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燕归梁(一)
作者:喵星特派员  |  字数:3132  |  更新时间:2021-10-08 09:12:28 全文阅读

“前朝罪眷,五两起价,价高者得!”

二月初二,安庆城内。

早春的风还透着丝丝寒意,城中东市口内却从大清早就搭好了台子,行者如织,人声鼎沸。

“五两一个要不要?十两!有没有再加的?!买回去做个丫头做个妾,顶顶的合算!”台上,旧时的夫人小姐被压着轮番登场,几两银子便可买一个回去为奴做妾,惹得台下人群时而污言秽语,时而哄声大笑。

顾予芙脚上带着镣铐,抱坐在草台后面的泥地上,冷冷看着台前的一幕幕。

这里原是雍朝重镇,可惜辉煌三百年的王朝如今早名不副实,连年战乱里,北方已被西陲明国一路荡平,只剩下老迈的天子和那帮子忙着党争的大臣,据着天险偏安江南。

安庆城两月前为明军所破,不肯投降的昔日官员转瞬沦为阶下之囚,男子充军,女子为奴。

而她也是这其中之一。

“正宗的官家小姐,二十两就没有再加的了?!成了!”喊话的小吏扯着嗓子叫卖,仿佛卖的只是鸡犬。又是一阵哄笑,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顷刻间只为二十两银子,便被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买走。

后背冷得如坠冰窟,予芙透过人群的缝隙,清楚对上冯家小姐绝望的眼。

那姑娘她依稀认得,安庆府通判的嫡女,父亲顶头上司的女儿。拖下去时冯小姐挣扎着不肯就范,一顿鞭子霎时如雨点般落下,打得她惨叫连连,等到最后,只剩哀长的气音儿。

“晦气!”官差却恶狠狠啐了一口,转头堆着笑和买家赔不是:“是这下贱东西不识好歹…”

旁边几个姑娘嫂子吓得哭成一团,予芙心中一阵发闷,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身上单薄的豆绿衣裙月余不曾清洗,早已污臭不堪,苍白清秀的脸上,嘴唇因为寒风凛冽绞了皮,几道深口子不时有血珠子渗出。

每逢焦虑,她就会习惯性地寻向颈间。

这回却摸了个空。

骤然意识到那东西已不在了,她也先是一愣,恍然苦笑。

不多时,前头又传来小吏喊叫,不容她回神,两个官差便拖起她直往台子上拉。

顾予芙猛地挣扎两下,目光凛冽道:“不劳,我自己会走。”

官差皆是讪笑,大胡子衙役不禁啐骂道:“还装什么小姐派头,不出一刻便把你卖了做窑姐儿去。”

“罪臣顾氏之女,年二十四,清丽佳人,五两作价,价高者得!”

顾予芙浑身发冷,在台上闭了眼。

这一刻,终究还是逃不掉。

“十两!”

“我出十五两!”

“二十两,这人我要定了!”

台下加价声此起彼伏,叫卖的官差见状眉开眼笑,忙强捏着她的下巴抬起示人:“二十两有没有加的?看看这模样,这身段,干干净净的黄花大闺女!有没有加的。”

台下哄乱器喧,又是一阵叫价。

“我出一百两!”突然一个声音自后方高高响起,盖过一干加价声,令众人不禁噤声回头。一看,却是城中大户,外号小霸王的李员外独子李向儒。

贫苦人家一年生活也只肖几两就够,他此时喊出一百两,看来是这呆霸王志在必得。

台下一阵窃窃私语,众人纷纷退后,给他让出一条道。

李向儒肥硕如猪,耀武扬威一直走到台上。

顾予芙冷笑一声,别过头去不看他。

“问李大爷安,您请。”小吏堆起满脸谄笑,“恭喜李大爷,又得佳人在怀,不是我说,这丫头您老买了绝对受用。”

他笑得猥琐,又使了个眼色,立马有小厮要带李向儒到账房交钱。

李向儒眯起眼睛朝予芙一笑,毕现几分露骨的色欲:“小娘子……等会儿一回去,咱们就……”

予芙低着头一阵反胃,只觉心中说不出的恶心。

可事已至此,再由不得她。转眼之间她已成了这草包公子掌中之雀。两个小厮一左一右,扯着她便要往马车上送。

予芙抵死不从,绝望至极的眼中却始终没有一滴眼泪。见逃脱无望,她惨笑一声,乘着拉扯之际,骤然松了抵抗的力道,转而奋力一跃,对着马车立柱一头便撞了上去。

旁人霎时变了脸色。

鲜血未干的姑娘无奈求死不成,猩红流在苍白的侧脸,如桃花落雪,仰头之间尽是怵目的凄绝。

“啪——”却立时有一个道强劲的力量,毫不留情落在了她的脸颊。

李向儒一巴掌扇过来,予芙被打翻在地,痛得几乎失去知觉,眼前一片金星,耳间嗡嗡作响。

“还敢他妈的寻死?敬酒不吃吃罚酒!”李向儒恼羞成怒,咆哮着招来小厮反绑她的双手。

她被拉起来,散乱的发粘着血色垂在面颊,露出一双清凌凌的杏眸里,目光却还是冷硬。

待到绳索绑紧,一个丫鬟摇着头,往她嘴里塞上一团破棉布劝道:“何苦呢,受这份罪,姑娘你就从了吧……”

