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傲娇殿下求生崽 > 正文
海妖的新娘
作者:当归不归  |  字数:4241  |  更新时间:2021-10-08 11:36:34 全文阅读

韩霜见一行人跟随着易茯苓来到了花泽宫主殿

刚一进去就被坐在宫主之位上的绝色女子所惊艳,只见那女子身着红衫肤白胜雪气质出众未着粉黛便已惊为天人,在一众花泽宫女弟子当中可谓是一枝独秀,虽然早就听闻说花泽宫弟子皆才貌出众其宫主更是姿容绝艳冠绝天下,如今看来这‘天下第一美人’的称号确实非她莫数。

“茯苓,快上来让为师好好看看你。”一道清悦的声音传来,包含激动。

此前花泽宫派出的女弟子不久前都陆陆续续的返回到花泽宫,可是原本出去时还好端端的一行人回来后都几乎身受重伤,而自己的大弟子易茯苓更是下落不明,自己是日日盼夜夜盼总算是将自己的徒儿给盼回来了!

易茯苓恭恭敬敬的走到自己师傅面前‘咚!’的一声跪了下来…

“师傅徒儿无能,没能照看好师妹她们,与师妹们走散了…”她跪拜在师傅面前等待着师傅对自己的惩罚!

宫主见状心疼不已,这徒儿是被自己一手拉扯大的,能见她平安无事的回来自己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哪儿还能再去责罚她!

宫主俯下身将易茯苓轻轻的拉了起来,她看着易茯苓心疼道:“瘦了,人也憔悴了…”

“傻孩子你能平安回来就好了,为师怎么舍得怪罪你。”

她抚摸着易茯苓消瘦的脸蛋,眼中含有晶盈的泪光…

“可…可师妹们,我这一路行来都没能找到一个…”易茯苓自责不已,低垂着头愧疚的说道。

宫主笑了笑安慰道:“与你一同出行的师妹都已经回宫了,你不必自责!”

易茯芩一听整个人不可置信道:“真的吗?师妹们都回宫了?”

宫主握住她的手安慰似的拍了拍,笑着道:“回来了,都回来了,宫门交给你们的任务都完成的很成功!”

易茯苓重重的点了下头,很是开心,不竟师妹们平安归来,自己也替宫门搬回了救兵,花泽宫终于有希望了!

一想到陆鸣远一行人她便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立马向自己的师傅介绍起来:

“师傅,您看,左手边的这位正是抚摇派大弟子韩霜见!”

宫主一听,一双美目便顺着指示看了过去,只见来人身姿挺拔站如青松,一身白袍干净赛雪不染纤染,只是往儿一站不需任何言语便能吸人目光引人倾慕,只是气质过于凛冽如高岭之花可望而不可及。

好一个霞姿月韵的美少年,宫主心想。

韩霜见见此,躬身作辑开口道:“抚摇派弟子韩霜见拜见宫主。”

宫主看着韩霜见笑而不语点了点头。

易茯苓继续道:“这两位,一位是抚摇派小弟子花禹茜,另一位是抚摇掌门之女。”

宫主一听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抚摇如此仗义竟连掌门之女都派了过来!

她忍不住多看了芙瑶一眼对着芙瑶笑了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各位若有任何需要尽管开口,花泽宫自当尽力满足。”

“谢宫主!”众人齐声道。

当介绍到最后一位时,易茯苓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因为陆鸣远的目光从刚开始就一直粘在她身上很让人不自在!

“最后一位,抚摇派二弟子陆鸣远!”易茯苓对于他实在不想做过多介绍,因为一想到这个人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薄自己,她就臊得慌!

宫主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徒儿的情绪变化忍不住多看了陆鸣远几眼,陆鸣远自然也察觉到了宫主投射而来的目光,在他心里早已将宫主当成了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当然得在长辈面前好好表现自己!

他冲着宫主灿烂一笑,躬身作辑,恭敬的开口道:“抚摇派二师弟陆鸣远拜见宫主。”

宫主微微有些被这一笑惊艳到了,早就听闻抚摇派一派双杰,先前看到韩霜见时已被他的风姿所惊,没想到另一个竟也稍不逊色,可谓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啊!

