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42章记忆会消失(11)乌龙吗?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73  |  更新时间:2021-10-11 09:17:15 全文阅读

​刘爸紧盯照片上穿斗篷的人好一会儿后,他先是皱着眉头点头,点完又赶紧晃头,再又紧锁眉毛,嘴巴微张好像是知道什么,又不知道的模样。

又盯了好久,刘爸终于开口:“这……这我应该不认识。”

“应该是什么意思,不会就是您吧?”司泽徒话里藏刀,藏锋卧锐。

他有理由怀疑眼前的男人,女儿在12岁时候跟着一个外人进了城里,除了放假过年回家等,都在远处度过,想念了偷偷去看也是情理之中。

还有刚刚这个男人的一系列反应,提到照片先是转移到没营养的话题上,再又露出多余的复杂表情……迷惑视线。

“是您吧?”司泽徒又问,脸阴沉得十分难看。

刘爸可不容别人质疑,他懵逼恼怒地回怼道:“我是傻子,我半夜去我女儿公寓,白天不看店了?不睡觉了,这儿里陜海那么远。”

高腔达人上身,他越说越起劲,边说边往司泽徒身上凑,要不是司泽徒腰往后靠了一截,两人恐怕就要来个亲吻了。

“而且我穿这浑身上下的衣服不得闷死我。”刘爸重重拍桌道。

他这一说,反而招来了怀疑,司泽徒抓住漏洞问:“您怎么知道闷的?”

线索在司泽徒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拽住刘爸,盯住对方的双眸。

没穿过怎么知道闷?

“真的不是我,苍天啊。”刘爸打掉司泽徒冰冷的手,面对铁铮铮的质疑,他直摇头,痛哭无泪,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司泽徒拿出在警局里的架子,继续质疑道:“那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有人证吗?”

现在他就差手里那个记录本,不过他有手机,司泽徒挑眉,当着刘爸的面,打开了手机录音,还放在刘爸的嘴边。

刘爸嘴巴睁得更大了,全脸皱在一起,疑惑这孩子怕不是有什么大病,司泽徒却不以为然,他点点头,示意刘爸快对手机坦白昨晚上在哪干什么。

刘爸恼了,他抓住倚靠在桌上的扫把,双手紧抓扫把中央,在司泽徒面前晃起来,双眼瞪大到极致。

他高声说:“我……我昨天晚上干什么凭什么跟你说啊!你给我滚出去。”

司泽徒倒是冷静,他双手环在胸前,淡淡开口:“急了?”

这样子,不知道的都认为他在挑衅。

刘爸被气得牙根发麻,他手指颤抖地指着司泽徒,说:“你这孩子真的说话都没人能听懂,你给我走行不行,真是没王法了。”

刘爸推着司泽徒就往外边撵,不知道是不是代沟问题,反正这人说话就是让他觉得生气!

刘爸心底闪过一丝懊悔,就不应该给刘祎蔓那个机会,别回来学得很这个叫司泽徒说话一样让人恼火。

司泽徒不动,他就死死站在那里,刘爸用再大劲也推不走,和雕像没什么差距,“承认我就走。”

他说道,他就要个究竟,要个刘祎蔓到底安全不安全的结果。

事情到这里,司泽徒越发肯定就是那位穿黑色斗篷的人就是刘祎蔓爸爸,身高,鞋子码数大致都差不多。

刘爸听到司泽徒非逼自己承认,心头压抑住的怒火彻底涌上来。

“我承认什么?我昨天晚上就在小卖铺里睡着,还有摄像头,你这小子说话云里雾里,亏杨老师还说你学习成绩好,我看也不怎么滴。”

他愤愤地说。

这种做事被别人拆穿发火的人,司泽徒见多了。

他不理会,还在心底盘算:刘祎蔓因为妈妈原因有了心理问题,心理问题让她看了催眠的书,可能影响记忆,记忆是她成绩不好的原因。

这个斗篷事情处理完,就是处理心理问题,那解决办法是什么?难不成去给她把妈找回来?

司泽徒有点犯愁了。

“出去啊!”震耳欲聋的声音惊住司泽徒。

司泽徒平静地看向刘爸,说:“哦,那你摄像头打开我瞅瞅。”

刘爸没想给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马戏团的猴子,正在被这个叫司泽徒的人戏耍!

司泽徒倒跟没事人一样,自己却像个疯子。

司泽徒眼睛一瞥,看到了木桌子上的台式电脑,不顾刘爸阻拦就直接上前打开,手指灵活地调出了监控回放。

刘爸彻底怒了,怒气如火山一样爆发,我想司泽徒这辈子想进刘家的门是要费一阵功夫了。

刘爸性格固执,有着老一派人的保守和大男子主义,自尊心极为强,哪能看惯一个毛头小子随便翻看自己的私人物品。

他上前撅着屁股抱着司泽徒,使劲,再使劲,再再使劲,终于把司泽徒关在了门外。

……

刘祎蔓宿舍公寓里。

颜暮和刘祎蔓醒来后,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综艺。

颜暮舔了舔嘴唇,试探性问道:“刘祎蔓,怎么没见过你妈妈啊?”

“你肯定都知道了吧,怎么还问我。”

“你不想你妈妈吗?”

“一点一点都不想啊,你怎么和司泽徒一样奇怪。”刘祎蔓撒娇式地说道,她没有生气,脸上笑得很灿烂,很甜很甜。

一时颜暮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敲门声也将她们两人的对话终止。

来人是李朝。

他急匆匆看了一眼颜暮,就转头质问道:“刘祎蔓我问你,你知道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看过枕头下的那两本书内容?”

李朝手握手机,他刚刚给司泽徒拨通了两个电话,都没人接,他此时只能抓紧跑来亲口问。

“李朝?”颜暮插话,他们三人明明约定好事情没确定之前先不告诉刘祎蔓书的事情,万一一问刘祎蔓有了防备之心……

“哪两本书?”刘祎蔓不在乎,她坦然回问。

李朝顾不上颜暮了,司泽徒给他微信发的昨晚推门视频,他看了,实在是太危险。

也让他想到了什么。

李朝走到刘祎蔓床前,翻开枕头,拿出那两本纯黑色封面的书,凝视向刘祎蔓。

“我……”

“刘祎蔓,看过就是看过,如实告诉我。”

“我没看过,这个是我捡来的。”

刘祎蔓确实没看过,她支支吾吾和来人便偷偷把书放起来,是因为这是她捡来的,没人领取,一直放在她屋里。

她觉得自己是拿了别人东西,不好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