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傲娇殿下求生崽 > 正文
鱼儿夫君
作者:当归不归  |  字数:3019  |  更新时间:2022-04-16 17:18:02 全文阅读

“唔…”好难受…

花禹茜浑身软绵绵的,感觉身上就像压着一座山一样,沉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觉得眼前红彤彤的一片,似乎还有个…男人?!

男的!

“啊!”

花禹茜瞬间被吓的浑身一抖,一脚将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踹下了床!连滚带爬的缩在了床角,用红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个棕子…

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看的刚从地上爬起的某人一愣一愣的…

某人反应过来后,他不咸不淡的拍了拍自己身上并不存在的灰,抬眼,一双湛蓝色的眸子温柔的看着床上缩成一团的小团子,嘴角含笑…

心中则疯狂叫嚣:啊!我的小娘子好可爱啊,怎么办?好想抱抱她~

这么想着,腿却不自觉的迈出了一步,一直在被子里的花禹茜悄咪咪的听着外面的动静,刚一听到那人的脚步声便如惊弓之鸟一般浑身颤抖了一下。

见自己的小娘子这么害怕自己,泉皎的内心很郁闷…

是不是我的样貌太丑吓到她了?

可我的族人们都说我是鲛人当中长的最好看的呀!

连我父王都说,只要新娘子看了我一眼便一定会喜欢我的!

难道,父王骗我……

陷入了对自我容貌深深怀疑中的某人,开始思考人生,最终他决定还是相信自己的父王!

他有些扭捏的咳了一声,双颊泛红,声音如泉水般清澈动听可细细听来却又有些不可言喻的勾魂摄魄,他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小娘子,我长的很好看的,一点也不吓人…你要不要,看…”

短短的几个字,泉皎越说越觉得不好意思,自己好歹也是鲛人族的王子,何曾如此讨好过谁,竟还…还出卖自己的色相!

明明是在冰冷的海水里,泉皎却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浑身哪哪儿都不对劲,尴尬的他只想以头抢地,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某人的耳尖早已泛红…

还缩在被子里的花禹茜听到那人的话突然有些好奇起来…

这人声音这么好听,长的…应该也如他所说的,不错吧…

这么想着,花禹茜鼓起勇气将自己的头探了出来,她的一双桃花眼湿漉漉的如惊鹿般懵懂好奇的上下打量着对面那人,黑黝黝的瞳孔在见到那人的一瞬间放大,眼眸中似乎盛放了夺目的光彩,又似烟花绽放般令人心颤…

此人,生的极美…

花禹茜呆呆的看着那人,被惊艳到说不出一句话,这么会有人长的这么好看…

泉晈见花禹茜痴痴的看着自己,便知自己的美男计成功了,父王说的对,我生的好看,小娘子只要看我一眼,定会喜欢上我的!

这般想着,脸上便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来,湛蓝的眼眸里盛得是一弯温柔的皎月,轻轻柔柔的辅洒在花禹茜身上…

花禹茜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撞进那人湛蓝的眼眸中后就宛如沉入海底,叫人逃不出也跑不掉,只能在那海底中沉沦…

一双冰冷的手抚上花禹茜的脸庞,花禹茜这才意识到,那人竟不知何时走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的抬头,这才好生将那人看了个仔细…

这人年龄看上去不大,像是和二师兄差不多,身姿纤细欣长感觉有些单薄,穿着火红华贵的喜服,肤色白皙细腻细看之下甚至还散发星星点点的莹莹白光,眼睛周围还有细小的蓝色磷片,嘴唇不似大师兄那般浅薄,反而殷红饱满让人看了便想吃上一口,最引人注意的,便是他那一头随意披散着如海澡般曲卷的深蓝色秀发和他那如同星辰一般蔚蓝的眼晴,对了,还有藏在头发里面的尖尖的耳朵…

貌美如妖…

这是花禹茜当时唯一能想到的字眼,以前听师尊说这世上的妖大多美艳勾人,原本以为此前的狐仙姐姐已是天人之姿无人可比,却不想竟还有比她更姿容绝艳的妖!

可是…师尊也说过越是貌美的妖实力也越是强大,最会迷惑人的心智,瓦解人的意志,然后沦为供它们驱使的傀儡…

一想到这,花禹茜慌了…

怎么办?怎么办?此人…哦不妖,生的那么好看,实力肯定也很强大,我那么笨修为又那么低,肯定是打不过人家的!可我又不想当傀儡…

泉皎看着眼前粉雕玉琢的小娘子,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转来转去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好甚灵动活泼…

泉皎感觉自己是越看这小娘子便越喜欢…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见小娘子一个转身猛的将自己压在身下,砸了个眼冒金星,还没搞清楚什么状况,一片温柔便贴上了双唇…

什么?