宫主看着陆鸣远忍不住赞叹道:“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好好好!”

陆鸣远一听笑的更灿烂了,高兴的开口道:“谢宫主赞美!”

易茯苓在上边看着陆鸣远这勾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心中愤愤不平:该死的陆鸣远连我师傅也不放过!登徒子!笑什么笑!不许你勾引我师傅!

看着自家师傅那奇怪的笑容,易茯苓在心中哭诉:师傅不要再看了,不要被他俊美的外表所勾引啊啊啊…

如果陆鸣远和宫主此刻能够听到易茯苓的心声的话一定会被她活活气死!

“各位,欢迎来到花泽宫,想必你们应该清楚此行的目的吧?”宫主开门见山的道。

此话一出,众人的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虽说是宗门派给弟子们的历练,可对手却是传说中活了十万年的海妖一族!让人不得不感到畏惧。

“听闻花泽宫时常遭受海妖的侵袭,所以家师派我等前来助花泽宫一臂之力。”韩霜见沉声回答道。

宫主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口道:“实不相瞒,我宫中弟子在这几十年间已被海妖掳走数十人!”

“什么?!”韩霜见等人听闻震惊不已!

“海妖何时竟猖獗到这种地步连仙门弟子都敢掳!”陆鸣远愤恨道。

芙瑶听后愤愤不平的道: “简直是欺人太甚!”

宫主见状也只好安慰道:“各位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海妖凶猛异常若无神力难以与之匹敌,我寻求诸位到来是希望诸位能够解救我囚困于海底的弟子!”

花禹茜惊讶道:“救人?难道海妖没有杀了她们吗?”

宫主解释道:“海妖一族皆雌雄同体,修练至五百年后才可幻化人形选择自己的性别,但绝大多数雌性海妖并没有繁殖后代的能力,所以为了让种族得以沿续,雄性海妖成年后往往会在人间选一个凡人女子结亲!”

此时花禹茜惊讶的连眼睛都瞪大了,她不假思索的开口道:“所以花泽宫的弟子被海妖抓去结亲了!”

此话一出宫主及众多花泽宫弟子脸色都变得十分难看!

韩霜见当然知道这句话触到了花泽宫众人的霉头,他连忙转移话题开口问道:“那宫主可有计策?”

宫主一听,眉头微微皱起,她有些为难的开口道:“我们修仙之人到底还是肉体凡体,就算有集大成者也不过是比普通人多活个几百年,可我们终究还是人,人无法在水里呼吸!就算可以凭我们的修为又怎么能在水里战胜残暴狡诈的海妖!”

众弟子一听都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

芙瑶此刻一双偷溜圆的杏眼一刻不停的观察着花泽宫众人…

奇怪?从进宫开始为何放眼整个花泽宫竟找不出一个与自己和禹茜同龄之人?

她疑惑的问道:“宫主,花泽宫弟子众多为何看不见一个妙龄女子?”自己看到的花泽宫弟子年龄似乎都与大师兄差不太多…

宫主似乎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间,许久,她才开口说道:“不知为何,海妖掳走的皆是十五六的少女!”花一般的年纪啊…

芙瑶此刻快速捕捉到了重要的信息,眼晴里一道暗芒闪过,她微不可察的勾起了自己的嘴角…

花禹茜,这次你在劫难逃!

芙瑶故作的迟疑的张了张口,像似在纠结什么事情一样,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那个…我有一个想法,不知…”

众人在百般困难之际,听到有人说自己有主意,这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宫主急忙开口道:“请说!”

芙瑶见鱼儿上钩,心中暗自窃喜,表面上却是一幅难以开口的样子,她故作为难道:“既然海妖只抓十五六岁的少女,那…我们何不派一个人,去给我们打探情报!”

宫主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声音之中难掩悲切:“可是…我花泽宫已无妙龄少女了…”

宫主不知,芙瑶等的就是这句话,她斟酌着开口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开口小声说道:“禹茜师妹今年刚满十六岁…”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花禹茜身上,如果花禹茜此刻身上能发光的话,那她一定是金色的!

“芙瑶!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韩霜见此时彻底暴怒了!他知道芙瑶向来不喜欢禹茜,可他没想到芙瑶竟如此心狠,想至禹茜于死地!

