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31章​江美之痛(17)后记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21-10-03 23:25:12 全文阅读

四天后的这天,颜暮、李朝、刘祎蔓和司泽徒都一大早纷纷起床直奔陜海市机场去,不过这并不是他们要去接什么重大人物,或是四人其中一个要走。

只是今天是送江美学姐前往巴黎的日子,上午的航班。

他们昨天已经在秘密基地用啤酒和烧烤举行了为江美学姐送行的仪式,也一起望了夕阳,也在这片大地上挥洒了汗水与笑容。

似锦的前程在等待着江美,大家都为他开心。

刘祎蔓还不忘记对江美调侃:“记得为我多画两张自画像,我没钱了就拿去卖,说是月隐画师徒弟,江美小姐之笔的真迹。”

这个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在颜暮看来,李霖最后一刻终于做了件爱江美学姐的事——放手。

那天,江美推开刘佳橙和李霖从酒店里出来后,上天又重新给了她一次机会。

她在路上步行,走着走着,她也忘记了是哪条路,哪条街道或是哪个地方碰到了月隐画师,总之就是碰到了。

原本干涩的眼睛根本挤不出一滴眼泪,却在看到月隐画师这一刻,江美的眼眶不禁盛满泪水。

她在哭自己。

她终于有了觉悟,开始后悔为李霖放弃过的一切。

那一切远远不止月隐画师。

即使在上一刻李霖的话语让江美精疲力竭,即使她走路时候已经感受不到是在走路,即使她已经抬不起双肢,她还是一点一点走到月隐画师面前。

“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嗓子灼热得如同喝了四五瓶白酒,可是江美还是一字一顿地对月隐画师说道,沙哑无力。

月隐画师答应了,合同签约等流程都十分顺利进展,他收了江美成为徒弟。

月隐画师在网站上公布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炸开了锅,江美的画技再次得到名扬四海的机会,还直接吸引了巴黎大学的目光。

江美就这样获得到了巴黎大学美术专业的入学资格。

巴黎大学新生是在暑假过后才报道,江美却说:“还是现在就去吧,多学学多看看,提前多了解一下附近。”

而且她想:还能顺道去看看自己爸妈。

“你们在哪?”颜暮站在机场外的广场正中央,紧皱眉头问电话那头。

今天的人格外多,保安四处奔走着维持治安。

她“咣当”一头撞上了个什么。

颜暮抬头一看,是李朝。

李朝正不知所措地问道自己:“没事吧?”。

“没事。”颜暮摇头回道,她不是那么娇气的人。

就是她不解为什么这个自称是她“粉丝”的少年,总那么小心翼翼,难不成怕自己吃了他?

李朝的表情在颜暮说完没事后,依旧还是处于自责状态。

“真的没事,放松点,我的粉丝少年。”颜暮耸耸肩,站在人群中转了一圈后回过头来。

转头回来那一刻,她粉嘟嘟的唇紧闭,嘴角上扬笑得跟月芽似的。

她笑了。

颜暮也是后知后觉,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她竟然发自内心的笑了。

她赶紧收回微笑,尴尬地抽了抽嘴角。

颜暮的笑容好像是星空里最闪闪发光的星星,那个笑虽是惊鸿般的短暂一瞬间,可那一瞬间,却深深刻在了李朝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又陷得更深了,他的女孩今天笑了,而且是对他一个人笑的。

李朝吞咽了一口吐沫,手指向前方不远处说道:“走吧,他们在那边。”

江美和刘祎蔓司泽徒已经在广场旁边的小吃店等候多时了。

他们寒暄一段时间后,江美与四人一步一步拉开距离,进入机场候车厅后又转身到托寄行李处进行登记。

她把所有东西都几乎带上,看来最近几年都没有回来的打算。

“再见我的青春。”江美坐在飞机里望着窗外喃喃道,她离地面越来越远,凌驾在云端之上。

公主的魔法应了验。

……

“妈,我回来了。”忙碌一天,粉刷完墙面的李霖决定回家,他打开门就直奔向阳台。

他的妈妈正在充满闲情雅致地浇花,还时不时充满童心地和花儿对话:“花儿们啊,你们喝水喝饱了吗?”

“霖霖旅游回来了?你这一去可就是快半年,幸亏你功课做得好,曲老师没说什么。”这位妈妈看见许久不见的儿子连忙搂上李霖的脖子,说道。

她一心只想着问儿子出去玩得如何,却不曾注意到宝贝儿子已经缺少热枕,只顾和他絮叨家里没他的日子。

她拉拉儿子李霖的衣袖,示意他弯下腰,耳语问他:“要不要我和你爸爸给你生个弟弟?”

弟弟?是谁偷听了他邪恶的内心?

李霖想了想,他走向落地窗前,扯了扯窗幔的一角瞧向外边,温柔体贴地说道:“好啊,您想的话就要,忙的时候我也可以帮您带他。”

“那妹妹呢?”

“都可以啊。”

“我爸还不回来?”

“他手下每天都要处理那么多事呢。”李霖妈妈注视着她自认为引以为傲的儿子。

李霖在他妈妈午睡时,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床边上,手指不停地拍打着床边的木头,发出“噔噔噔”声音。

他眼底溢出失落和不舍:那个女生,要离开了吗?

李霖不知道板动哪里的机关,宽敞的床板一瞬间一分两半,被禄也是如此。

两半床板里出现一个旋螺梯,李霖宽大的身子钻了进去,扭扭捏捏已经和现在的身高不太合适。

这个地方是他从小到大隐瞒最长时间秘密,小时候他做了这间密室,所有大人要求不能做的事情,他都会在这里偷偷进行。

走过通道是一间阴森森、黑漆漆的陋室,里边里边摆着一张竹床,和一张大桌子,以及数不清的图书,光碟和画报……

他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书上积满的灰尘完全是一副无人照管的萧条景象。

李霖到处溜达了一圈,将通往密室的钥匙留在了密室,走了出去。

以后这里就真的是密室了。

“我要看看阳光了。”回到卧室的李霖拉开窗帘。

是那位女生的出现,救赎了他。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