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古代少女宋二丫的生存日常3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2737  |  更新时间:2021-11-18 09:51:05 全文阅读

宋大郎回来的时候。宋大丫已经把菜端到了桌子上,一家人准备吃晚饭了。

“大哥快吃饭了。”宋大丫脆生生的叫人。

“嗯,来了。”

宋大郎有点魂不守舍,脑子里有个鹅黄色的身影在晃动,吃饭也心不在焉。

宋瑜儿不明白宋家人是怎么变成极品的。

宋二丫那世,为了给宋大郎娶妻可以把在家存在感极弱的宋二丫卖高价送入青楼,他们纯粹是把宋二丫当一个物件,只在乎价高者得。

而这辈子的宋瑜儿决定快刀斩乱麻一有机会就断了亲缘。

宋瑜儿暗自观察宋大郎,这人有变身跟踪狂倾向,时不时会出现在金灵音的周围。

黄天不负苦心人!

终于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记忆中英雄救美的桥段发生了。

蹲在房顶的宋瑜儿看宋大郎把金灵音护在怀里,又拼命踢打那流氓头子。

硬是让他拼来了转机,挑担的卖货郎唱着货品名越走越近,也惊走了一众流氓。

然宋大郎却没松开怀抱女孩的手,甚至还拍了拍女孩后背,似在安慰她。

看到这宋瑜儿啧啧嘴,宋大郎好心机啊!

要知道在古代走货郎就是八卦日刊呀!

女孩的名声有多重要?这样的情景暴露在一个八卦日刊面前想想都社死。

女孩回过神挣脱宋大郎的怀怉,眼神惊慌又委屈。

良好的家教让她不得不向宋大郎道谢,并取了自己的帕子让宋大郎擦伤口,提出带他去医馆瞧瞧,治一下伤。

宋大郎倒是表示自己皮糙肉厚,不用去医馆反而要送女孩回家。

女孩哪里会同意,只说自己去的地方就在附近,不用送,慌忙跑远了。

而宋大郎稍稍把那张被主人遗忘的手帕塞到怀里,目送女孩惊慌离开,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宋瑜儿又啧啧了一番,再次感叹宋大郎好心思,定情信物都到手了。

看到这里宋瑜儿明白在宋二丫那世,金家的那番操作也许是有意为之的。

没了看下去的兴致也悄悄地离开了。

往后的日子,宋瑜儿也没有再往山上跑,留在家里看热闹,接下来宋大郎的一顿操作真是猛如虎!

“娘,你帮我找媒婆到金家提亲吧!”宋大郎略带羞涩的对着林氏说。

“啥,你说啥?金家?儿啊,金家门第太高我们碰不上呀。

金家那姑娘我见过,不但漂亮还有那啥叫知什么达什么的?

就是跟我们家不配呀,人家家里都是读书人,看不上咱。”

林氏当然不同意,苦口婆心对宋大郎说着。

“是知书达理,你没试怎么知道人家不愿意?金姑娘愿意的,她还给了我她的手绢呢。”

说话同时那羞涩高兴的样子竟然让宋瑜儿觉得那是真的。

宋大郎不会真的这么想吧?

或许宋瑜儿存在感太弱了,母子俩也没有背着她一个说一个听。

宋大郎倒是有说书人的潜质,把一件狗屁倒灶的事说成英雄救美,还那么唯美,简直就是一见钟情的典型代表。

相信儿子的母亲被宋大郎这么一忽悠,当即表示要去找媒婆,早点把这个事情给定下来。

并且大舒一口气,大有一种哇,我儿子竟然把自己的婚事给搞定了,真是太能干了。

那欣慰的目光看着宋瑜儿只打颤,肉麻兮兮的。

这边金灵音惊惶未定的找到了他的双胞胎哥哥,金二哥看到妹妹的样子,吓了一跳。

“灵音,你怎么了?”

“二哥快带我回家,我想回家。”

说着眼泪叭嗒叭嗒往下掉,到底是个小姑娘,并没有经历过这些。

“好,好,我们回家,我们回家。”

金二哥忙不迭答应,兄妹俩形色匆匆的往家里赶。

回到家中,自然是经历了一番问答。

金父听着间眉头紧锁,小姑娘经历的少,想事情以为只是个凑巧,但金父他可不是白活的呀,总感觉有一股浓浓的算计。

“灵音,你找找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掉了?”金父开口询问。

金灵音当即查找了一番。

“没,东西都在。”忽然又惊呼。

“啊!我的手绢给了那人用没有拿回来。”有些懊恼的跺了跺脚。

“这?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吧?这人好像是我们村子上的,还遇见过几次,挺和善的。”

“但愿吧!”