芙瑶被大师兄的这一句暴喝吓到了,一时间竟愣在原地,许久才慢慢发应过来,自己被大师兄当众骂了,大师兄竟为了一个小傻子而辱骂自己!

芙瑶此时只觉得自己心里十分委屈,为什么?为什么花禹茜什么都不用做便能得到大师兄的偏爱,而自己费尽心机却连大师兄的一个眼神都得不到!

凭什么?明明都是一起长大的人,为什么大师兄偏偏选择了花禹茜而不选择自己?明明自己比花禹茜更早遇见大师兄,为什么她一出现就把大师兄所有目光都夺走了?

她明明就是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啊!

内心的不甘一点一点的转化为对花禹茜的仇恨!

花禹茜你果然是个祸害,只有让你消失,大师兄才会变成以前的大师兄,这样我就有机会让大师兄慢慢的喜欢上我了…

对!只要让花禹茜消失,大师兄就独属于我一人了…

芙瑶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装做一幅不可置信又受尽委屈的样子,双眼含泪的望着韩霜见,似在控诉一般,她哽咽道:“大师兄你怎可这般看待我?”

“我与禹茜年纪相访自幼一起长大,我怎么可能会真的害她呢!”

“我只是让禹茜帮我们潜入海底打探消息,到时我会让她随身携带一张传送符,只要事情办好禹茜施展符咒就可以立刻回来!”

“若不是我比禹茜稍长一岁,又怎么会让她去呢…”

芙瑶越说越伤心,最后竟控制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她伤心欲绝的控诉道:“大师兄你好生偏心,禹茜是你师妹难道我就不是了吗?你竟这般不分青红皂白的当众辱骂我,可有考虑过我爹爹的颜面!”

几番言词下来,芙瑶可谓彻底逆转了自己的局势,不竟给自己树立了善良柔弱的人设,也成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博取众人同情!到时大势所趋大师兄无论如何也护不了花禹茜!

此刻花泽宫众人看韩霜见和花禹茜的眼神都开始有些不善了!先不说韩霜见此前言语有失分寸,就拿芙瑶的计划来说也是完全可以考虑的,毕竟芙瑶的计划说不定真的可以帮助花泽宫救回自己的同门!而韩霜见的行为无疑是在破坏她们最后一丝希望。

韩霜见此时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行为是有多么愚蠢!如今竟将自己和禹茜陷入两难的境地!

陆鸣远当然知道她的师妹芙瑶没安什么好心,要说整个人抚摇派他最不愿意得罪的人,除了掌门师尊,那便是芙瑶了!陆鸣远自认在耍心机这件事上他排第二芙瑶就排第一!

他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打了个圆场,他笑嘻嘻的说道:“大家别这么严肃嘛,我大师兄也是关心则乱,各位可能还不知道,我这小师妹呀,她打小三魂七魄不全是个痴儿,把这么重要又危险的任务交给她去办也实在让人有些不放心!”

花泽宫众人听他这么一说,脸色才开始慢慢缓和下来,看花禹茜的眼神也变成了同情…

该死的陆鸣远,总来坏我好事!芙瑶见局势又有了松动,眼中凶相毕露!只不过此刻没人注意到她,不然一定会被她眼中的杀气所震慑!

她站出来缓缓开口:“如果禹茜师妹不去,我们还能有更好的办法吗?”

此话一问,众人也是哑口无言,是啊,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芙瑶见形势有所逆转又开口诱导道:“为今之计,也只能放手一博了!不然,被囚禁在海底的众多师姐师妹们,性命堪忧啊~”

此话无疑是给在场众人施加压力,不去就永远救不了,去了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韩霜见紧紧握住花禹茜的手,手心湿冷一片,花禹茜当然想救花泽宫的师姐师妺,但她不想让大师兄为她太过担心!

她用只有俩人能听到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开口:“大师兄,不怕不怕~芙瑶师姐说了会给我一张传送符的!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韩霜见低头看着花禹茜,看着她天真无邪的面容韩霜见突然感到了一股后悔,或许当初他就不应该妥协,将禹茜带下山!

只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因为花禹茜此刻已大喊一声:“我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