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九年
作者:咬笔的小九  |  字数:2412  |  更新时间:2021-10-20 06:39:01 全文阅读

苏瑶在家安心备考,只是她无论她打林叔还是林姨的电话,都没人接。

只有林叔发了一句:好好备考。

苏瑶只当是林归晚也在好好备考,林叔林姨只想两个人好好备考。

只是奇怪的是,自己的哥哥除了那天晚上打电话问自己林归晚去哪了之外,也没打电话过来。

苏瑶安心高考之后,第二天就带着林归晚爱吃的冰糖葫芦,想着去林家找林归晚,却没想到一进林家的庭院,就看到在林家外跪着的哥哥。

“哥!”

苏瑶赶忙跑过来想要扶起哥哥,自己哥哥哪怕在最艰难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这样卑躬屈膝过。

这到底是是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自己的哥哥会跪在这里?

“哥,到底怎么回事?是林叔为难你吗?可是林叔不是这样的人啊?小晚呢?小晚怎么不帮你求情?”

说着就要起身去林家找林归晚,苏征终于开口了,几日的不吃不喝让他嘴唇开裂发白,他用沙哑的声音叫住苏瑶,手紧紧拉住苏瑶的手。

“别去!别去!”

苏瑶也跪在自己哥哥身边,摇晃着苏征的肩膀,她心里已经慌了,“哥,你说啊!哥,你说啊!到底怎么回事?”

苏征似乎回忆起痛苦的画面,眼睛不自觉紧紧闭了起来,眼泪也划过他的脸庞。

苏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猜测也许是小晚出了什么事,她立马连滚带爬跑到林家紧闭的大门前,她发疯似的地敲门,哭着求林姨见她一面。

林母终于还是出来了,她的眼睛已然哭肿了。

“林姨,林姨,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晚呢?”

林母用恨恨的眼神看着苏征和苏瑶,甩出一沓照片和一个U盘在地上,“这是现场的出警记录。”苏瑶捡起照片,每一张照片都血腥得吓人,林归晚衣衫不整躺在地上,脸上地上全是血迹。

她觉得这就是恶作剧,她觉得这就是一场噩梦,等她醒来,林归晚就会跟她一起去上课,她还说了她要去当老师呢!

她迫切地想要一个答案,哭着拉着林母的手,“林姨,这肯定是假的对不对,小晚怎么可能招惹到那些人,对不对?”

“苏瑶!!!”苏征吼了一身,叫住了苏瑶。

苏瑶不解地回头,反应不及的大脑空空的,眼神也空洞着。

林母看着这样的苏瑶,只觉得痛心不已,“如果早知道有这样的后果,我宁愿晚晚从没有你这个朋友!我将你视如己出,可我的亲生骨肉却为了你挡了这样的灾。”

苏瑶看着档案里的张源的名字,只觉得天崩地裂。林母揩去自己的眼泪,“晚晚已经去了,你们走吧!”

苏征踉跄着起来,也是冲到林母的身前,带着哭腔的声音说:“林姨,这不可能,怎么会,小晚她……”

林母扯开她的手,进了屋,“刀子都已经割到了大动脉,有什么不可能?”

苏征只觉得天旋地转,几日不吃不喝,跪在这里,已经够让他崩溃了,听到林母这么刺激人的话,只觉得气血翻涌,一时竟然昏了过去。

看着不为所动的林家,苏瑶只能哭着打了车回家。

回到家里的林母在林归晚的房间崩溃地哭了起来,这时林父进来了,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母抱在怀里。

他也知道不关苏家兄妹的事,但自己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很难不迁怒,他不想出去见到那两个孩子,苏征在外面跪了几天,他打电话叫过保安来劝,甚至来赶,奈何这小伙子愣是不走。

林母在他怀里哭得喘不过气,等他再看她时,却看她已经睡着了。

林父把她轻轻地抱回卧室,这几天林母也是不吃不睡,他逼着她吃下去的几口也是让她像吃沙土一样难受。

他走出卧室,看着林归晚的房间也是红了眼睛,眼泪说来就来,他以为自己这辈子的眼泪都在前几天流光了呢!

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宁,……好,我们打算出国了。”

……

第二天,苏征一醒就要去林家,苏瑶却拦住了他。

“哥,好歹喝一碗粥再去,我也陪你去。”

可当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再去的时候,林家已经人去楼空了。

……

苏征疯了一般,在各大医院寻找他们的踪影,后来甚至跑去了火葬场,可终究什么消息都得不到,甚至有人把他赶了出来。

后来,苏征甚至撬锁进了林家,发现林家的东西并未动过,甚至他很轻易地找到了林归晚的房间,看着丝毫没有人气的房间,他终于还是又一次崩溃了。

后来是蒋则把他们一个个叫醒,甚至打醒,蒋则带来了林归晚的遗愿,写在书包里的笔记本上,说是希望苏瑶能好好上大学,苏征也能有自己的未来,并且苏征和苏瑶的学费已经被一次性付清了。

这段时间于苏家兄妹来说,是极其难熬的,三年的朝夕相处,谁也受不了这样的天人永隔。

苏瑶坐上去京都的火车时,挎包里都是三年来林归晚送她的小礼物。

“小晚,我们俩一起去看看京都的繁华吧!”

苏征则是在签离市读着高三,一年后,苏征高中,没有选择去京大,却选择了留在签离市。留在签离市的一所不算出名的戏剧学院。

苏瑶知道自己的哥哥还是放不下小晚,她也不相信小晚已经离他们而去,但事实上直到她大学跳级毕业,研究生毕业,直到她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之后,她都没有再出现。

苏征毕业之后,进了演艺圈,他说小晚没有回来,是因为不知道他们在等她。

苏瑶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了,自从他被各大医院赶出来,自从他眼睁睁看着林家被拍卖,自己却无能为力之后,他就变得越来越爱笑了。

苏瑶开着车回到自己租的房子里面,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

想着这九年,苏征成了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外面的广告牌上都是他的照片,笑得人畜无害。

而在这九年,蒋则结了婚又离婚,她闻了闻自己手里酒的味道,她厌恶这东西,可有时候只有闻着它的时候才能睡着,回了蒋依依的消息,便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

苏征拍完戏之后,就不顾经纪人的劝阻,去了林家,其实在所有权上,这栋房子属于他苏征。

这是他拍了第一部男主戏后高价买回来的,看着面目全非的林家,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暴怒一场。

后来,他凭着自己的记忆和求助苏瑶的帮助,一点一点亲手恢复林家原本的面貌。

他刚拍完一部都市生存剧,演的是一个懦弱无能却心有大志的男主,他觉得这就他自己,他有多讨厌这样的自己,他自己都不知道。

日常逛了林归晚的房间,就打扫了林家的卫生,尽管早已饥肠辘辘,但还是赶到隔壁的房子做饭吃。

隔壁的房子也是苏征买下来的,当时这两套房子,让他好几年的积蓄顿时空了。

他的房间能看得到对面林归晚的房间,他总想着,也许有一天,他一醒来,林归晚就在对面向他招手,什么都没变,他们还像当年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