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故人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724  |  更新时间:2021-10-16 08:05:24 全文阅读

第二天,林归晚和苏瑶,包括蒋则都调整好了状态,无论对谁而言,当下都有一场大战,谁也不敢懈怠。

这两年来,林归晚和苏瑶的成绩一直稳居前列,但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她们俩都不敢放松。整个班的同学都是,但没想到一直形同虚设的体育课却被蒋则逼着出去运动。

哀嚎有之,欢呼声有之,其实课间本就有近半个小时的全校跑操,运动量已经足了,但没想到蒋则还让他们出去玩,美名其曰劳逸结合,而且即使是高三也会有一定量的体育课。

大家都奇了怪了,高一高二不让上,临近高三了倒是放人了,但大家乐见其成,纷纷丢下参考书和课本在运动场撒欢去了。

林归晚和苏瑶完成一定量的运动后,就拉着林归晚从篮球场偷偷溜走,打算去超市买冰淇淋。

林归晚非常抗拒,拉着篮球场的铁网,“苏瑶!我不去!现在还没到夏天,有什么冰淇淋!而且篮球场里面那么多人,会被球打到的!!”

苏瑶一根一根手指地掰开林归晚的手,拉着她往篮球场内走,“有!肯定有冰淇淋!过了篮球场就是超市,这是最快的捷径了,林归晚!你给我走……”

林归晚认命了,自己就是干不过这蛮子,只好跟着她走,她们俩聊着聊着,就都后悔了。

场上很多男生都赤膊上阵,虽然不会被砸,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瞟,尴尬得要死。

林归晚看着苏瑶也无处安放的眼神,“嗯”了一声,得到苏瑶的回应后,掐了一下苏瑶腰间的痒痒肉。

苏瑶怒道:“林归晚你会遭到……”

结果“报应”两个词还没脱嘴,咣当一个球就砸向了林归晚的头,林归晚临时用一次性皮筋捆起来的头发也随着头下倾瞬时散开来,

林归晚作痛,摸着头,就听见后面有男生大惊失色,“林川,你怎么搞的啊!祈愿,你去看一下那个小妹妹!”

林归晚脑子嗡的一下,只感觉世界都安静了,“祁愿,是‘祁愿’吗?”

然后她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说:“你没事吧!”

鼻头一酸,眼泪哗的一下就来了,她迎着风缓缓转过身,微笑着,可眼泪却止不住流。

一样的面孔,一样的声音,穿着白色球服,像现代人一样,有一头利落的短发,眼里透露着关切。

“你们怎么打的球啊,我朋友都被打哭了!”“小晚,你没事吧!我看看!”“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来这,走走走,我带你去医务室。”……苏瑶看着林归晚哭了,立马急得不行,摸摸林归晚的头,像只老母鸡护崽一样冲着篮球上的人吼。

林归晚看着眼前这个拿着球的男生,身子却被苏瑶拉着往医务室走。

一个男生走上前拍了拍宋祈愿的肩膀,调侃道:“还看呢!人家都走远了,老实交代,你宋祈愿是不是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又招惹了一朵这么漂亮的桃花。”

“还有林川你这个小子,怎么传的球?诶,林川呢?”

宋祈愿看着林归晚消失的方向,“林川好像跟过去了。还有,班长,收起你的八卦心理,那个女孩应该是高二重点班的,是我们的学妹,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之前领奖台上见过。”说着就往医务室跑。

“对了,班长,帮我把篮球带回去。”

班长耸耸肩,接过宋祈愿抛过来的球便往回走。

……

“林归晚!林归晚!”一个男生在后面喊。

苏瑶推了推林归晚,林归晚这才反应有人在喊自己,但迎面跑过来的男生她并不认识啊,“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男生显然傻眼了,“林归晚,你没必要这样吧!我不就不小心打到了你吗?你干嘛连自己的堂兄都认不出了。亏我每年春节还给你送礼物呢!”

林归晚笑道,“嘿嘿,大哥,开个玩笑嘛,说吧!什么事?”

