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番外一 邱离与安宁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1593  |  更新时间:2021-10-09 07:55:00 全文阅读

安宁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知道自己在一片虚无之中,自己,这是死了吗?安宁想着,就来到了天界。

月老门前有三个玉雕似的小孩,一个小女孩把发髻扎的高高,拿着把未开锋的铁剑,挥来砍去。安宁噗嗤笑出了声,她认出这正是小时候的自己。

安宁心想:这就是走马灯吗?

一个个子更高的小男孩一把揪住小安宁的头发,与她厮打着,旁边一个老气横秋的小孩,学着大人的模样,摇着头叹气。

天后过来,笑着摸着小鹤荼的头,“咱们的小殿下,这是怎么了啊?”

小鹤荼指着还在推搡的小邱离和小安宁,叹气说,“孺子不可教也!”严肃的表情,说的煞有其事。天后也被逗笑了。

安宁看着眼前这个替小安宁教训小邱离的天后,她一如既往的温柔,对她尤其。

她不禁伸手去碰天后的身影,却没想到一切又消失了。

安宁苦笑一声,她和她不都已经死了吗?自己还在干什么?

安宁在这里看着小安宁和小邱离、小鹤荼一起长大,一起大闹月老府,把红绳牵了满树。

邱离边绕边喊,“小安宁这么不可爱,一定嫁不出去,我给你多牵几条线哈,哈哈哈”

小安宁气急,用新学的疾风术想把小邱离晃下来,却没想到,一个控制不住,月老府、姻缘树上的红线全乱了,气得月老没了理智,追着他们打……

后来邱离带兵防御魔界在人、灵、仙几界的骚扰,把他们打得屁滚尿流,签订了互不相扰的协议,而主帅邱离的副官正是违抗天后命令,声称要来锻炼的安宁。

他们一路经历很多,后来四海升平,后来她遇见了那个孤独的祁愿,不过这次她没有看到祁愿的小跟班晚晚。

一阵变换,眼前事物飞速发展,她发现这一生再也没有那个娇俏的晚晚了,等到她反应过来,然后又定格在她自刎之前——

安宁看着自己最敬爱的小姨,终于死在自己设计之下,悲痛欲绝,赶来的邱离抱着自己的母后,同样心如刀绞,他的眼眶通红,拿起剑质问安宁,“为什么?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声嘶力竭,悲痛到难以抑制。

安宁无声流着泪,听着邱离的控诉,“从小到大,她最疼的就是你,可你却用她给你的剑杀了她!为什么!就因为你喜欢祁愿?怨恨母后阻止你的婚事?你要恨她,你可以先杀了我呀……”

安宁看着眼前的剑尖,也举起了剑,却是架在自己脖子上,一阵剧痛之后。

天旋地转间,她看到祁愿和邱离皆是惊恐地往这边赶,看着邱离惊慌失措得急忙抢救自己,她不忍地闭上眼了。她无法面对杀了自己父母的小姨,也无法面对邱离。

虚无身影的安宁跪在地上,无力地流着泪,她看着邱离麻木机械地把那个自刎的安宁抱起。

此后,他虽知晓了事情真相,但一直放不下自己的心结,他以为是自己逼死了安宁。他痛恨为何自己什么都赶不及做,无论是亲人,还是伙伴,都无一善终。

此后,天界惊才艳艳的太子邱离消失了,只有人界和魔界多了一个酒醉客,时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时而让别人砍自己一刀……

安宁哭着拉扯他,却始终无济于事,她陪着他一起度过那些的岁月,安宁觉得自己无法呼吸。

猛的一下,安宁从梦境醒来。看到眼前嘴唇发白的邱离,上前死死抱住了他。幸好,幸好,他还没有变成那样。

“邱离,我刚刚梦到……”

还没等安宁说完,邱离轻轻拍了拍安宁的背,“梦是梦,如今你还这里,我也还在这里。”

安宁的泪就没有停过,听到邱离的话,点点头,随即立即推开邱离说,焦急地问:“晚晚呢?祁愿哥?”

邱离强忍着泪说,“晚晚没了。”

屋内一阵大哭声响起,痛彻心扉,闻者无不伤心流泪。

……

邱离和安宁无不感激应归晚,如果她不把这段另一个结局的故事告诉他们,也许他们还是会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

后来邱离请愿除名,与安宁寻到了无上界,让无上界的路给他们指一条路,他们散去大半的灵力安抚亡灵,为天后赎罪。

当安宁问道应归晚的时候,无上界的人却摇头,示意他们离去。

邱离拍了拍安宁的背,拉着她离开了无上界。

一转身,却来到那个中秋的雨夜,看着大雨里相拥的两个人,安宁咬着拳头,回头看着邱离激动地哭了,内心无比庆幸:“感谢谁呢?感谢谁呢?让晚晚回来了。”

再后来,他们做了一对游侠,游荡六界,见过了很多风景,一生没有孕育子嗣。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