金父没有再说什么,但紧锁的眉头足以显示他有多忧心。

不知那人谋的是什么,如果是钱财的话还好说,怕就怕……

金父并没有把他的担心当众说出来,只是到了晚上与老妻偷偷商量,找到那个小伙子,希望能许以重金把傻闺女的手绢换回来。

可来不及等他们作出反应,事情就朝他们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

宋大郎和林氏动作很快。

就在第二日林氏就匆匆找了媒婆,带上提亲用的一些礼品直接找上金家去提亲了。

打的个金家上下一个措手不及,只能推说家里要考虑考虑,并让他们先把礼带回去。

金灵音躲在屋里只掉眼泪。

虽然说自己不可能找上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但也不愿意找个文墨不通的农家汉呀。

金灵音理想的成亲对象是像大哥和爹爹那样的读书人。

宋瑜儿并不参与到他们之间的博弈。只是来回两边看热闹,看他们一边下一颗子儿到了最后收官的时候。

终是卡在三十两彩礼的关键点上。

宋瑜儿对金家的作为不作评价。

门当户对是正理,但他们处理婚事的态度有问题。

你有风骨你倒是强硬点呀,直接表示我女儿就是在家里做一辈子的老姑娘也不嫁你,无论你出多少礼金都不嫁,斩断宋大郎一切遐想事情也就容易过去。

何苦以这种刁难人的方式来拒绝了人家,当人家倾家荡产卖儿卖女,也要来求娶你家闺女时,你又该如何拒绝?

那不是把自己闺女架在火上烤吗?

最后还不是骑虎难下把闺女嫁了。

结了仇怨的亲事,金灵音也过不了什么好日子。

背后的闲言碎语难道会少吗?

因为三十两的彩礼卖掉小姑子这个事情就是一根耻辱柱永远钉在她的身上。

现在已经到了金家提出三十两彩礼的事。

宋大哥那个酸爽啊,家里确实拿不出那么多银子但是让他放弃,他又千难万难。东拼西凑下家里最多拿得出二十五两。

其实缺口哪里只五两呢?

之后的婚礼喜宴,新房的布置,又是回门礼还有零零碎碎加起来也有不少钱,那缺口至少要十两往上吧。

该从哪里找这笔钱呢?

他爹娘倒是让他放弃这门婚事,说是高攀不起,家里实在没有办法了。

宋大郎自然是不同意的,已经走了九十九步了,哪里还会舍得放弃?

要不让大妹早点议亲,拿她的彩礼来填补这个缺?

宋大郎的脑子在这一刻无比的灵光,想的都是一些缺德的主意。

但是这个事情不能由他一个做大哥的提出来,最好是他娘来说。不行,这还不保险,我还要再想个辙。

宋大郎面无表情,家里人都不知道他心里的打算。

心里记挂着事,宋大哥也没有心情到地头做事,来到镇子上找到了那熟悉的货郎,想向他打听一下有没有来钱快的事。

“来钱快呀,你家不是有两个妹妹吗?

卖掉一个呗,听刘牙婆说,这几天县城里的张大户家在买人就要一些八岁上下的小女娃,小男娃。

那张大户家可是个好人家他们会给孩子的父母八两左右,平日还有月钱拿呢!

但是要签死契,你做得了主吗?这是个来钱快的事。”

那货郎开玩笑似的说。

“是吗?”语气是那么的不确定。

“哎,我说你们家还没到卖儿卖女的地步吧。你那两个妹妹可都很乖巧懂事的,你也舍得?”

“呵呵,我就是打听打听。”

宋大郎倒没有和他多说什么。只推说有事就匆匆往回家里赶了。

货郎盯着宋大郎的背影,这宋大郎不是那么没谱的人吧?

宋大郎和金家姑娘议亲的事情他也听说了。只说因为彩礼的事情谈不拢,这是想赚快钱筹彩礼吧。

货郎压下心中隐隐为宋家二姐妹的担心,别人家的事他哪管得了那么多。遂摇了摇头放下心思,继续卖货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