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晚尤思念茶尤香 > 正文
第九章 男人第六感与赚钱之间的矛盾(5)
作者:昼间月  |  字数:2248  |  更新时间:2021-10-27 09:42:37 全文阅读

终于,在批发市场中的一个乌龙茶专卖买到了我想要的凤凰水仙,我分别买了两种,一是上等的茶品,称为凤凰单丛,价格较高,我也没有多买。另外就是普通的凤凰水仙了。我会嘱咐小荷到时给领导们沏上等茶,其他员工的随便喝喝就好。

  其实真的不是我嫌贫爱富,只是从个人利益上讲,那些高层管理人员是竹苑的潜在市场,我当然要对他们抛一抛橄榄枝,秀一秀竹苑的实力。

  我不否认普通员工中会出现佼佼者,会在未来也成为社会中的新贵。但那毕竟不是这次茶会结束立刻就会发生的事情。我通过差别服务让他们意识到高管和他们的区别,说不定反而可以成为对他们的激励!

  更何况,以我对同龄人的了解,这些年轻人中绝大多数都没有喝茶的习惯,就算我给他们沏国务院御用的大红袍,怕他们也一样会当白开水喝了……

  茶点方面我们去买了些农家晾晒的果脯,我还让竹苑后厨准备了低糖、低油、易保存的小点心。茶会是在晚餐后,所以没必要太丰盛,说不定去中药店买点健胃消食的大山楂丸都是个好主意。

  采办结束,我们回去接上小荷一起去参观精卫填海的公司以及明晚茶会的场地。

  “比我想象的小了许多。”楼上楼下的转了一圈,回到精卫的办公室,他给我们各倒了杯水,我一面喝着一面说着自己的看法。

  “恩,毕竟只是一个分公司,以后只是会有个别项目在这边完成,所以人资方面求精不求多。”

  “不过你这策划部经理的办公室倒是不错,以后我可以常来你这里看看书、看看画,消磨时间。”我审视着精卫填海书柜中一本本的设计图、时尚杂志、花花公子杂志以及女子图鉴,极为满意的赞叹着。

  等等,花花公子?女子图鉴?我扫过的目光猛的转回了书架的下层。发现不仅是有这样的杂志,更是近三年的月刊一期不漏的摆在那里。从书架的最下层挑了两本出来拿在精卫填海眼前晃了晃,“李经理啊,在办公室里私藏这些东西不好吧。”

  小荷看到了我手里香艳的封面,不禁脸一红背过身去。虽说不是不解风情,但小荷毕竟是老实孩子,和我这等没脸没皮的人不能比。

  精卫填海将杂志从我手中夺了过去,不慌不忙的说着“你个小妖精懂什么,这都是做设计需要参考材料,你画人体,总要有参照物啊……”

  “这样,看来是我的思想龌龊了。”我一挑眉毛,满是挑衅的跟他认错。

  “不过一个女孩子看到这些居然脸部红心不跳;如此平静,还真有点出乎意料。”

  “本大小姐什么世面没见过,还至于为这点事情大惊小怪?”我一撇嘴,满是不以为然。

  “哦?”精卫这个“哦”似乎蕴含着许多内容。不过我懒得搭理。

  “好了,我们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劳烦李经理送我们回茶楼吧。”说罢我拉起小荷,准备打道回府。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如和你一起过去,看看你都是怎么工作的,也算是对你承接本公司开业茶会的资质进行考察了。”

  我耸耸肩,没有什么异议,精卫填海便跟着回了茶楼。

  我在二楼和精卫填海坐下,聊了聊他公司的一些事情,也让他深度感受了一下竹苑的气氛。时不时有客人打招呼,我作为主人点头招呼、气场全开,很是骄傲。由于我在前楼坐镇,小荷没再忙前忙后,而是专注为茶会制定计划方案。傍晚,小荷就递过来了她的计划方案以及准备的祝词演讲稿供我二人审阅。我觉得这种事还是别在大庭广众之下谈比较好,就回到了后厢。

  精卫填海懒洋洋的摆手推脱,表示他是甲方,我是乙方,我安排就好,他是花钱的,才不想劳神这些。于是精卫填海自顾自的在旁喝茶,一副监考老师的样子。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也没再打理,专心和小荷模拟演练起来。

  “这么多旗袍!女人果然恐怖,连办公室都要存上这么多衣服!”精卫填海误打误撞的拉开了我的衣橱,满是惊叹。

  “这些事工作服!你没看我每天在茶楼里都是穿旗袍的吗?还有,别乱翻人家东西,这可是女孩子的房间!”我有些气恼的关上衣橱,将他拉回茶几前要他老老实实呆着别给我添乱。可能我发现精卫填海的花花公子杂志时,他也是这种心情吧……

  在茶艺表演的流程上我毫不担心,毕竟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没少被邀请去举办茶会,安排起来也算是轻车熟路,绝不会乱了阵脚。现在这些姑娘们更是见遍了这小城中能算得上是大场面的场面了,完全不用担心会有怯场的问题需要担心。

  唯一需要我稍加重视的不外乎是一些细节上容易忽略的礼仪,比如茶词上的修改;或是各个茶师上的安排。别看这些小事似乎都不怎么重要,但一个人的城府以及德行很多都是从这些细节上表现出来的,竹苑之所以敢自称高端,其实也是通过比别人更细致、更讲究获得的底气。

  修改茶词,无非是为了让原有的茶词更加应景,主题明确。例如乌龙茶十八般茶艺的工序中有一项名为“花好月圆”,动作是将茶壶沿着茶洗边缘旋转两圈。原本是很浪漫的一个形容,但在这种场合,我就要将这一工序的名称改命为“招财聚宝”,寓意将金银珠宝均存于茶洗之中,不流他处。还有一道工序成为“降龙行雨”,就可加注解预祝贵公司得天公庇佑,飞龙在天。

  除了茶词需要修改,更要准备一篇贺词让小荷她们在茶会开始的时候慷慨激昂的大声朗读。虽然小荷已有准备,但总是觉得略显小气,拿不出手,于是大张旗鼓的重新制备上。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哲学系毕业的,更何况从小跟在妈妈身边,什么冠冕堂皇的词没听过?改个茶词;再写个庆祝某公司开业大吉的演讲稿完全不在话下。

  虽然不在话下……但也磨蹭到天黑才写出让自己最终满意的词句。

  “你这样写的会不会太花俏了?”精卫填海看着我的稿子皱了皱眉。

  “会吗?”嘴上虽是这么问,但经他一说,心里倒是也发觉似乎用词太过堂皇,不像是一个小茶楼的祝词,倒像是上级领导对下级的勉励……

  哎,忘了自己的身份可不行,越位可是大罪,万一让人家觉得我小小茶楼嚣张不勒,我这装孙子的生意还怎么做啊……于是继续埋头修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