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天台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292  |  更新时间:2021-10-17 07:38:58 全文阅读

应归晚匆匆吃过晚饭,就回房间了。

她与林父林母没有任何交流的欲望,见面两方都尴尬,她也极力无视他们关切的眼神。

回到房间之后,她躺在榻榻米上,趟了一会儿,又到桌上拿了面镜子。

镜子中的林归晚与前世的自己确实长得极为相似,为何祁愿也来这里了?为何她已经把那么多过往描绘给他听,他却丝毫没有反应,想不起她是谁?

他真的是祁愿,还是一个长得像他的陌生人?可是他们好像好像啊,像的让她以为这个世界终于不是她孤单一个人了。

所有人都希望她赶紧消失,这个世界是那么不欢迎她。

“四顾何茫茫,东风摇百草

……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

应归晚抱着镜子,蜷缩在角落,呢喃着:“师父……祁愿……鹤荼……安宁……”

豆大的眼泪滚烫地流下,应归晚却不敢哭出声。

这个世界容不下她的叫喊,再没有人安慰她别哭,她的故人也再也回不来了。

……

第二天,应归晚一到学校就去找宋祈愿了,但显然宋祈愿班上的同学越来越厌恶她了,马上要到五月份了,也就意味着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她还要来打扰宋祈愿。

应归晚也并非没脸没皮的人,只是她隐隐感觉自己又要像之前一样回归混沌了,就像那个男人说的,他会把她所有的记忆和感情都抽走,但为什么现在她又回来了,她不知道这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或者那个男人只是单纯地想给她惩罚。

她必须抓住所有的时间和机会,虽然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要要干什么,或者得到什么?

宋祈愿这时候从教室里出来了,但是应归晚假装没有看到宋祈愿的不耐烦,关切的问:“祁愿,你确定你的左手是骑车摔的吗?有个家伙说他是他故意弄的……”

还没等应归晚说完,宋祈愿啧的一声,打断了她的话。“你不要这样侮辱苏征哥好不好!之前是他从一群混混手中救下的我,而且前天是我的刹车出了问题,才连累他也摔伤了,好不好!!”

看着眼前的女孩子错愕的女孩子,他以为只是她被真相惊到了,便继续说:“好了,我回去了,还有,我班主任在教室里。你好歹尊重她一下可以吗?我先回去了。”

宋祈愿转身,听见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宋祈愿,我们今天中午天台见最后一面可以吗?之后我就不打扰你了。”这话虽然温柔,却声音大的足够教室里的人都听到。

宋祈愿也是有些不适应,林归晚从来只叫他“祈愿”,这是她第一次喊他全名,听到这话的内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的很难受。但看着教室里的老师和朋友们的眼神,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宋祈愿回到教室之后,一个挺着肚子的女老师走出来,倒是没有说什么。

林归晚却是向她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老师,对不起。解决了我的一个心病,我这辈子都不会来打扰宋祈愿同学。”

这位女老师也是听说这个女孩子本来是一个乖乖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性格大变。如今这幅样子也倒是让她相信了她的话。于是慢慢走过去,扶起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就走了。

林归晚感受到这个陌生女人的善意的时候,鼻头发酸,眼眶涩涩地发热,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在地上。看着行动稍微有些不便的老师,便扶着她一起慢慢走下楼梯。

宋祈愿自然也看到了林归晚九十度的鞠躬,他忽然有些心疼和自责,自己刚刚的话会不会太冲了?

林归晚又旷课了,一个上午都待在一栋教学楼的天台。这次她却乖乖递交了请假条,蒋则隐隐感觉之前的林归晚快回来了,于是便大方地给她批了。

尽管请假理由上一栏空着,去往的地方倒是简单标明了——天台。

……

宋祈愿到天台的时候,只看到林归晚蹲在地上用石子在地上写着什么。走进了以为是写他的名字,定睛一看,却不是宋祈愿的“祈愿”,原来这一个多月她一直喊着的都是这个“祁愿”。

其实他早有感觉了,谁也不是傻子。林归晚的眼神就像透过他再看另一个人,但出于某些原因,他们谁也没说破。

“你来了。”

宋祈愿也蹲下看着她一笔一笔重复描绘着“祁愿”的名字。

“嗯,他就是你故事里的男主角吗?”

林归晚点点头,“是。”

然后起身走到天台围栏处,张开双臂,闭上眼睛,感受着中午的开始有一点热的风。

“我们还有一个结局没讲是吧,但这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听我把这个无厘头的故事讲到最后?”

宋祈愿摸着有些发烫的铁围栏,缓缓说:“也许是因为我的学姐她就叫林湘,而你故事里的女主角也叫这个名字,也许是因为我感觉你很亲切,也许是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没办法对你说不。”

林归晚笑了,一开始她也没想好怎么说,故事的女主角只能先用林湘的名字,没想到倒是阴差阳错了。

宋祈愿一把抓住林归晚的肩膀,“林归晚,我无所谓你把我看成谁,但你可不可以别告诉我这个故事的结局。”

没有结局,故事就没有讲完,故事没讲完,俩个人就不会结束。

宋祈愿知道这句话说出来,自己就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了,但他知道,自己不想在课间再也见不到林归晚的身影,也不想自己的世界以后与她再无交集。关于她灵动的一切,她都舍不得放手。

宋祈愿正要上前的时候,只见林归晚立马转身双手阻挡着他的靠近。

“你的学姐呢?怎么办?”

“对不起,我不知道。”宋祈愿的手忽然没了力气。

林归晚泪眼婆娑,带着绝望的声音哽咽着,“师父?祁愿?”

“为什么我察觉不到我叫你名字时你任何的触动?”

“你说!你到底是谁?我的师父,我的祁愿,不会是你这样朝三暮四、薄情寡义的人,我宁愿你直截了当拒绝我,我只当我这一世来迟了!”

林归晚的话像一记耳光响亮地扇在宋祈愿脸上,原来揭开遮羞布的自己是这般难堪,原来自己连当所谓祁愿的替身的资格都不配吗?

林归晚的眼泪模糊了她的视野,宋祈愿的脸在她的面前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她怎么连师父的面目都快忘了。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你的音容样貌那么像他?”到最后林归晚直接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宋祈愿苦笑一声,蹲下伸手想安慰林归晚,却还是收回了手,留了一包纸在地上,踉跄地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