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狼神大人她娇又飒 > 第一卷
第一章 婚约
作者:淡悲欢  |  字数:3068  |  更新时间:2021-11-22 10:20:08 全文阅读

凌霄宝殿上,众仙朝贺,天宫太子轮回三世渡劫归来,功德圆满,原本是晋升上神,没料到直接晋升到了羽神。

  殿中一道紫色的身影翩翩起舞,凤眸潋滟,红唇中叼着一枝白色玉兰花,腰肢轻柔地随着音乐舞动。

  伴舞们头戴玉兰冠,仿佛花丛中的仙子一般,簇拥着中央紫衣烂漫的身影,清新淡雅的玉兰香味弥散在整个大殿中。

  回眸一笑百媚生,用来形容殿中的女子再合适不过了,只不过这女子的眼神始终不曾离开过座上的一道身影。

  “莫浔,你年纪也不小了,现今得此机遇,你又和怜儿在人间有情,不如趁此机会跟怜儿把亲事定下吧。”

  高座上,一位凤冠金衣的女子缓缓说道,看向一旁的白衣金冠的男子。

  男子正襟危坐,高挺的鼻梁,眼眸深邃如海,轮廓分明的俊脸沉稳,透出一股睥睨天下的霸气。

  此时的他微微皱眉,将求证的目光投向司命星君,后者只是淡淡的微笑,并无其他的表示。

  “是呀,太子殿下,我们都听说了您和凤怜公主在人间时的佳话,玉兰树下相遇,郎才女貌,可惜未能圆满,如今在天宫,也算是圆了这段佳话呀!”

  高座上龙冠金衣的男子威严而坐,一身正气,莫浔的容貌与他有几分相似。

  “莫浔,你意下如何?”

  众仙见莫浔沉默,纷纷议论起来,一些仙娥们也八卦起来。

  “太子殿下怎么不说话呀?难道是始乱终弃?”

  “听说凤怜公主最近性情大变,之前非红色衣裙不穿,最爱她殿后的凤凰花,前阵子却是把之前的衣服全部扔了,置办了许多紫色的衣服,还把凤凰花全部换成了玉兰树,这怎么看都像是为情所困呀!”

  “可不是嘛,听说他们在玉兰树下相遇,真浪漫呢!可惜在人间凤怜公主为了太子殿下而死,没能终成眷属。”

  “凤怜公主人又漂亮,心地善良,殿下怎么说不理就不理啊!”

  一曲终了,殿中的氛围有些尴尬,天帝白辰对莫浔的态度似乎有些不满。

  “怜儿恭贺太子殿下晋升羽神。”

  凤怜的声音划破了这有些沉闷的默然,莫浔看向凤怜的眼眸沉了沉,目光幽幽,半天没吭声。

  天后凤夙见凤怜脸上快挂不住了,自家儿子丝毫没有要回话的意思,瞪了莫浔一眼。

  “怜儿兰质蕙心,精心为你准备舞曲,莫浔,你可别辜负了人家的好意。”

  凤夙招招手,示意让凤怜到身边来,凤怜眼眸中露出委屈,望向莫浔。

  原本凤夙还想劝两句,但是还没开口就看到莫浔微微一笑:“好,既然如此,请父帝赐婚吧。”

  这句话一出,反倒是让凤夙觉得有些惊讶,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殿下的众仙们一个个都是乐呵呵地连忙庆贺。

  凤怜眼中划过欣喜,有些娇羞地低下头,人如其名,我见犹怜。

  赐婚的旨意一下来,上渊殿可就热闹了,仙娥们进进出出地准备着东西,天宫不少地方已经是开始张灯结彩了。

  就在这热热闹闹的环境中,一道黯然失魂的身影仿佛与周围格格不入。

  “辛夷!别傻站着呀,你是新来的,看你挺机灵的,这次你就负责婚房里的事务吧,这边交杯酒需要的东西要去仙缘府拿一些,你快去!”

  一个仙娥正在忙着剪绸缎,看着发呆的若雪,不禁赶紧提醒。

  若雪赶紧打起精神,拍拍自己的脸,“好勒,我马上去!”

  是了,自己现在是叫辛夷的仙娥,可千万不能暴露身份,不然就没办法救爹爹了。

  若雪甩甩沉重的脑袋,想要把脑海中那道身影甩出去,可是却越发清晰了,心中仿佛扎了千万根钢针一般,眼角发红。

  莫浔,三师兄说得果然没错,你果然……

  若雪苦笑,也是,在人界的时候也不过是短短数载,神生漫长,自然算不得什么的。

  只是这交杯酒,自己真的能够亲自端上去吗?

  不久之后,婚期便如期到来,四海来贺,众仙上宴,有人感叹,简直比之当初天帝与天后成亲时有过之而无不及。

  众仙都注视着大殿中央的一对新人,女子盛世红妆,翠钿步摇,玄衣红袍,眼眸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男子沉稳如山,玄衣金冠,一身孤傲,只是脸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天帝和天后欣慰地看着莫浔牵着儿媳,一旁的锦衣女子乐呵呵地看着莫浔。

  “哥,你可要对怜儿姐姐好哦!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莫浔无奈地瞥了自己妹妹一眼,什么都不懂的毛丫头,瞎凑合什么呀!

