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52章暗藏玄机(4)是颜暮?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2021-10-14 20:33:23 全文阅读

司泽徒推开秘密基地的屋门,还是那股熟悉的香味扑面而来,曾经四人的点点滴滴浮现在他眼前。

刘祎蔓的笑容和喂他吃薯片的模样,颜暮从冷酷拽到现在慢慢变化,李朝和他的并肩作战……

每个人不一样的说话语气,习惯动作,常带表情都让他不舍。

日子不长,但刻入人心。

终究他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平淡快乐不属于他。

司泽徒环视周围一圈,拿起桌上的签字笔。

他在便利贴上写道:“刘祎蔓,以后一个人住,要注意安全,零食想吃就吃吧,要买好的,不健康的不买。”

“好不好?”他在心底深情地问道,他想刘祎蔓能回答他一句“好”字。

写完后司泽徒仔细看了看。

看后,他不禁在心底自嘲冷笑: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在世界上又多了份牵挂,他此时才后知后觉。

这份刚感知到的,刚察觉到的,就这样被迫放下了。

司泽徒再提笔,在便利贴上添了一句:“李朝,颜暮,我这个老师不合格,刘祎蔓成绩拜托你们两个了。”​

在这份牵挂里,刘祎蔓让他最不舍,最让他放不下。

他把这张便利贴贴在木屋门上,用手紧紧的按压,防止微风会把它吹掉。

以为能长期在陜海市居住而买的房子,也被他挂在了二手房屋平台上。

迈出这个校门,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迈出了,退学手续也办好了。

揣着回忆,带着遗憾离开。

司泽徒独自开着车,四面窗子开到最大程度,随着呼呼的风一起穿过地下隧道,在画展中心停下。

他前脚刚迈下车,一个痞帅痞帅的男人就了过来,“很长时间没见到你了啊。”这个男人对他说。

“嗯。”司泽徒对他态度冷漠,没有因为他的热情招呼而摆出个好脸色。

打招呼的男人是韩召天的人,大家都喊他小召,是韩召天的“干儿子”。

“泽图,你现在的身份查东西之类估计会受到限制,干脆就报我们这边的名号吧,银戒就别再用了。”这是昨天晚上韩召天对司泽徒说的原话。

他还说:“这方面小召已经跑得很熟悉了,就让小召跟着你吧,大家都认识。”

司泽徒冷冷对视面前小召,大义凛然地说是给自己的通行证,倒不如说是派来监督的。

“你比我早到很多。”

“干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既然投靠我干爹了就不要动任何歪脑筋。”

司泽徒倒是不清楚,韩召天到底是怎么跟他手下介绍自己的,是狗?还是已经叛变的一名刑警?

说好的合作,是彻底变了味道。

也罢,他不做追究,没那个资本。

“走吧,一起去会会这个明总。”司泽徒锁车,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小召跟着他,走在其身后,“美女你好美。”时不时挤眉弄眼地和会展里的工作人员打着招呼。

小召硬朗的五官和完美笑容弧线,没有因为乱撩人而讨人嫌,反而引来了极个别胆大的上前要微信。

“拜。”在电梯要关闭,即将上升那一刻,小召还不忘对外边那个要了自己微信的男人告别。

世界终于安静,电梯随着上缓,“你可真行,男女通吃。”司泽徒暗暗发出感慨。

“我的魅力,有问题吗?”

“没。”

电梯到了办公层,两人从电梯里出来,身后小召又在想法设法施展自己的魅力。

“该办正事了。”司泽徒把坐在人家办公桌上抛媚眼的男人拽住。

“好好好,再会啊。”小召被拽住,还不忘记从兜里掏出一颗奶糖扔到一个美女怀里。

小召比司泽徒大10多岁,理应不该用拽,显得不尊重长辈,可他实在是没眼看,必须不礼貌地拽住衣角。

不是没眼看小召,小召出奇因为他独有的外貌,并不显的油腻,而是没眼看别人对他的反应。

穿过人头挤挤的办公区域,他们在一个外部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门前停下,小召绕道司泽徒前边,敲门道:“明总,能进吧。”

痞痞的话语,总觉得他在调侃什么。

司泽徒盯着不久前他也来过的门,他想:要不是韩召天给这家公司一下投资了500万,里边这位明总还会今天早上打电话,来告诉他们线索吗?

这位明总说:“其实现在的摄像回放并不完全,有一个人花重金买走了比赛当天他家人的摄像片段,我想人家买自己的又不犯法,就给了。”

“是电话预约的那两位吗?”办公室传来明总的声音。

小召嫌明总啰嗦,直接推开门,勾起他完美的唇笑说:“不是我们会是谁啊。”

明总见状,从椅子上连连站起,笑容满满地迎接着他们:“小召总,来坐坐坐。”

他带二人指引但一个茶桌处,亲自泡起茶来。

明总双手端住茶杯,递上前,到司泽徒处,他发问:“这位有点眼熟啊?”

司泽徒没有理他的客套话,直接直奔主题,加重语气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而来吧。”

明总连连点头,和他之前第一次敷衍对司泽徒,“啊呀,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快出去吧。”

态度完全不一样。

“我也没见过那个人,不过我们告诉你,他姓颜,他给我汇款的名字开头姓颜,这是他的银行卡号,不过不全。”

明总递来一个没有后四位的银行卡号。

姓颜?司泽徒没有反应过来,小召替他接住。

他问:“怎么你认识?”

司泽徒反应迅速回道:“没有,名字挺特殊的,还姓颜。”

他胳膊僵硬地从小召手里又把银行卡拿过来,假装仔细认真看了起来。

和江美认识,是昊林高中的,姓颜的,莫非就是颜暮?

“哪个颜啊?”司泽徒故作轻松问明总。

明总为了以表投资的感谢,认认真真地在纸上写下来,“颜色的颜,你们去查查,全名想知道也能知道的。”他对二人说。

司泽徒似懂非懂地点头,把银行卡号收进自己口袋里,看向小召问道:“那我去查,还是?”

小召毫不在意他从自己手里拿走,包括揣兜里的小动作,“就你去呗。”他耸肩,口里品着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