晚是不是喝得很醉?因为我今早一早醒来,就感觉头昏脑涨的,连昨晚是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我昨晚是怎么回来的?”

小六笑道:“我们昨晚是喝了很多,特别是你和力士,你们两个喝得最多了,不过后来一出太白楼我们就分开了,是天宝送你回去的,你不记得了?”

爱楠道:“喝得那么醉,谁还记得啊,天宝,是你送我回来?”

天宝点头道:“是啊,我和小鱼送你回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爱楠心一沉,忙道:“那……那我们有没有?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天宝疑惑道:“不该做的事?你要做什么?”

爱楠松了口气,忙道:“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其实我的意思是,因为有时候我一醉酒,就会控制不住要打人什么的,你说没有,那就好了,那……那我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天宝疑惑道:“不该说的话?你昨晚喝醉后就满口胡言,说了一大堆,我怎么记得这么多。”

爱楠急道:“你快想想啊,我到底说什么了?”

天宝道:“好好,让我想想,想想,除去你整天喊着要喝酒那些,还有什么呢……”细想一下,突然道,“啊,有了!”

爱楠心里一紧,急道“这次惨了……惨了,真的说了。”心里直叫苦。

这时,却见天宝笑道:“你啊,昨晚醉得都神经错乱了,居然问我……”

爱楠一惊,急道:“问你什么?”

天宝苦笑道:“还能什么,你问我要是你是个女的,会不会娶你,爱楠,你喝醉后,怎么会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你明明就是个男的,却问我会不会娶你,换了别人,肯定以为你是神经病或者想吃别人豆腐呢。”

爱楠一惊,心里急道:“完了,完了,我真的说了这话了,完了,怎么办啊,他不会真的怀疑我吧。”

天宝见爱楠不语,疑惑道:“爱楠,你怎么了?爱楠?”

爱楠回过神,忙道:“我……我昨天晚上真的这样说了?”

天宝无奈道:“我骗你干什么?小鱼也听见了。”

爱楠一惊,忙看向小鱼,却见小鱼顽皮地点了点头,一惊,急道:“天宝,你别误会,我……我当时真的是,醉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我真的,真的是胡说八道的,你别误会啊。”

天宝他们一阵惊讶,半响,天宝忙道:“我知道你是胡言乱语,我怎么可能当真,放心,都过去了。”

爱楠惊讶道:“你不生气?”

天宝疑惑道:“生气?”

爱楠欢喜道:“嗯,你不生气就好,啊对了,那昨晚,昨晚你是怎么回答我的?你答应了?”

天宝疑惑道:“你不是胡言乱语吗?还问这个干什么?”

爱楠急道:“我真的很好奇嘛,你答应了?我们这么好兄弟,你一定答应了是不是?”

天宝无奈点头道:“当然答应了,谁叫我们是好兄弟呢,要不是你,我现在都被赶出书院了。”

小六忙道:“对对。”

爱楠一阵惊喜,心道:“他答应了,他真的答应娶我了。”

天宝疑惑道:“哎,爱楠,你又怎么了?”

爱楠回过神来,忙道:“没,没什么。”

正在这时,却见一位看似是大户人家的下人走进来,看了看,便走到众人跟前,傲然道:“请问哪位是白爱楠白公子。”

爱楠疑惑道:“你找我?”

那仆人从袋里掏出封信交给爱楠道:“白公子,这是我们家少爷给您的信。”

爱楠疑惑道:“少爷?谁啊?我认识吗?”

那仆人得意道:“我们家少爷是盘龙镇最有名的郭府郭大少爷,你们不知道?也太孤陋寡闻了吧。”

爱楠一愣,冷然笑道“原来是郭世美啊,我道是谁呢,嗯,好了,他的信我收到了,你可以走了。”

那下人一愣,气得“嗬”地一声甩袖便走。

天宝见那下人离开,忙劝道:“人家一个下人,你何必这样对他?”

爱楠道:“你看他那趾高气扬的样子,鼻子都翘上天了,狗仗人势,我最讨厌像他这种人。”

天宝一阵无奈,忙道:“快拆开看是什么?”

爱楠没好气道:“这个郭世美,居然给我送信,肯定是不怀好意。”说着拆开来一看,却是一张大红请柬。

爱楠惊讶道:“请柬?”

这时,却见秀姐从里面出来,听得声音,惊讶道:“请柬?谁的请柬?”

……

一会,爱楠看完,小六惊讶道:“原来是郭府新做了艘游船,想请我们明天坐船去碧水湖游玩。”

爱楠思索道:“这郭世美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呢,我就不相信他真有那么好心,请我们去他的游船玩。”

秀姐劝道:“爱楠,你不要用有色眼光看人家,说不定人家真的是诚心诚意邀请的呢。”

天宝也劝道:“嗯,秀姐说得对,爱楠,昨晚看他样子挺真诚的,还跟我们道歉了,说不定这次,还真是真心诚意邀请我们。”

爱楠急道:“天宝,秀姐不了解他也就是了,都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坏吗?”

天宝一惊,秀姐疑惑道:“是吗?”

爱楠急道:“秀姐,你是不知道,昨天赛马,就是他暗算我,用铁藜子打我的马腿,还有啊,蹴鞠的时候,也是他让人故意暗算天宝的,这人根本就是阴狠狡诈,怎么可以相信呢?”

天宝、小鱼、小六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由得心忧余悸。

秀姐犹豫道:“但是,现在请柬都送来了,不去好像说不过去……难道退回去?这也太不礼貌了。”

爱楠一愣,急道:“那怎么办?难道要我们去自投罗网?”

这时,却见力士拿着个鸡腿从里面出来,听得声音,疑惑道:“自投罗网,什么意思?”

爱楠骂道:“笨,这个都不懂,自投罗网呢,就是说啊,有一头笨猪,虽然看到对面有陷阱,但是它还是一头撞过去。”

力士惊讶道:“为什么它看到陷阱了还撞过去?难道喝了迷魂汤了?”

爱楠忍不住笑道:“你才喝迷魂汤呢,因为它是头笨猪啊,笨蛋。”

力士一愣,回过神来,气道:“爱楠,你……你又欺负我。”

秀姐和天宝、小鱼、小六他们不禁一阵莞尔,秀姐忙道:“你就别挖苦力士了。”

爱楠笑道:“这怎么算挖苦,我这是教力士成语,是吧力士。”

力士气道:“嗬,你总是绕着弯子来欺负我。”

秀姐忙道:“话说回来,既然这样,我看你们还是不要去了,这请柬我让人退回去得了。”

爱楠惊讶道:“退回去?不行。”

天宝惊讶道:“你想去?”