她,她她她…

她竟然敢“非礼”本王子!

“嘶…”泉皎倒吸一口凉气。

好疼…

小娘子应该也是第一次,胡乱又莽撞的啃咬着自己的双唇,明明嘴上很痛,可心里却莫明的甜滋滋…

小娘子应该也是喜欢我的吧?

不然她为什么会亲吻我?

为什么…会那么主动?

虽然她亲的本王子很疼,但…看在她是自己娘子的份上,本王子就勉为其难的原谅她了吧!

这般想着,一双骨骼分明的纤纤玉手便附上了花禹茜的后背,试图与她加深这个突如其来的吻…

花禹茜心跳如鼓,全身热乎乎的,脑呆也跟晕晕乎乎…

“唔…”

花禹茜有些气馁,师尊没跟我说过,与妖结缔"血印"会有这些奇奇怪怪的反应啊…

脑子里乱作一团,思绪也开始渐浙纷飞…

“禹茜啊,你可知何为血印?”

望着眼前一脸慈祥仙风道骨的白胡子师尊,花禹茜好奇的摇了摇头…

师尊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缓缓开口:“禹茜,你天生魂魄不全能活下来己实属幸运,为师不期盼你将来能有什么大的作为,但身为修仙之人又是我抚摇派的弟子,一些世间常理还是要懂的。”

“你明白,否?”

花禹茜点点头,稚嫰的童声开口回应道:“弟子明白了~”

师尊看着老实乖巧的花禹茜点了点头,继而解释道:“血印,是一种与妖结缔契约关系的术法,凡世间之妖无论种族大小、实力强弱,都会存有一滴精血藏于舌尖,这是妖在生死存亡之际用来救命的一种手段!”

“据我所知,这精血于妖而言极其宝贵,一生只能拥有一次,因此在妖族中只有极为亲密的妖侣才能共享对方的精血结缔血印!”

花禹茜挠了挠头,不解道:“那和人有什么关系呢?”

师尊一听,大笑道:“好问题!”

“按理来说,人与妖是很难结缔契约的,不仅是因为身体构造的不同,更因为妖生性难驯,除非它自愿,不然没有谁能强迫其结缔契约!”

花禹茜一听,恍然大悟,开口反问道:“那怎样才能让妖心甘情愿的与人结缔契约呢?”

师尊讳莫如深的笑了笑,继而缓缓开口:“唯有,情…”

小小的花禹茜不解其意,疑惑的开口:“情?”

许是察觉到了小娘子的心不在焉,泉皎有些气愤,便发泄似的狠狠咬了花禹茜一口…

“唔!”花禹茜意识回笼,感受到嘴唇上突然传来的疼楚,让她有些生气又有些委屈,她突然不想跟眼前这只妖结缔契约了,这么凶,谁管得了…

想罢,便伸出手企图从他身上爬起来,泉皎察觉到她的意图,可他不想就这么放过小娘子,是小娘子先亲的他,招惹的他,怎么能说不亲热便不亲热?说起开就起开?

不行!

一时气恼便不顾眼前人的抗议,一翻颠倒便直接将花禹茜压在了身下,双手禁锢住嫰白的皓腕,俯身亲吻住娇柔的软唇…

花禹茜感觉到胸腔内的氧气正在一点一点的掠夺待尽,口中小妖精的舌头不停的与自己交缠…

她并不知道这种亲密的行为意味着什么,但她很不高兴,也许是气愤,也许是委屈,花禹茜只觉得难过,一滴泪从眼尾划落流入发鬓…

“唉…”泉皎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拭去花禹茜眼尾的泪。

“别哭了好吗?我会心疼的…”泉皎有些泄气的说道,真是拿自家小娘子没办法啊…

花禹茜一听,抽抽泣泣呜咽的问道:“那你…你还…会不会…亲我?”

见身下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美人泉皎突然起了份逗弄的心思,他戏谑的说道:“亲…肯定还是会亲的,毕竟谁叫你是我的小娘子呢~”

花禹茜一听,哭得厉害了,泉皎突然有些头疼,他发现她的小娘子真不是一般的会哭…

他急忙哄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我以后不随便亲你了好吧,你别哭了…”

花禹茜听完才慢慢停止呜咽,继而像想到了什么,又急忙开口说道:“那,那你,也不许杀我!”

泉皎一听,先是一愣,忽得便笑了出来,看得花禹茜一阵心跳如鼓。

他温柔注视着花禹茜,开口笑道:“放心,不杀你,我留你将来还有大用呢~”毕竟老婆要是屎了,谁来帮他暖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