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尊严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052  |  更新时间:2021-10-11 06:37:05 全文阅读

军训期间,苏瑶一直对林归晚多有照顾,两人性格也格外合得来。这段时间,像连体婴儿一样,出入成双。

面对别人的调侃,苏瑶表示无奈的同时,又十分得意和炫耀,“谁叫我们小晚粘我呢?唉!真是甜蜜的烦恼呢!”

众人无语地翻白眼。

军训持续了半个月,每个人几乎都被晒黑了几个度,但林归晚依旧是那个白皙的小姑娘,气得班上的女生纷纷揉捏了一遍林归晚的小脸。

苏瑶也被人架着,不让她打扰,毕竟她们想这么做已经很久了。林归晚倒是能感觉到这群女生没有恶意,就是对着她的脸流哈喇子。

林归晚也骄傲了一把,说:“你们摸吧,反正你们也得不到我!哼!”

人群一片嘘声,“小晚晚跟苏瑶那个不要脸的大老爷学坏了诶!” 顿时这个班的人笑作一团。

苏瑶哈哈大笑起来,也是没想到林归晚会这样说,难道真的是近朱者赤?

军训结束的联欢晚会上,教官和同学们一起玩着游戏,还有不少人不时地往林归晚她们这个班看。林归晚她们班是一班,总共45人,个个是佼佼者,占半数的女生还个个长得鲜艳极了,各有千秋的美。

如苏瑶,总是扎着高马尾,眼睛是利落又妩媚的丹凤眼,不笑的时候,美艳无双,大笑起来,又多了几分侠女的豪爽,同样的校服,愣是被她穿出别样的味道。

一班的男生看着别班的男生投来的艳羡的眼神,顿时通体舒泰,自豪极了。

别班的男生玩游戏输了,往一班这边的女生过来的时候,一班的男生大喊一声:“保护我方水晶!”顿时把一班的女生围了个水泄不通。

一班的女生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自家班上的男生老鹰护崽一样,顿时笑了起来。

一个男孩子红着脸说,“笑什么!笑什么啊!他们这群兔崽子这是借着游戏惩罚的名头来祸害你们,我们早就看出来了!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苏瑶站起身,一把抱着这位兄弟的脖子,“兄弟,很好嘛!要不要考虑当我小弟!”

“啊!苏瑶你这个男人婆快放开我,老子的清白就要被你玷污了!!!”

“你说什么!!”苏瑶一把用力,那男生立马求饶。“苏哥苏哥,我错了我错了,是小的没有眼色,来!你来玷污我吧!”

苏瑶气得一把踢开他,“滚!”

一班的人听见两人的话,都大笑起来。

……

班级拔河比赛的时候,一班对战十三班,五女七男出站,苏瑶自然也出站了。

一声哨响,加油声震耳欲聋,两队势均力敌,所有的技巧大家又都知道,中间的红旗时而往一班倾倒,时而又往十三班倾倒。

战事实在胶着,进入白热化,连教官们都往这边看,选择各自看好的队伍,喊着加油。

林归晚在一班的队伍旁边喊加油喊得小脸通红,苏瑶看着为自己和队友呐喊的同班同学,尤其是那个脸色通红的小晚,觉得自己心里受到一阵震撼。

此时十三班就要把红旗拉过去了,她一声大喊:“准备!”

大家一顿抖擞,小腿紧绷着,十三班的人以为有什么大招,顿时用上自己的全力,没想到一班竟然放开了绳子,他们顿时全都摔倒在地,反应过来,抓住被一班队伍迅速拉过去的绳子,但此时队形已乱,一班的人最终还是胜了。

全场一片欢呼,苏瑶走到十三班的领队面前,握手说:“不好意思,你们太强了,只能出此下策。”

十三班的人听到这些话,心里的气倒是消散了,被对手亲口承认自己很强,莫不是一种鼓励。

十三班的班长,也就是那个领队说:“你们很好,兵不厌诈,是我们放松警惕了。”

“阿瑶,阿瑶!”显然是林归晚在人群里找苏瑶

苏瑶松开与他握着的手,笑着说:“我的好朋友来找我了。”随即就转身去找林归晚了。

转身的瞬间,却脸色大变,脸上浮现懊悔之色。

赶来的林归晚看到了,却假装没看到,一把抱住苏瑶。“阿瑶,你们好厉害啊!手有没有受伤!我看班长手上破皮出血了。”不等苏瑶拒绝就拉着她往宿舍跑。

林归晚缠着宿管阿姨,说她大姨妈来了,求着宿管阿姨放她们进去。宿管阿姨也不好拒绝,就给她们五分钟。

说完,林归晚就拉着苏瑶往宿舍跑。边喊着:“谢谢阿姨!”

苏瑶看着林归晚打开行李箱,给了她一个盒子,就听见林归晚说,“阿瑶,你是我这几年来交到的第一个好朋友,还来不及准备我们的友情礼物,先用这个替代好不好?过段时间你也要送我一个好不好?就要你誊抄的周梦蝶的诗好不好?”

苏瑶心下感动着,点头说好。

“那你打开看看,我们还有三分钟哦!”

苏瑶打开盒子,看到里面是一双白蓝色的运动鞋。

林归晚推着她坐下,给她换上,她俩穿一样码数的鞋,倒是合适。

接着林归晚把苏瑶洗的发白的运动鞋小心翼翼地装在盒子里。

林归晚把盒子装回自己的行李箱,笑着说:“这是我们俩友谊的见证。”

苏瑶的眼泪忽然就滴下来了。

苏瑶看到里面的礼物是鞋的时候,就明白林归晚是看到自己的鞋坏了。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像往常拒绝那些自以为是的慈善家一样,推辞掉。

可她能感觉到林归晚是不一样的,看着她把自己的鞋好好装在盒子里,而不是随手扔掉,她忽然就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她知道自己可笑的尊严很廉价,但她不想成为那些所谓的慈善家的工具,假笑着举着钱对着这些人点头哈腰,想到自己这副卑躬屈膝的样子要被张贴到慈善家的功德榜里,她就想烧了这些所谓的‘同情’‘怜悯’。

林归晚假装没看到苏瑶的脆落,拉着苏瑶趁着最后一分钟飞速在楼层之间飞奔。

苏瑶看着眼前这个跟宿管阿姨招手的林归晚,笑了,那眼中最后一滴泪也在风中消逝不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