爱楠点头道:“我们不去的话,肯定会被他们小看了,说不定还会在书院乱嚼舌头,坏我们名声。”

力士翻看着请柬,惊讶道:“郭世美请我们去游湖?哇,有这么好的事,那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吧?”

爱楠疑惑道:“你想去?就不怕他吃了你?”

力士笑道:“有吃的就行,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嘛。”

爱楠惊讶道:“你真的就这么想去?真想做那头笨猪?”

力士道:“你们不用怕他,有我在,没意外,包在我身上。”

爱楠惊讶道:“你怎么抢我台词啊?”

力士惊讶道:“是吗?那还给你,不过我记得这好像是济公的吧?”

爱楠得意道:“管他什么鸡公鸡婆的,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嗬。”

力士惊讶道:“你这么凶干什么?不就是一句台词嘛。”

秀姐心里一阵担心,劝道:“如果你们一定要去的话,那一定要多加小心,安全第一。”

爱楠得意道:“秀姐,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没意外,包在我身上了。”说着得意地挥着拳头。

次日上午,碧水湖码头。爱楠带着天宝、力士、小鱼从路上走来。

爱楠气道:“这个高小六,什么时候肚子疼不好,偏偏这个时候疼,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力士附和道:“我看他分明就是怕了那个郭世美,找借口做逃兵。”

爱楠点头道:“嗯,鄙视他,逃兵。”

天宝看着一阵无奈,看看前面,却见码头上停着一条巨大的两层楼的楼船,船上彩旗飘扬,装饰着五颜六色的布幔,显得颇为豪华,郭世美带着梅美、西门剑、杜聪和武三站在船上,一惊,忙道:“你们看。”

众人连忙看去,力士惊讶道:“哇,好大,好漂亮的船啊,我从没见过这样的一条大船。”

爱楠也很是惊讶,嘴上确道:“没见识……”

一会,众人上得船上,郭世美拱手相迎道:“哎呀,白兄高兄,贵客啊贵客,在下还以为几位不会给我这个面子呢!”

爱楠笑道:“郭少爷的面子,我们怎能不给呢,哎,怎么这么少人?没其他人了吗?”

郭世美笑道:“哎,要那么多人干什么?有你们四位贵宾就够了,其他人来了也是叽叽喳喳的,影响我们的雅兴。”

一边武三忙道:“是啊,我家少爷可是很看重几位呢,所以特意只请了几位。”

爱楠惊讶道:“哦?是吗?那多不好意思啊,哎,这就是你家新建的游船?看上去蛮大的嘛,有架势。”

郭世美颇有些自豪,得意道:“不是我自吹,我这艘船,可是花了不少的银子,请了京城里的能工巧匠专门定做的,我敢说,在这盘龙镇,整个盘龙县,绝对找不出第二艘来,就算是京城洛阳,我这条船也能排到前五去。”

爱楠惊讶道:“是吗?那我们可要好好参观参观了。”

郭世美得意道:“没问题,随便你们怎么参观都行,请。”说着引着众人走进里面。

这时,那杜聪疑惑道:“哎,白兄,怎么没见高小六和你们一起来啊。”

爱楠道:“他啊,拉肚子了,我们不用管他。”

郭世美心道:“漏网之鱼……”口中却道,“是是,大家请,请,我带大家到上面参观吧。”引着众人往楼上走去。

后面,武三忙朝着下面的船夫使了使眼色,那船夫得令,收起船梯,升起帆来,船顺着风,缓缓向湖中间远处的岛上驶去。

一会,郭世美带着众人走到楼船上面,只见桌上摆满了各色的水果和糕点,很是丰富。

力士一阵惊喜,忙道:“郭少爷,这里这么多的水果糕点,味道一定很好吃吧!”

郭世美笑道:“高兄你尝下不就知道了,来,别客气,随便吃。”

力士惊讶道:“我真的可以吃吗?”

郭世美点头道:“当然可以了,高兄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千万别跟我客气。”

力士欢喜道:“那我就不客气了,美味的食物,我来了。”说着坐过去拿起便大吃起来。

众人一惊,天宝忙上前提醒道:“大哥,你注意点。”

力士欢喜道:“天宝,你别站着啊,快一起吃啊,真的很好吃呢。”

天宝一阵尴尬,尴尬道:“郭少爷,真是不好意思,失礼,失礼了。”

郭世美笑道:“哪里哪里,这些东西做出来,本来就是拿来吃的,剩下反而浪费,力士兄弟在这美味的食物面前,不拘小节,这是真性情,我很欣赏,大家不用客气,随便,随便,就当这里是家里好了。”

力士不住地往嘴里塞着,欢喜道:“嗯,这里的东西真的很好吃呢。”

郭世美笑道:“是吗?那就多吃点。”心里却不满道,“还真是个吃货,说不定还没到那就让他一个人给吃光了。”

一会,郭世美带着众人走到船头,力士怀里抱着几样糕点兀自大口大口地吃着,口中呢喃自语道:“真好吃,真好吃!”

爱楠一阵气结,骂道:“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吃。”随口道,“郭少爷,你这船结不结实,不会漏水吧?”

郭世美尴尬道:“白兄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敢保证,这船绝对安全,绝对安全。”心里却道,“骂我的船漏水,嗬,一会就有你们好看。”

爱楠点头道:“嗯,这我就放心了,不好意思,我这个人呢,心直口快,有什么就说什么,您别生气哈,而且呢,我还不会游泳,旱鸭子一个,所以呢,对水特别的敏感,害怕,您别介意。”

郭世美赔笑道:“不会,怎么会呢。”

爱楠看着满脸堆笑的郭世美,心道:“我倒要看看你玩的是什么阴谋,别让我揪到你的尾巴,否则一定让你好看。”口中却道,“嗯,那就好,啊,这么久都没出来玩,正好可以借郭少爷您的宝船出来透透气,真舒服啊。”

郭世美得意道:“我敢说白兄你这次绝对是上对船了,你看这里风景多好看啊,这在陆地上那是根本看不到的。”

一边杜聪他们忙附和道:“对对对……”

“是啊,我们也是借了郭少爷的光才有幸得以出来游玩呢!”

“你们看这里的风景多好看啊,简直就是仙境一般。”

……

三人都附和着,连声称好,整个陶醉不已的样子,爱楠不由得鄙夷:“嗬,一帮跟屁虫,就知道拍马屁。”也只得微笑点头附和着。

许久,船依然在湖上划着,众人站在船头看着远处,力士坐在里面桌旁,拍着肚子打着饱磕满意道:“嗯,吃的真饱,不错,不错。”

爱楠不耐烦道:“郭世美,你说去小岛玩,到底到了没有啊,这么久。”

郭世美劝道:“白兄稍安勿躁,快到了,马上就到了。”这时,却见远处现出一个小岛的影子来,忙道,“你看,前面那个就是了,我说到了的嘛。”

众人一惊,连忙看过去,爱楠惊讶道:“啊?那个啊?这么远?”

