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有后娘的孩子是根草6
作者:白色的姜花  |  字数:3563  |  更新时间:2021-12-13 09:57:41 全文阅读

宋家博看到小表弟在玩弹弓,百发百中着实有些羡慕。

回家就跟他爹说也要像表弟那样的弹弓,却被自己的爹揍了一顿,自此以后这弹弓就成了他心中的痛是他的向往。

拥有一只如表弟这样的弹弓也成了他的执念。

他时常在想,如果他有了像表弟这样的弹弓。才不会只打几只小麻雀,他要打兔子打野鸡。

突然想到姑姑经常让表弟送野兔送野鸡给家里,不禁哑然,完了又被打脸了,那些不会都是这小子打的吧?

关于弹弓宋瑜儿确实失误了,倒不是她小气,没有给几个侄子准备一把,要知道大人与小孩的关注点是不一样的。

每次回家宋瑜儿看大哥大嫂也是心疼孩子的,并不会亏待哪个子女。

且宋瑜儿时常偷溜出村做一些暗戳戳的事情,哪里会关注到小孩子的玩具呢?

没有给小孩们准备同样的玩具,这样的事情自然就忽略掉了。

而且她家小云也不是招摇的,进山也都跟着自己,原先也都是自己玩自己的,并没有多少交好的小伙伴。

他与自己娘家的表兄妹也不是特别亲近,顶多往娘家送点什么东西让他跑腿,可以说小孩子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显摆过。

可是他忽略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缺衣少穿哪里还会有这么金贵的玩具,这就是一个高档的奢侈品。

从而导致自己的大侄子宋家博对弹弓的执念越来越深,长大后更是自己收集的许许多多的弹弓。

今天两帮子人又碰到了一起,秋季正是收获的季节,小麻雀可肥了。

宋家博和自己的发小兄弟们看着那小孩一次一只小麻雀,旁边几个都随着那些小孩子起哄。

“好,再来一只。”

就有小孩子将打下来的麻雀装进大口袋中,呼啦啦一大群人又换一个地方,追着麻雀走了。

接下来基本上是换一个地方打一只,一下午下来收获满满。

宋家博看那口袋里装的沉甸甸的。

得有半口袋那么多了,那帮子小孩找了个地方,就开始分麻雀。

这时,边上有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人走到关浩云面前。这人宋家博不认识,估计是新来的知青。

“小孩,你的弹弓借我看一下。”

这个男孩子是聂老的三孙子聂胜凡,本来应该读高二了,可是学校停课只能把他拘在家中,无所事事。

为了避免他闯祸被大哥送来九都村陪爷爷。

在家里的时候,他见到大哥,时常摆弄一只奇怪的弹弓。

就跟小孩子手上看到的非常相似,他就想跟小孩买了下来,丝毫不担心人家小孩卖不卖。

关浩云当然不理他了,眼尾一挑,眉毛一皱,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就要走开。

聂三少哪里受过这样的蔑视,顿时怒了,真当他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跑到小孩面前就想伸手去抢,宋家博一看情势不对,可不能让这便宜表弟在自己面前被人受欺负。

二话不说上去就是干架顿时三个人打在了一起,兄弟二人打一个毫无悬念的打赢了。

完了宋家博还放话。

“哪里来的强盗,动手就抢人东西打了也白打,有本事你再来,我兄弟二人打得你哭爹喊娘。”

最后“哼”一声拽着小表弟就走了。

聂胜凡一脸伤出现在知青院,被发小朱玉良看到义愤填膺连珠炮式的问,

“聂三怎么回事,谁打了你?几个人打你呀?一般小孩能打得过,你不会是大人吧?那太没品,跟哥说是谁?咱一起去干他。”

自己兄弟在这九都村吃了瘪,确实不服气,想他兄弟二人在京都打遍大院无敌手,哪能在这小山村跌跟斗。

也不顾聂胜凡反对,拉着他就要去找人将场子找回来,但聂胜凡心虚呀,其实一开始就是他的错。

跟那些一起打麻雀的小孩那里打听到关浩云和宋家博的位置。

“这群小孩真精,害我出了五块糖,否则还打听不出来那两个小孩在哪里,走他们去老宅那里了。”

朱玉良拽着聂胜凡的胳膊就要往老宅方向去。

“我看算了吧,万一被我爷爷看到了他得揍我。”聂胜凡说起爷爷有点怂。

“我说你聂三,你就忍下这口气?我们又不怎么样,小小的收拾一顿就好,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然后被半拖半拽着二人到了老宅附近,果然看到那兄弟二人在用弹弓打着什么东西,这次是大的那个在打,满眼都是兴奋。

宋家博当然兴奋了,他终于摸到了梦寐以求的弹弓。

这手感,这弹力,这射出石头的速度,简直与他梦想中的一模一样,不,比他梦想中的还要好。

正想向小表弟打听这弹弓从哪里来的,他也要弄一个,没想到跳出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跟他们干过一架的那个小知青。

两人一来,另外没见过的那个就开口质问。

“就是你们打了我兄弟?快跟他道歉,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一定会把你们打得哭爹喊娘的。”

宋家博怒了。

“什么玩意儿?你兄弟一上来就要抢我表弟的东西,不打他打谁,好意思叫我们道歉,你怎么不叫他先赔礼?”

