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傲娇殿下求生崽 > 正文
花泽宫师姐到访
作者:当归不归  |  字数:4167  |  更新时间:2021-08-24 23:44:12 全文阅读

扶摇派内众弟子聚集到凉亭之处,远远的便瞧见一少年摇头愰脑,声情并茂的在众弟子中朗诵一首他最近才背熟的情诗,此人便是扶摇派二弟子,陆鸣远!

  “车遥遥,马憧憧。君游东山东复东,安得奋飞逐西风。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月暂晦,星常明。留明待月复,三五共盈盈。”

  “好…”众弟子异口同声!必竟他们还从未听到过如此动人的情诗!

  那身着一袭浅蓝色束身服,身姿挺拔仪表堂堂的少年十分神气的用手挑了挑自己特意留在额前的一缕碎发,故作傲慢的开口道:“肃静,肃静,嘘…”

  众弟子见状纷纷安静了下来,睁着铜铃般大的眼睛好奇的望着自家二师兄!

  见众人安静下来,随即开口道:“知道为什么叫你们安静吗?”

  众人摇摇头,一脸木讷…

  见此,他得意的笑了笑开口说道:“最新一期的小道消息,听说花泽宫的师姐师妹们要赶来我们扶摇了!”

  “什么?”众人一惊!毕竟目前四大修仙门派分别位于东、西、南、北四个不同的方位,并且各门派之间也都相距甚远,若非急事一般情况下也只是书信往来…

  一弟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莫不是花泽宫出了什么事?不然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另一弟子打趣道:“花泽宫位于南海的桃林岛,周围几乎都是海,难不成是被海风给刮了?”

  众弟子一听纷纷笑出了声,其中一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二师兄,这件事跟你念的诗有什么关系?”

  陆鸣远打了个响指,调笑道:“你说你们,真就是个榆木脑袋!我扶摇派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单身汉!上到掌门师叔伯,下到徒子徒孙都没有一人娶到老婆!为什么?因为我们狼多肉少啊!就连我们仅有的俩个小师妹,一位是掌门养女瞧不上我们,至于另一位唉…是个痴儿。”

  众弟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扶摇派这是造了什么孽!

  陆鸣远继续道:“所以这次花泽宫的师姐师妹来,我们必须牢牢抓住这次机会,能不能娶到老婆就靠这一次了!”

  众弟子一听瞬间激动,恨不得现在就与花泽宫的师姐师妹们一吐衷肠!纷纷掌手叫好…

  此时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

  “嗤…还以为传言不准,原来扶摇派还真有另一个名字,叫和尚派啊~”

  众弟子一惊,陆鸣远首先反应过来大喝道:“来者何人?鬼鬼祟祟,敢不敢出来一见?”

  此时一阵香气袭来,一红衣女子飘然而至,众弟子纷纷屏息静气,眼睛直盯盯的看着那女子,目不转睛…不禁连想道: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这句话!

  那女子对着扶摇派众弟子行了个礼,开口道:“我乃花泽宫首徒易茯苓!”

  众弟子又是一惊,但想起刚刚说的那一番话,众人又都羞红了脸…纷纷低下了头挠头抓耳,很是滑稽。

  陆鸣远见状心里忐忑,一是怕到时她在掌门那告众人的状,二是又感到自己人前失态丢了面子,心里不舒服!但他陆鸣远是谁,谁让他不舒服,他便让谁也不舒服!

  他上下打量那易茯苓一眼,流里流气的戏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尼姑宫大师姐啊~不知来我们这和尚派,是想抓哪个和尚回去当相公呢?”

  他上前走到易茯苓面前,贱兮兮的开口道:“大师姐,你看我能不能做你相公啊?”

  “你…”话还没说完,一个同样身着浅蓝色束身服的妙龄少女突然从背后出现打断了她,大嚷道:“二师兄,二师兄掌门师尊叫你过去,说是迎接贵客!”

  陆鸣远不耐烦道:“知道了,知道了,人不在这吗?”

  那妙龄少女一听,转头看向了易茯苓,笑盈盈的向她行了个礼,自报家门道:“我是扶摇派弟子花禹茜!姐姐如何称呼?”

  易茯苓笑了笑开口正准备回答,一旁的陆鸣远不耐烦的又打断了她,开口道:“她呀~花泽宫大弟子易茯苓。好了好了小师妹我们走,把她带到掌门师尊那里去!”

