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古代团宠的小姑8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280  |  更新时间:2021-12-07 18:40:37 全文阅读

大嫂二嫂开始指使她干活,没有人拦了,再不会有人说她身体不好,要在家里养着。

反而家里的长辈看到还说,哟,福宝真的长大了,知道给大家伙分担家务啦。

三妯娌也打破平衡没往常那么和睦了。

两个弟媳妇指着大嫂数落。

“小姑嫁得你家福宝怎么就嫁不得了?要不是福宝欠下那么多的药钱,我们家能变成这样吗?”

可恶心人的是那郭家的傻儿子,还要来找福宝给福宝带好吃的,关键是福宝没有拒绝接受了理所当然,这不是扯淡吗?

几次三番之后大家伙都对福宝有意见了。

宋海媳妇嘴没把门对宋海说,既然妹妹也喜欢那郭傻子怎么还要拒绝呢?

宋海的媳妇只这么说了一句,还没说什么难听的呢,一巴掌就落到了脸上,然后一个巴掌引发了宋家的乱象。

没有钱的现实,本就让宋家各房之间的关系岌岌可危,傻子还要来捣乱。

见了福宝还是媳妇媳妇的乱叫,郭郎中也管不住,结果被气不过的宋山,宋海推下了河去,救上来都已经快人咽气了。

这是前几天刚发生的事情了,傻小子被郭郎中带回家,人是救活来了。

但据说一直都醒不过来。

而宋山宋海两兄弟则被带到了县衙,关了起来。其余的宋家人天天到济世堂去闹,希望通过闹事让郭郎中松口将二人放出来。

三个小的也因此没有书读了,被先生劝退,说的还挺好听,你们三人学业都很好,这倒是事实,自己才疏学浅,教不了他们了。

你三人若是有门路,可以到府学那边试一试,若不行也可以到府城那边的书院去,若有需要自己可以给他们写推荐信的。

其实也真的是好言相劝了,在绥宁镇对他们宋家而言,也是是非之地。

如果真有门路,有本事就到别的地方去讨生活吧,也许还有出路,否则在镇上绝对没有任何一家私塾会收他们。

毕竟没有人会为了别人,将自己的前途名声都放弃,那太不明智了。

说给开介绍信,这也就是看着三兄弟确实是块读书的料,太可惜了。

特别是第三个最小的今年才十二岁,已经可以试着去考童生了。

十二岁的童生那真是老有面子了。他也很心痛,但是没办法,老宋家拖累他们仨呀。

只是现在宋家什么情况?

让他们三个自己跳出去,他们做不到的,这时候几人特别恨他们的小姑姑,为什么要逃,好好嫁人不好吗?

能说这家人是从根子上就坏了吗?人都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难道老实的小姑活该就给他们做踏脚石吗?

宋幺妹觉得怎么那么不真实呢?

就一个月,天翻地覆。

到了晚上偷偷潜进了郭郎中家中,她要亲眼看看那个傻子到底什么情况,这可是男主有光环的,哪能那么容易就倒下了。

坐在屋顶上的宋幺妹暗戳戳的放出神识,查看郭家,他们家除了父子俩就还有一个守门的老头。

其它的婆子都是雇佣来的,白日来晚上走,家里冷冷清清,但也没有家中出事的迹象,只见郭傻子安静躺在床上。

这人长得真是好看,剑眉心目,鼻梁高挺,嘴唇有点薄,嘴角弯弯向上翘起。

不说话的时候就带了三分笑意,让人很有好感。

原主也被这副皮囊迷住,而宋福宝能够这么容忍一个傻子在自己身边打转,也是因为这副皮囊。

宋幺妹还在想是不是要下去查看一下,给这人摸一下脉。

哪想那郭傻子倏地睁开眼,警惕地看向四周,仿佛觉察到有人在观察他,挺敏锐的不过没用,他肯定找不着观察者是谁。

傻子从床上坐起,此时的他没有一点痴傻的神态,眼神清明,举止优雅。显然是从小就有接受良好的教育。

原来是个装傻的,原因呢?

看样子上辈子他突然清醒,也是借着受伤的机会才没让人怀疑的。

他坐到桌子前,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又点亮了烛火,郭郎中听到动静走到门口敲了敲,没有回应他便自己推门而入。

看到傻儿子坐在那里并不意外,反而对他行了个礼。

“小主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办?那两兄弟是留还是不留?”

“先关着他们,明日我们回京去,就说带我去求医,我要去相国寺再去问问觉明方丈他批的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宋福宝?

你看她哪里是有福气的样子?简直是个扫把星,这都快家破人亡了。你先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

对一直陪自己长大的郭郎中,他还是蛮尊重的。只是心中的那股怨气总觉发不出来,咽不下去。

坐在屋顶的宋幺妹,有些了然,竟是如此吗?

