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苏瑶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660  |  更新时间:2021-10-10 07:48:49 全文阅读

在这之后,林归晚似乎被注入了生命力,那股垂垂老矣的衰败之气仿佛是曾经的一种错觉。

林归晚的生活步入正轨,林父林母倒是开明,没有给她报一大堆奥数班美术班之类的培训班,只让她依着性子生活,她不喜人吵闹的地方,就连幼稚园都没给她报,直接七岁去读一年级了。

林归晚天资聪颖,学得极快,有老师建议林父让林归晚跳级,但林父林母倒是拒绝了,说只想让林归晚按正常的生活轨迹走,主要这也是林归晚的意思。

林归晚想学古典舞,林父便请了老师单独辅导她,从小到大也是吃了一些苦头,幸好林归晚的悟性与灵性俱佳。

林归晚每年暑假都会回阡陌村,帮着外公外婆做些农活,但老人都舍不得玉娃娃似的的林归晚做粗活,就让她给她的表哥表姐的补课。

表哥表姐倒也不排斥,虽说林归晚过几年才初中,比他们小好几个年级,但她却比他们懂好多,白天做农活和疯玩,晚上就在电灯泡下学习,林归晚这个“老师”当的也有模有样。

时常就有村里的人来这“蹭课”,大人们也经常过来瞧瞧。

外婆外公觉得自家阿妹可给自己长脸了,专门给他们空出一个房间,摆了好多桌凳。表哥表姐倒是不爽了,吃醋了。

自家妹妹怎么成了大家的了,看看那几个脸红的男娃子,脸红你个泡泡壶哦!气得表哥表姐势要发愤图强,好好学习,把这些人都给比上去。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不仅外公外婆们不舍得林归晚走,阡陌村里的人也不想往后的一年见不到这么水灵可爱的女孩子,自家的孩子到了林归晚手里,不管小的大的,都格外听话,让大人都稀了个大奇。

林父特意请假开车来接自家女儿的时候,看着自家这个晒得微微黑了却笑得一脸灿烂的女儿,想起之前不容易的过往,差点就来了一个涕泗纵横了。

九年的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了,当初那个小女孩如今也出落成一个水灵可爱的小姑娘了。

……

今天是林归晚高中开学的日子。

这几年里,林父的白发也攀上了他的鬓间,但他大多时候都是笑呵呵的。谁人不道一声人生赢家,温柔贤淑的娇妻在侧,膝下又有一个如此惊才艳艳的女儿。

林归晚写了一本关于乡土风情的散文集,里面既有农村生活特有的魅力,也有封建思想下不堪的人性。以为大卖是一个惊喜了,没想到竟还意外地得到一个文坛大家的写信鼓励,称林归晚的眼光毒辣,文笔也是单纯之中有几分老辣,老辣之余,有属于年轻一代的思想。

电视台得到消息后,更是追踪式的采访了好几期节目。

后来林归晚更是参加了全国的舞蹈大赛,获得了大奖。

今天开学,林归晚进的学校是市一中,而一中是有名的人才云集,林归晚的到来是惊喜倒也不能惊起一片波澜。

军训期间是全封闭的,林父倒是有点担心。一中的魔鬼军训是出了名的的磨人,但还是只能让林归晚自己去面对了。

看着林归晚走远的身影,林父忽的有些伤感,这才感觉自己的闺女长大了,自己也老了。

“岁月催人老呀!”林父自嘲地摇摇头,笑自己的伤感。

……

这几年只有林归晚自己明白自己好像有点精神分裂,她这几年的夜晚并不好过,时常有一个自卑懦弱、哀哀戚戚的林归晚出现,还有一个服装不似现代的女子总在自己脑海里念“祈愿、祈愿……”

但她倒没有去看心理医生,她莫名地抗拒这个事,于是她自己翻了书,但排除了各种可能,自己也解释不通。

军训时候,她看到那个扎着高马尾、笑着与周边人打成一团的女孩子的时候。

她的记忆忽然苏醒,脑子忽然疼得要命,嘴唇发白,满头大汗,她抱着自己的头,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不要!不要!”撕心裂肺的声音,满满的祈求与不舍。

