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神尊日日想成婚 > 正文
第一章 九畹
作者:沐泽泽  |  字数:3030  |  更新时间:2021-09-29 18:06:40 全文阅读

“轰”

雷公电母合力朝着结界又是一击,不出所料,那罩子仍是纹丝未动,雷公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珠,转身对着一天兵问道:“可派人去向天帝陛下报告了?”

那天兵垂首抱拳道:“已派去了许久,眼下怕是快到了。”

话音刚落便见一众人马踏云而来,为首的一位身穿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手持玉笏,连平日里身边的金童玉女都未见,想来是匆匆而来,却见天帝身边立了位白衣广袖,鹤发银髯的老人。

没曾想连那不问世事一心问道的太上老君也来了。

众人急忙迎上前去,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天帝问道:“现下是何情况。”

雷公抬手一揖,沉声道:“洛华神尊进去后便将少净天给封死了,我等拼尽全力也未能撼动丝毫,望天帝赎罪。”

天帝皱眉道:“我天界刚刚折损了一位上神,现如今又疯魔了一个,若是魔族此时来袭,怕是……”后半句他已不敢说出口,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既而又问道:“夜垣上神呢?”

一位天兵抱拳答道:“派人去请了几次,皆是闭门不见,白泽上神现下云游四海不知所踪。”

天帝抬手结了个印,却被一旁的太上老君用拂尘给压了下来。

“不用费劲了,若不是他自愿出来,没人能打开这结界。”说完连连摇头。

“九畹身边那随从弘夙呢?”说完见众人往两侧推开,让出了一条路,不远处的地上坐着的正是弘夙。

他往天帝这边幽幽的望了一眼,脸上无甚表情,又转过去喃喃道:“此前他为了个女人那般逼迫我家尊上,尊上皆是一味忍让,现如今他又将自己与尊上的仙体封在里头。”

他默了一默,又忽然伸手锤击那结界,悲愤的嘶吼道:“洛华,人是因你而死,如今你连她的遗体也不放过,你究竟要做什么!”

见此情况周围众人皆是扼腕叹息。

此时,结界却忽然发起了轻微的震动,原本透明的结界罩子瞬间变得流光溢彩,弘夙与众人眼中一亮,是九畹神尊!可那五彩的光华不过是亮了一瞬,便从下往上的快速褪去,至结界顶端时只剩下灯烛大小的一簇,却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刺目的五彩照得众人不由得想闭上眼睛,却又害怕错过这一幕。

碎了,那五彩的光亮到极致后忽的碎了,而后四散在天空,再逐渐淡去。

众人眼中皆是惊异,弘夙眼中已是心如死灰。

“唉。”

“是神寂。”那位鹤发银髯的老人淡淡开口。

这宇宙洪荒,怕是再也无缘见到那位面若幽兰,眸似皎月的女神祗了。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

首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为日,右眼为月……

——《三五历纪》

天地混沌,万物初开。

话说盘古开天辟地之时,一斧子劈开了天地,开天斧碎,而后盘古身躯化作了日月与高山,江河与大地,可那破斧子却是不知所踪,想那开天斧在盘古手中已然握了多少年,那一劈之后斧柄漂荡于无色界中,数万年的浸濡竟诞生了一缕神识,又过了数万年,便有了这九天之上第一个由物化身的神祗,那便是洛华。

而我,乃是女娲娘娘补天所剩下的边角料,娘娘她老人家一时兴起顺手雕了个小人儿,又顺手起了个名儿:九畹,那便是我了。

区区不才,堪堪小了洛华那厮五万岁,为此,我很是不服,可叹这天为何破得这样晚,若是盘古开天之时一个不小心没开好,那女娲娘娘岂不是当场就得补,那我便能比洛华大上个几万岁,我也算是生不逢时了,当真可惜。

若说这九天之上响当当的盛会,除了王母定死了时间的千年一遇蟠桃宴,那便是我与那洛华神尊暂定千年一战的武斗盛会了。

之所以说是暂定,只因最初我们约好武斗之时定的不过是区区百年而已,对于我与洛华这种活了数十万年的远古神衹来说,这百年不过是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罢了。

我每每刚刚打完架,被他揍得骨头都要散了,我便去东海以东的幻海泡了个大澡,再去处理一桩私事,然后将将回我的那少净天的宁归殿入睡,便会听见弘夙如破响篙敲地般的声音响起:“神尊,神尊醒醒,该打架了。”

怎的才刚打完架又要开打了?一百年竟过得如此之快?每每到了此时,我便后悔起当初敲定时间的时候考虑得太过仓促,是以在我的威逼利诱下,洛华那厮先后同意将打架的时间改成了两百年,三百年……然后便是现在的一千年。

洛华那厮一口咬定他让步的原因不是我威逼利诱,而是我撒泼打滚,当然,本尊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承认的。

弘夙又将我摇醒,可我不过是又睡了一宿而已,这一千年又到了?

