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捂上耳朵说爱你 > 正文
第69章新的生机(4)芳华
作者:东风飘雨行  |  字数:2065  |  更新时间:2021-10-23 23:51:56 全文阅读

全班安静片刻,又发出比刚刚还要沸腾的讨论声,司泽徒笔直走向讲台中央,台下传来整齐的鼓掌声。

颜暮瞥了一眼,低头写作业,不予理会。

李朝看女孩如此,他也不看,陪女孩一起,都写着各自作业,成为班里唯一两位不合群不看热闹的主儿。

司泽徒盯着低着头呢刘祎蔓,他跨上讲台台阶,双手插兜面朝大家说:“刘祎蔓同学不是我的小跟班。”

这件事他很有必要解释一下,毕竟他怕女孩会多想。

“其实之前是我总是跟着他们,我成绩不好然后刘祎蔓给我补习的,她是个大神,深藏不露。”司泽徒说完,拽拽地站在讲台上,一副雄姿。

却不知道有人已经恨得他牙痒痒。

班里哄堂大笑,杨老师也实在忍不住大声笑起来。

“司泽徒同学,你是不是记忆错乱了。”杨老师说道。

他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他真以为司泽徒发了烧,或者脑袋出现了什么问题。

杨老师冲司泽徒摆手,让他半蹲下来,“不烧啊。”他前前后后和自己的额头对比了好几遍。

杨老师瞅了一眼刘祎蔓,小声地趴在司泽徒耳边问道:“刘祎蔓是不是威胁你了?”

“嗯?”司泽徒还没来得及疑问呢,就反被刘祎蔓打了一下后背,这两位是觉得她听不见?

不过这一下司泽徒心里还挺享受,至少和刘祎蔓身体接触了。

“司泽徒,你是不是脑子有包?”刘祎蔓说完,瞪了眼这个什么都不管,让阅读课变成给她开专场的杨老头子,气愤愤地跑出教室。

颜暮跟了上去,她有一直偷偷观察这边的动静。

司泽徒面前的杨老师哈哈大笑起来。

司泽徒好像终于明白了刘祎蔓为什么不感激他的出手相救,而且全班为什么是这个反应。

他是说的有点过头了……

“把我送给你的鞋子还给我。”司泽徒拉着脸,阴沉地指了指杨老师的那双乌漆发亮的新皮鞋。

他对杨老师嘲笑他和刘祎蔓的行为十分不爽。

杨老师连往后退,他笑着说:“哎呀,你说什么呢?好了好了,我什么都不说了。”

他作为老师,好不容易收到了一位学生为肯定他工作送的礼物,哪里有还回去的道理!而且已经沾上了属于他脚丫子独有的味道了,不可能还回去的!

杨老师嘻嘻笑了两声,用皮鞋在地上蹦了两下,开心地不得了。

现在的颜暮也找回了信心,他的侄女也大有进步,他真是越想越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

……

楼道里。

刘祎蔓气呼呼地坐在台阶上,端着自己红扑扑的小脸蛋,她的红可不是高原红,而是刚刚那一幕真是太过羞耻。

“司泽徒你个阴阳怪气的家伙。”刘祎蔓仇视的眼神盯着地下的几只小蚂蚁,喃喃自语道。

她手里还紧紧捏着纸团。

“我总觉得司泽徒你们不能因为我而分开。”颜暮来到她身边,与她并肩而坐。

刘祎蔓面朝颜暮,迅速询问:“颜暮,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很害怕现在颜暮再出现一丁点问题。

她急于和司泽徒撇清一切关系解释道:“我不想理他的,你看我刚刚不也是没理他嘛。”

刘祎蔓小心翼翼地盯着颜暮,想从她眼里看出点什么。

人家颜暮却姿势放松,大腿随意弯曲着,一副自在。

她莞尔一笑对刘祎蔓说:“你错了,我是想说我不介意,只要你要看清他是什么样的人,危不危险,值不值得就行。”

颜暮眼睛闪闪发光,眼神柔和。

她可以看出来刘祎蔓对司泽徒的别样情感,她不想成为朋友爱情路上的绊脚石,她疏远司泽徒,只是她的事情而已。

她问道刘祎蔓:“你是不是喜欢司泽徒?”

“嗯。”刘祎蔓的脸颊整个在慢慢变红。

她承认她的内心,她知道她和司泽徒是根本不可能的,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而且司泽徒身边还那么危险人物,很麻烦的好不啦!

可就是死犟死犟,喜欢就是喜欢。

不在一起就不在一起,但喜欢就是喜欢,她还是会洒脱承认。

她会偷偷看,会刻意留意他。

刘祎蔓变得安静,她还是头一次发出感慨,她对颜暮也是对自己说:“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非要和他在一起,人家又不喜欢我。”

颜暮真想毫不犹豫地回答她,司泽徒喜欢她。

可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旁人告诉呢,如果一个人的爱意对方都感受不到,旁人的又怎么会有说服力。

“你看,他今天还让我故意出丑!以他的智商怎么会不是故意的!”刘祎蔓想起刚刚就来气。

“他是不是故意的,还得你自己用心去感受。”颜暮拍拍刘祎蔓的胳膊,“休息会儿吧。”她轻声说。

白衬衫的衣角在楼道口随微风飘动,刘祎蔓靠在颜暮的肩上,颜暮望着蔚蓝的天空。

……

傍晚的风闷沉沉的,却还是抵挡不住似火的青春,是粉色的情书,是以各种原因推送出去的巧克力,是偷看,是暗喜。

晚自习最后一节下课铃声响起,司泽徒和刘祎蔓往同一个地方去,他们班住公寓楼的为数不多,好像只有三四个。

“你搬我对面住了吗?”刘祎蔓忽然开口问道距离她不远的司泽徒。

她记得司泽徒的车是停在楼下的,靠男公寓楼那边。

本来心情就是很一般般,谈不上开心,也谈不上难过的司泽徒,一听是刘祎蔓和自己说话,顿时精神不少。

他有些兴奋,双眸里是藏不住的喜悦。

“你这是在跟我说话吗?”他声音深沉却断断续续。

“难不成是在跟谁说话?”刘祎蔓傲娇地往前走去,司泽徒赶快追上她,“嗯,我是搬你对面了。”

他挠着头和刘祎蔓提起今天讲台上的事,“今天的事情对不起,是我没有想太多,当时不知道怎么了。”

“哦。”

“你晚上要去吃宵夜吗?我带你去吃。”

“不吃。”

刘祎蔓双腿叉步,大步流星地走在司泽徒前边,比司泽徒先行到了宿舍这边。

她迅速脱掉鞋子把自己蒙在被窝里,又偷偷露出双眼盯着天花板,心里乐开了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