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中秋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234  |  更新时间:2021-10-11 06:43:05 全文阅读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中秋,林归晚邀请苏瑶到自己家里过节,苏瑶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行,中秋节我要跟我哥哥一起过。”

林归晚嘟起嘴,“不嘛不嘛!这样吧中秋节前一晚,你来我家。中秋那天我去你家。好了,就这么说定了。”

苏瑶还没来得及拒绝,就看到林归晚回到自己的桌位前,在开心地计划着,又不好再拒绝她、打击她。

农历八月十四那天,苏瑶提着一个柚子和林归晚到了林归晚的家。

林父林母对这个开朗爱笑的女孩子也是喜爱得紧,一个两个跟着林归晚喊“阿瑶”。

林归晚带她去看她二楼的书房,书房的墙上挂满了苏瑶誊抄的诗歌。苏瑶的字颇为霸气,与林归晚的字迹颇为不一样,林父也是很欣赏。

林归晚接着拉着苏瑶去了她的琴房,都是大多都是民族乐器。

林父帮着林母在厨房做饭,林归晚就在献宝一样带着苏瑶逛着,琴房、舞蹈房不时传来呵呵咯咯的笑声,也不知道是谁的笑破音了。

等林归晚和苏瑶一起下来的时候,林母就忙招呼她俩洗手,林家虽说屋子挺大,但吃饭的桌子不是很大,格外让人有亲切感。

林母拉开林归晚旁边的凳子,招呼苏瑶坐下,说:“阿瑶,你就坐这吧,你俩挨着坐。晚晚从小到大只带回来了你这么一个朋友。我和你叔叔看着你也很喜欢。吃完饭,我们下午就一起去逛逛吧!”

苏瑶不知道多久没吃到妈妈做的饭了,不,而那唯一的一次,却让哥哥洒了。

她能感受到小晚的家人是真的喜欢她,也许是爱屋及乌吧,他们那么爱他们的女儿。林父在吃饭的时候总爱讲一些幽默的话,逗得大家哈哈笑。一点都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拘束。

苏瑶听着林父的冷笑话,笑着笑着,忽然眼泪就来了。

林母看到苏瑶的眼泪,心下也是感慨又心疼,林父调查过这个小女孩,母亲在她五岁的时候跳楼自杀,父亲常年买醉。

幸好她有一个疼她的哥哥,是叫苏征吧,也是一个懂事的孩子,九年义务教育完成之后就四处打工,赚钱供养自己妹妹上高中。

苏瑶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哭得越来越凶,捂着嘴对林父林母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叔叔阿姨,我失态了。”说着就要离开林家。

林母走上前温柔地抱住苏瑶,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语气温柔地说:“我跟你林叔叔一直都没有孩子,但我们俩都特别喜欢孩子,就在我们绝望想去领养一个孩子的时候,晚晚出生了。”

苏瑶现在什么都没想,就想在这个温柔的怀抱里狠狠哭一场。从小到大,尽管哥哥对她再好,有些需求他始终是无能为力的。

所以她也从没有对不喜欢母亲的哥哥说,她想妈妈了。

“阿瑶,你的母亲肯定很抱歉,没有一个母亲会不喜欢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她现在肯定也很骄傲,因为我们的阿瑶出落得如此大方漂亮,学习还那么好!……”

林归晚在背后也抱住苏瑶,“阿瑶,你可不要把眼泪鼻涕蹭到我妈妈身上哈!”

苏瑶顿时破涕为笑,仔细看看林母身上还真有一大滩液体,转身推开林归晚,脸红了大半。

“小晚,就你胡说。我哪有流鼻涕了?”

林归晚无赖地笑笑,拉着苏瑶和林母坐回座位上。

“好啦!哼,真的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俩是母女呢!我和爸爸都要吃醋了,是吧?”

林父瘪起嘴,夸张地点点头。逗得苏瑶又笑了。

“来来来,吃饭哈,这有你林姨拿手的三杯鸭。阿瑶,赶紧尝尝!”

苏瑶感觉自己心里暖和和的,“好诶,谢谢林叔林姨!”

……

饭后,林父林母就带着林归晚和苏瑶去买月饼和柚子了。

林父负责提,林母就带着林归晚和苏瑶负责买,后来,苏瑶接过林父的一部分重担,也提着,还说着,“林叔,相信我,我之前还跟男生打过架呢!力气大得很!”

林归晚回头,说:“我作证,苏瑶掰手腕可厉害了,我们班有些男生都不及她。”

林父笑笑,也就把一些月饼让苏瑶提了。还笑,“看来我们家阿瑶要比文招亲了,不然,比武招亲都找不到能打的。”

林归晚在前面被逗得大笑,苏瑶倒是赞同地点点头。说:“那可不?我的男人总得比我厉害吧!”

林归晚过来揪了揪苏瑶的脸,“阿瑶,你的脸皮是城墙做的吗?一点都不害羞?”

苏瑶这才反应过来,脸微微的红了,逗得林父哈哈大笑。

林母拉着林归晚和苏瑶,非要给她俩买几套姐妹装,苏瑶推辞都没有用,因为林归晚跟她身材相仿,只林归晚试就可以了。而林母和林归晚的眼光又都很毒辣,选的衣裙一件件的都像一支支穿云箭把苏瑶心里的城墙射得倒塌了。

女孩子谁不爱美呢?

苏瑶暗暗下定决心,打算以后定要给林姨和林归晚买衣服,这才腼腆着说好。

……

晚上,几个人在庭院里吃着柚子、月饼。

他们发现苏瑶带来的那个柚子格外地好吃,苏瑶得意地笑了,“那可不?我可是有丰富的经验的!西瓜我也能找到最好吃的那个!”

林归晚顿时星星眼崇拜地看着苏瑶。

苏瑶顿时满足极了。

……

晚上,俩个人睡得很香甜。林母给她们留了一盏小夜灯,便关上了门,与林父相视一笑。

“明天,你说要让晚晚去阿瑶家吗?阿瑶我倒是放心,只是她那酗酒的父亲……”林父在客厅喝着茶,颇有点惆怅地说。

林母走过来,坐在林父的身边,靠在林父的身上,闭着眼睛缓缓地说,“我知道你是担心晚晚,但今天我们都见过了阿瑶,是一个好女孩,无论如何,我相信她都不会让晚晚受到伤害的。”

林父舒了口气,“是啊,我该相信阿瑶的。走吧,今天你也辛苦了。咱们进屋休息吧!”

客厅的灯暗了下来,楼梯转角的苏瑶也慢慢走回了房间,看着睡得一脸安详的林归晚,其实林归晚除了身上的那股气质像林母,眉目间倒没有什么相似之处。

苏瑶也掀起被子躺了下来。

她其实想找林母说,明天她家里没有人,而她不会做饭,让她帮忙劝着林归晚不要去,这是她能想到最好的理由,没想到却听到林父林母的一番讨论。

他们是真诚地担心,也是真诚地相信着她 。

苏瑶看着眼前的林归晚,温柔地将她脸上的碎发理好,笑着说:“晚安,小晚!”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