我从我那比亲娘还亲的云榻上爬起,揉了揉眼睛,便看见弘夙已然端着水来让我洗脸,匆匆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两把,管它洗没洗净,权当是对弘夙辛苦端水一场的慰籍。

“诶诶诶。”弘夙拉住随手捞了个颇为称手的物件便要走的我,“尊上,您这是干嘛去?”

我尚未睡醒,将眼睁开一条缝呆楞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是要打架了,随口便答:“我磨剑去。”说着将手里的物件挥舞了两下以展示我的雄姿英发,挥得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可是您拿的不是剑啊?”弘夙躲得老远,好像生怕我一不小心一剑将他砍了似的。

我将那挥得虎虎生风的物件停下拿到面前,原是一个一人来高的烛台,让我挥了这么久,那上头的烛光居然还倔强的扭动着,怪不得我刚才挥舞的时候似乎是感觉到金光闪闪,还以为是我在梦中练就了什么绝世神功剑气外泄所致。

想起刚才挥动烛台的动作,我自认我已经掌握到了人间的财富密码,若是下次再下凡喝酒没钱付账,我便挥上几下演个杂耍抵债,就再不用夜垣去救场了。

弘夙将袖袍掩住口鼻笑了下,我实在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娘炮,嘴却比心声快一步骂出来,却见弘夙面色一喜:“尊上,您可是在夸我?”

忘了说了,这弘夙是我数万年前从毗沙宫捡来的扫地小童,我秉持着大隐隐于市,扫地的皆非等闲之辈的道理,将他要了过来,谁知竟是我看走了眼,他确确实实只是个等闲之辈而已。

不过等闲之辈也有等闲之辈的好处,自弘夙来了之后,我再也没听见过这九天之上有九畹神尊她又迟到了,或是九畹神尊她又不战而逃的传言。

只因弘夙没来那会子,我一人住在这少净天内,也没个叫,床的人,不,叫我起床的人,所以往往一睡便是几百上千年,是以等我醒来之时,便听见外头传言我又双叒弃战了。

后来的几万年里,弘夙那破响篙敲地砖般的嗓音总能及时的将我吵醒。

弘夙还沉浸在被夸赞娘炮的喜悦之中,我斜了他一眼:“娘泡是夸赞?”

“那是自然。”他背脊一挺,又道:“尊上您莫不是忘了,您次次都是这样夸赞洛华神尊的。”

有吗?我眉头一皱,对此不是太有印象。

却见弘夙似是看懂了我的眼神,敲着破响篙道:“怎么没有?您每次见到洛华神尊手执折扇的风度翩翩,或是执萧而奏的绝代风华,您每每的都是夸赞他娘炮。”

我想起了洛华那张脸,似乎是对此有了点印象,却也不甚清楚,“是这样吗?”我不记得他爱用折扇,反倒是夜垣还常用些。

我只记得我大都骂他臭木头,死木鱼,娘炮应是骂得比较少吧。

弘夙笑嘻嘻道:“是,也不全是。”

我就说吧。

“除了娘炮,您还夸他骚包,祸水。”弘夙一脸神往,洛华神尊的三个词他占了一个,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我懒得理这个傻x,抬脚便要走,拖不得拖不得,否则若是晚了,又会有仙君散仙些聚在一起开盘赌我是不是又要不战而逃了。

弘夙又将我拉回,这小子在我这修了几万年,从扫地僧修到了仙君,胆子是越发肥硕了,居然敢两次拉我。

我掂量着等我打完这一架便好好摆一摆我神尊的谱,好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我怒瞪他:“又怎么了?”却见他泰然自若的指了指我的头:“不若您先梳个头再去?”

我伸手粗略的一摸,便知道了大致的情况,只因我睡了太久,云榻上滚来滚去已然将头发滚成了鸡窝,这会子都快要定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