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38章记忆会消失(7)过去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06  |  更新时间:2021-10-07 23:20:01 全文阅读

颜暮李朝和司泽徒匆匆找了个理由就赶往学校,在学校办公室门口,像幽灵一样猛然出现在杨老师面前,团团把他给围住。

杨老师不禁打了个寒颤,对上眼前三位学生的冷峻目光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你是刘祎蔓的舅舅吧。”颜暮肯定说道,毕竟她是确确实实听到过的。

杨老师听到这里开始紧张起来,他半张着嘴,声音沙哑说不出话来,然后左顾右盼往走廊瞅去,连挥手道:“没有,就是咱们班的学生。”

他发出这句话时候,学生两个字沙哑小到听不见,好像噎在嗓子眼一样。

李朝见杨老师如此,大概是因为学校的校规而不能承认,他向杨老师露出一个理解的笑容,说:“我们就是和您谈谈刘祎蔓,学校其他人不会知道。”

昊林高中有一个一直传承下来的校规,就是所有代课老师不得与他自己所带学生有任何亲戚关系,可以推给别的班主任带,就是死活不能在一个班里。

“那你们进来吧。”杨老师脸上冷汗滑落,他擦了擦,他可是知道犯了校规的严重性。

但刘祎蔓这个孩子他也是交给别人实属放不下心来,只有自己一直看着,盯着才能睡个安稳觉。

还有现在,他选择相信这几个陪了刘祎蔓已有一段日子的孩子们。

司泽徒进入办公室后,一个顺势冷冷地把凳子搬在自己的身旁,坐了下去,开始向杨老师讲起昨天晚上他看到刘祎蔓枕头下的两本神秘书的事情。

“她怎么会喜欢看那种书?”杨老师听完觉得这根本不符合常理,他上课收刘祎蔓的书可都是青春活波的漫画类型。

颜暮追问杨老师:“您会不会对刘祎蔓更了解呢?千万不要隐瞒我们,我们是在帮助她。”

她觉得是亲戚,总该比自己了解。

杨老师想不出,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刘祎蔓何时跟自己提过那两本书,更想不出这两本书与成绩的关系。

他摊出双手,无奈叹息:“我真的是不知道,你们问我也没用,我也是很想让她留在这里,老家的学校老师也不知道会不会用心管她这个皮子蛋。”

说到这里,杨老师已经开始失落了,他过了这两天,只有过年时候才能再见见原来经常伸在他脸上的那副厚眼镜,和语出惊人的自创成语。

夏天热烈的蝉叫,倾诉着离人的愁绪,门外学生的脚步,印证时间不曾终止,墙上的钟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屋内长静。

“她有什么心理阴影吗?”李朝发问打破宁静。

能看这两本书,多多少少和其他人想法不一样吧,毕竟太过于脱离现实了!

这种书就不应该售卖,打着引起共鸣的幌子,把那些本就痛苦的人折磨的更加遍体鳞伤。

书的第一页就是几个醒目的大字:这个世界活着多没意思!

打开书,便是介绍它能提供的各种帮助:能帮助想死却又不敢死的人忘记痛苦,能帮助情感失败的人走出来,能帮助有童年阴影的人重拾光明……

呵呵,不教人们面对现实,反而更加推向深渊。

难道不是吗?李朝第一次如此唾弃一本书。

杨老师想了想,依旧摇头,他认为刘祎蔓一直都是活泼开朗的,没有什么烦恼,也就这次成绩不如人意,但她也是难过一阵子就过去了。

“刘祎蔓爸妈呢?”司泽徒缓缓抬起头问道,眼睛深邃。

李朝的话让司泽徒终于想到了自己昨天晚上的猜测,可能有关心理问题。

刚刚他因为一直纠结两本书和成绩的关系,陷了进去。

他只见过刘祎蔓爸爸,按理说一般妈妈会在家庭上付出的更多。

果然,这个问题让杨老师有了不一样的面部反应。

杨老师说,刘祎蔓在12岁的时候,妈妈离开了她,像人间蒸发一样,谁也找不到,他这个做哥哥的也联系不上,到现在有五年了。

刘祎蔓就由爸爸一直带着,本来刘祎蔓是在老家县城上着学的,但他就这一个外甥女,妹妹在家时候他也是最疼妹妹。

他就找到了刘爸说想在陜海市给刘祎蔓找个好学校,刘爸为了女儿更好的前途就答应放手,两人商量了一番后,就达成了以下协议。

“就是这个纸上写的。”杨老师边说边把他和刘爸签的合同从自己衣服内侧的兜里拿出来。

内容如下:

今日2002年9.5日杨谦少与刘海签下此协议,双方绝不反悔。

刘祎蔓会跟着杨谦少到陜海市生活,这期间刘海有任何权利去看望女儿,可如果女儿有任何不舒服,不开心,刘海有权利接回女儿。

签字:杨谦少

签字:刘海

纸条已经十分破旧,褶皱不堪,双方协议内容也不那么全面,只是草草两句,看上去是在十分慌忙下写的。

杨老师让众人看完后,又把纸条小心翼翼收回内侧兜里,长叹道:“唉,这五年的女儿就要走了啊,以后也就是过年去看看了。”

杨老师的话像沉重的石头一样,跌入司泽徒心中的水平面,溅起了无辜的波纹和浪花,引起了他共鸣与回忆。

“我们不会让她走的。”司泽徒修长的手指将衬衫领处的扣子解开,眼眶发红呆呆望着地面。

脑海里浮现出一幕让他痛苦的场景,他皱眉。

他感觉眼前晕乎乎的,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

李朝发现司泽徒的不对劲,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只见他轻轻摇头,痛苦万分,马上就要从嘴里吐出血浆一般。

颜暮去给司泽徒倒水,李朝问杨老师:“您和刘爸关系不好吗?”

“这几年还好一点,前几年我妹妹刚走时候是真的不太好,你想想任凭谁媳妇跑了,不生气啊。”

“哦。”

“但是这个跟成绩有什么关系?”

“可能刘祎蔓就是因为这件事有的心理阴影。”李朝说完心里也是长叹,幸好那年有自己的爸爸,还有女孩的出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