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41章记忆会消失(10)纠结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1-10-08 23:32:18 全文阅读

一个房门被悄悄打开,不到一分钟,又悄无声息地合上。

这是个可怕的事情,本来司泽徒的目的是那么简单:帮助刘祎蔓治疗心理问题,这样学习成绩可能就会提高,他答应刘爸的事情也就能完成了。

刘祎蔓也能呆在昊林高中了。

现在这事情却变得越来越复杂,司泽徒闭目在内心深处质问道:“刘祎蔓,你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风吹拂司泽徒的面颊,他习惯性地扶上额头,寻找迷宫的出口。

“好久不见。”熟悉刺耳的声音从司泽徒背后响起,司泽徒猛地一惊,回头看到的是好久未见的林队,是他好像,好像已经背叛的人。

“林队。”他低头喊。

林队穿戴整齐,不高也不矮到司泽徒鼻梁处,额头很宽,有着很深的鱼尾纹,他所承受过得严峻经历和饱经沧桑的折磨都刻端正的五官上。

林队将司泽徒衬衫领口拽了拽,帮他把衣服褶皱打平,质问:“擅自一个人脱离队伍?”

​“对不起。”

“如果遇到了什么事情,跟师父说。”

“对不起。”

司泽徒还是那句话,林队气愤了,他声音略高说道:“不能说是吗?你知道我怎么发现的你吗?”

他指着司泽徒,恨铁不成钢。

他更生气,司泽徒有什么事不说出来,总自己扛在心底。

司泽徒回答:“我已经在大家心里成了逃兵,他们发布了内部通缉令,都在找回我。”

那两位保安平时根本接触不到什么内部消息,只有警方发了通缉令,传的内部人尽皆知,他们才会见到银戒就出门通风报信去了。

总部发的手机被戴面具男人没收时候,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不了解他的人会认为他是受不了训练的苦,借助任务逃跑了。

可他没想过,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司泽徒在裤兜里摸了摸那枚银戒。

林队用手指戳了戳司泽徒的太阳穴,说:“你还知道,为了你局里一直在吵,一边是拥护你的,一边是给你扣帽子的。”

司泽徒站在那里,像考试倒数第一回家挨批评的孩子。

林队数落一通后,双手背后,沉重地盯着地面,好一会儿才说:“归队吧,那个任务我派别人去。”

“您是得再派别人去,我归不了队。”司泽徒没有丝毫犹豫,他拿出那枚银戒。

交上去,他就不在是一名警察了。

他从此要找到那名超能力女孩,什么任务也没了。

找超能力女孩是要找的,可结果到底是他为了家人和朋友给戴面具男人,还是选择正义给林队,他还不知道。

总之内心告诉他,他必须先找到才能下定论。

“确定吗?交了就没了身份,机会也再无。”

“嗯。”

林队无奈的眼神打量了司泽徒一番后,推回司泽徒递上来的银戒,说道:“银戒留下,警服先穿在身上别脱,见你平安我也放心了,通缉令我会帮忙说的。”

话罢,林队走出保安室的门,没有回头。

……

昨天晚上撒在门口的石灰没有烙上脚印,证明刘祎蔓此时还算安全,那穿斗篷的人不是一定要做什么。

司泽徒开着车,独自一人踏上去找刘爸的路上。

他必须加速争取时间让刘爸知道他女儿此时的遭遇,他叫去了颜暮陪在刘祎蔓身边。

颜暮一到屋内倒头就睡,也比没人,或者李朝个男人来陪好得多。

司泽徒冷白的手指紧握方向盘,手心还有一枚银戒,银戒从手的缝隙发出幽冷的光芒,司泽徒对上这束光,嘴角微微扬起。

他心里喊道:谢谢你师父,谢谢你林队。

交出银戒——信仰的那一刻,他认为卸下警服,能让身边的人平安他也值得,即使很不舍。

可他后来动摇了。

师父看出猜中他的纠结,给了他更多选择时间。

他按照杨老师给的地址,把车停在一个绿色报刊式的零食铺前,“是刘祎蔓爸爸家吗?”他往里边探头瞅去。

零食铺和住屋是在一起的,随着司泽徒的问喊,刘爸许久才从一个帘子后走出来,他并不待见司泽徒地问道:“你干嘛来了。”

刘爸眯着眼睛,手机还掂着一把菜刀。

菜刀是剁排骨用的,但刘爸这个眼神这个架势,总觉得是剁司泽徒用的。

司泽徒是个道貌岸然,说到做不到的伪君子形象已经在刘爸心里扎根发了芽。

他咬牙切齿地暗暗自语:“明明保证刘祎蔓能进步的,我还真的相信了鬼,考试成绩公布那天晚上害我激动的整夜没睡,呸。”

“刘祎蔓爸爸。”司泽徒十分客气有礼貌喊道。

见司泽徒这般好说话,刘爸索性大声了起来:“你别喊我行不行,我问问你当初你为什么给我保证,非让我再提心吊胆,失望一次?”

“您对我的意见咱们稍后再说,我有事找您。”

司泽徒想把手机上的内容塞给刘爸看,刘爸却不领情,和刘祎蔓一般倔强道:“不行,我偏要现在说,你看看你……”

果然是父女俩。

“刘海同志,你给我闭上嘴。”司泽被唠叨的没完没了,他心切,知道时间耽误不急,便大声吼了一声。

刘海被震慑住了。

司泽徒吼后,一脸平静对刘爸一字一句顿道:“听我说。”

他把昨天六次穿黑色斗篷的人进刘祎蔓房间视频合在了一个视频上,给刘爸看,并还告诉了刘爸昨天晚上他的亲眼所见。

刘爸大致看了一眼,侧重点却跑偏,他瞪大眼睛恶狠狠质问:“你怎么会和我女儿在一起住?”

“我在保护你女儿。”

“你不会喜欢我女儿吧。”

“不会。”

“不会就好,你做我女婿的话,我可不答应,没礼貌还没大没小。”

“能回到正题上吗?你女儿的门被人撬了你也不关心?”司泽徒咬了咬嘴唇,无奈加无语。

这和第一次费劲跟刘祎蔓说话还真像。

刘爸拍着自己的脑袋,急匆匆地拿起手机:“哦,对对对,你让我再看看这个人。”

他把人一会儿放大,一会儿放小,终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