武三忙道:“白公子,不远,这船这么快,转眼就到了,只要你们到了那边,看到那里的景色,一定会觉得不虚此行的。”

爱楠看着四周广阔的湖面静悄悄的,一条船也没有,不由得一阵担心,忙道:“郭世美,我可告诉你,你可别跟我们耍什么花样,要是你玩什么花样,我是不会饶你的。”

郭世美笑道:“白兄,你误会了,我郭世美是诚心请你们来玩的,怎么会耍你们呢,真是的。”

武三忙道:“是是,我们少爷的确是诚心诚意请大家来玩的。”

爱楠不耐烦道:“那还不快点,看完我们马上就回去,这鬼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众人一愣,武三忙道:“是是,我这就让他们快点。”说着跑到船沿对着下面喊道,“把船开快点。”

下面船夫听得,应道:“好叻……快,全速前进。”加速划动船桨,船急速地驶向对面月牙岛。

一会,船终于抵达月牙岛,船夫放下船梯,众人便依次上岛,天宝扶着力士,力士急道:“天宝,你慢点,我走不动。”

天宝抱怨道:“叫你别吃这么多,现在好了吧。”

郭世美指着小岛中间的山峰道:“白兄,你们看,那座山峰叫做月牙山,山顶上呢有一座凉亭,上面有很多历朝文人雅客的题字,站在山上还可以俯瞰整个碧水湖,那个景色啊,真是美得不得了,到了那里,你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爱楠失望道:“啊?你说的好看就是那些题字?”

郭世美疑惑道:“难道白兄不喜欢?不过不喜欢也没关系,你可以看看风景,也不错的。”

天宝一阵好奇,忙道:“爱楠,你看,大家都到这里了,就上去看看吧,我也听说上面有很多题字,就是没机会来看。”

爱楠惊讶道:“你想看?”

天宝点头道:“既然大家都来了,你就别那么扫兴了。”

杜聪、西门剑忙附和道:“对对,白兄上去吧。”

“对对,我们也想上去看看,瞻仰下先人的墨宝。”

力士忙道:“就是,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能没什么收获就回去吧。”

爱楠看着众人一阵无奈,只得道:“那好吧,走就走。”说着和众人往前面走去。

众人走着走着,梅美和武三逐渐地落在后面。

梅美看了看头上火热的太阳,突然捂着头支吾地呻吟起来。

武三忙道:“小姐,你怎么了?”

郭世美忙回过身来,急道:“梅美,你怎么了?”

梅美捂着头虚弱道:“哥,我……我头有点晕。”

郭世美惊道:“头晕?怎么会头晕?”

梅美吃力道:“可能是我刚才晒太阳,晒得太久了,不习惯,所以有点头晕,哥,没事的,你们先上去,我休息下,等好点了再上去。”

郭世美担心道:“这……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这怎么可以?要是万一有什么野兽出来怎么办?”

梅美劝道:“这里是湖中小岛,哪有什么野兽,哥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让武三留下来陪我好了。”

武三忙道:“少爷,就让小的留下来陪小姐吧,我们休息下就赶上去和你们会合。”

郭世美犹豫道:“这……”

爱楠担心道:“郭世美,你看梅美都这样了,不如我们就不去了,回去吧。”

郭世美一惊,忙道:“这怎么可以,我们好不容易走一趟,怎么能半途而废呢,绝对不行,武三,既然小姐头晕,那你就留下来陪她,如果实在不行,就送她回船上休息。”

武三忙道:“是少爷。”

杜聪插嘴道:“郭少爷,要不我也留下来吧,多个人好照应。”

郭世美犹豫道:“这……”

梅美劝道:“哥,我没事的,我休息下就可以了。”

郭世美点头道:“嗯,那好,那你小心点,杜聪、武三,你们留下来照顾好梅美,决不能让梅美有半点的事知道吗?”

武三、杜聪忙躬身道:“是少爷。”

“是郭少爷。”

郭世美放下心来,转身道:“白兄,高兄,那我们继续吧,一会他们就会跟上来的。”

爱楠、天宝他们一阵无奈,只得跟着往山上走去。

众人走着走着,天宝扶着力士却慢慢地落在后面,力士喘着气道:“我……我累得实在是走不动了,走不动了,我要休息下。”

众人一愣,天宝忙道:“大哥,我们快走吧,你这么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上面啊!”

力士急道:“我实在是走不动了,我要休息下。”

郭世美一阵不耐烦,忙道:“西门公子,你去帮扶着点。”

那西门剑忙道:“是郭少爷!”说着过来扶着力士。

天宝忙道:“谢谢!”二人扶着力士继续缓慢地往上走着。

走着走着,力士突然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赖道:“我真的走不动了,你们别拉我,我连站也站不稳了。”

众人一惊,爱楠骂道:“我说你怎么这么懒啊,走这点路也走不动,你是水做的吗?快起来继续走。”过去扭着力士的耳朵。

力士惊道:“啊,你别拉我,我真的走不动了,真的。”

天宝一惊,忙劝道:“爱楠,你小心点,别扯破耳朵。”

爱楠气道:“真是没见过你这么懒的人,嗬!”

力士急道:“懒?要是你是我这个体重,看你走不走得动?”

爱楠气道:“你还说?”又要去拉力士耳朵。

力士大惊,急道:“天宝!”

天宝和小鱼忙拉住爱楠劝道:“爱楠,你别这样,爱楠……”

这时,郭世美、西门剑看着三人拉扯着,对视了一眼,会意地点了点头,西门剑突然捂着肚子道:“啊,啊,我的肚子……”

郭世美疑惑道:“西门兄怎么了?”

西门剑忙道:“郭少爷,我,我内急,不行了,我要去方便下。”

郭世美忙道:“小心。”

西门剑忙道:“好!”说着转身往一边的树林跑去。

爱楠看见西门剑离开,一惊,忙奔过来道:“他去哪?”

郭世美道:“他……他内急,去方便了。”

爱楠一愣,骂道:“咦,恶心。”忙奔回来。

郭世美一阵得意,走过去道:“白兄放心,他去去很快就会回来的。”

爱楠看着一边躺在地上的力士,气道:“什么破地方,下次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来这种鬼地方。”

郭世美陪笑道:“白兄,此言差矣,大家都还没到呢,你怎么就知道上面不好呢?”

爱楠气道:“我说不好就不好,也不知道你出门看黄历没有,这还没到山上呢,梅美就头晕,这回力士又累的走不动,西门剑又……说不定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呢。”

郭世美赔笑道:“白兄……你可真会开玩笑。”

爱楠气道:“谁跟你开玩笑了!”