既然这人要去京都,那他自始至终都是七王子,不存在认亲不认亲,听他的语气,在京都还颇有地位,没有那么战战兢兢的。

宋幺妹忽然想起,郭郎中父子俩搬到镇子上落户时间也不长,并不是土生土长的遂宁人。

可是还有个操作他不能明白,既然真的只是一开始就看中宋福宝,为什么还要勾搭宋幺妹?

不急不急,事情才刚刚的开头呢。

自己还没怎么出手,人家就乱了一批。且等着看戏,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宋幺妹又到老宋家去转了一圈。看他们果果然如传言中的那样,家庭不和睦吵吵嚷嚷的。既然他们过得不好,那她就开心了。

果然身体里传来了一阵阵的愉悦。

宋幺妹放开心神,让原主再感受一下发自内心的舒爽感。

宋幺妹决定郭家父子回来之前,不再关注老宋家了。

她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将林家老宅的藏宝室给找出来。

有神识果然方便,要找到藏宝室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花园假山洞中藏着一扇暗门,很隐蔽。

估计几代人都没有开启过那道暗门,打开门的声音暗沉又刺耳。

给自己加了个防护罩,免得那些粉尘往身上扑。

这密室并没有如小说上写的那般自动亮起火烛,反而是漆黑一片。

宋幺妹左手一只蜡烛右手一个日光石灯,将本来漆黑的密室照的一片明亮。

里边摆了三只巨大的木箱,探查过,确实没有危险。

宋幺妹走到一个木箱前,小心翼翼的将它打开箱子装了一些金条银锭,还有一些珠宝玉石。

换了一个箱子打开,里边只一个小箱子,将小箱子取出,箱子只有一尺见方,什么材质看不出来。

挂着一枚精巧的锁头,上面的花纹繁复。奇怪的是钥匙就插在锁头上,幺妹想了想拧着钥匙,将锁头打开。

这只箱子里只装了三件东西。幺妹挑挑眉有些出乎所料。

在这样一个古代位面,竟然出现了修仙界才有的玉简和飞剑,还有一个储物手镯。

将这个小箱子收进空间。

又去打开最后一口大箱子,这只箱子里装的全都是书。

随意拿了一本翻了开来,是一本游记记载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游历故事,估计是哪个修仙者写的。

记录的故事匪夷所思,妖精鬼怪魔时常在游历中出现,作者讲故事水平不错,里边的故事把宋幺妹吸引住了。

看完一本书,宋幺妹干脆把整个箱子的书都搬空了,那只装满金银的箱子没动便离开了密室。

自己截胡了宋福宝的金手指呢,接下来送幺妹并没有其他必要必须要做的事情,干脆在绥宁镇住了下来,宅在家中。

平日里就将那一箱子的书拿出来翻看。

看完了书又查看了玉简和储物手镯中的东西后。

宋幺妹明白这些东西和林老爷的祖先没有关系,相反这个位面你还真是个修真位面,宋幺妹所处的位置是修真位面的某个凡人区。

难怪一个王子会对一个村姑情有独钟,根本原因就是这村姑身上有他所图谋的东西罢了。

到目前为止老宋家估计都已经废了,不再费心关注他们,但仍然在绥宁镇住了一年。

郭郎中和他的傻儿子自离开后,始终没有再回来。

济世堂也一直关着门,有邻居经过也会感叹,这个郭郎中真是太疼儿子了竟带着他各处求医,也不知道那傻病能不能治好。

治是治不好的,因为人家根本就没傻。

好几次宋幺妹出去逛街,都碰到宋家人,他们的脸上现在只剩下悲苦,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意气风发。

特别是宋福宝再也不复往日的白白嫩嫩,娇娇柔柔的可爱模样。

坏了名声的她成了家里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大街上她求着往日将她疼到骨子里的爹娘,不要将她嫁到深山里去。

幺妹不由感叹风水轮流转呀,身体里又传来一阵阵发自心底的快慰,那种蠢蠢欲动几乎将宋瑜儿排挤出原主的身体。

但是现在还不行呢。

来这一遭自己的因果也要结一下,方能提前将身体还给她,而且还要给她制造一个无懈可击的身份让他能够在这世界立足。

利用储物手镯里的一些资源,给鹿鸣小居(原来的林宅)设了个护宅阵法,特地在晚上开启阵法。

五彩光华直冲云霄引得民众跪地磕头膜拜神迹,光华一闪而逝但已足够。

一连三天倒是没有任何动静,过了三天后陆陆续续有人投拜帖。

宋幺妹没有理会外面的纷纷扰扰。已经造成了足够的话题度,那就任其酝酿任期发展了。

鹿鸣书院闻伯父的大腿还是要去抱的,这个鹿鸣小居暂时关闭。

这次去府城宋幺妹决定走水路,取出一只小飞舟扔进江水中。

小船遇水则长,直到长得与一般的船只大小并无二致方停下来,宋幺妹纵身跃入船舱。

小船平平稳稳不曾有一丝晃动,之后小船如有人驾驶向将心而去,后又顺流而下,无论水流是否湍急,然小船都保持均速,不偏不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