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错付真心
作者:盐韵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2021-08-26 10:12:36 全文阅读

“唐小姐,你现在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唐婉君的唇色,一刹那掩饰不住的暗淡,她怔怔抬头,半晌才犹豫着问:“能不能打掉……”

医生瞬间有些诧异的打量她全身,闪着怀疑的眼神问:“唐小姐,你目前已经少了一根输卵管了,本身就受孕艰难,如果这次要打掉,可能以后很难有自己的孩子了。”

“我知道……我只是……”

她苦涩开口,却不知从何说起,声音颤着,仿佛在发抖。

从她刚一进来,医生就注意到她一直情绪不高的样子,除了没丈夫陪同以外,这位唐小姐面容姣好,举手投足间礼貌周全。

年纪又小,不像是出去跟人乱搞的样子,可病历单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唐婉君,女,22岁,已婚,之前流产一次,还是宫.外.孕,直接让她身体基本濒临入院治疗的边缘。

看她仍在发抖,女医生柔和了脸色:“唐小姐,以后日子还长,你可以回去跟丈夫商量一下再决定,身体是自己的,可孩子是两个人的……”

唐婉君的心头一颤,似是燃起了最后的希望,缓缓道。

“我会回家跟丈夫商量的。”

医生看她神色仍惨白,嘴里的后半截话又咽了下去,抚慰般对着她笑了笑。

唐婉君站起来,将检测的各项报告纸张都塞入包中,匆匆往外走。

……

10点,傅家宅院只有一个老保姆给她开门,披上毛毯,好好坐在壁炉边暖和一下。

跳跃的火苗蹿腾着往上升,周身温度逐渐恢复后,唐婉君摸出手机,屏幕打开,依旧是那个熟悉的页面。

今晚能回来吗?我有重要事情找你。——婉君。

她微信已经被拉黑了,只能换了新号码给他发短信,怕他认不出,才小心翼翼的备注了,婉君这两个字。

从4点—10点,没有任何回复。

唐婉君狠狠咬了咬下唇,开始打电话。

滴滴滴,无人接听。

她还想接着打,可下一秒手指抢先按了挂断。

大门处,轿车声伴随着门外保姆惊喜的话语,竟然是傅云深回来了!

她猛地站起身,借着镜子上的反光,照了照自己,瘦削的身材,惨白的脸,他最讨厌的样子……她匆匆掏出口红,将唇瓣染上颜色,刚一转身,男人冰冷的话语就在耳畔响起。

“唐婉君,你是不是犯贱?”

即使两人亲密无间,可她仍抑制不住的发抖,放轻了声音问他:“我有件事想……”

“离婚吧”

男人的耐性似乎已经耗尽,站起身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迎头就是一份协议书甩了过来。

“啪”的一声。

不偏不倚,正砸在她的脸上。

听声就知道,男人丝毫没有留一点情面。

唐婉君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痛一片,整颗心犹如坠落冰窟,寒意一瞬间蔓延全身。

“为什么?”

略有些颤抖的声音响起,女人面上一片难以置信,柔嫩的脸颊已经快速泛起红肿,看上去令人心惊。

她这幅泪光盈盈的样子却一点也没有激起眼前人的怜惜,一想到还躺在医院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傅云深的胸中就翻涌出滔天的怒意。

“为什么?唐婉君,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没数吗?如果不是你安排车祸,柔柔会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吗?”

冷冽的声音里包含着数不尽的怒气。

唐婉君错愕的抬起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傅云深步步紧逼,“那我就再好好提醒你,她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生死未卜,你最好祈祷……”

“我祈祷什么?我问心无愧!”

唐婉君直直地盯着眼前的男人,虽然被他浑身散发的冰冷所压迫,背却依然挺直。

“你说什么?”

像是没有听到一般,傅云深薄唇轻启,字字寒凉。

唐婉君咬了咬唇,心下苦涩,却还是坚定道:

“我说,我什么都没做,你误会了”

对上可怕的目光,唐婉君握紧了手,修长的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生生把委屈的眼泪逼了回去。

傅云深却像是被彻底激怒一般,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好得很,我向来知道你脸皮厚,没想到你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也是一流,祸害傅家不够,连自己的妹妹都敢下狠手!”

“我傅家,决容不下你这般恶毒的女人!”

他手上的力度极大,唐婉君如何也挣不开,一张小脸被硬生生憋得通红。

她从来没想到,原来在他眼里,她竟是如此不堪!

蓦地,傅云深手一松,唐婉君的身子便狠狠砸在地上,出于本能的护住小腹,剧烈咳嗽起来,那人却是连看都不屑看一眼。

“签了字,就滚。”

冰冷的话语撞击着唐婉君的耳朵,身上传来的疼痛提醒着她这不是噩梦。

一颗心如撕裂一般的疼。

原来疼到极致的时候,是哭不出来的。

看着他挺拔冷漠的背影,唐婉君的嘴角扬起一丝自嘲的弧度。

这些年来,但凡是唐柔出了些差错,他都能怪到她的头上来,不问原因,而这次,竟然是直接要和她离婚!

她的肚子里,还有着他们的孩子啊!

蓦地,小腹传来一阵绞痛,像是在无声的提醒着什么。

再抬眼时,她的目光已变得坚定。

“好,我签。”

听见女人吐出这话,傅云深心中泛起一丝异样,回过头就见她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名字。

一笔一画,缓慢至极。

见他转身,唐婉君把签好字的协议书放到一边,转身就要离开。

傅云深的目光落到上面,她的字迹十分张扬,就和她的人一样,令人生恶。

“站住。”

短短的两个字,拉回了女人的脚步,唐婉君收拾好眼底的情绪,慢慢转过身来。

“不知道傅先生还有何贵干?”

忽然听见这样生疏的称呼,再看她一脸的疏离,傅云深没来由地一阵烦躁,而后怒极反笑,寒意蔓延开来。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听到这样的反问,唐婉君脸色刷地一白,几乎颤抖着问出口,“你还想怎样?”

“唐婉君,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你曾经做过的一切,我现在都一点一点还给你。如果她死了,我要你全家都给她陪葬!”

听到他亲口说出这些话,知道他真的会这么做,唐婉君的身形猛地一晃,强装的镇定倏然倒塌,心口一抽一抽的疼。

“唐婉君,这一切都是你活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