郭世美一愣,不由得一阵尴尬,这时,却见远处传来西门剑的声音道:“郭少爷,我忘了我带草纸了,有劳……”

众人一惊,郭世美尴尬道:“白兄,这,你看,不如……”

爱楠急道:“停,你别叫我,他是你朋友,又是叫你的,要去你自己去……”说着忙跑到一边。

郭世美一阵无奈,摇了摇头道:“好,我去。”转身喊道,“哎,来了。”说着朝着声音处走去,嘴角却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

一会,爱楠看着地上的力士捂着肚子直哼哼,骂道:“死胖子,你到底休息完了没有?再不走就扔你在这里喂狼。”

力士一惊,忙拉着天宝道:“天宝,你不要扔下我,不要啊。”

天宝一阵无奈,劝道:“爱楠,我们就再等等吧,一会就好了。”

爱楠气道:“嗬,船上吃的这么多,这下舒服了吧。”转眼间看到郭世美走去的树林,一阵疑惑,忽然想起什么,急道,“不好!”忙奔到树林边喊道,“郭世美,郭世美……”喊了几声,却哪有回音。

爱楠大惊,忙拨开树林奔过去,急喊道:“郭世美,西门剑,你们给我出来,出来。”却见下面有一条小路直通下面而去,而下面又有人下去折弯草丛的痕迹,大惊。

这时,却见后面天宝声音喊道:“爱楠,爱楠……”从后面追过来,见爱楠站着发呆,疑惑道,“爱楠,你在这干什么?哎?郭世美他们呢?”

爱楠怒极骂道:“郭世美,你这个贱人,我饶不了你。”天宝一惊。

一会,天宝和小鱼扶着力士,和爱楠奔到湖边,却见那楼船已经开出岸边几十米外,郭世美和杜聪、西门剑、梅美、武三他们正在船上喝着酒。

却见郭世美笑道:“来,大家干杯!”

众人高声道:“干杯!”

爱楠急道:“郭世美,你什么意思?快给我回来,让我们上船。”

力士急道:“郭世美,你快回来,你不能把我们丢在这里。”

郭世美他们一愣,转身走到船边,郭世美冷笑道:“让你们上船?我好不容易把你们骗到这里,怎么可能前功尽弃,让你们上船呢。”说着大笑起来,杜聪他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爱楠气道:“好你个郭世美,你敢扔下我们在这里,看我回去不扒了你的皮,拆你骨头。”

力士也道:“对,我把你剁成肉泥。”

郭世美气极笑道:“是吗?那我好害怕啊,不过,光说并没什么用,还是等你们有船回来再说吧,开船。”

武三忙喊道:“公子有令,开船。”

船夫得令,使劲划动船桨,船缓缓地向着湖里滑去。

爱楠、力士急道:“郭世美,你这贱人,给我站住,回来。”

“回来,别扔下我们,快回来!”

……

郭世美一阵得意,笑道:“白兄,高兄,在下就先告辞了,你们就留在岛上慢慢欣赏月牙岛的落日余晖吧,哈哈哈,这就是你们跟我郭世美作对的代价。”说着带着众人大笑着返回船舱。

杜聪笑道:“郭少爷果然妙计,这么轻易就把他们骗到岛上了。”

西门剑点头道:“这个小岛,十分偏僻,又远离岸边,平时根本没有人来,就算打渔的也极少经过,让他们在这里饿上个十天八天的,死估计是死不了的,但是也够他们受的了,就当是给他们个教训好了。”

郭世美点头道:“不错,跟我作对,简直是找死,武三,一会回去,你就给附近的渔民每户发五两,就说是包了他们的渔船。”

众人一惊,武三回过神来赞道:“少爷,您真是高啊,这样一来,连他们的最后希望也抽掉了。”

郭世美恨声道:“我就是要看看,他们绝望的样子到底是怎么个好看。”

杜聪思索道:“郭少爷,要是他们家里人问起来怎么办?他们应该都知道他们是随我们出来游玩的。”

郭世美冷笑道:“知道又怎样?我信上只说游玩,并没指明是来这座月牙岛,而且这湖小岛这么多,就算他们每个岛都找完,估计也要个十天八天的。”

武三点头道:“不错,要是他们找来,我们就说已经送他们回来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再去找,那就更迟了。”

郭世美赞道:“好,武三,果然还是你聪明,不错,不错!”

梅美一阵担心,小心道:“哥,他们在岛上没吃的,会不会饿死啊,不如,我们明天就派人接他们回来吧,教训一下他们就得了,别出人命。”

郭世美一愣,责备道:“妇人之见,好了,梅美,大哥的事,你不用管,如果真有人问起,你就按照我们说好的说就可以了,杜聪、西门兄,走,我们进去喝酒。”

杜聪、西门剑忙道:“好,郭少爷请。”

“请郭少爷!”簇拥着往里面而去。

梅美看着,转身看着渐渐消失的小岛,不由得一阵担心。

天宝、小鱼、力士他们坐在湖边礁石上,看着远处的湖面显得很是着急。

爱楠站在湖边,把一块石头扔进水里,溅起一阵水花,气得骂道:“郭世美,你这个贱人,贱人,卑鄙小人,回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天宝劝道:“爱楠,你别急,我们再等等,说不定,一会就会有其他渔船经过了。”

爱楠骂道:“都是这个贱人郭世美,我居然想不他会这么卑鄙无耻,还有那郭梅美,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居然装晕,联合他哥一起来骗我们。”

天宝劝道:“你别生气了,现在生气也没用了,要冷静。”

爱楠看了看四周湖面,急道:“你叫我怎么冷静啊,你看,这天都快要黑了,连艘破船也没看见,我们现在该怎么回去啊。”

天宝一阵无奈,众人孤零零地坐在湖边礁石上等着,太阳却渐渐西坠……

许久,爱楠急道:“我看得脖子都酸了,这到底有没有船过来啊。”

力士也道:“就是,等这么久了,连个鬼影也没一个,我肚子都饿了。”

爱楠气道:“你还好意思说,你吃了这么多东西还说饿,我们什么也没吃,现在饿得发晕了都没说一句。”

力士嘀咕道:“我吃得多,但是消化也快嘛,你人小,消化慢,当然没那么饿了。”

爱楠气道:“你……我不跟你说了,浪费我力气。”

天宝安慰道:“大家别急,也许等一下就有了,这时候正是渔船返航的时候,我想很快就可以等到了。”

爱楠无力地躺下道:“那你慢慢看吧,我先躺下,我真的是又累又饿了。”

天宝看了眼众人,摇了摇头,一阵无奈。

力士道:“天宝,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不如你去浅滩上抓点鱼吧,再不吃东西我们真的要饿死了。”

天宝急道:“大哥。”

力士急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顾忌着这个?我们可不能眼睁睁地饿死啊。”

天宝气道:“要去你去,我不去。”

力士一愣,急道:“要是我走得动,还叫你干什么,快去啊。”

天宝急道:“不去。”

爱楠骂道:“死力士,你给我闭嘴,天宝,不用理他,就让他饿死得了。”

力士一愣,急道:“你,你又欺负我……”

夜晚,郭府厅中,郭世美正在厅中悠闲地喝着茶。

这时,却见武三急步进来躬身道:“少爷!”