  又小声咕嚷一句:“真麻烦…”

  易茯苓看着那对师兄妹的身影,心想:难道扶摇派的人,都如此不懂礼貌竟喜欢打断别人说话,尤其是那个‘二师兄’!

  不一会,众人来到大殿之中,掌门端坐在上位威仪万千,大殿两旁分别站了扶摇派弟子和花泽宫弟子!

  易茯苓、陆鸣远和花禹茜恭恭敬敬的对掌门行了个礼并道:“参见掌门!”

  掌门微微颌首,叹了口气…苍老的脸上写满凝重,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花泽宫宫主的来信我已收到,我对贵派的遭遇感到十分痛心!我们四大门派本就同气连枝,如今花泽宫惨遭南海鲛人荼毒,我扶摇派自然不能秀手旁观!即日起,我将命我派大弟子韩霜见带领数十名弟子赶赴花泽宫救援,与花泽宫弟子一同降妖除魔,匡扶正义!还花泽宫与南海一片祥和宁静!”

  花泽宫众弟子欣喜不已,易茯苓面露喜色,开口道:“谢扶摇掌门。”

  扶摇掌门欣慰的点了点头,即而转头对站在一旁的大弟子问道:“霜见,此番赶赴南海降妖卫道,你想带谁一起去?”

  原本还在其乐融融的花泽宫弟子纷纷安静下来,扶摇派弟子更是严阵以待,纷纷看向了那站在掌门身旁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的男子,韩霜见。

  易茯苓微微惊讶了一下,心想:之前他一直站在掌门身旁低着头不曾见过他的容貌,现在一看果然是有几分仙姿,看来传闻属实,这韩霜见应当是我辈一代中的佼佼者,是最有希望荣登仙途的人!

  韩寒见微微行了个礼,一双寒潭似的眸子看似不经意间扫过众人,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回禀师尊,此番赶赴南海降服海妖,应当选我派弟子中能力出众者,如此才能显示我派除妖卫道之决心,同时也能彰显我派之大义,方能为四派之表率!”

  掌门用手捋了捋胡子,目光之中对韩霜见大为赞赏:“嗯~”

  陆鸣远见此情景,很是不屑:“切~”

  花禹茜很是不解的看了眼二师兄,小声问道:“二师兄,你‘切’什么啊?”

  陆鸣远面露尴尬,尬笑道:“没事没事,咳~嗓子,嗓子不舒服,没事啊~”

  花禹茜担忧道:“我这有百花消咳丸,二师兄你拿去吃吧!”说完,便从袖口中掏出了小粽瓶,倒出了一颗消咳丸。

  “二师兄,来~张嘴,啊~”

  陆鸣远心中那叫个有苦说不出:“不、不用了小师妹,二师兄没事,二师兄还可以坚持…”陆鸣远吓的东躲西藏,花禹茜跟在屁股后面甩都甩不掉,一时间大殿之上被他二人闹得鸡飞狗跳,众人纷纷捂着嘴偷笑…

  掌门见状,大喝一声:“陆鸣远、花禹茜,你二人在这大殿之上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陆鸣远被这一声暴喝吓的跳了起来:“啊~啊?”

  花禹茜一头撞进了陆鸣远怀里,吓的不敢抬头!

  掌门见状,气的直哆嗦,指着二人:“你,你们…我派不幸呐~逆徒!逆徒啊…”

  韩霜见立刻提醒道:“鸣远,还不撒手!你要抱着禹茜到几时?”

  陆鸣远这时才反应过来,立刻伸手想将花禹茜从自己怀里推出去,可花禹茜就像长在他身上似的,推都推不开…

  陆鸣远一脸无奈,好不尴尬道:“这…这…小师妹被吓坏了,抱着我不撒手,我也没办法…”

  韩霜见走下台来,轻轻握往花禹茜的手,柔声安慰道:“禹茜不怕,有大师兄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被吓怕了的花禹茜微微从二师兄怀里抬起了头,露出一双泪眼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大师兄,看着大师兄对她笑的亲切,花禹茜的心中便没那么害怕了,因为她知道大师兄对她最好了,是不会伤害她的!她慢慢的撒开了抱着二师兄腰间的手,乖乖的任由大师兄牵着她,与大师兄手牵着手站在了一起…

  站在大殿另一边的抚摇派弟子芙瑶,看着大师兄与那小傻子手牵着手站在一起,气的她直跺脚,愤愤道:“不就是个痴儿吗?抢不走我的大师兄!”

