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繁星之下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012  |  更新时间:2021-10-19 06:38:19 全文阅读

苏征抱着林归晚走出了礼堂,在校门口看见林父的车,他淡然拒绝了林父接过林归晚的要求,把林归晚抱到了车上,跟林父交代好之后,就走了。

五月之后,迎来了夏日的炎热,高考也如火如荼地到来。

出征仪式那天,林归晚给宋祈愿送上一束向日葵,为他加油打气。

宋祈愿看着眼前这个单纯还有点羞怯的女孩子,笑笑,给了她一封信。

白色信封里,却什么都没有。

看着疑惑的林归晚,宋祈愿一如初见,爽朗地笑笑,什么也没说。

七月流火,林归晚和苏瑶都紧张着准备高二下学期的期末联考。

林归晚在五四青年文化汇演后就回到了之前的状态,也自然搬回来和苏瑶一起坐。

而她之前的同桌似乎转学了,也没多少个人关心这件事,毕竟林归晚的变化也只能引起他们一会儿的关注,在这的人,大部分人都有自己关注和在意的事。

对于林归晚的变化,最开心的莫过于苏瑶和蒋则,蒋则终于不用担心林归晚偏执过头,误入歧途了,毕竟这个年纪的学生最难让人捉摸不透了。

七月末,宋祈愿也传来好消息,他如愿以偿去了学姐的大学。

林归晚和苏瑶不敢轻易谈及之前的事,林归晚虽然也有那段完整的记忆,甚至知道无论应归晚还是林归晚都是自己,但仍旧解释不了所有交错的事与情感。

林归晚看着黑板上演算的题目发着呆,刚刚联考成绩公布了,她的成绩果然还是下降了,跌出了年级前三十,所以,竞争就这么惨烈,差了几分,却相隔了几十名。

她现在很担心,她怕自己会被分到二班,这样的话,就会跟苏瑶分离……

苏瑶的手拍了拍林归晚的肩膀,示意她看黑板听课,接着传过一张纸条,“相信我,你不会走的。”

林归晚点了点头,收起自己杂乱的心思,认真记笔记。

课后,蒋则来班上宣布分班结果,如苏瑶所言,林归晚虽然排名靠后,但所幸还是留在了一班。

苏瑶看着讲台上的男人,微微一笑。

这个暑假只有短短的一个月,苏瑶还是打工去了,白天打工,晚上学习,日子也是过得充实,而林归晚回了趟阡陌村,打算在阡陌村度过自己的这个不长不短的暑假。

林归晚坐了好几趟班车才到村里,沿路上的高楼逐渐少了,浮现在她的眼前的是山山水水,她靠在窗子上,睡得安稳深沉。

夜晚降临,林归晚吃完晚饭后,就跟外婆外公打招呼说坐车累了,外公外婆前几天就早早就收拾好林归晚的房间了,如今自然让她好好去睡了。

月华如练,洒在二楼的木板上,白色蚊帐里的林归晚睡得格外安稳。

……

此时,苏家兄妹在一家大排档里聊着天。

“哥,你跟小晚……”苏瑶欲言欲止。苏征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什么也没说。

苏瑶叹了口气,她哥哥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他是一个想要什么就会想尽办法得到的人,不会像这样犹豫不决,举棋不定。

这段时间,他虽然没有任何异常,似乎小晚在他生活里消失只是一件不起微澜的小事,但了解他的苏瑶明白,并不是这样的。

她看着也是心疼,于是干脆拉他出来喝一顿。

“这样说吧,你喜欢小晚吗?”

“呵,喜欢又有什么用?咱们这些人的情感是最廉价的。就算是人格分裂,那也是她林归晚,你不是没看到,她对那个宋祈愿是爱的死心塌地。”

“原本我以为我把原来的小晚唤醒就没事了。没想到……”

苏瑶喝了几口,脸就有点红了,苏征一把拿过她手里的酒,一口闷。

苏瑶笑着说:“哥,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甚至不像是你会说的话。真奇怪,唉,果然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啊!瞧把我哥变成什么样了!”

苏征也是摇头,“我总觉得她还小,无论对谁,哪怕对我,她都应该是循序渐进,慢慢的、慢慢的,但我也从来没想过,她的爱原来可以这样热烈和不顾一切!”

“哥,这你就错了。从始至终,小晚对你都很勇敢,你是不知道,她爸可是一直对你有怨气。”

“小晚手上的冻疮,你见过吗?她想多见你几面,大冬天的不肯坐林叔叔的车,非要自己骑自行车。小晚曾经织过一条围巾,想送给你当生日礼物,但她漏了好多针,没织好,没敢送给你,这才送了你一双鞋,关于你的事她都想亲力亲为的。其实她对咱们兄妹俩是好的没得说了。是咱们亏欠人家嘞……”

苏瑶说着说着就趴到了桌子上。

苏征叹了口气,看着天上满天的星星,背着苏瑶回家了。

小晚对那个人的情太厚重了,他作为一个旁观者都不得不为他们感叹。

他是慌张,他是嫉妒,他是害怕,他怕林归晚离他而去,跟他再也没有交集。

母亲端来那碗放了药的汤,给他们喝的时候,他也只是觉得绝望。

林归晚于他而言,是像白月光一样的存在。年少时,她的劝慰让他慢慢接受了死亡带给他的茫然,像她说的一样,生命的河流里每个人都像那只翅膀。

后来,他在电视台的节目里看到了她的访谈,那会儿,他正在打工,擦着桌子的时候,听到电视里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

原来,原来你叫林归晚,原来你离我那么近。

她似乎很爱读书,常常提到这个事。

后来,他终于在市图书馆里见到了她。

这缘分,从头至尾,都是他争取来的。

……

第二天,苏瑶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只见桌上留了一张字条和一碗粥,“你说得对,我走了。”

苏瑶摇摇头,笑了,这才像他哥嘛!虽然没说去哪,但又还能去哪呢?

不管小晚爱的究竟是谁,小晚都是一个值得我们爱的善良的女孩子,她是没错的,且应该是受到保护与爱护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