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古代团宠的小姑2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458  |  更新时间:2021-12-06 16:54:01 全文阅读

郭郎中正手忙脚乱,一边安抚宋幺妹一边要应付那些街坊。

宋幺妹哭得好不可怜,只嚷嚷着不认这门亲,让郭郎中去退亲,他家要娶就娶那欠了药钱的,反正她是不认账的。

宋湖宋泊兄弟二人大惊,挤进人群,就想上前要抓住宋幺妹。

宋幺妹早就看到这俩货了,提防着闪身就躲在了郭郎中的身后,张嘴就怼。

“你兄弟二人不要打我,我是你们小姑,你们两可是读书人怎么一点长幼尊卑都不分,在家里欺负我,打我也就罢了,

在外头还要动手,我,我要找你们的先生让他知道你们是坏学生,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

一席话,兄弟二人不敢动了,只能好言相劝。

“小姑,我们大家找你都找疯了,村里村外全都找遍了,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走吧,我们回家吧,回家再商量……”

说着又要动手拉人。

“不,我不回去,呜呜呜……你让郭郎中去退婚,退了婚什么都好说。”

边哭边闪躲着。

几人就这么僵持着,引来了一众的看客,一波接一波。

这时济世堂内间傻小子听到外边闹闹哄哄的,以为有什么热闹好看。也不管看顾自己的人蹦蹦跳跳就出来了。

“爹爹是耍猴戏的来了吗?我要看,我要看!”开心的不得了。

有街坊认识郭郎中的傻儿子,又起哄。

“郭郎中,你家儿子出来了,你让他认认看,认识这个媳妇不?”

傻儿子一听媳妇两字,连忙朝他爹看去,

“爹爹,我媳妇来了吗?在哪呢?我要带我媳妇去玩。”

众人大笑,“你看,不躲在你爹背后吗?认得不?”

傻子能听懂人话,闻言果然朝他爹背后看去,却只见一个黑黑瘦瘦的丫头,蓬头垢面,脏的不得了。

“不是不是,这不是我媳妇,我媳妇可白可漂亮了。爹爹你搞错了,这不是我媳妇。”

然后一个劲的在那闹郭郎中,郭郎中一个头两个大。

宋幺妹听了这话心里了然,原来这傻小子一开始看中的就是福宝。也不知他爹为什么要这样子操作,以宋幺妹代替福宝许下了亲事。

那宋家的两兄弟,听了不由暗暗叫苦,被这么一闹福宝的名声算是完了。

当下顾不得其他,就下死力要去抓宋幺妹,想把她带离这里先离开再说。

宋幺妹哪里会让他们抓到,她一溜烟跑到了傻小子面前大喊着,“郭家哥儿,你媳妇是不是宋福宝?”

小傻子一听宋福宝的名字连忙承认,

“是呀,是呀,我就是要福宝儿做我媳妇,我媳妇可漂亮了,圆圆的白白的,摸起来可软了。”

还白了她一眼,嘴一噘,

“哪里像你太磕碜人了。”

眼里嘴里的嫌弃是人都看得出来。然而话里说出来的意思,那就让人觉得意味深长,摸起来软软的……

坏事传千里,宋福宝和这个郭傻子的三二事终究还是传了一个又一个的版本,被绑在一起了。

说实话,郭郎中他是没什么损失的,是宋福宝也好宋幺妹也好,反正总有一个是他家的。

他只是懊恼一开始就弄错了人,但宋家的两兄弟确头顶冒烟急得不得了。

两人到底年岁还小,遇到事了只想着找家人,但他们却小看了舆论的力量,可不会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只会越传越离谱。

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突发事件,两人两眼一对,宋湖就跑出了人群,他要回去搬救兵。

宋幺妹看这济世堂闹得不可开交,心中暗爽不已,目的达成也准备要走了,婚事退不退有什么关系的?

她来这里只是为了将这个事情闹出来,这种婚约拿的住谁呢?好笑。

留下这一大摊子的鸡飞狗跳,幺妹边抽噎着边往人群外走了。

过来闹这一出之前,她就想好了自己要到府城去,大城市龙蛇混杂,谁在乎多出来一个小姑娘的。

府城大,机会多,生活也方便,在几个古代世界她都存了一点银子,吃用的银子倒是不缺的。

宋幺妹找了一家成衣店,给店家些银子,就在他们店里做了一番洗漱,买了两身男童的衣服换上了。

不得不说在古代就是这点不好,女子出行没有男子方便。

原主这些年吃的少,也吃不好营养没跟上,所以长得瘦小。

穿上男装的话就是个八九岁的男童,加上她行事爽利,说话利索。真的没有人怀疑她是女扮男装的。

最主要还是她太黑了。

午时,一个黑小子到车马行看有没有去府城的车队,他的运气不错,还真有个车队要去府城。

原来是镇上林家要搬到府城去了,林家的女眷们上路实在不安心,就雇了个车队一路安排行走食宿。

去府城,以他们的速度至少要走四天,装满箱笼行李的马车足有二十多辆,再加上坐人的还有十多辆。

一个车队浩浩荡荡的,就这样还是轻车简行了。

宋幺妹不由感叹,古代出行真不容易呀。有条件的人家也都害怕出远门,更何况是那些贫苦人家。

宋幺妹忽然想起,几年后宋家到镇上买房子,似乎就是买了林家的房子,那是林家的祖宅,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要卖掉。

被宋家买走后,宋福宝经常带着她的小侄儿在花园子里玩捉迷藏,不知碰了什么机关?

