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月光撞见 > 正文
第一节:梧桐树里,只有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作者:佛家沧渊  |  字数:2264  |  更新时间:2021-09-21 12:17:58 全文阅读

河水哗啦啦!河水哗啦啦!

起风了,树叶像大鸟的翅膀,轻拍。夕阳沉没在霞光里,像染了颜料的壁画。远处的山峰,披上一件暮色的外套,静静的,悄悄的,沉睡着。灯火人家,四方形的玻璃窗里,渐渐地,亮起了暖色的灯光,光穿透白色的玻璃,沾染上一层薄薄的温暖,形成一串一串的小灯,挂在山河上。白色的窗帘,在暖风中,轻盈飘荡,扫过地面时,轻轻飘起的尘埃,落入风里,无声无息的,融进宇宙里。树影,像一连串的音符,跃然白色的纸面,上下摆动,奏响的音乐,像心跳声,像流水声,扑通扑通,哗啦啦,哗啦啦!

蹲在河水的暗石上,弯着腰的少女,身边放着一个小小的菜篮,洁白的手指,将青青的白菜,一层一层地退去,顺着流下的清澈河水,洗净。

轻挑的手指,像眩月的故事,如白色的月光,在清澈的水面上,如一条小船,顺流而下,清风飘过,骨节分明,嫩白纤细。

夕阳洒在湖面上,倒影在清澈的溪底,映出一片橘黄色的光,少女稚嫩的脸,带着微笑的表情,映在波澜的水底,摇摇晃晃。

三千呐,洗菜呀!少女缓缓的抬起头,转过身,露出笑容,对着马路上路过的那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大声的回答道:昂,爷爷串门去呀!

声音微甜的,回答完,又转过身,拿出红色的甜椒,继续清洗。

夕阳缓慢而过,少女洗完菜篮子里的所有菜,直起腰身,扭了扭腰,将湿哒哒的手放在腰间,擦拭干净,提起菜篮,往上走。

少女蹦蹦跳跳,过了宽敞的马路,这时,单车的铃铛声一路脆响,少女停在马路边,转过身,微笑的看着单车上的少年,他从霞光里走来,笑容温暖,他们相视一笑,少年继续骑着车往前走,前面有一点点的陡坡,他微微的弯起腰,使劲地蹬着踏板,头顶是蔚蓝色的天空,一层白云夹杂着一丝一丝橙色的光,延伸,马路旁的电线杆粗而壮,无数条电线交织在一起,密密麻麻,像蜘蛛织的网,划过天穹,细条细条的。

少女看着那个消失的背影,轻轻的拉起嘴角,微笑。额头的碎发被风轻轻吹起,她伸手理了理,别在耳后,转身朝着小路,回家了。

下班回家的小汽车,缓慢的在马路上移动,偶尔有一声喇叭声,微微的刺耳,轮胎的声音与地面摩擦,是回家的强烈愿望,车里的人,有的一脸疲惫,有的满心欢喜,有的,茫然失措。

西边的霞光染得更红,暮色的气息已近,大地笼罩在一片霞光里,那一道玻璃窗之后,少女忙前忙后,窗台上的鲜花,充满活力,在风中,摇曳着身体,花蕾轻轻的点头,与风问好!

少女炒完菜,端到洁白的餐桌上,又快速地移到阳台上,窗台上,拿起浇水桶,为草木,为花,通通都浇了一遍水,看着一片春意盎然,得意洋洋,微笑着转身,朝另一个房间而去,蹦蹦跳跳,大声的喊:阿婆,阿婆,吃饭了!

房间里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温柔,好听,慢悠悠的说道:来了,来了!

这时,从书房里走出了一个人,拄着拐杖,白发苍苍。

阿婆,我上学去了!少女从屋里推出单车,把书包扔在前面的车栏里,理了理校服,将散落在肩上的长长头发用手收拢,高高地束在头顶。

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全身,她再一次转过头,朝着屋里大喊:阿婆,我走了!

在一片朦朦胧胧的晨光中,沿着那条石子小路往里走,屋里面传了一个渐强渐弱的声音,温柔慈祥,沧桑沉稳:路上小心!

知道了!

少女推着单车,缓慢的走下斜坡路,到了平坦的地方,才跨上自行车,过了那一条宽宽的河桥,桥下面的河水,从昨夜到今晚,一直都在“哗啦啦”“哗啦啦”,伴着清脆的鸟叫声,还有风声,将这座小镇的烟火气息,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少女的身影消失在那座桥上,进了宽敞的梧桐路,她蹬着单车,一路风驰电掣,离开了阿婆的眼,她就不用小心翼翼地看眼前的路。

白发苍苍的老人,杵着拐杖,朝那条石子小路里走出来,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她雪白的发丝,在清晨的阳光中,比冬天洁白的雪还要耀眼几分。

她杵着拐杖,站在那个小十字路口,望着少女消失的地方,嘴角微笑,眼中却有一层淡淡的悲伤,像今日的清晨,晨光升起之时,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在山间,若隐若现,似失去的悲伤,却如现世的,安稳。

突然,有一阵铃铛声“叮铃铃”“叮玲玲”,紧接着,是自行车与地面摩擦的声音,站在十字路口的老人,脸上多了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似欣喜,似忧愁,但不管,她的嘴角微笑,慈祥的脸在晨光中,多了一层微弱的光芒。

她回头,少年从晨光中走来,笑容的模样,她的视线,在那一个顷刻之间,恍惚了,他,如过往曾经的很多个清晨一样,驾着晨光,朝她而来。

那张熟悉的脸,自行车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少年微微的朝她点头,微笑,一时之间,大梦,初醒,时光已过半,曾经的少年,早已同她一般,白发苍苍,韶华已逝。

她看着少年的背影,那种感觉,有几分相似,熟悉,却又陌生着。虽是现在,却如同过往,只是,曾经的人,早已忘记,回忆,随着时间的流逝,早已风干。

少年的背影早已消失在那座小桥上,消失在梧桐树里,只有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杵着拐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影在晨风里,颤颤巍巍,老花镜下的那双眼睛,不知为何,热泪盈眶。

老人搬到这里,已经过了整整三十年,搬到这里的时候,她不过才五十岁。但住在小镇里的人说,这三十年里,她不管刮风下雨,大雪纷飞,每天早晨,她都会站在那个路口,遥望刚才少年来的地方,慢慢地转身,望向那座桥,那片梧桐树,直到小镇上的学生,没了身影,小镇里的人,有了响动,小汽车,开始过那座小桥,她才会缓缓的低下头,似有些失落的,往回走。

今晨,与往日不同,她的眼中,燃起一丝微光。

今晨,与任何一个往日都不同,她的眼中,热泪盈眶。

或许,曾经的某个清晨,她都如今晨一样,满脸流光溢彩,双眼璀璨星辰,激动的,也有些慌张的,站在这个路口,等一个骑着单车的少年。

他们一起经过时光岁月,惊艳青春爱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