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后来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587  |  更新时间:2021-10-09 07:49:29 全文阅读

这场动荡殃及六界,最后在灵界悄无声息结束。

谁都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谁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死而复生的花神又香消玉殒了,灵界的现任花神乃是一名名为穆夭夭的女子,是上任花神祁愿的徒弟。

话说这上任花神,也就是天界的大殿下将花神之源传给穆夭夭之后,就消失了。

说来奇怪的是,天界的太子殿下不知因何事,自请仙籍除名,废除自己太子之位,坊间传闻是天后的罪孽与死刺激了太子殿下,而随着太子殿下离去的还有妖界的公主安宁。

话说天界原本也算人丁兴旺,一片欣欣向荣,却不想大殿下离奇隐匿,太子殿下自请除名,就剩下一个小殿下鹤荼。

在大家等着他被封为太子殿下的时候,却有人传出他与魔界之人来往勾结,这事儿也自然而然不了了之了。

妖界的掌权人死了,自然又有一番明争暗斗。

妖界的大将军府被重新修缮了,里面偶尔会有一些无家可归的小妖留宿,争抢食物之类的,打斗在所难免,但他们都尽量出去解决,从来不破坏这里的一砖一瓦。

也许有些冤孽永远无法有理有据的在太阳下被翻案,甚至都没有人跟受害人他们说一声“对不起”,但公道自在人心,真相它能经受起太阳光的照射,然后在太阳升降中风霜湮灭,成为历史的一粒灰。

……

明玥宫内,

祁愿收拾着行李,推开水云阁的门,里面一些有趣的布置都像外面的‘无间冬夏’一样,都灰色定格了,再也看不到生机,秋千的绿藤上再也没有绿叶和花朵,一碰就消散。

祁愿悲哀地笑了,收拾着应归晚的东西。

应归晚的东西堆满整个桌面,就连被子都没有叠,祁愿想着她平时那个惫懒的样子,这是肯定在被窝里,躺的四仰八叉,回头看到祁愿,眼都还睁开,就迷迷糊糊说:“师父,我已经快醒了,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哈!你看左眼皮他起来了,右眼皮……”祁愿宠溺对着她笑了。

等他笑出声,才发现床上、桌边都没有那个乖乖的的应归晚了,心里一阵绞痛。

祁愿在收拾桌面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应归晚的手札,封面写着《我的传奇之保护大殿下》,扉页上画着竹林里白衣舞剑的他,旁边题字:帅!

祁愿又不禁轻笑出声,可等他打开却愣住了,上面是一封信。

祁愿:

见信安。

我猜测仙骨双生花在大长老的手里,那他一定会让你娘苏醒,但就算你的娘亲复活了,也必然无法在这世间立足,到时候我会安排一出金蝉脱壳,让你娘从此在这间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会偷偷告诉她,这仙骨双生花沾染鲜血,必须用另一朵双生花杀死自己,因此才能赎罪,在这之后,你一定要把你娘安置好,半月之后就会苏醒。

之后就得说说我的事了,你别怪我,那股怨气的威力足够毁去整个个灵界,而我的灵力,能安抚他们,也能度化他们。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的族人与家乡被毁,我也不能看着那么多生灵消亡。如果真的是,我会生不如死。

也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消失了。

其实也不算消失啦,我一直没告诉你的是,我不算一个人,但与可以修炼的那些动植物又有区别,我自始至终都是一块死物,彻底的死物。

也许你们说得对,就像那个生灵之体,万物孕育而生,自然要回归大地,所以,你不用悲伤。

纱灯的另外两面我画好了,是竹林舞剑的你,是在‘无间冬夏’的雪地里,撑伞向我而来的你。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在其板屋,乱我心曲。

祁愿,我是如此庆幸此生遇见了你。

……

看完这封信,祁愿又笑又哭地骂道:“应归晚,你混蛋!”随即蹲下喃喃自语:“那你想过我该怎么办吗?就你普度众生,就你慈悲,应归晚,你想过没有,我该怎么办!”哽咽着质问着似乎还在眼前的那个笑得娇俏的人。