  莫离吐吐舌头,拉着凤怜去婚房。

  红烛罗帐,灯影晃动,婚房内金玉珍宝,富丽堂皇,大红色的帘子上金色的龙凤绣样栩栩如生,床榻上鸳鸯戏水玉如意,整齐地铺着厚实的龙凤红缎双喜炕褥,金杯玉器放在紫檀雕龙炕上,一派温馨。

  新娘早已坐在床榻边等候多时,若雪看到殿门外走进来的男子,眼眸微敛,赶紧准备好交杯酒。

  凤怜的盖头被轻轻掀起,红妆粉黛,绯红的双颊让若雪不禁愣怔,原来是她?!

  手上有些僵硬和不自然,若雪不敢抬头看那玄衣之上的脸,强忍着鼻子发酸的难受端上了交杯酒。

  “祝殿下和娘娘白头偕老,天长地久!”

  若雪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婚房的,只知道眼泪像是决堤一般控制不住地向外涌出,脚步沉重,连呼吸都感觉到是痛的。

  他都娶了别人了,我伤心个什么劲儿!

  这个无情无义的混蛋!

  若雪狠狠地擦着眼泪,只是越擦越多,眼睛鼻子通红,嘴里止不住地骂着混蛋,把花圃里面的花草踢得到处乱飞。

  婚房里依旧是温馨的氛围,不过莫浔冷如冰霜的脸却让人胆战心惊。

  “亲也成了,戏也演了,凤怜,你还要装吗?”

  凤怜一愣,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怜儿不知道殿下在说什么。”

  莫浔皱眉,有些不耐烦,俊脸上浮现出薄怒。

  “别以为本殿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为本殿如此好骗?”

  凤怜脸一白,抬头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子,眼中划过一丝痛恨,但依旧咬牙道:“殿下要是觉得怜儿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怜儿为了殿下会改的。”

  莫浔猛然站起身,凤怜有些慌乱,“殿下你去哪,今晚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

  “哦?既然你如此喜欢这儿,那在你告诉我真相之前就别跨出这房门了!”

  莫浔大步流星,毫不留恋地走出了婚房,只留下全身气得发抖的凤怜。

  为什么!

  自己如此骄傲的凤族公主,为了心爱之人不惜毁掉了自己的习惯和喜好,只为了更接近他心中的那个人!

  可是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难道她就这样不可替代吗?

  凤怜握紧了拳头,几乎把银牙咬碎,十指掐入手掌,仿佛在流淌血。

  莫浔刚从房里出来,就看到了花圃里一片狼藉,一个仙娥正在抹着眼泪气愤地踢着那些花草,表情很是精彩。

  若雪丝毫没意识到有人走到自己身后,又伤心又怨愤,心里念叨着。

  臭莫浔!死莫浔!狼心狗肺!猪狗不如!

  忽然意识到身后的声音有些耳熟,顿时面色一僵,赶紧伏下身,做了一个自认为最标准的拜见礼。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又为何在此哭泣?”

  莫浔看着刚才还在哭泣的若雪跪下,姿势也很别扭,有些好笑。

  若雪心中烦闷,死死地低着头,此时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想看到莫浔的脸。

  “殿下大婚之夜丢下新娘子独自出来,奴婢只是觉得新娘子很可怜。”

  这话说得若雪鼻子酸酸的,连带着心里也是发酸。

  不过若雪心底也有一丝欢喜,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欢喜什么。

  莫浔鹰一眼的双眸盯着若雪,总感觉这氛围奇奇怪怪的,好像现在自己做什么也不是了。

  “本殿的事情还容不得旁人来议论!”

  若雪被训斥,可不乐意了,不过,为了不暴露身份,我忍!

  “奴婢知错了,方才是奴婢失言了,请殿下恕罪。”

  若雪咬咬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眼泪就已经啪嗒啪嗒地落下来了。

  莫浔不想在这种琐事上费心思,便不再追问,抬脚便要往回走。

  “殿下要去哪?”

  若雪以为莫浔要回婚房,不自觉地便问道。

  “本殿要去哪里,还要告知你不成?”

  莫浔冷傲的脸上有些不悦,平时哪有仙娥敢如此冒犯他的?再加上凤怜的事情,莫浔此时的脸色黑得跟锅底似的。

  若雪咽了咽口水,眼珠一转,“奴婢的意思是这里只有奴婢在守夜,殿下若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唤奴婢。”

  月色苍凉,上渊殿内幽寂无声,莫浔看着眼前有些颤抖的身影,压下心中的烦躁。

  “本殿累了,你为本殿更衣吧。”

  诶?不是去婚房?

  若雪跟在莫浔身后,有些惊讶地看着莫浔直接走过了婚房,到了书房榻边,伸出双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