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执念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323  |  更新时间:2021-10-17 07:31:52 全文阅读

林归晚,或者说是应归晚,走到苏瑶面前,伸手抓着夕阳下的凉风,脸色哀戚。

“我的朋友叫安宁、叫邱离、叫鹤荼,我不喜欢这个没有他们的世界。你的每一句‘小晚’都让我更讨厌你,讨厌这个世界。”

苏瑶抬头,抓着应归晚的裤脚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告诉我,小晚哪去了?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应归晚拨开苏瑶的手,脸色冷漠,“她就是我,我就是她,从前是,现在是,未来也是,我们都是同一个人!”

随即又补充道:“你不是已经翻了我的抽屉,里面精神分裂的资料和日记,你不是都看得明明白白了吗?”

苏瑶冷笑,站起身,拉起应归晚的左手给她看。“既然你觉得你们是一个人,那你解释一下,你在怕什么?所有我哥的东西你都藏起来了,说说,你到底在怕什么?”苏瑶始终不觉得日记里小晚所写的那个应归晚和小晚是同一个人。

应归晚用力地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凑到苏瑶耳边说:“你以为你的小晚真的是把你当朋友吗?你真觉得她会与你一见如故吗?你不是也一样奇怪她为什么可以未卜先知,处处阻止你爱上蒋则吗?你又知道她前段时间在做什么吗?”

看着脸色煞白的苏瑶,应归晚才觉得自己掰回一局。

继续说:“我拥有俩个人的所有记忆,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你的小晚不是我沉睡时的一个副人格?”

说完这些话,应归晚就走了。

没想到她刚翻墙出了学校,却遇见了早就等在这里的苏征,她不耐烦地讽刺:“你们俩兄妹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苏征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听见他说:“你躲了我近一个月,还有,给我的工作施压的人是你吧!”

应归晚点点头,“没错,不给你点打击,不然你都认识不到自己有多痴心妄想。”

苏征看着眼前放狠话的林归晚,歪头笑了。

应归晚看着苏征露牙的笑,不由地发怵,不由地往后退一步。

苏征往前走着,慢悠悠地说:“听说?你最近在追求一个叫宋祈愿的男生?但似乎进展不太行啊!小晚,他昨天是不是骑车不小心摔倒了,今天左手脱臼了啊?”

应归晚心下大惊!愤怒占据了她的大脑,她不顾自己的处境,直接上前揪住苏征的衣服,吼道:“你对祁愿做了什么!!”

苏征耸耸肩。

……

应归晚看着眼前这片河,气道,“你废了那么大功夫,就带我来这个鬼地方?”

苏征把自行车在马路边停好,听到林归晚的话,和她疑惑的话,笑了。他慢悠悠地坐下,“听说你总是跟宋祈愿讲故事,那我也给你讲一个故事。”

应归晚想回去,但又怕苏征对祁愿做出什么事,而且苏征已经强迫她打了电话回去,说要晚一点回去,她也没了要走的理由。

只好无奈听他讲下去,但还是嘴贫,“无趣!”

苏征听到这句话,轻笑了一下,“还真是不一样,小晚可并不会跟我这样说话。而且,小晚没有跟你共享这个地方的记忆吧!”

应归晚大惊,表面上还是表现的不知道苏征在说什么,据她所知,除了一个月前,苏瑶应该还没有再见过苏征,所以苏征不应该知道这些。

苏征没管她是什么表情,只是说着他的故事:“你看过黑蝴蝶的翅膀吗?”

“往下走,岸边是一片大小不一的石头,暑假,我骑着车带小晚来过这里。”

……

那是一个闷热的下午,林归晚和他们一起在一家奶茶店工作完,换班后,苏瑶提议几人去郊外吹风,他们就看到了夕阳下的这片河床。

苏瑶买水去了,林归晚和苏征就在河边玩着水。

河边的石头旁还看得到许多小鱼儿,比尾指还小好多,但有好多。林归晚试图去抓,但一条都抓不到,在河边跑来跑去的,苏征就坐在石头上撑着脑袋笑着看着她上蹿下跳。

忽然,林归晚惊呼一声,拉着苏征往天上去看去,是一片黑色的蝴蝶翅膀打着旋儿落下来。

苏征牵着林归晚跳过一块块石头,看着那片蝴蝶翅膀随着河水消逝,直到再没有石头可以落脚。

俩人才发现他们一起站在河水上一块石头上,林归晚羞赧正要往后退,却被苏征一把拉住,抱在怀里。

“你后面是水,你想往哪里退?”

“哦!”

……

“你为什么要去追那片翅膀?”苏征悠悠地问。

“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浪漫的场景,所以就情不自禁地去追了。”

“浪漫?”

“对啊!这片蝴蝶翅膀不是被风吹过来,而是垂直落下,但它有它落地的方向。这是地球地心引力和地转偏向力的作用的结果,所以它是逆时针往下掉的,所以你觉得这样有没有好浪漫?”

苏征闭上眼睛,回忆刚刚看到看到画面,笑道:“嗯,小晚觉得这是蝴蝶生命最后的逆转告白?”

“总之,就是觉得它好美吧,有一种消亡的美感。”

……

俩个人手牵着手回去的时候,自然遭到了等在原地的苏瑶的白眼。

面对苏瑶的盘问,俩人相视一笑,这成了他们心照不宣的独属于他们的秘密。

……

应归晚在听到蝴蝶翅膀的时候,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想去靠近那个孤独的背影,但每当这个的时候,她就用祁愿来给自己坚定信念。

她一脚踢开路边的石头,怒吼道:“这是什么无聊的故事,苏征,我告诉你,我就是你口中的小晚,我明明白白的跟你讲,我现在不想跟你浪费时间了,懂吗?”

苏征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对着应归晚说,“我当然知道你是小晚,只是,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小晚。”

应归晚心里烦躁极了,她何尝想成为这样一个罪人,只是她的悲哀与念想谁可以理解?她不想和苏征继续说下去了。

苏征拉住正要转身离开的应归晚,一把抱在怀里。

应归晚气极,“苏征,请你自重!”

苏征摸着她的左手腕,也是气极,不过,他越气他的表现就越冷静和越开心。

“怎么,我送你的手绳也丢了,那个宋祈愿就那么好吗?我可是求着那位老师傅许久,也编了许久呢?小晚,就这么糟蹋别人的心意的吗?”

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没有,我没有。”苏征感觉自己的小晚又回来了。

欣喜之下,放开林归晚,没想到林归晚立刻扇了他一个巴掌。

“你休想!我告诉你!”

“我不管你怎么得出我和林归晚不是一个人的,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胆敢伤害祁愿一根汗毛,你怎么对祁愿的,我就怎么对这具身体。”

说完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苏征看着远去的车,摸着自己的左脸,轻笑一声,“既然你敢招惹我,那你别想摆脱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