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舞剑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2021-10-04 07:18:29 全文阅读

璇玑宫内,天后煮着杯茶,遣退了宫内侍女,显然是在等着邱离的到来。

邱离一来,便朝天后跪下,“母后,儿臣只当应归晚是自家妹妹,并无嫁娶之心,还请您收回成命。”

“你怎就知道赐婚的不是你父帝,而是我呢?吾儿,你这般不听话让本后好生伤心啊!”说着伤心,可面上却不见一丝颜色,煮完茶,便开始修建旁边的花朵。

“儿臣知道即使是父帝的旨意,主意一定是您的。”

天后也不让邱离起来,只继续剪花,“哦?何以见得?你知道吗,母后不喜欢这些假花,但偏偏作为装饰品,作为美的代表,她无处不在。于是我就任她出现在我的身边,然后提醒着我不喜欢这些花。”

“母后不喜欢这些花,可以撤去,不要苦了自己。”邱离假装没有听见前一个问题,因为他感觉一旦说出来,有些事情便无可挽回了。

“你不想娶那个应归晚,那你想娶谁,你中意谁?我的安宁吗,就你也配!”

忽然天后勃然大怒,将桌上的东西全推落在地,一个茶杯直接砸在邱离额头上,当下见了血。

天后见状,立马跑过来也跪在邱离面前,心疼地用衣服擦着邱离头上的血迹,起身温柔地抚摸着邱离的脸颊,说,“离儿,你听话好不好?听话好不好?”

邱离闭着眼,心想终究还是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了、捅明白了,于是拉着天后的衣服,挣扎着说,“母后,您最疼安宁了,而我是你的亲儿子,你为什么不让我娶安宁呢?究竟是为什么!!”

接着他又说,“是,我是喜欢安宁,我想跟她在一起,我爱她!”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响亮的一巴掌便落在了他的脸上。

天后转过身缓缓整理了一下衣服,悠悠地说,“只要我还活着,你们就绝无可能。出去吧!”

邱离出门去的身影像是突然老了几千岁,步伐重的很。

……

而应归晚这边也不好过,祁愿自出了明玥宫,就怪怪的。

虽说在前往灵界的路上,对于应归晚的问题,他都是有问必答的,但却时常发呆或眼神发狠,显然赐婚的事情刺激到了他,但他又不知如何宣泄出来。

行至一片竹林,应归晚拉住祁愿的手,说,“师父,你舞剑给我看吧。”

祁愿愣了愣,然后说好。

应归晚站着一块不规则的高石之上,祁愿在稍远处祭出本命剑,他的剑唤为冰魄剑,剑身冰蓝,流露出一股寒意。

应归晚变出一管洞箫,祁愿伴着乐声随心起剑,二人心中的不平与无奈在此时达到了共鸣。

其实有时候阴谋并不可怕,摆在台面上的阳谋才更无力招架。

一个挽成的剑花甩出,几根竹子应声而断。冰蓝的剑身随臂而动,有如水的柔软,有沸腾的杀气,曲调慢慢升高,祈愿的步伐加快,剑气破风,随着招式游走竹林之中。时而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雷落。

舞剑时,看到那个蓝色身影的姑娘,那个楚腰蛴领的姑娘,那个一直在守着他的姑娘。想到自己亲娘的遭遇,想到自己九千年来的孤寂,想到又有人将自己身边仅剩的温暖夺走,祁愿手中的剑不自觉加快。

剑若霜雪,长剑如芒,祈愿后仰,随即运剑旋转一周,遂点地而起,劈空而下,身边的竹子皆劈裂开来,纷纷倒地。

“祁愿!”应归晚原本担心祁愿过度沉入自己的情绪,却不想自己所站的石头因为祁愿的劈空而产生晃荡,将要跌了下去。

祁愿眼疾手快,来到应归晚的身边,稳稳地接住她。

落地之后,祁愿重重的抱了一下应归晚,随即面色凝重地看着应归晚说,“天后的心思极深,没有人能搞清楚她究竟想做什么。就连天帝有时都要避其锋芒。晚晚,我究竟该怎么办?我就是一个懦夫,杀母仇人近在眼前,却什么都做不了。而我该怎么保住你,我就是一个废物……”说着,便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祁愿以为应归晚也对他失望透了的时候,一个软软的吻落在了他的下巴处,快得像一阵错觉。他猛然睁开眼睛,应归晚的眼睛害羞地乱瞟,嘴巴却硬气地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那天客栈……”

没想到应归晚话还没说完,祁愿就紧紧地抱住他,还一边捂住她的嘴,只听见祁愿羞恼急了,故作恶狠狠地说,“闭嘴。”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没想到祁愿反应这么大,便乖乖闭上了嘴。

两人紧紧拥抱着,俩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跳频率极快。

祁愿终于把手移开,慢慢说道:“晚晚,我喜欢你。”

“祁愿,我也是,我想保护你,我想你一辈子都喜乐安康。”应归晚也说。

祁愿微微笑了,他突然觉得前路再艰险,也没什么可怕,因为他有了世界上最坚强的后盾。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心情不好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两人情意绵绵时,只觉得山水可爱,路途太短。

……

快到灵界境内的时候,祁愿竟生了近乡情更怯的心思。

看着怔愣着的祁愿,应归晚缓缓将自己的手递到祁愿的手中,祁愿自然地握住她的手,应归晚对着祁愿说,“祁愿,我想去见见你的母亲,我想去见见盛名在外的灵界。你愿意带我去看看吗?”

祁愿笑了,他知道这是晚晚在鼓励他,便也逗逗应归晚说,“好啊,那我就带晚晚这个漂亮媳妇去见婆婆了。”

应归晚顿时羞红了脸,“祁愿,你!”

祁愿看着应归晚的脸,哈哈大笑起来,随即就牵起应归晚的手往水洞过去。

……

祁愿用法力隔开瀑布的水,用一套繁复的术法打开灵界的路。

祁愿跟应归晚解释,自灵界与仙界交恶,便封住了灵界对外的路,而且他有一件没对太子说的事,那卷残卷的复刻本正是花神从灵界带来的。

花神在天界的东西几乎都被天后毁了,似乎只剩这一卷残卷。这是祁愿从看管省经阁的老者那里得知的,因为残卷上的角落有一个娟秀的‘青’字,而花神的闺名正是‘穆青’。

应归晚明白,如若不先查清这件事与灵界有没有关系,按天后的捉摸不定的性子,也许会给灵界带来灭顶之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