郭世美点头道:“事情都顺利吧!”

武三笑道:“少爷放心,一艘船都没出去。”

郭世美点头道:“嗯,做得好,继续盯着,记住,一艘船都不能放出去,明白吗?。”

武三躬身道:“少爷,您放心好了,小的保证,就连一块船板我也不会让它出去的。”

郭世美满意道:“嗯,那就好,对了,还有,今晚要是有人来问,就说我睡了,你知道该怎么应付了吧。”

武三一愣,忙道:“是少爷,小的明白。”

……

外面门口,梅美听着郭世美他们对话,不由得一阵担心……

夜晚的湖边,爱楠、天宝、力士、小鱼抱着身子,围坐在湖边的一个火堆旁取暖,冷风吹来,众人不由得簌簌发抖。

天宝看了看四周,叹气道:“看来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了。”

力士一惊,急道:“我长这么大,可还是第一次在荒郊野外过夜,天宝,这里会不会有鬼啊?这么阴森恐怖。”很是惊恐。

小鱼吓得忙往天宝怀里靠,天宝搂住小鱼安慰道:“小鱼别怕。”忙对力士道,“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你不要在这里乱说。”

爱楠看着漆黑的四周,也不由的一阵害怕,骂道:“就算有,这里你最胖,要吃也是先吃你。”

力士一惊,看着黑漆漆的四周,不禁打了个冷战,气道:“都怪那个郭世美,把我们丢在这里,回去我非要找他算账不可。”

爱楠点头道:“嗯,回去后我也不会放过他。”

这时,却见力士肚子咕咕响,众人一愣,爱楠惊讶道:“什么声音?”

力士一阵尴尬,苦笑道:“是我肚子的声音,天宝,你快想办法找找有什么吃的吧,你看我肚子都饿得嘟嘟直叫了,我真的是饿得受不了了。”

天宝劝道:“大哥,你还是忍忍吧,刚才我和爱楠在附近找过了,根本就没吃的。”

力士急道:“但是我实在是很饿啊。”

爱楠不耐烦道:“力士你给我闭嘴,你不要再说了,你越说就会越饿,现在你一说,连我也觉得饿了,知道吗?”

力士急道:“我……”看到爱楠杀人般的眼神望过来只得把要说的话硬生生吞进肚里,嘀咕道,“是你自己肚子饿,怎么又怪到我头上了。”

这时,却见突然传来几声咕咕之声,众人一惊,面面相觑,天宝、力士、爱楠齐声道:“不是我。”小鱼也忙摇着手。

众人一愣,一阵惊讶,都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爱楠笑道:“好了,都别装了,饿就饿嘛,大家坚持下,明天呢,我和天宝再到林子里找找,肯定能找到吃的。”

力士道:“嗯,坚持,我们绝对不能让那个郭世美看笑话。”

一会,众人忍住饥饿,坐在火堆旁相对无言,力士看着周围,疑惑道:“大家怎么都不说话啊。”

爱楠没好气道:“都累了,有什么好说的。”

力士一愣,忙道:“不是啊,大家还是说说话吧,哈,这样时间过得也快点,而且这么安静,我害怕。”

天宝道:“嗯,大哥说的对,那我们还是聊聊天吧。”

爱楠失落道:“要聊你们聊吧,我听着。”

天宝一愣,忙道:“嗯,大哥,那我们聊吧,你说聊什么好呢?”

力士思索道:“嗯,聊什么呢,好像刚才我们都说了很多了,啊,你们看,天上好多的星星啊,今晚应该不会下雨吧。”

众人一愣,惊讶地看着力士,力士一惊,疑惑道:“怎么了?都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话了?”

爱楠骂道:“死胖子,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行不行,什么叫不会下雨,要是一会下雨,我就把你扔湖里喂鱼。”

力士一惊,看了看天,惊讶道:“天宝,你们不会真的这么对我吧?我可是你的亲大哥啊。”

天宝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一会,远处天际一闪一闪地,隐隐约约有沉闷的声音,力士抓着衣服,不耐烦道:“啊,好热啊,这天怎么这么热啊!”

天宝仔细听着,似乎听到什么声音,惊讶地看向前面,见到天际的闪电,急道:“你们看。”

众人转身看去,却见天际闪电越来越亮,隐隐约约还有雷声传来,一惊,力士一阵惊恐,惊讶道:“好的不灵坏的灵,不会真的这么邪门吧。”

爱楠骂道:“高力士。”

力士急道:“你……你想干什么?你真想把我扔湖里?”

天宝急道:“还扔什么扔?快点走吧,下雨前不找个山洞躲起来我们都要变落汤鸡了。”说着拿起一根柴火拉起小鱼便走。

爱楠气道:“嗬,回头再跟你算账。”忙拿起一根柴火追上去。

力士回过神来,一阵惊恐,忙也拿起一根柴火追上去,急道:“哎,你们等等我,等等我……”

秀姐站在十里香门口,看着天空的闪电,再看看空旷的街上,一阵着急:“都这时候了,怎么还不回来?真是的,也不知道人担心。”

这时,却见高寨主拿着灯笼从街上急步走来,远远地喊道:“秀姐……”

秀姐转身看去,惊讶道:“老爹?”

一会,高寨主走到门口,急道:“秀姐,你看见我们家力士他们了吗?”

秀姐惊讶道:“力士?没有啊,他们还没回来?”

高寨主急道:“是啊,天宝一早说今天要和爱楠,还有一个姓郭的同学去湖里划船游玩,可能会晚点回来,可是你看,他们到现在这么晚了都还没回来,秀姐,爱楠他也没回来?”

秀姐忙道:“没有,我这也正担心着呢。”

高寨主一惊,忙道:“以前他们从没试过这么晚回来的,今天这是怎么了,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秀姐一惊,忙道:“应该不会的……他们说是去湖里去划船,今天天气这么好,不会出什么事的,但是,这么晚了,也应该回来了啊,啊,对了,他们该不会是回来了又去什么地方玩了吧,又或者……郭府。”

高寨主一惊,忙道:“秀姐,你看这天又是打雷又是刮风的,一会肯定有大雨,我看我们还是去郭府确认下吧。”

秀姐点头道:“好,我们一起去。”说着转身关好门道,“老爹,我们走。”

高寨主忙道:“哎!”和秀姐往街上急步走去。

秀姐和高寨主站在郭府门口,秀姐拍着大门。

一会,却见大门“吱呀”地一声打开,一个家丁露出脸来,却是送信的那个,那个家丁疑惑道:“这么晚了,你们找谁啊?”

