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祭月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2021-10-01 07:23:12 全文阅读

祁愿和应归晚等着老板的时候,鹤荼出现了,“可终于找到你们了,喏,晚晚,这是你想要的兔子灯。”说着从背后拿出一个精致的兔子灯,兔子灯惟妙惟肖,眼睛上那点红就像点睛之笔,赋予了它灵魂。

应归晚看到这个可爱的兔子灯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双手接住,笑得满足,“鹤荼,谢谢你啊!”

“嘿嘿,小事。哦!对了,祁愿哥,晚晚,刚刚安宁姐和邱离哥哥叫我们到许愿树那边去。”

祁愿点头说,“晚晚,你和鹤荼先过去吧,我先等一下那个老板。”

应归晚点点头,跟着鹤荼先过去了。

……

一处小山上,屹立着一棵参天大树,上面挂满了红系带。因着这一片乃平原地区,这座山上是最好的观赏月亮的地方。百年来,人们就在这里进行祭月活动,还有对神树许愿。

应归晚和鹤荼赶到时,山脚下挤满了人,在一家月饼小铺上,才看到他们。安宁是最先看到应归晚的,忙挥手叫道,“晚晚,这边!”

等应归晚赶到的时候,邱离没看到祁愿的身影,便问,“兄长呢?怎么没随你们一起?”鹤荼回答说,“祁愿哥哥,去买花灯了。叫我们先上去,他会跟上来。”

“不急于这一时,等等祁愿哥吧,来!晚晚和鹤荼尝尝这些月饼。我发现这个蛋黄月饼好好吃诶!咳咳咳……”安宁一边吃着,一边招呼他们吃,竟不小心噎到了。邱离赶忙倒水,递给安宁,啧声道,“叫你不要一边吃月饼,一边说话吧,吓到晚晚怎么办?喝点水缓缓。”说着一边给安宁拍着背。

安宁气急,又作势要说话,结果又被噎到了,邱离无情的嘲笑声放肆响起。

应归晚和鹤荼看着这两人的架势,无奈相视一笑,心里都在想“这对欢喜冤家真能闹腾”。

俩人坐下品尝起桌上各式的月饼来,应归晚拿起一个皮薄、松软,闻着就很香甜的月饼,鹤荼就为她讲解,“这是广式月饼,皮薄馅足,皮薄松软。我这个皮酥馅细的月饼,是潮式月饼,油不肥舌,甜不腻口,甜咸适口。晚晚待会儿要不要尝尝这个?”

应归晚俩口一个吃得满足,一张嘴塞得满满的,听着鹤荼的话,急忙点点头。

就在应归晚吃的上头,腮帮子塞得满满着的时候,祁愿出现了,应归晚拿出一个月饼示意祁愿尝尝,祁愿接过,掰下一口,尝了一下,脸色顿时僵住了。

应归晚此时嘴里的月饼还没吞下去,看到祁愿的脸色,顿时笑得不行。

邱离拿过祁愿手里的月饼一看,赫然印着“五仁”,是几人尝过味道最特别的月饼,顿时忍俊不禁。

不一会应归晚就步安宁的后尘,被噎到了,祁愿迅速倒水给她缓解一下,看到应归晚眼珠子满含泪花,脸色涨红。安宁见状,大笑起来,“哈哈哈,晚晚你刚刚笑我呀!哈哈哈!笑我呀!哈哈哈”安宁笑得前仰后翻,也许是太过得意了,竟又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咳咳,哈哈哈,咳咳咳……”

众人目瞪口呆,愣了好一会儿,还没反应过来,但看着安宁的样子,全都被她逗笑了。连应归晚也又笑又哭的,山下顿时一片笑声。

笑声不绝于耳,店铺的老板看着他们,也会心笑笑。心里想:年轻真好。

……

一路上安宁生着气,邱离在哄着,吵吵闹闹。

上山之后,发现还是有好多人,他们在参拜月亮,然后将自己的心愿写在红绸上,然后在系在神树上。之所以叫神树,是因为传闻有人看见满月之时,有一绿衣女子曾救下山下一对遭歹人惦记的盲眼夫妇后,跳上树端之后便不见踪影。

鹤荼问,“你们要拜吗?各位殿下公主?”这句话显然是揶揄,几人贵为仙妖两界之尊,又岂会拜月?

说话间,只见应归晚望着满月之晖,竟不自觉地向前。祁愿发现她的异常,急忙拉住她。为避免安宁邱离发现异常,赶忙说,“不拜月,那几位要去写心愿系红缎吗?”

鹤荼连忙说好。

神树处,人倒是不多,几人一走近,就有一道绿色的光辉闪现在几人的面前,一名着绿裙的清丽的女子,惊恐地屈膝行礼,“精灵松华乃是一株凤凰松,吸收日月精华,受人们喜爱才化形而生,松华这几千年从来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儿,还请几位仙上明察!”

应归晚看到旁边的凡人并没有往这边看,显然松华只现形在他们面前。

邱离答话,“精灵松华,应不在灵界名录册吧,我等只是路过此地,你不用惊慌。”松华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到安宁好奇地问,“按说,这千年来他们的愿望从来没停止过,如果没有应验就必然会中断,你应该是没少实现他们的愿望吧!”

松华显然被吓到了,赶忙解释,没有没有。“我只给原本就有情谊的人牵线,偶尔给人消除一下病痛,这样,我开心他们也开心,然后,他们就会喜欢我,我就可以长得更快一点。”

祁愿明显对这事不感兴趣,邱离倒是笑了,“你这精灵倒是淳朴得很,灵根清透,只要你守住本心,迟早有你的大造化。”

精灵松华开心极了,蹦蹦跳跳地回到树上,几人写下自己的心愿,系好之后,就准备下山。结果还没下到半山腰,就听到一声惨叫。“啊!!!”

几人立马回头,就见人们往山下逃窜,人挤人,甚是凶险。

邱离不愧是天界带过兵的战神,立马发号施令,“鹤荼布置结界,并清除这片地区的黑暗。安宁将人转移到山下,尽量不要有任何伤害。小晚晚你是可以消除记忆的对吧,你保护好自己,你和鹤荼负责善后。安宁随后就来,兄长,我们走!”说完就飞向山顶。祁愿看了眼应归晚,也跟过去了。

只见山顶上一片荒芜,凤凰松也奄奄一息,花叶飘零。一片灰色中,凤凰松上那些鲜红的绸缎红得格外刺眼,邱离面露不忍之色。

突然祁愿发现头顶结界之下有一团黑雾,立马飞升拔剑砍去,黑烟快得很,一股脑地乱窜,随后邱离也加入进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