林川无奈笑笑,结巴起来,“那个,你的头没事吧?如果有事的话,咱们赶紧去医院,补救一下。”

林归晚笑笑,使劲摇头,“看,我的大堂兄呀!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我一点事都没有。”

林川这才长舒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哭了,也许是女孩子是水做的吧。“那如果没事的话,你别跟林伯伯讲哈,不然我爸又得揍我了。”

林归晚推着林川走,保证道:“保证不说,你赶紧走吧!”

苏瑶看着跟林川挥手告别的林归晚,便问,“你和你堂兄很熟吗?”

林归晚耸耸肩,用手指捋了捋自己散落的头发,说了一句,“走吧,回教室!”苏瑶看着走在她前面的林归晚,忽然有些不适应。

……

宋祈愿一路跑到医务室,自然没有她们的身影,那个女孩子他好像昨天才见过,一个人在马路上哭,但又好像不是她。

宋祈愿以为这事算告一段落了,但没想到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

……

林归晚早上起了个大早,刘海梳起了一点,编一缕发辫做了一点微发型,还涂了一点点朱红的唇釉,左手的编织绳被她取下,戴上一个精致的银白色的手表。

苏瑶看到这样光彩熠熠的林归晚似乎有些难以置信,其他人更是移不开眼。可是当苏瑶看到林归晚左手上的变化时,惊讶地问:“小晚,你的编织绳呢?”

林归晚咬了咬唇,说:“阿瑶啊,总是戴容易坏,我就把它放起来了。嘿嘿,阿瑶,你不会怪我吧!”

苏瑶舒了一口气,“没事。”

林归晚课间出去了许久,一连好几天。

一周后,苏瑶才听到传言说,高二重点班的一个女生经常去找一个高三重点班的男生。苏瑶始终不敢相信,这是林归晚会做出来的事,一天课间,她跟着林归晚来到了高三楼,看着林归晚约那个男生出来的时候。

苏瑶简直都要气爆了,等她冷静之后,她选择给林归晚一个解释的机会,她相信林归晚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她更相信林归晚不是一个玩弄感情的人。

……

宋祈愿告别林归晚之后,回到班上,又是一阵嘘声。后面一大泼男生已经翘首以盼了,虽然已经看了一个星期了,但还是觉得分外刺激。

见过明目张胆的,但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两个重点班的尖子生,竟然众目睽睽之下搞事情,他们都在打赌,校方何时对他们大发雷霆。

林川挤开一堆男生,搂住宋祈愿的肩膀,“妹夫,你就跟大舅哥说说你们天天聊了什么。”

宋祈愿推开林川,嫌弃地说,“说了你们也不信啊,不都是说了她在跟我聊些神话吗?”众人又是一片嘘声。

这时那个有点憨厚的班长说话了,“马上高考了,祈愿,你要掂量一下孰轻孰重。还有你到底是喜欢这样一个人还是这样一类人,你的那个学姐呢,她还在京大等着你呢!”

听到这些话,这些男生都沉默了。

幸好一会儿就打铃上课了,解决了大家的尴尬。

宋祈愿打开写的满满的参考书,扉页上写着“祈愿,我在京大等你哦!”这样的话语,遍布在他的每一本书。

其实他也不知道林归晚找他干嘛,他能感觉到林归晚很亲近自己,每次他们就在走廊里聊天,林归晚跟他讲神兽驺吾长什么样,《长物志》的历史与作用,还讲中秋灯会上有什么灯谜……多到讲不完,所以她每次要回去的时候,都会给他一张纸,纸上同样写满了这样的东西。

其实老师早就把他们挨个提出来问话了,但两个人的“口供”极其一致,甚至还有“物证”,老师只好警告一番就放人。

在老师办公室之外,宋祈愿正想劝林归晚别再找他,林归晚就回头笑着看着他,手靠在背后,歪着头说,“祁愿,你可不可以别拒我千里之外?”

宋祈愿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只好点点头,等她转过身,他却看到她靠在背后的手背被手指甲掐出了血,对这个让他叫她“晚晚”的女孩,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