秀姐忙道:“我们是高天宝和白爱楠的家人,有急事要找你们家郭少爷。”

高寨主忙道:“对对。”

那家丁不满道:“有急事找我们少爷?到底什么急事啊,要是谁都这样说,我们少爷哪见得了这么多人。”

秀姐急道:“不好意思,我们是来打听的,想问下我们家爱楠,还有天宝他们在不在府里?”

那家丁疑惑道:“爱楠?天宝?这都是些什么人啊,乱七八糟的。”

秀姐一阵尴尬,这时,却见里面一个声音道:“哎,都干什么呢?”

那家丁一惊,忙转身躬身道:“回管家,是……是有人要找人。”

那人疑惑道:“找人?怎么找这里了?谁啊这是。”门推开一点,露出武三来。

武三见到秀姐他们,惊讶道:“你们这是?找人?”

高寨主忙道:“对对,找人,我是找我儿子高力士高天宝还有我小女儿高小鱼的。”

秀姐忙道:“我是找白爱楠的,爱楠他们今天和贵府郭少爷到湖里游玩,这么晚了,还没见他们回来,所以就过来问问。”

武三惊讶道:“啊,原来你们就是白爱楠,还有那个高天宝、高力士他们的家人啊!”

高寨主大喜,忙道:“是是,还请劳烦管家告诉我们一声,我家天宝是不是在贵府上?”

武三疑惑道:“这里?不在啊,他们还没回家吗?”

高寨主、秀姐一惊,秀姐忙道:“管家,是这样的,我们现在都没见他们回来,就以为在贵府,所以就找过来了。”

武三惊讶道:“不对啊,今天他们是和我们家少爷出湖游玩了,但是,因为太阳太大,所以,没过多久,我们就回来了,对,是下午刚到申时我们就回来了,在码头大家就分开了,他们真的没有回家?”

高寨主一惊,急道:“啊?这怎么可能,我们没见他们回来啊,这,这……”

秀姐忙道:“老爹,你别急,别急,武管家,你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回来了?”

武三忙道:“当然是真的,我骗你们干什么?我家少爷眼下正在府里休息呢,要不我带你们进去看看?爱楠、天宝他们真的不在府里。”

老爹一惊,急道:“秀姐,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力士、天宝……小鱼,你们到底在哪啊。”

秀姐心里一阵着急,想了下道:“既然他们不在府上,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如果你们有什么他们的消息,就劳烦管家派人通知下我们,我是十里香的老板娘,想必你们也找得到。”

武三忙道:“一定,一定。”

秀姐道:“那就有劳了,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找找,就先告辞了。”扶着老爹转身往街上而去。

武三忙道:“慢走,不送。”眼看着二人往街上而去,不由得一阵得意,心道,“嗬,你们就慢慢找吧。”

秀姐和高寨主走在街上,高寨主急道:“他们下午就回来了,那到底去哪了,去哪了啊?”

秀姐思索着,心道:“爱楠她要是回来的话,现在这个时候,肯定回来了,看刚才样子,那个武三一定知道爱楠他们在哪,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内情,但是,现在我还是不要告诉老爹的好,免得他担心。”

秀姐心中想定,忙道:“老爹,我突然记起来,天宝他们可能是去一个同学高小六家了,不如,我去那里找找,您呢,就先回家等着,我一找到他们,就马上让他们回家。”

高寨主惊讶道:“小六?我听天宝他们说过,好像还挺要好的,秀姐,不如,我和你一起去。”

秀姐劝道:“老爹,这不行。”

高寨主疑惑道:“不行?”

秀姐道:“因为这个小六的家离这里很远,这时候要走几个时辰才到,要是你和我去的话,就要更久了,况且也不是很方便,不如,老爹您还是回去等吧。”

高寨主想了下点头道:“嗯,你说的也是,我一个老人家腿脚不利索了,走不快……只是你一个人去,又是个女人,这天这么黑,安全吗?”

秀姐忙道:“老爹,你放心吧,我厉害着呢,一般的流氓痞子我都不放眼里。”

高老爹犹豫了下点头道:“嗯,那秀姐你快去快回,我在十里香等你们,回去我还是不放心。”

秀姐点头道:“嗯,那好吧,这是十里香的钥匙,你拿着。”说着掏出一把钥匙递给老爹。

老爹忙道:“好。”接过钥匙。

一会, 高寨主看着秀姐往街上走去,不由得一阵担心,心道:“力士、天宝,小鱼,你们可千万不能有什么事啊,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郭世美和武三在房间里喝酒聊天。

武三看了看门外闪电,笑道:“少爷,您看外面这打雷闪电的,一会肯定是场狂风暴雨,今晚有他们受的了。”

郭世美点头道:“现在看来,连老天也不帮他们,月牙岛,这么小的一岛,恐怕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也没有,一场暴雨,肯定把他们淋成个落汤鸡,我真的很好奇,明天一早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武三笑道:“那还用说,肯定是不成人样了,少爷,这回,您的大仇可算是报了。”

郭世美点头道:“还是多亏了你的计策,我才能完美报仇,来,少爷我敬你一杯。”

武三忙道:“不敢不敢,少爷,干。”

“干!”有说有笑,二人喝得十分尽兴……

屋顶上,秀姐趴在屋顶上,通过屋顶翻开的一个缝隙,把里面的情景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不禁一阵恼怒,心道:“果然是这个郭世美……”略一思索,小心放好瓦片,摇身一变,化作一道白光便向着远处飞去……

爱楠、力士、小鱼挤着躲在一个小小的山洞里面,门口遮着几根松树枝,遮着洞口,洞里窄小得只能在中间生一堆小小的柴火堆,外面电闪雷鸣,狂风呼啸。

这时,却见外面一个声音喊道:“我回来了。”却见松树枝在外面被人拿开,天宝从外面抱着一把树枝进来,放到一边,松了口气道,“这么多应该够用一晚了。”

爱楠忙道:“够了天宝,你快坐下来暖暖身子。”

天宝点头道:“嗯。”说着坐下来,伸出手来放到跳动的火苗上烤火。

爱楠忙道:“你冷不冷,快暖和下。”

