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古代团宠的小姑4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508  |  更新时间:2021-12-06 16:54:08 全文阅读

最后闻山长终于问出了,“瑜儿,你给闻伯父送了这一番大礼,那所求又为何呢?”

“闻伯父前面我就说了,我特别喜欢鹿鸣书院,非常想到书院里学习,可是我还没有达到入学的标准,还因为我自身的原因,

一生都不能走科举之路估计这辈子都不能入学鹿鸣书院,所以我在想,

如果这商业街建成,我要拥有其中的一家店铺,然后在书院附近造一个宅子,

平日在铺子里读书卖书,刻章绘画,晚上就回宅子里,遥看书院灯光,灯熄我便歇下,晨钟歊我便起,

岂不美哉!”

说话间面上的表情竟充满了向往,让闻山长不由心里一酸。

经不住他脑补,有些隐士家族会有一些奇葩的家训,对子孙多有约束,看来瑜儿就是这样的家族出身了。

若是资质平平的后辈,平凡一些的话也无妨,但一些天纵奇才如瑜儿这般,岂不是可惜可叹。

就冲他给自己送来这一份大礼,他日自己定要回报一二。

“瑜儿,你且放心。这商业街落成之日,你闻伯父就将这最大最好的铺子,送到侄儿手中。

至于你说要在书院附近盖着宅子,那好办,瑜儿你出设计图纸,选好位置,在文化城开工后就一并盖了。

只这宅子的设计图纸也要如这般写实,如何?”闻山长说得真情实意。

“如此,多谢闻伯父,侄儿改日就将设计图交给闻伯父!”

宋幺妹忙不迭答应了,两眼闪闪发亮,此行算是成功一半了。

闻山长虽说是鹿鸣书院的执行人,但是这般大的举动还是要与自己的老师第二代的山长沐霆之商量的。

带上鸟瞰图,兴冲冲的就要去找沐霆之。

闻兰辰以自家子侄的身份,将宋幺妹安排在鹿鸣书院,自己居住的院子里,让他可以提前感受鹿鸣书院的学习氛围。

给他准备了出入书院的门牌,旁听卡,住宿卡一应俱全。至于饭食安排一并交给了自己的三弟子应璋。

闻兰辰这一去少说也要十天。

临走时他把宋幺妹交给自己的三弟子鹿鸣书院的大师兄应璋应举人。

宋幺妹在刚听到闻山长介绍大师兄的名字的时候,就秃噜嘴了。

“应师兄的名字不会出自于弄璋之喜吧?”

给他取名字的人对于师兄的出生该多么的欢喜雀跃呀!

应师兄肃着脸,

“宋师弟璋是玉器的意思,而你的名字也有个瑜字,也是美玉的意思。

需要为兄为你做一番名词解释吗?关于璋,瑜二字用作名字的典故非常多呢。”

宋幺妹连连摇头,她刚刚疯了才会口无遮拦,看来真的是踩了雷了,然而应璋可不管宋幺妹的拒绝,

他开始滔滔不绝将两人的名字做了一个完美的解释,引经据典,旁征博引,都没打一个嗑吧。

宋幺妹悄悄的挪到闻兰辰身边。

“伯父呀,应师兄平日里都这么多的话吗?”

“不曾,只是牵扯到他的名字才会如此。”然后回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然后宋幺妹真的懂了,腹黑的小鲜肉。经过这样一次全方位的念叨,没有几个人有勇气再踩雷了。

宋幺妹与闻兰辰告别后就跟着应璋走了,开始她短暂的书院生活。

头一天应师兄很好的执行着他师傅教给他的任务。陪师傅的侄儿在书院逛起来。

古代的书院可不是现代的学校,会建一栋大型的教学楼集中教学,鹿鸣书院按照甲乙丙丁分了四个学区。

甲乙两个学区,是取得举人功名的学子的学习场所,丙丁两个学区,是具有秀才功名的学子的学习场所。

每个区又分了上中下三个等级。

新生入学的秀才一般从丁下班开始,每月一次考核,成绩优秀就升上一级,成绩不够就继续待在原班级。

一直升到丙上班就可以去考举人了,三年内要升到乙下班,也就是三年内一定要考中举人直升到举人学区,

否则学校劝退,保留学籍两年。

两年时间回家备考,若考中举人可以和新入学的举人一同从乙下班开始。

又是一月一考一直升到甲上班,就可以准备入京赶考,考进士了,同样也是三年时间要升到甲上班。

否则无论在哪个班级全都劝退。

所以每个学子在鹿鸣书院最多能待六年。

之后或回家讨生活,或在家继续读书考进士全都由己。

应璋是甲上班的,他十五岁入鹿鸣书院,一个月升一级,一年多时间就考到了甲上班。

之后文山长就压着他在甲上班,让他必须在十八岁以后才可以去京城赶考。

十八岁的甲上班本就非常的了不起,是当之无愧的神童,鹿鸣书院的学霸,而且明年他就要去京城赶考。

平日里他除了在甲上班上课,还要兼做丁下班的助教,既可温故知新,又可赚点银子补贴生活费。

宋幺妹跟着他,旁听了他在丁下班讲课,真的讲的不错,深入浅出,一听就知道他学的非常扎实。

又围观了众多学子们学习六艺,有的课如射、御二课锻炼学生的体魄,而乐课让宋幺妹有幸,听到了学子们动听的歌喉,许多学子五音不全简直要笑疯了。

原来在古代书院的学子也并不是死读书的,课程的安排也非常丰富,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呀。

