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39章记忆会消失(8)黑色斗篷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52  |  更新时间:2021-10-09 09:35:58 全文阅读

他们三人从办公室出来,今天大概还算得上有所收获,就是司泽徒的脸还是苍白无力。

“今天很不错,变胆大了。”司泽徒发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夸赞起李朝,欣慰得如同老父亲一般。

这个平时一言不发的少年终于开始在慢慢主导着人物关系。

李朝不好意思嘿嘿了两声,和颜暮一同又看向司泽徒,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做?”

来找完杨老师,他们只知道可能刘祎蔓心里确实有阴影,可是也是家庭的,和成绩没什么关联啊。

“还是那句话,可能是副作用,你们先回去吧,我旁敲侧击问问刘祎蔓。”司泽徒捂住胸口,有些疼通。

他还没从回忆里彻底抽离出来,他承认看到那两本书时候,他被吸引了,产生了如果能把他这段痛苦的记忆忘掉,他也愿意尝试一下。

这段回忆让他心痛,心如刀绞,心如万个蚂蚁在攀爬,心如死灰。

这种想法只在他脑海存在了一瞬间,他清醒知道,这段痛苦的记忆没了,另一段就会出现,老天总会给点甜头再给点苦头。

并且,那些伤害自己的人还确确实实存在啊。

司泽徒没有直接回到公寓,他走到公寓楼下的超市时候,脚步止了住。

他推开玻璃门,走向众多样数的零食柜台,那上边每一样都买了一个,四个购物车都装不下。

“你看,那个人好帅啊,是不是给女朋友买零食?”被司泽徒这一举动吸引的女孩们都在纷纷议论。

他确实不是买给自己的,他从小就不怎么爱吃零食,觉得那只是无聊的一种消遣,根本提不起任何欲望去碰这些膨化食品,这是给刘祎蔓买的。

司泽徒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就是听了杨老师讲完刘祎蔓的故事后,他觉得以前总是把刘祎蔓带进来秘密基地的零食丢出去,是错误的。

他不该那样责备她,像她这样的姑娘,多吃点零食和甜品没什么不好。

“刘祎蔓。”司泽徒带着大包小包的零食,身后还跟了几个一脸殷勤的工作人员。

刘祎蔓懵逼的看着这一群人,一个个比她还要会粘人和热情,关键手里还提这么多零食,她问:“这是?”

“刘祎蔓小姐,这是司泽徒先生给您买的零食。”超市工作人员大声喊道,动作整齐划一地把双手扣在小腹前,脸上的职业假笑也是一般。

刘祎蔓咽了咽口水,她看了看司泽徒又看了看这这堆零食,想确认什么。

“是的,给你的。”司泽徒点头,示意超市工作人员放在屋里就行了。

超市工作人员也很识趣,赶紧放下就溜走,给腾出仅有二人的空间。

刘祎蔓抱着这堆零食,激动不已,这不正是她梦想的食家庄嘛!吃上一年也够了。

“啊!蘑古力!啊!香蕉牛奶!啊……”她把每个都赞叹了一遍,也不嫌累。

她吃着戴在手指上的尖尖角零食,一口一个咔嘣脆忽然问向司泽徒:“怎么对我这么好,莫非?”

刘祎蔓本来想问司泽徒是不是真看上自己了,但又转念一想,脸立马变得不开心,还难过起来,她有些想哭地问:“是我要走了?”

这些零食不正是司泽徒没办法阻止她回家,给她的道歉吗?

她双眼又开始发红地盯住司泽徒,只听司泽徒轻轻回道:“不是,我会想办法不会让你走的。”

他转过身去,背对刘祎蔓。

但还是没躲过刘祎蔓的直率发问:“那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你是我名义上的学生,我得管你,对你好。”司泽徒转身面对刘祎蔓,脚尖点地回道。

他又说:“对了,你妈妈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我妈妈?哦,我觉得不值得一提啊,就是跟我爸离婚了啊。”

“你不伤心?”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她可能是有什么重要事情,或者爱上其他人了吧,我理解她。”

“你倒是看得开。”司泽徒没忍住冷笑了一下,这其中带讽刺,好在刘祎蔓没看到。

他认为一个需要靠那种败类邪恶催眠术书籍逃避现实的人,现在却在自己面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真发自内心觉得可笑。

“那你从小到大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吗?”司泽徒望着“吧唧吧唧”吃东西的刘祎蔓,继续追问。

刘祎蔓像了半天,像个泄气的皮球,说:“有,就是我要走了。”

刘祎蔓可怜巴巴的眼睛盯着司泽徒,希望他可以说到做到,能帮自己留在昊林高中。

她记忆里的朋友,只有他们三个。

“就这一个难过的事情?”司泽徒不由再重复问了一遍。

刘祎蔓狂点头的动作,让司泽徒确认她肯定丢失过什么记忆,人生怎么可能就这一个难过的事情,刘祎蔓明显不正常。

凌晨一点。

司泽徒半入睡状态地躺在毯上,忽然他耳朵一动,听到了门的“吱吱”声,他故意翻身朝向门那边,只见果然有一束光和一个黑漆漆的影子从门缝透进。

“谁?”他冷问道。

月光阴沉惨淡透过走廊的铁栏窗照进来,卫生间散发着“滴答滴答”的水流声,整栋楼静谧地如同一切都被施下魔咒,沉睡得摇都摇不醒。

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狭窄的走廊跑过,直到绿色灯光泛指的安全通道里,司泽徒关好门,追上去的那一刻并在门口撒下石灰。

“你是谁?”司泽徒和穿斗篷的人都停了下来,司泽徒冷冷问道,他并不害怕对面的人,哪怕是鬼他也不怕。

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莎莎声,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转了过来。

但司泽徒失望了,扭过来还是看不清楚脸,脸上被黑色的布包裹住,没有一点缝隙。

“哼。”黑色斗篷的人转过来对司泽徒发出了一个不屑的回复,便又跑走。

速度灵敏迅速,如同火花一般。

司泽徒有力地挥摆着双臂追赶着那个人,只见那个人连带黑色的斗篷跨过马路中央的栏杆。

司泽徒也双脚踏地,猛地一摆,身体横跨栏过去,一言不发继续追赶。

这人是线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