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步摇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289  |  更新时间:2021-09-30 06:32:04 全文阅读

应归晚一路跟祁愿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明玥宫宫门前。

“祁愿哥哥,止步!”突然有人叫住他们。转身看去,原来是鹤荼气喘吁吁跑过来。

“鹤荼,怎么了?怎么这么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祁愿问。

鹤荼悄悄看了眼应归晚,应归晚捕捉到他的眼神,立马摇头表示疑问,鹤荼立马收回视线,脸慢慢红了。

“祁愿哥哥,我喜爱看天下奇书,晚……晚晚”忽的,脸砰的彻底红透了。似乎叫出这个名字,让他害羞极了。

“那个……晚晚……晚晚你是不是可以点化生灵?”说到这里,看到祁愿的脸色不对,他的脸色也慢慢凝重起来,“晚晚,如果是的话,就可能是生灵之体”

听到这里,祁愿的脸色也凝重起来,鹤荼继续说道,“祁愿哥,晚晚,我看到的是残卷,上面写着生灵之体,无情无欲,然后不知道写了什么,后两句是,通天达地,无所不能。”

祁愿双手抓住鹤荼的肩膀,“你是如何发现晚晚的能力的?又如何确定她是生灵之体?生灵之体对晚晚有什么伤害吗?”

应归晚看到鹤荼的眉毛微皱,脸色痛苦。一把拉开师父,“师父!小殿下还没说完呢!”祁愿这才发现自己的失礼,立马给鹤荼行了一个大礼,

“鹤荼吾弟,为兄太紧张了,是为兄的不是!”

鹤荼立马拦住行礼的祁愿,说,“没事,祁愿哥哥放心,我也是猜的。生灵之体,万物孕育而生,对所有生灵都有天生的亲近力。我修木系功法,辅修无情决,比较容易察觉。而生灵之体的事千万年来都没有实例记录,所以我就一直在研究它。”

“当然,一切都是我的猜测,毕竟,晚晚并不是无情无欲的,而且晚晚是混元老君之女,有依据可查。可能只是碰巧。”

祁愿沉默着,而鹤荼也在犹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说这些话。

应归晚笑笑,看着这两个都在为自己担忧的人,觉得自己心头暖暖的,一把拉住祁愿的手,“师父,我带他去看无间冬夏好不好?”

祁愿点点头,“好!”

应归晚走到鹤荼跟前,鹤荼比她稍高一点,“小殿下,你我年龄差不多,你叫我晚晚,我叫你鹤荼好不好?我带你去看我和师父的无间冬夏吧!”

还没等鹤荼回答,便拉着他往明玥宫跑。

此时正是酉时,一进宫门,便看到一片金黄。长廊旁是大片的稻田,稻田上还有几个稻草人,偶尔有蜻蜓停在稻草人歪斜的草帽上。长廊成了狭窄的田埂,晚晚一路拉着鹤荼跑,步摇掉在宫门前也没发现。

应归晚的头发披散开来,随着风飘扬,她放开鹤荼的手,回头对着鹤荼骄傲地笑,“鹤荼啊,这是秋天啊!”秋风吹着她乌黑的长发,那个女孩子,她笑着,笑声如铃,嘴角的弧度似月牙般完美,笑靥如花,不可收拾。

鹤荼的心似乎停了那么几下,屏住呼吸,才慢慢有了活着的感觉。在第一次见到应归晚的时候就有这样的感觉。他们在讨论“仙骨”的事儿,只有他总是偷瞄着应归晚,在心里叫着她的名字。“晚晚~”声音像是跨过了山川江河,格外深情。

应归晚听到有人叫她,忙应道:“诶!怎么啦?”

鹤荼感觉自己的心声被自己不自觉地说出来了,脸立马又红透了。

应归晚沉浸在秋天的气息里,像是回到了娘胎里一样舒适,到处转着。

……

祁愿看着他们,手里攥着应归晚掉落的步摇微微用力,眼神一会儿迷茫空洞,一会儿又晦暗不明……

这一个多月里,祁愿白日里教应归晚法术、剑法,晚上传授她心经、口诀。时而教她阵法、符篆、傀儡术……祁愿自己是自学成才,从小到大从没停止修行及学习。但他没想到应归晚像一个怪物一样,对祁愿教的一概照单全收,甚至能举一反三,另辟蹊径。祁愿倒是乐得开心,晚晚越强大她就越安全。

想着过段时间要前往人间,于是随意给她讲了一下人间的一些典故故事,他竟发现应归晚对情感方面迟钝得很。

祁愿起了兴致,一个嫦娥奔月的故事让他在她的水云殿讲了一夜。

应归晚坐在床上问:“师父,你说后羿同情受苦的百姓?什么是同情?同情,同样的情感,有同样的情感?然后呢?我懂了,同情就是有同样的情感,但我还是不懂同情是什么。”

祁愿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手里一卷《人间奇闻怪事》,听着应归晚的话。忽然福至心灵,看着应归晚的眼睛,问道:“晚晚呀,你,最在意的人是谁呀?”

“师父啊!”应归晚回答的干脆,趴在床上看着师父,两只脚左右摇摆着。

祁愿抑制着自己的笑意,点点头,“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孺子可教!”

应归晚得到师父的肯定更开心了,使劲点点头,“嗯嗯嗯!”

“那打个比方,比如师父没水喝、没饭吃、被人欺负,师父很难受。那晚晚会不会很难受?”听到这些话,应归晚立马坐起,“会。我会很难受,我懂了,同情就是不想师父难受、不想师父伤心的感觉。”

祁愿笑了笑,摸了摸应归晚的头,“对!孺子可教。”

“那故乡情呢?”祁愿问。

“师父的故乡是……是明玥宫!那就是喜欢明玥宫的感情。“故”说明没有了,就是明玥殿没有了,我们想念明玥殿的感情”应归晚一边高兴,高兴自己有了这样一种感觉,一边难受,这样的感觉她还不能自如地走出来。

“师父,这些我都懂了,那嫦娥后羿之间的爱情呢?爱情是什么?”应归晚抬头看着祁愿,刚巧祁愿也低头看过来,祁愿的眼神深邃,像藏了天河一般,应归晚想看再看清楚一点,一点点抬头,慢慢靠近,可却看到师父像愣住一样,于是唤一了声“师父?”

祁愿忽的离开座位,回过神来,“晚晚,天色已晚,你早点休息。”说着就离开了水云殿,走时还为应归晚轻轻地关好了门。

应归晚只当师父也不知道答案,在逃避她的问题,免得丢了做师父的体面。

应归晚盖好被子,入睡前暗暗决定不再问师父这个问题了,要好好保护师父,就意味着也要好好保护师父的面子。

门外,看着满天飞雪的祁愿心情却不平静,他也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

刚刚小徒弟的问题他也确实不懂,他决定回去再多看点书,免得小徒弟问起来,又答不上来。

第二天,祁愿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他的小徒弟的问题,让他昨天晚上费心准备的答案都作废了,但他发现应归晚今日的灵力比这几日提升的都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