天宝摇头道:“没事,不冷。”说着站起来整理了下洞口的松树枝。

一会,众人围着火堆坐着,看着外面的闪电和狂风吹动树枝,听着滚滚的雷声和刺耳的风声,心里不禁越发紧张起来。

突然,“轰”地一声雷响,一道闪电划过洞口,便听见“喀嚓”一声,一株松树的上半部拦腰被劈断下来掉在洞口,把洞口的遮挡的树枝挂掉了,一阵大风吹进来,把火苗吹得乱窜。

众人大惊,忙站起来,天宝急道:“快,快把树枝拉过来,不然一会下雨肯定挡不住!”说着和爱楠、小鱼跑过去要把那半截松树拖过来遮住洞口,但怎么也拖不动。

爱楠见力士惊恐地缩在里面,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出来帮忙啊。”

力士一惊,看了看外面,忙道:“哦!”忙跑出去帮忙。

一会,众人好不容易把松树拖过来,遮住洞口。

天宝整理了下树枝,转身看了看天边的乌云遮住月亮,忙道:“快,快进去,要下雨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跑进洞里,天宝刚进去,只听得一声炸雷响过,大雨便“呱呱”地泼了下来,众人一惊。

众人围坐火堆旁,看着外面狂风大雨,电闪雷鸣,不禁吓得心里一阵惊恐,忙缩着靠在一起,火苗随着涌进来的风猛地跳动,一闪一闪的,映得众人脸色通红红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爱楠气得骂道:“乌鸦嘴,要是你以后再乱说话,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力士大惊。

湖面上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大雨瓢泼地下个不停,一艘小渔船一摇一摇地缓慢地漂在湖面上,缓慢地向着湖中心移动,依稀可以看见一个老船夫身披蓑衣,正摇着船桨,船舱里露出一丝灯光来,却是秀姐坐在里面,秀姐手抓船沿,神色凝重。

那老渔夫转身看了看秀姐,安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月牙岛,再把他们安全接回来的。”

秀姐回过神来,忙道:“老人家,这大风大雨的,还让您冒险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那船夫笑道:“看您这话说的,放心,我在这碧水湖打渔都打了大半辈子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更坏的天气也见过,放心,没问题。”

秀姐感激道:“那真是谢谢你了。”

老船夫道:“客气什么,如果是别人的话,我还真不会出来,但是老板娘您出声,就算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出来帮这个忙,您以前接济我们的大恩大德,我可忘不了。”

秀姐一阵欢喜,忙道:“不用客气,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那老船夫点头道:“嗯,说得对,要是每个人都像您这么的好人就好了。”

秀姐含笑示意,看着船外打雷闪电,心里一阵担心……

高寨主站在十里香门口,看着外面的狂风骤雨,打雷闪电,急得来回走着,搓着手急道:“力士他们又不知道在哪,秀姐去找,又不知道找到没有,现在又是下雨又是打雷的,要是万一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啊?怎么办啊?哎,真是急死人了。”心里愈加地着急。

石洞外面,风越来越大,雨也越下越大,狂风吹得雨横飞进来,洒在熄灭的柴火堆上,力士他们使劲地挤在一处,努力地躲避着洒进来的雨水。

天宝抱着吓得呜呜不已、浑身颤抖的小鱼安慰着:“别怕,别怕……没事的,没事的。”

力士急道:“完了完了……”

突然“轰”地一声,一个闪电下来,把四周照得一片明亮。

爱楠受惊,“啊”地一声伏在天宝肩头颤抖不已,紧紧抱住天宝。

天宝一惊,忙拍了拍爱楠安慰道:“别怕,没事。”

一会,天宝转眼间,突然看到洞口不住地有石头和泥土混杂着雨水滑落下来,隐隐约约还感觉到似乎地底在震动,一惊,略一思索,急道:“不好,快起来,起来,我们要离开这里,快。”说着拉着众人起来。

力士一惊,急道:“天宝你干什么?外面这么大雨,出去干什么?”

天宝急道:“大哥,这个山要塌了,快走,再不走,我们都要被埋这里了,走啊…… ”推着众人往外跑。

爱楠、力士一惊,回过神来,也顾不得外面大雨,忙跟着天宝顶着大雨,往外面跑去……

一会,众人跑到湖边,全身都湿了个透,力士转身看了看,气道:“天宝,你搞什么?山哪里塌了,你看我衣服都淋湿了。”

天宝劝道:“你相信我,我不会看错的。”

力士气道:“不会看错,那你看看那边怎么样?山塌了吗?有吗?什么也没有。”

天宝犹豫道:“这……”

力士骂道:“你自己自作聪明,却拉着我们一起出来和你淋雨受罪,你这个傻瓜,要淋你自己淋,我回洞里面。”说着转身就走。

天宝一惊,忙拉住力士道:“大哥,不要回去,那危险。”

力士气道:“危险?哪有危险?你放开我,你不去,我自己去,放开我。”挣扎着要甩开天宝。

天宝急道:“大哥,不要啊,大哥,真的很危险。”

力士急道:“你放开我,你傻我不跟你傻,放开我……”

天宝急道:“大哥 ,我求你了,别去,那里真的很危险,危险啊……”

爱楠实在看不下去了,奔过去,一把拉住天宝道:“天宝,你别管他,他要去自己去,我们留下来陪你。”

众人一惊,惊讶地看着爱楠,力士回过神来,气道:“好,你们就留在这里陪他疯,都疯了好了,我自己回去。”说着转身便走。

天宝一惊,急道:“大哥,别去啊,大哥……”要上前拉力士。

爱楠拉住天宝道:“天宝,你还管他干什么?让他自己去送死好了。”

天宝大急,急道:“大哥,你回来啊,大哥……”眼看着力士走远,急道,“爱楠,你快放开我,不能让他去啊,那里真的会塌的,他会死的。”

爱楠一惊,犹豫了下拉着天宝道:“走,我们回去,就算抬也要把他抬出来。”

天宝忙道:“快走。”和爱楠、小鱼追力士而去。

三人刚走几步,却突然感觉脚下一阵晃动,站都站不稳,接着响起“轰隆隆”山体坍塌的声音。

三人大惊,晃动响声过后,好不容易站定,忙向前看去,却见对面的山峰塌了半边……

众人惊得呆了,半响天宝回过神来,悲声道:“大哥……”忙跑过去。

爱楠、小鱼半响回过神来,忙喊道:“天宝……”急忙追过去。

爱楠和小鱼追到坍塌的山前,看见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原来山洞的半边山完全塌了,前面乱石堆了一堆,天宝在乱石堆里掏着,急喊道:“大哥,你在哪啊大哥,你回答我……大哥,你千万不能死啊,大哥……”

爱楠、小鱼大惊,忙奔过去帮忙搬着乱石,急道:“力士,力士……”

小鱼都急得哭了。

爱楠搬着搬着,转眼间借着闪电看见天宝双手鲜血淋漓,大惊,忙拉住天宝手,急道:“天宝,你手受伤了……”