  她眼睛贼溜溜的一转,一个计谋便在她脑海里生成,她望着花禹茜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看你日后还怎么缠着大师兄!

  “爹爹~禹茜师妹天生三魂七魄不全是个痴儿,已经很可怜了,您就不要生她的气了~再说眼下还有更着急的事等着您解决呢!”

  掌门吁了口气,看着自己出落的越发婷婷玉立,又懂事孝顺的女儿点了点头,开口说道:“还是瑶瑶说的在理,眼下选弟子赶赴南海才是重中之重!”

  芙瑶顺势说了下去:“爹爹~要我说,此事不竟要派能力出众者,同时也要让我派的新秀弟子出去历练历练,只有这样我抚摇派才能人才济济长盛不衰!”

  掌门点了点头,似乎若有所思…

  芙瑶见事可成,又开口道:“在我看来,最适合的人选应当是,大师兄、二师兄、我和花禹茜以及大师兄所选的其余弟子!”

  “此事不可!”韩霜见当机立断的回绝了芙瑶的要求,表情严肃的看着芙瑶,就连平时吊儿郎当的陆鸣远也难得严肃的附和着…

  “对!不可!”陆鸣远附和道

  芙瑶疾言厉色道:“有何不可!”

  韩霜见奈心解释道:“瑶瑶,禹茜师妹没有七魄,天生残疾资质愚顿也未习得什么法术!你若是要她与我等同去南海,万一出事可怎么办?”

  芙瑶一时语塞,她只知道大师兄对花禹茜和对别人不同,可她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如此在意她!

  芙瑶强忍怒气,笑着对韩霜见说道:“难道在师兄心里,禹茜师妹是一个什么都不能做的废物吗?还是说师兄你以为我扶摇派是一个能养闲人的地方?”

  陆鸣远在一旁早就按耐不住了,他从小就看不惯这芙瑶师妹,总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仗这自己是掌门养女的身份,动不动就拿掌门和扶摇派来压人!她以为她是谁?

  陆鸣远走上前来将花禹茜挡在身后,怪腔怪调的开口道:“呦~听芙瑶师妹这话的意思,禹茜小师妹要是不去就成了芙瑶派的‘闲人’和‘废物’,那我到要问一问芙瑶师妹,修为几何啊?”

  芙瑶皮笑肉不笑的反问道:“二师兄此言何意?”

  陆鸣远挑了挑额前碎发,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道:“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整个扶摇派都知道,芙瑶师妹你呢是掌门的养女,集扶摇派的天材地宝于一身,只不过芙瑶师妹你的修为貌似也没什么长进呐,放眼整个扶摇派除了禹茜小师妹,你谁也打不过!如果说禹茜小师妺是‘废物’是‘闲人’那芙瑶师妹你又是什么?”

  芙瑶恼羞成怒大喝道:“放肆!我乃掌门养女!”

  “够了!还嫌闹的不大吗?当着花泽宫众人的面,你们也不嫌丢人!”掌门一拳将桌子拍的粉碎!花泽宫众人面面相觑,只感到万分尴尬…

  芙瑶见计划不成立刻当着众人的面下跪,悲戚道:“爹爹~禹茜师妹也是我扶摇派弟子,为我派效力本就是应该的,我也是为扶摇派为禹茜师妹着想!若是爹爹因此事要责罚瑶瑶,瑶瑶无话可说。”说罢,眼泪便夺眶而出,哭得梨花带雨让人好生心疼…

  陆鸣远见状,翻了个白眼…

  花禹茜就算是傻,也看出来此事是因自己而起,虽然很是自责,但她无论如何也得去一趟花泽宫!

  花禹茜松开大师兄牵着的手,对着掌门下跪道:“掌门师尊,禹茜自愿与师兄师姐们一同前赴南海,还请师尊成全!”

  韩霜见一听,马上从刚刚的回味中清醒了过来,本欲开口说些什么,掌门的声音打断了他。

  “好,不愧是我扶摇派弟子,霜见、鸣远、瑶瑶路途遥远,可得好好照顾禹茜啊!”掌门语重心长的嘱咐着。

  三人一同向掌门行了个礼,齐声道:“是!”

  芙瑶低着头,可嘴角的微笑却笑的让人发寒:花禹茜这次我定让你有去无回!

  眼尖的陆鸣远瞧见了芙瑶诡异的笑容,眉头紧皱!心中不免感叹道:此去只怕是凶险万分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