找到了林家祖宅藏着的金银珠宝,这才发了家,原先都只是小打小闹来着。

幺妹三哥的儿子宋熙还从中选了一块玉佩,进京考中进土时候,凭着玉佩就被当今相爷选中做了小女婿可谓一步登天。

至于林家后来怎么样,她不得而知。

现在看来,林家就是被安排给宋家人从人,送钱财,送人脉的工具人设呀!

也不知道他们家祖上怎么回事,这么重要的密室,竟然不留只言片语。

还是他们祖宗,真的这么佛,要考验后辈的人品会不会爆发?

这边林家人看宋幺妹一个小孩儿只身赶路引发了同情心,在林老太太的允许下让他同行,并让家里下人好生照顾着。

宋幺妹自称宋瑜,家中已无人。要去府城投亲,若真找不着亲人,就留在府城谋生,总有条活路的。

一路上车排长龙,林府女眷一般都躲在车里并不怎么出现,他一个小孩子,人家没让他做什么事情,反而对他照顾有加。

这是受了人的恩惠了呀,幺妹寻思着要怎么回报人家,或许找机会把他们家祖宅密室的事情告诉他们,不过事情倒也不急还早着呢。

期间车队停下来埋锅造饭,宋幺妹也没有吃白食,她拿出弹弓在树林子里钻来钻去。

没一会儿就提着一只肥兔子两只野鸡出来交给厨娘,让她拿去做了加菜。

这时林管家过来赞赏的拍拍他的肩。

“瑜小子,看你就是有本事的,以后肯定是能混得风生水起,小伙子有前途。”

宋幺妹这话不好接,只仰头望着林管家笑,笑的星眼璀璨。

路上的日子虽慢也快,四天后也安安稳稳的来到了目的地府城。

一到城门口就有一中年男子,领着几个人来到林家老太太的马车边,撩开一跑就跪下给老太太磕头请安,嘴里直道。

“儿子不孝,没能亲自去老家接母亲,让您老人家受委屈了。”

双方自是一番哭诉,但到底是在外头稍收敛情绪,准备打道回府。

宋幺妹趁机跟林管家告辞,问是不是要到林老太太跟前辞别,她到底是经老太太同意跟着车队的,于情于理都要跟老人家道个别。

林管家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看瑜小子行止有度,谈吐不俗。

暗讨这小子不是简单的角色,当下到老太太的马车旁,跟陪在一边的林老爷禀报。

听了管家的说辞,又看看疲累的老娘想了想,让管家拿了十两银子给那宋瑜,只让林管家回了。

老太太累得狠了,现已在马车里歇下,不方便叫醒。

让他有机会再到府上来拜见老人家。管家也觉得并无不妥,也就这么回了宋幺妹。

宋幺妹当然不会计较,只想着今次受了人家的恩惠。

想着以后站稳脚跟,便回报人家,至于给的银子他当然不会要,只跟林管家说过段日子安顿下来,他会去拜会的。

然后就告辞自己离开林家的车队往市中心去了。

府城名叫齐宁府。

三面环山,一条大江穿过两座大山之间,经过山坳间的盆地形成一个巨大的湖泊镜湖。

镜湖西边的连接的大江被诗人称为玉带江,从两座大山中间穿而过,河水湍急,峰岭险峻,因此引许多文人墨客游览观赏。

沿山崖边开凿了一条山道,只单辆马车方能通行,宋幺妹他们就是从这条山道来到府城的。

那些文人却都喜欢乘船随江逐流,立于船头,听两岸的猿啼鸟鸣,顺流而下一路惊险异常,直到抵达镜湖方能减缓船速。

镜湖东边是玉带江的另一头,江面宽广水流缓慢,江的尽头就是入海口,所以在府城船业渔业都尤为发达。

城中偌大的湖泊镜湖将依湖而建的齐宁府分为北城和南城。

北城贵南城富,富贵人家一般都沿湖而建偌大的宅院可谓是湖光山色尽在家中藏。

而平民百姓则往大山那边蔓延。

可以说齐宁府地理位置相当优越,四季分明鱼米之乡,又是文化旅游城市。

这里的平民生活富裕,虽没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但也很少看到乞丐难民。

官员到了这里也容易做出政绩,这么好的地方,皇帝也不能将它交给贪官污吏。

一直以来在这里的人都比起其他城池的人都过得自在,安居乐业在这齐宁府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文人都喜欢到这个地方来养老,所以齐宁府文风很盛,家有余钱的都乐意将儿子送到各个学堂。

齐宁府的蒙学堂特别多,他们只收五岁到十二岁之间的小儿,几乎相隔几条街就有一个蒙学堂。

每个蒙学堂只收十来个学生,宋幺妹打听到府城女学都有好几个呢。

幺妹越了解越心惊,这个国家或者说这个府城真不错呀,可惜府城辖下的出了一个宋家村,而宋家村还有个奇葩的老宋家。

闲逛了两天,幺妹还没有想好要给原主找一条怎样的事业线,什么样的事业既赚钱又不惹眼,清闲又不讨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