众人正纷纷伸头,朝向这边热看闹。忽然,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而来,不一会儿,街道尽头便扬起一阵尘土,眼见十几个玄衣男子来势汹汹。

连原本坐在棚中喝茶的百户,一见也忙站了起来,爬到台上张望。

转瞬间,这群人已疾驰到台前,住马声一阵嘶鸣。

当先一人身形修长伟岸,眉目英挺,紧抿着唇不苟言笑。

原本喧哗吵闹的台下此时鸦雀无声,竟无一人敢言语半声。

百户盯着他领口金线绣制的火焰图案,一时愣住,打着哆嗦直接跪倒在地:“摄政王……府……府右卫……”

来人却不答话,他重任在肩,刚刚翻身下马,便大步流星走上前,皱着眉头到处张望,心焦如焚。

直到寻见了不远处,马车前那个高挑纤细的身影。

来人瞳孔放大,立时如获至宝。

“且慢!”他立时大吼一声,吓得在场几人呆若木鸡,飞身上前,三两步便已跃至了予芙的身前。

然而惊喜不过转瞬,到了面前他这才发现予芙额角血迹未干,苍白的俏脸上,一道鲜红的掌印五指分明。

那男人拧紧了眉头,忙用力推开押送的小厮,又抽了她嘴里的布团,低头拱手问:“在下奉摄政王命行事,苦寻姑娘多年,您可就是汉阳顾家的女儿?”

顾予芙意识本已飘忽,听闻此言,却不禁周身一震。

她有一双澄澈的杏眼,缓缓抬起头看向来人,聚拢的琥珀色流光中,已然有了湿润的迹象。

可这样的场合,这样狼狈的情形,加之早就鸿沟一样的云泥异路……

如何也不能认啊……

刚刚被打的一巴掌也没有叫她这样疼入了脊髓,连心肝都击碎,顾予芙悲从中来,却咬碎银牙,硬生生把那刚要出口的哽咽吞了下去:

“大人,您怕不是,认错人了……”

闪躲不得,她只得侧身低下头,用极低的声音否认道。

李向儒回过神来,素日里他无法无天惯了,见来人朝一个罪眷埋首,登时又壮起胆来:“听见没?你认错人了!她是我正经买来的,不管从前是谁家的女儿,现在是本大爷的了。”

那男人却不理他,他蹙眉凝眸,再三仔细端详眼前的姑娘。而后略一思忖,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小心翼翼打开呈上:“您不认得卑职,可您一定认识此物。”

顾予芙不敢抬头,只用余光微微偏过去。

锦绣之上,静静躺着一个黑黝黝的小挂坠。

是她贴身戴了十年,在无数个日日夜夜握住祈祷,几乎融入骨血那一条。

她再也忍不住,骤然红了眼圈,整个人都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泪水汹涌而下。

那人一见这情形,心头大震,立刻撩起衣袍跪下,恭恭敬敬叩行了一个大礼:“是属下办事不利,姗姗来迟,虽万死也难辞其咎。主上他,十年无一日不思念您……”

原本看长相他心中已有了七八分笃定,看这反应,此时更确认无误,这姑娘就是摄政王十年来苦苦求索的心上朱砂。

那头,其余人也已赶来,府右卫见指挥使跪地,心下无人不明了,纷纷在身后也朝顾予芙跪下。

百户几乎屁滚尿流,手脚并用爬过来,忙去解顾予芙背后绳索。

惟有李向儒恼羞成怒,阴着脸大骂道:“你他娘的是谁?什么夫人?!本大爷是安庆府李员外的公子,这小婊子买了就是我的人,别说爷今儿要带她走,就算当场把她抽死在这里,你们谁能说半个不字?我可花了一百两!”

这番不知天高地厚的叫嚣,吓得百户倏得煞白了脸色。

当今天下,敢和大明摄政王府做对,无异于自寻死路。

直到这时,当先的玄衣男子才想起还有这号人物,他冷笑一声,朝予芙拱手后起了身。

高大的身影挡在眼前,予芙看见他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径直狠狠甩在了李向儒脸上。

“想不到,真有不要命的。”本就冷硬的声线,一旦沉下来更加震慑人心,“我且问你,是哪只手打的?”

“我打我的妾…...”李向儒一见这架势,心里不禁生出恐惧,朝后退了两步试图去马上摸家伙,“何…何干…”

那人的刀却早已出鞘,白光一闪,一刀便已卸下了他的右臂:

“钱已经赔给你了,剩下的银两,你且回去买副棺材板,看来不日你便要用上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