祁愿抱着手札,咬紧拳头,不让自己哭的大声,像一个孩子一样无措。

“晚晚,我的晚晚……”

……

五年后,人间的一处山谷内,谷内种满了桃花。

祁愿刚从外面回来,穿过桃花林,到了林间小屋。

“娘,我回来了。”

穆青从屋内灰头土脸的从屋里出来,笑着拉着祁愿说:“愿儿,赶紧进屋,快来看看为娘的手艺。我和你穆泽伯伯知道你要回来,特意给你做了一顿大餐。”

穆泽端着汤从里屋走出,作势怒瞪穆青,“叫你不要给我添乱,可是偏要来说帮忙,看看刚刚炸锅的鱼,鳞片都没弄干净,你叫愿儿怎么吃?”嘴上虽是这样说着,可眼里分明是宠溺,穆青歪着头,瘪嘴抗议。

祁愿看着两人这样的架势,扶额无奈道:“你们俩还要不要吃饭了。”

穆青使劲点点头,就和穆泽去厨房拿碗筷了。

祁愿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满足地笑了。想到那个给了他这一切的姑娘,心下作疼,可还是笑着接过穆泽给他盛的汤。

饭后,祁愿在谷内的竹林吹着洞箫。

这片竹林,他唤它为‘念晚林’,他脑海里都是他和她曾经的点点滴滴,那年危机四伏,却有一片静谧竹林,她吹箫,他舞剑。他知道那姑娘满心满眼都是他。

“愿儿。”祁愿停下,看向背后的穆青,忙飞下大石。

“娘,可是桃花阵出了什么问题?”祁愿知道穆青和穆泽一般不会轻易到这里。

穆青伸手抚摸着祁愿说:“明日便是人间的中秋盛会,愿儿可以出去散散心。晚晚会希望你去看看的。”

祁愿恍惚,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距离那一次过中秋,已经是六年前的事了。

穆青接着说:“晚晚,是一个好孩子。我们都知道,我和穆泽的罪孽深重,可晚晚留了我和他的性命。也许这一世过后我和他将堕入地狱或者彻底灰飞烟灭,但我们都知足了。”

“愿儿,失去挚爱的滋味不好受,我们都知道,清漪知道,穆泽知道。我知道你寻了她五年多了,你很苦,娘知道。只是我想晚晚也不想你这么辛苦,不想你成为下一个清漪。”

听到这里,祁愿握紧了拿着箫的手。

“明日,你若会去,就帮我和你穆泽叔叔带一些月饼回来吧!”穆青说完,便离开了竹林,祁愿在渐渐降临的黑夜里,不知在思索什么。

……

中秋晚会年复一年的热闹,人潮拥挤,有些小孩子会在人潮中仔细盯着地上,他们经常能捡到什么钗子步摇,到时候又能买冰糖葫芦了。

今天的天公不作美,逛着正开心的时候,月亮正圆之时,竟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

祁愿在人群退散的山顶,看着一株凤凰松,上面依旧挂了很多许愿红绸,他感知到松华还在修养恢复。是的,他回到了那年他们五个一起嬉笑玩闹的地方了。

可是,如今却是物是人非了。

他也不惧雨淋风刮,就这样闭眼立着,他还是一如当年,着白衣,束白带。

忽然祁愿感受到雨停了,睁眼抬头望去,却是一把淡绿色的伞为他挡住了风雨。祁愿呆呆的转过头。

“公子何故在此处淋雨?可是在等心上人?”

祁愿盯着眼前这个‘心上人’,笑着,脸上滴下一滴水,不知道是刚淋的雨还是流的泪。

“非也!只是在等一个小混蛋!”说着一把抱住应归晚,紧紧地抱住。

一身白衣的应归晚腰间的逆鳞流苏发出熠熠流彩。

应归晚也放下了伞,任由雨水将两人打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