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争吵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2021-10-06 05:17:52 全文阅读

大典结束之后,祁愿就离开了灵界,带着穆夭夭和应归晚前往天界。

一路上,穆夭夭与应归晚游山玩水倒是玩得开心,祁愿见应归晚没心没肺的样子,放下心的同时,心又揪起来难受。面上却是不显。……

终于到达南天门,太子邱离、小殿下鹤荼和妖族公主安宁正观望着,等着应归晚和祁愿的归来。

看到应归晚和祁愿的身影,安宁便冲过去抱住应归晚,两人开心地蹦蹦跳跳。祁愿也放下近来的烦恼与邱离和鹤荼互相寒暄。

过了一会儿,几人才发现还跟着一个人,祁愿便介绍道:“这是灵界大长老之女,也是我近来收的徒弟。”穆夭夭看到他们互相寒暄,自己无人搭理,倒是不尴尬。听到祁愿介绍自己,穆夭夭忙向各位殿下公主见礼。

鹤荼感受到祁愿哥和晚晚之间那种,跟邱离哥哥跟安宁姐之间一样的气氛,就知道在灵界肯定也发生了不少事,不由感叹一声。……

太子东宫内,几人坐在一起,说起最近各自发生的事。气氛融洽,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还瞒了点事。邱离这时说起自己劝说天后未果的事情,几人都沉默了。

安宁笑着对应归晚说:“晚晚,我那宫里还有一些你喜欢吃的莲蓉蛋黄月饼,是我从人间带回来的。你可以顺便帮我拿来给大家尝尝吗?”应归晚欢喜地点头,便提裙小跑出了宫殿。

邱离一把抓住安宁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安宁,我绝不会负你。我一定会想办法退掉这门婚事。”安宁撇开邱离的手,嘲讽地笑道:“邱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不管你是不是要娶晚晚,我只在乎晚晚的心意。”邱离站起身蹲在安宁面前说:“安宁,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我们可以一起解决,像我们之前那样,”

安宁起身,拉起邱离说,“邱离,你知道什么叫有缘无分吗?我承认我在乎你,可我自始至终喜欢的人只有一个,你不是一直知道我心仪的人是谁吗?”说着起身,拉起鹤荼邻座的祁愿,便把双手搭在祁愿的脖子上。凑在祁愿耳边密音:“我欲扳倒天后,助我与邱离断绝情谊。”

祁愿想推开安宁的手转而抱上了安宁的腰。安宁邪魅笑着回头,“邱离,我的心从来就没有变过。自第一眼见到祁愿哥,我就知道我只喜欢他?”

鹤荼傻眼了,邱离却是气极,“安宁你气我便好,何故拉上祁愿!你这样置晚晚于何地!”安宁咬咬牙说,“晚晚怎么了?晚晚不是与你定亲的吗?邱离,你不会还以为我与你青梅竹马,就会喜欢上你这个莽夫吧,所以,你为何要自作多情?”

忽听到“砰”的一声,几人看过去,是应归晚手中的月饼撒了一地。应归晚忙捡起来,边陪笑着说,“我想给大家早点带过来,就用了灵力,你们继续,我再去拿点。”

说完便往外跑。祁愿早在见到应归晚的时候就松开了环在安宁腰上的手,见应归晚跑开,便立马追上去。安宁也慌了,她没想到会伤到应归晚。

但事已至此,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回头了,她转头看向邱离,“太子殿下,我心所向,唯祁愿而已。希望你对我死了这条心吧!”说着,就走了。

邱离脑海里回荡着安宁的话,呵呵笑起来,“莽夫?自作多情?”随即大笑起来,笑着竟有泪水从眼角滑落,他的一腔深情原来是都是自作多情吗?

鹤荼看到邱离也离开了,想要拉住他安慰他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热闹的东宫,忽然就冷清下来,想着安宁姐和他用灵偶探听到的事儿,也许往日那样美好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无能为力与悲哀的气息笼罩他全身。鹤荼饮着酒,醉了之后晃晃荡荡才回了自己的宫殿。……应归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听着安宁对邱离绝情的话语,她也心如刀绞,看到安宁姐和祁愿抱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手里的月饼不那么好吃了,所有的一切都像是泡沫一样。

她只觉得一阵难受,恍惚间走到当初向邱离和祁愿挥手的桥下,一切还恍如昨昔。眼前仿佛还是那片舞剑的竹林,仿佛还在人间的中秋盛会上……祁愿为她画纱灯、拔龙鳞,爱惜她、珍惜她,安宁姐哭着给她输灵力。他们一起闯魔瘴沼泽,一起在树下系红绸许愿……

一切如梦似幻,怎么一切就变了呢?在东宫里,虽然大家都言笑晏晏,但她能感觉到邱离、安宁、鹤荼和祁愿都很痛苦,包括自己。

她以为月饼那么甜的东西一定能多少驱赶心里的苦,于是就飞快跑去取了。

没想到就撞见那样一幕,安宁与邱离在争吵,吵得好凶,她感觉到邱离好难受,安宁也是。祁愿抱着安宁,她实在难受。

“晚晚?晚晚!”听着后头祈愿的喊声,应归晚的心快要撕裂了一般。忽然四周的灵力往这边汇聚,成漩涡状,往应归晚的身上涌。随着应归晚痛苦的一声嘶吼。

万籁俱静,一切归于平静。祁愿显然也听到了那声嘶吼,飞速赶过去,却见应归晚正在往回走,面上一片欢喜:“师父,我走错路了,安宁姐的宫殿在那边呢!师父找我有事吗?我刚刚好像灵力又精进了,不自觉发出了一些动静。师父见谅!”

祁愿拉住即将离去的应归晚的手,闭上眼睛,痛苦地说,“晚晚,我有我的苦衷,刚刚是安宁求我帮忙,我才有如此作态。你不要误会!”

应归晚慢慢推开祈愿的手,“师父,我知道,从灵界到天界,我一直都知道。您很苦,放心,我会助您一臂之力的。”说完就彻底推开祁愿的手,离开了。

安宁赶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对迎面走来的应归晚解释,可解释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应归晚就握住她的手,说,“安宁姐,你有你的选择,无愧于心就好。不用解释,我都知道。师父在桥上等你,你快去吧,我去你宫殿里拿月饼了。”看着应归晚远去的背影,安宁一时也不知作何感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