朱玉良闻言先挑眉看了一眼自家兄弟,随后依然力挺兄弟。

“放屁,我兄弟那叫抢吗?分明是借,借来看一下。有你们这么小气的吗?不借就不借,还要打人,以多欺少很光荣吗?”

“那你怎么不说他以大欺小呢?”

宋家博回嘴的特别快,让关浩云叹为观止,原来这表哥也挺护着他的呀!听着他们吵架,关浩云悄悄扯开嘴角心情竟然有些愉快。

边上的聂胜凡也没脸听了,说到底是自己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但那两人已经吵了起来一言不合就要开打。四人混战一触即发,真的打起架来宋家博才知道自己的小表弟一点也都不简单。

当自己被他们踢倒在一也地上,只剩小表弟一对二的时候,小小人儿他竟一点都不落下风,少了自己在一边反而更有施展的余地。

这这表弟是练过的呀,那两个小知青也是,敢情自己身边的都是些高人。

小表弟一定是姑姑教的,那姑姑会教为什么自己的爹不会教,或者他就是不愿意教自己,于是越想越委屈,宋家博哇哭了出来。

哭的三人不知所措。

关浩云:还没怎么着呢,自己这不是还没输吗,怎么能哭?

朱玉良:踢了他一脚,不会那么疼吧,自己收着力道的。

聂胜凡:千万别惊动爷爷,否则自己就惨了。

最后还是闹到了大人那边。

这里离老宅确实不远,被出来遛弯的谭教授看到了。

为人师表的他当即将四个孩子拎到了老宅里,四个孩子全都认识,将宋瑜儿和聂老头都喊了过来。

四个人都逃不过一顿批评教育,最后得出结论这些孩子就是因为太闲了,才到处打架闹事。

他们几个哪里会想到打一场架打出了只限于九都村的改革呢。

男孩子的友谊特别奇怪,因为这场架反而让这四个人经常在一起玩。

而关浩云取得了妈妈的同意,每天早上约大表哥宋家博一起打拳锻炼身体,一起学习。

随着这几年到九都村的知青越来越多。连同七位下放的老人,外来人口已经达到了四十多个。

村民与知青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人肩不能挑,脚不能抬,不是文弱书生就是娇娇大小姐。

到农村来哪是支援农村,反而是占用农村人的生存资源,村里的人都对他们很不待见。

还敢让他们下田下地?不给你找麻烦都已经很好了。

适应的过程又长又慢,光是身体素质锻炼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怎么说都是些知识分子,做这些事也确实浪费,还不如以他们的特长安排起来发挥该有的作用。

这些年有些知青为了躲避劳动,甚至将自己嫁到了九都村或娶了九都村的媳妇。

当然也有自由恋爱的,就像宋瑜儿娘家三哥,就和住在他们家的林青芷好上了,翻了年就成亲。

还有几件特别的事情,别人不知道,但是宋大队长却心知肚明。

自己女儿小鱼,在这段时间为了村子的发展,也为了自己这个爹做了怎样的努力。

当闺女把四张薄薄的纸放在自己手上时,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宋队长真是欣喜若狂。

没有半刻的延迟,宋大队长敲响了挂在村办事处的大树上的大钟,召集了全村村民到晒谷场上开大会,主要公布了四件大事情。

第一,将村小学重新设立。

由谭教授担任小学校长,另选三位学历最高知青同志担任民办小学教师,校长与教师都记满公分工资另算。

全村所有的适龄儿童,都要到小学去读书无论男孩女孩。

宋大队长此话一出口,下面一片哗然。

有人问适龄儿童到底是几岁;有人说女孩子该读什么书呀,在家里帮忙干活都来不及;有人说家里的小孩太皮了,根本坐不住。

当然也有人叫好,稍有点见识的都知道读书识字将来会有多大的作用。

几位老人倒是挺吃惊,这九都村竟然敢顶风作案,公然让臭老九做校长,他们就不怕被人检举。

这时方才想起九都村似乎很久没有来过那些宣传,检查人员了。这应该不是他们刻意遗忘,而是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玄机。

就听到上面的宋大队长又在说,这几天要选几个青壮将小学修缮一下,添置一些课桌椅。明天谭校长与三位知青老师就到小学就位。

由他们监督,安排工作。就有知青举手表示要发言。

宋大队长随意点了名知青让他提问。

“大队长教师名额已经定下来了吗?为了公平起见是不是要考试呀?”

“怎么个公平法?学历最高的当老师不是理所当然吗?教师名额已经定下三名,若是不够会再添加,其他的知青也不要着急,还有其他的机会的。”

宋大队长卖了个关子,暂时安抚了一下知青,接着往下说。

“林知青,明天开始由你登记全村的适龄儿童的基本情况。”

林知青全名林志清是来自上海,是第三批到九都村的知青是个高中生。

六八年刚来时还是个青涩的男生,一年多的农村生活随着大家上工做活,早已不是原先的文弱书生样子。

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从外貌上看和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没什么两样,但那接受过教育的文人气质还是略有不同的。

这小伙子平日干活卖力,也不偷奸耍滑,是难得被村民接受喜欢的城市青年。

让他去登记名单,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