她有时候也在学生上素质课(琴棋书画)时在旁边偷师,作为穿越了几个世界的老油条,也是有一些技艺拿得出手的。

当有学子看到一小孩出现在他们的课堂上,就起哄让小孩露一手,让哥哥们点评。

她自是不怯场的,在画艺课上整了一副人物素描,画的就是应璋,最近就和他混的最熟了。

这种写实的画法惊艳了一众学子,纷纷传阅,感叹画的真像。最后才到了应璋手中被他没收。

一下子许多学子和她就熟悉起来,只要没课就会有许多认识不认识的师兄们跑来套近乎,哥哥长弟弟短的。

理由稀奇古怪,但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小师弟能够教教他们怎么画这么写实的画。

宋幺妹倒是没有敝帚自珍的爱好,利用了几个午休的时间,真的开了几堂课。

给那些爱好绘画的学子讲了素描的绘画要点。不想中间夹杂了一位书院老师,就是教导学生画艺课的马先生。

他竟然安安静静的听完了那几堂素描绘画课。那马先生听完素描课,如打通了任督二脉般欣喜若狂,回去后就在画室里闭关了。

摊开画纸,将心中所感用画笔描绘出来,如痴如狂画了三日,最终一幅秋日鹿鸣山的山水画新鲜出炉!

这写意的山水画中融入了他所理解的空间,明暗等绘画手法。

竟让他一举突破瓶颈,让他的画技更高一筹,心中大快“哈哈哈……”大笑出声。

路过画室的学子听到马先生在里边快意的大笑,多有几分狂生的意思,那名学生浑身一抖快步离开。

之后就流传出马先生得了宋小师弟的点拨画艺大涨的说法。

突破桎梏的马先生开始天天缠着宋幺妹,要与他探讨画技,宋幺妹确被出关的马先生给缠怕了。

她觉得自己要被掏空。

天知道绘画上她真的只是略通皮毛,在绘画上她只能算是个画匠,那绘画的意境和内涵,她一概没有。

和马先生这样的大家相提并论他怎么配?

今日偷溜成功的宋幺妹又去找应璋师兄,让他带自己去除课堂以外的地方逛逛。

应璋想了想就带着宋瑜在书院的马厩,食堂,书楼等一些生活区,自学区到处看看。

“师兄,我看好多师兄都在书院许多地方打扫上工,这是书院的规定吗?学生必须参加书院的劳动。”

宋幺妹看那些打扫做工的学生都挺乐意的。

“非也,这是书院推出的补贴福利,到书院求学的学子并非人人富裕,许多学生家境贫困,书院许多工作岗位特地设立,

让有需要的学子自己报名,书院按报名表排班,学子通过劳动获取一些报酬,减轻一些生活负担,就如师兄我在丁班做助教,

那也是一种挣银子的方法,我们书院可是非常为学生着想的。”

应璋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自豪。

“勤工俭学呀!不过考虑的真周到,闻伯父太厉害了。”

宋幺妹有些理解为什么鹿鸣书院这么受学子的推崇了。

“确实,师傅及前两任的山长都是宅心仁厚的大儒,我等学子受益匪浅。”

这应师兄与闻伯父都是爱掉书袋子的,说话文绉绉,宋幺妹心中腹诽。

日子过得很快,宋幺妹在书院已经待了十多天了,她竟然一点都不觉得腻,反之她简直是混的风生水起,现在也活成了一个团宠。

整个书院的学子对她出现在书院各个角落已经习以为常。不少认识她的学子都会跟他打声招呼。

“宋学弟去哪儿啊?要哥哥陪你吗?不会迷路吧?”

“宋学弟饭吃了吗?到这边来坐,这边有空位。”

“学弟呀,马先生在找你呢,在丁区画室那边,你要去吗?”

……

在闻兰辰风尘仆仆赶回书院后,发现这书院氛围似乎有些不一样啊。总有人看到他后打了招呼就会再追上一句关于宋幺妹的。

“你家的侄儿不错,让他有空到老夫这里来学习,光会画画可不成。”这是教授棋艺的陈老。

“闻山长你的字画一绝,别光只教你侄儿绘画,他那笔字可是差太远了,要勤加练习才是。”

“山长,山长谢谢你带宋贤侄来书院。不然我可还在苦苦寻找突破时机呢。只这小子被老夫缠怕了,到处躲我。

这孩子有什么好躲的!不过我当真是受益匪浅啊,哈哈哈……”

说着就如前面几位欲要离开。

闻山长一头雾水,但这次将人给拦了下来,

“慢点慢点,先别走,马先生你与我说道说道,我不在这几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需要你们每个人过来跟我说我那侄儿的?”

这边马先生将自己知道关于宋幺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于闻山长听,临了还感叹。

“你说你这个侄儿可真是个小人精啊,才来咱书院几几天呀,就将书院上下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就连食堂的那个胖大娘,那个给大家伙儿打菜的胖大娘记得不?

除了对你闻山长她还能客气几分,其他人可都爱搭不理的。嘿,这宋小子一去,她笑得像一朵老菊花。”

说着还故弄玄虚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接着往下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