天宝一把抽开,继续搬着石头道:“你别管我,我要找大哥,大哥,你回答我啊大哥……”

爱楠一惊,忙上前抱住天宝道:“天宝,你冷静点,这么多的石头,你一个人怎么搬得了,没用的,力士他被压在洞里,已经没救了,没救了。”

天宝一愣,忽而急道:“洞里?对,对,大哥他一定是被困在洞里,他没被压到,他肯定还活着,我要搬开石头救他,救他……”说着又继续疯一般地搬着。

爱楠看着天宝鲜血淋漓的手,不由得一阵心紧,上前一把抱住天宝道:“天宝,你不能再搬了,不能搬了,你住手……”

天宝急道:“你别管我,别管我,放开我,放开我……”挣扎着。

爱楠急道:“我不放,不放……”

天宝一把甩开爱楠,怒道:“你凭什么不要我搬?他是我大哥啊,你知道吗?他是我大哥,我不能眼看着他死,你知道吗?”

爱楠一惊,气极一巴掌打在天宝脸上,天宝一惊,惊讶地看着爱楠道:“你打我?”

爱楠怒道:“打你?我就是要打你,我要打醒你,我知道你关心你大哥,我也担心,小鱼也担心,但是我更担心你……你知道吗?你这样做,根本……根本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这么多的石头,你怎么搬?你怎么搬?你说啊……你看看,这个石头你搬得动吗?搬得动吗?你醒醒吧高天宝。”指着一边的一块巨石。

天宝一惊,看着四周的巨石,一阵颓丧,痛苦地跪下来,磕着头,痛哭道:“大哥,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我不该找到这个山洞,不该啊……”

爱楠上去抱住天宝,劝道:“天宝,你不要这样,这不怪你……不怪你,天宝。”紧紧抱住天宝,一边的小鱼看着,无力地坐倒在地伤心哭泣起来……

这时,却见旁边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道:“天宝……”

爱楠他们一惊,一会,却见那声音又道:“爱楠,你们干什么啊?”

天宝、爱楠、小鱼惊得呆了,半响回过神来,惊讶地转过脸看去,却见力士满脸污泥,趴在路边,显然刚从路边的沟里面爬上来,大惊……

骤雨初歇,岛上的一切都恢复了宁静,力士坐在一棵树下,身子靠在天宝怀里。

天宝疑惑道:“大哥,你不是回石洞吗?怎么……掉到沟里了?”

力士叹了口气道:“哎,都是大哥不好,不听你的劝硬是要回去,要不是摔这一跤的话,我肯定没命了。”

爱楠惊讶道:“摔跤?”

力士点头道:“本来呢,我想回石洞的,谁知道我走到那里,一不小心,脚下打滑,就掉到沟里面了。”

爱楠惊讶道:“这么走运?那……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害得天宝这么伤心。”

力士看了眼天宝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摔到下面,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磕了一下,就晕了过去,我怎么知道你们在干什么?”

爱楠急道:“不知道?那你现在怎么又知道了?还自己爬上来了。”

力士急道:“我……我那是被你们吵醒了,所以就爬上来了。”

爱楠急道:“就算那样,那……那你怎么在下面不喊,非要等爬上来才喊,我看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力士急道:“我有喊啊,只是你们吵得这么厉害,听不见,我肚子又饿,还受伤了,喊不了那么大声。”

爱楠气道:“你别狡辩了,总之,就是因为你才害得天宝为你这么伤心的,你要赔他。”

天宝、力士一惊,天宝劝道:“爱楠,你就别胡闹了,只要大哥他没事就好了。”

力士忙道:“就是,我没事不就好了,你们也不用再为我伤心难过了,这不是皆大欢喜吗?就算赔,我怎么赔啊?你们又没事,我想赔你们几滴眼泪也哭不出来啊。”

爱楠一愣,狡猾道:“谁说哭不出来?我有办法。”

天宝、力士惊讶道:“办法?”

爱楠点头道:“当然了。”说着悄悄伸手在力士的大腿上用力一扭,笑道:“怎么样?现在哭得出来了吧。”

力士一愣,低头看了看大腿笑道:“呵呵,不疼。”

爱楠笑道:“还不疼?”话音刚落,力士便捂着大腿喊着:“啊,疼死我,疼死我了,好你个白爱楠,我跟你无冤无仇,你干嘛扭我。”

爱楠笑道:“你不是要赔天宝眼泪吗?我这是在帮你,助人为乐,懂吗?”

天宝、小鱼看着不禁一阵无奈。

湖边,船已靠岸,秀姐从船上走下来。

那老船夫忙道:“等等。”说着回船上把那灯笼拿下来递过去。

秀姐疑惑道:“老人家,那你?”

老船夫笑道:“没事,我在这里用不着,要我陪你去找吗?”

秀姐忙道:“不用了,你刚才划了这么久,就在这里休息下,我很快就回来的。”

那老船夫点头道:“也好,我在这里看着船等你回来,你自己小心。”

秀姐点头道:“嗯。”说着转身往岛上走去。

秀姐刚走几步,却突然听得岛上传来一阵凄厉的喊叫声,一惊,惊讶道:“这不是力士的声音吗?”一阵欢喜,忙大声喊道,“力士,天宝,爱楠……”

那边树底下,爱楠正在得意着,耳朵突然听得丝丝声音,一惊,忙道:“停……”

力士、天宝一愣,力士疑惑道:“怎么了?不会是又滑坡了吧?我们快离开这里。”说着就要挣扎起来。

爱楠急道:“叫你别动。”按住力士,仔细倾听。

天宝疑惑道:“你听到什么?”

爱楠终于听得清楚,欢喜道:“秀姐,是秀姐的声音,我听到她声音了。”

力士惊讶道:“秀姐?爱楠,你不会是疯了吧,这里怎么会有秀姐的声音。”

爱雪一阵欢喜,忙转身朝着湖边大声喊道:“秀姐,我在这,秀姐……”

秀姐远远地听到爱楠的回应,惊喜道:“爱楠?是她,真的是她。”急喊道,“爱楠,你在哪。”忙朝着岛上奔去……

一会,秀姐奔近,却见几个身影从里面搀扶着出来,在闪电的照耀下,分明就是爱楠、天宝、力士和小鱼。

众人相见,都惊得呆了,秀姐惊喜交集,悲声道:“爱楠,真的是你们吗?”

爱楠激动道:“秀姐,是我,我是爱楠……”忍不住奔过去,一把投在秀姐怀里,激动道,“秀姐……”

秀姐紧紧抱住爱楠,心里一阵激动,激动道:“爱楠……”

天宝、力士、小鱼他们看着,不禁一阵感动。(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