“林归晚,林归晚,没事吧,你没事吧!醒醒!醒醒!”恍惚间她听到一个女生在叫她。然后林归晚竟生生地疼得昏过去了。

……

林归晚恍惚地看到一个女子在一个树屋里,苦苦哀求一个看不见脸的男人,甚至不惜跪下,可随即就被树藤锁住手脚和脖子,在空中挂着,她看着那个女子无力地流下两行泪,发现自己也有心如刀绞的感觉。

医务室内,苏瑶看着眼前的林归晚面色痛苦地流下眼泪。

吓了一大跳,虽然校医已经说她没什么事,但她给林归晚擦了眼泪之后,还是跑着去叫隔壁的校医了。

她可看不得可爱的女孩子落泪,尤其是这个她还挺喜欢的林归晚,她的书和节目她都看过呢!

……

林归晚这时想起来了,那个女子叫应归晚,也就是自己,而这几年她一直在梦里喊着的“祈愿”,其实是那个她再也见不到的“祁愿”,也是被迫要忘记的“祁愿”。

……

应归晚和祁愿大婚五年后,穆青和穆泽一起死在花好月圆的一个月夜,然后魂飞魄散,失去轮回转世的机会。

那朵仙骨双生花让他俩的命运勾连在一起,共享生机,共赴消亡,这也是穆青的选择。

应归晚的寿命在那时候也只剩下一年,祁愿即使再痛苦,也陪着应归晚走遍人间大好河山,最后他带着她来到了明玥宫里的无间冬夏,两人做了好多纱灯,上面画满了彼此的画像。

等祁愿终于挂完了纱灯之后,回头只看到树下的应归晚已经没了气息。

他余下几万年的生命,却只能看着自己爱的人如夜间昙花,那稍纵即逝的美与满足,让他接近疯狂。

他明白上天已经对他够好了,这一切只是他不满足而已,想着应归晚跟他说过,她死后,只求他喜乐安康,做自己想做的事。

他现在决定去无上界,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的晚晚寻回来,这就是他想做的事,他的晚晚应该不会怪他吧

……

应归晚自然不知祁愿的结局,但她只知道,她不想让眼前这个自称混沌之神抽走她的情感,她试图反抗过,但无疑是没有用的,她最终还是被抽走了这一世她所有的情感,对祁愿的爱,与安宁他们的友情,所有的,都没了。

她知道是自己不讲信用,可自己怎么能任由别人抽取所有的关于祁愿的所有记忆?

那人为了惩罚她的抵抗,让她在这一世没有任何记忆,除非遇到她的任务对象。

……

傍晚,林归晚悠悠转醒,睁眼看到吊着风扇的天花板,窗边也有一个人抱臂在看着她。

“你醒啦!托你的福,我躲了一个下午的军训。你叫林归晚的是吧,我叫苏瑶,王字旁的瑶。”说着苏瑶走过来扶着林归晚坐起来。

林归晚看着苏瑶伸出手自我介绍,也笑着握着她的手,“我叫林归晚,谢谢你,苏瑶。”

苏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收回手,撇开眼睛,“说什么呢!举手之劳,本女侠最疼惜小美女了,那我叫你小晚好不好?”

林归晚笑得甜蜜,点点头,倒是先开口了,“阿瑶!”

苏瑶忽的脸就红了,故作生气,“乱叫什么呢!这么腻腻歪歪的名字,有损我的气质!”

林归晚看着眼前这个被逗得无所适从的女孩子,在夕阳暖和的色调里显得格外有生命力。

林归晚心想,“这句谢谢,也是之前的林归晚想跟你说的。谢谢你,可爱的苏瑶!”

苏瑶对自己的表现很无语之后,就看到林归晚看着自己傻笑着。夕阳的光辉洒在她脸上,当真有一副岁月静好的感觉。

林归晚的五官生的极好,是可爱的软妹子,眼珠子灵动得仿佛会说话一样,肉肉的脸总想让人上手去掐一掐。

苏瑶耸了耸肩,然后扶着林归晚回了宿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