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35章记忆会消失(4)要同居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09  |  更新时间:2021-10-09 09:35:52 全文阅读

刘祎蔓伤心地看向司泽徒,这个高大的男人竟然这么欺负她一个弱小,无辜的女子。

她再又一想到马上离开学校,离开四人组,还有司泽徒说的那句想留下就跟他来,结果带自己来看脑子,看来根本不靠谱时,眼泪又想流下来了。

她早就应该料到,司泽徒那一副样子就应该比颜暮还会伤人心,让人觉得可恶。

用这种的方式来侮辱自己,可真是狠。

医生问:“小姑娘,脑袋受过什么伤没有?或者有没有进过水啊?”

“没有。”伤心的刘祎蔓坐在椅子上,耸着脑袋,鼓着腮帮子,委屈满满地摇头回道。

医生又连续问了几个像骂人的问题后,开了几个小票,就让司泽徒带刘祎蔓去排队检查了

检查结果出来后大概也是在今天晚上了,男人身穿黑衬衫气场强大,和可怜巴巴的刘祎蔓站在一起,被暖灯照耀,莫名般配。

……

太阳夕阳西下,颜暮还在学校,她心里正在等刘祎蔓回来,她无聊地翻看着书,绷了绷嘴,对前边坐着的李朝说道:“和我去操场上转转吧。​”

“好啊。”女孩想干什么,他都可以的。

李朝两个眼睛变成两弯月牙儿,嘴角微笑起来化为优美的弧线。

颜暮盯了盯,这笑容,真像朵“白莲花”。

傍晚太阳彻底落山,风吹动着树叶,一路“沙沙沙”的身影做伴,皎洁的月光打在他们身上,洒落一地,格外和谐。

李朝侧身到颜暮面前,双手插兜,双腿微微弯曲,平行看向那双乌黑深邃的眼眸,紧张问道:“怎么?今天是不开心吗?”

“嗯,不开心。”

“是因为刘祎蔓吗?”

“是的,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有司泽徒就没什么问题。”

“我说话过头了吗?”

“你觉得是怎么样的?”

李朝反问她,让颜暮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他们又安静的在操场上走了两圈后,颜暮又问道:“感觉平时你很害怕我?”

“我……”颜暮在灯光笼罩下,让李朝意乱情迷,他咬了咬自己干燥的嘴唇,回道:“我是你粉丝嘛,总觉得怕什么事情做不对,你不开心。”

双眼迷离,怀里像揣着一只小兔,七上八下。

颜暮没当回事,她“哦”了一声,脚步自顾走着自己的步伐,沉静了好一会儿,对李朝说道:“你可以大胆一点的。”

“是这样吗?”李朝把脸凑近。

颜暮脸蛋因突然靠近的脸泛起来微微红晕。

她侧过脸去,不看李朝,继续走着。

“哈哈哈,开玩笑,你今天考试真的很棒。”李朝柔情地盯着颜暮的侧脸,给她竖起了大拇指,露出欣慰的笑。

“多亏李老师的功劳,应该要谢谢你。”

“是我该谢谢你。”

李朝喜上眉梢,眼里闪着星空,泯着嘴浅笑起来,像四月盛开的桃花。

“那边的同学给我站住!”操场上响起阵阵大喇叭穿出的声音,破坏美好的气氛,直向他们二人。

我去!

那是个远处看胖胖的身影,肩上扛着重大喇叭正朝他们走来。

李朝反应迅速地拉起颜暮的手就朝一旁跑去,拉手的那一刻,李朝不乏心里有紧张和颤抖。

“停,停下吧。”颜暮直摇头,指着不远处那个被教导带走的一对情侣:“好像不是来找我们的。”

“好像是的。”李朝停下,可还没松开牵的手。

颜暮甩了甩胳膊,冷瞥李朝一眼,说道:“你现在是真大胆。”

“你不是让我大胆的吗?”

李朝松开手,耸肩笑了笑,少年心里沉重的担忧和包袱在慢慢放下。

“不错,还会调侃人了。”颜暮没有回拒他。

李朝在心底不由得想对颜暮说:总有一天女孩你一定会奔向梦想,不再害怕那冰冷的未来。

……

“跟我去个地方。”​司泽徒和刘祎蔓检查完之后并没有回家,司泽徒徒突然想到他还要去画展取证,寻找新的线索。

但是他稍微丝丝害怕,如果他把刘祎蔓送回到学校之后,刘爸会在他不小心时候或是正忙时候把刘祎蔓带走。

那可真是最后一面也见不了了。

所以索性让刘祎蔓跟住,在车上乖乖等他。

画展中心里边布置十分精巧华美,里边也挂满了许许多多平时根本无法见到的名作,司泽徒可并不在意这些,他直奔画展中人策划负责人办公室。

“您好,请配合调查。”司泽徒出示那个最有力的通行证,冷眼相对,对里边的人说道。

他问负责人要了当初江美那天比赛时候的全部过程,以及进出的监控事情。

当天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每个人想要出入这里要么就是被邀请来当展出者,要么就是拿票进场。

可每个人进出,都必须要用指纹和人脸这两件去兑换开门,所以基本是不会出错。

监控上明明确确显示林队提取的那枚指纹是江美留下的,其他任何一个角落都不存在什么异常啊。

这件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司泽徒眉毛簇成一团。

他又找负责人拿到了当天所有参赛者名字,包括合作方的名单,也并没有找出来一个线索和一个可疑人员。

一个电话响起“叮叮叮”,那头是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将刘祎蔓的检查报告做成了电子版给司泽徒。

他打开彩信一看,报告上面显示:刘祎蔓的所有一切正常,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疾病,而且脑子很发达,没有什么蜷缩或患有失忆症。

右下角还有几个微乎其微的字,是叮嘱:建议去看心理科医生。

心理问题,表面上也看上去不像啊?

司泽徒腹语道:如果真的是心理问题,才更是麻烦了。

“司泽徒我想上厕所。”这时候刘祎蔓从车上走了下来,穿过富丽堂皇充满艺气息的画廊,找到司泽徒,她实在是憋不住了。

“你先别去。”司泽徒拦下刘祎蔓,他毫不犹豫提出要求,也就是心之所想:“我想搬你宿舍住,可以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